现代bl囚禁虐身调教:如何摸她下面让她喷水

秦林仔细的看了看,这块石头大小也就一半个拳头差不多,和其他石头差不多,唯一奇怪的就是这石头全身呈金黄色,没有一色杂色。秦林看了半天没看出来个所以然来,不耐烦的说道:“不知道,看你挖的这么起劲,难不成这还是块金子不成?”

“你说对了,这还真是块金子!我是学地质出身的,刚才我进来这个土洞就感觉不太对劲,这里的气味没有泥土的味道,而是金属味很重,而且我看土里面也有一点金渣,我就觉得这应该是个金矿,我就往深的地方挖了挖,就挖到了这个。”洛菲拿着那块金子得意的说道,毕竟一块金子可能不值得洛菲激动,但是如果是一个金矿的话,任何一个人都会抵不住这种巨大的诱惑吧!

 文学

秦林听到了洛菲的话,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洛菲手里那块金子,秦林见过的金子也只有村长媳妇耳朵上带的那个小金耳环,据说那一点都要一千块钱,那洛菲手上这一块金石头岂不上万块钱了,这在是个金矿的话,那他岂不要成为亿万富翁了,到时候别说是罗寡妇的女儿,想娶谁的女儿都行!

想到这里,秦林咽了咽口水,看着洛菲,冷静了下来,问道:“要不咱继续往下挖一挖,别到头白兴奋一场!”

洛菲点了点头,说道:“对,万一只有这一点咱岂不是白激动了。”

于是秦林拿过洛菲手中的铲子,继续往深了挖去,秦林的体力不知道比洛菲好上多少,很快的,洛菲之前挖的洞就被秦林扩大到两倍多,但是越往下挖,土里面金渣就越少,而且再没有看到像洛菲手中那么大的金块了。

秦林挖的满身大汗,扔掉了手中的铲子,索性坐在了地上,一脸失望的说道:“不会就这一块吧,挖了半天都没有了!”

洛菲也是疑惑的说道:“不对啊,如果是金矿的话,越往下挖里面的金子就应该越多啊!为什么咱就越挖越少了呢。”

然后秦林往前看了看,前面有个大斜坡,爬出了大斜坡就出了洞口,便给洛菲说道:“算了吧,我也觉得我没那命,能捡到这一块金子算不错了,咱俩回吧。”

洛菲不甘心的看了看地上那个洞口,心想着不可能啊,这很明显就是有金矿的特征啊,为什么偏偏就挖不出来,就在秦林准备收拾东西爬出洞口的时候,洛菲喊住了秦林,说道。

“要不再往洞里面走一走,我感觉这个洞不止这么一点金子。”

秦林看了看洞里面,洞口还有一点光能照进来,但是洞里面完全没有一点光亮,一片黑暗,完全看不出来里面的深浅,仿佛一个黑色的巨口一般,只要进去的东西都会被吞噬。有种说不出来的阴森感,虽然秦林说着想回去,但是也心有不甘,毕竟这么好的一个暴富的机会不能错过,万一里面再有金子,岂不亏大了。

秦林咬了咬牙,心想既然来都来了,就搞清楚一点,免的错过什么,于是看着同样面有不甘之色的洛菲,说道:“那好吧,索性就进去看个彻底!”

洛菲从包里掏出了一个大手电筒,是那种军工专用,射程很长的手电筒,一打开之后前方被照的亮堂堂,交给了秦林,秦林则是一手拿着铁铲子,一手端着手电筒,和洛菲往前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往前走着。

忽然,洞穴深处一声巨响,随之是“劈啪劈啪”的莫名声音响起,声音渐渐的更加密集了起来,到了最后非但越来越响也离他们两个人越来越近,更是几乎连节奏都听不清楚了,只有“噼里啪啦”巨大杂音回响在这山洞之中。

秦林和洛菲脸色一变,洛菲花容失色,问道旁边的秦林说道:“这是什么!”

秦林赶紧用手电筒向洞的深处照去,才发现制造出那噼啪噼啪声音的竟然是无数只黑蝙蝠,看的秦林头皮发麻,洛菲更是捂住了眼睛,连秦林这样胆大的农村孩子也只是夏天傍晚寥寥的见过几只蝙蝠而已,哪里见过这么大阵仗的蝙蝠群,更别说是洛菲这样城里的女孩子了,更是吓得捂住了眼睛。

眼看蝙蝠群就要飞过来,秦林看到旁边有一个半人高的石头靠在洞穴边上,便拉着洛菲,直接跑了过去,躲在了石头的后面。

刚靠在石头后面,气还来不及喘,就听到这蝙蝠群“唰”的一下往洞口飞去,前赴后继的,就连秦林他们所靠石头,都有蝙蝠不断的撞击上来,但是一撞上来就血肉模糊,一时间血腥味充满了整个空气。洛菲害怕的缩在秦林的怀里,秦林则是脱下外套披在两个人身上,抱着洛菲蜷缩在一起。

大概过了十分钟左右,但对秦林和洛菲来说就跟一天那么长一样,蝙蝠的声音渐渐的小了起来,直到消失,秦林和洛菲才松了一口气,秦林扔掉披着的衣服,看了石头前一大堆蝙蝠的尸体说道:“妈的,没想到这里还有这么多蝙蝠,真是倒了霉了。”

不过洛菲倒是释然了很多,说道:“不是说有蝙蝠的地方都会有宝藏么,走,咱们继续往前走!”

秦林听到洛菲的话,笑了笑,秦林他们村所处的这片海域和其他国家很近,所以从小他就听村里的老人说过无数关于海岛的宝藏,说在一处神秘的荒岛,会有一个洞穴,里面藏着无数的金银财宝和更加神奇的东西,更有甚的还说天神留下的馈赠也会在岛上等着有缘人发掘。

搁以前秦林这么务实的人是肯定不会相信的,但自从在这个荒岛上得到这双神奇的眼睛之后,秦林的生活也随之慢慢的发生了变化,他的心态也慢慢的发生了变化,对以前那些老人们的那些传言故事也开始半信半疑了起来,而且这次洛菲来找这个荒岛,肯定也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说不定和自己的眼睛也有关系。

两个人继续往前走去,经过了刚才那一阵蝙蝠潮之后,洞穴似乎变得更加安静了下来,而且越往前走,似乎洞穴也变得更宽阔了起来,路也变得更加平坦了起来。

洛菲惊奇的说道:“不对啊,这路这么平,而且感觉这里像是人工修出来的一样。”

秦林点了点头说道:“对啊,感觉不像是这山体自然形成的洞,更像是人挖出来的,那里面的话应该会有一些东西。”

于是两个人更有兴致的往里面走去,好奇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

秦林打着手电,一直往前走去,突然一阵金光闪了过来,对着秦林和洛菲两个人直直的射了过去,两个人短时间都睁不开眼睛。

洛菲捂着眼睛说道:“为什么这里会有光,是不是你手电筒反射的,快关掉手电筒。”

秦林应了一声之后,赶紧关掉了手电筒,果然,刺眼的光这才逐渐的消失了,两个人睁开了眼睛,眼前的景象让两个人几乎要喊了出来。

原来这条洞穴的路通往的是一个更大的洞穴,这个洞穴像个馒头一样,比之前他们进来的洞穴大了有四五倍,但是最令他们两个惊奇的是,这个洞的墙壁和顶部并不是普通的花岗岩或者是沙土,而是由石头和金子组成的,而地上也是有一些像凸出的金块裸露在表面。整个洞穴金光闪闪煞是壮观!

两个人站在这个巨大的由石头和金子组成的金矿里面,呆呆的看着,仿佛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毕竟这么大的一个金洞,谁也没见过。

过了半晌,洛菲才反应了过来,长大了嘴。有点惊呆的喃喃的说道:“原来真正的金矿在这里啊!这金矿是我见过纯度最高的金矿了。”然后赶紧拉了拉旁边同样在发呆的秦林,慢慢的说道:“果然我让咱们继续往前走,是对的选择。”

秦林这个时候才反应了过来,看着眼前的景象自言自语的说道:“这下可真是发了啊。”于是跑到一处地面裸露的金块,用着小铲子疯狂的挖了起来。

洛菲看到财迷的秦林,笑着说道:“你这会儿挖也没有用,咱两个人再大的力气也搬不了多少,得好好的合计一下!”

秦林擦了擦脸上的汗,笑着说道:“对对对。”不过眼睛还是死死的盯着这些金子。然后继续说道:“洛菲,你刚说你是学什么地质学的,我想着你对挖矿了解不了解啊?”

洛菲脸色严肃的说道:“我正想给你说这件事情,这些矿的话,咱两个肯定是消化不了的,而且如果想开一个矿场的话,现在国家的政策是不允许私人开矿的,这样也算是违法的。”

“那这样的话,我觉得这个地方,只能我们两个人知道,要不然被第三个人知道的话,就麻烦了!”秦林摸了摸下巴,仔细的想了想说道。

“对,我也是这样想的,这个地方只有我们两个知道,我们可以慢慢的把这些金子往出运,太多了一次也消化不了,反而会出事!”洛菲看着这些金子,淡淡的说。

于是秦林继续的挖地上那些凸出的金块,大概挖出来了几十块拳头大小一样的金块,洛菲把自己的背包里东西全部扔掉之后,和秦林把这些金子满满的放进了背包。

两个人在地上坐着休息了片刻,然后相视一眼之后,开心了笑了起来,秦林说道:“没想到在这个破地方还能有这么好的运气!”

洛菲也笑着说道:“真的是这样子,没想到这里还有个金矿,秦林你知道吗,你真的是一个福将啊!你给我带来了不少的好运气啊!就这一背包的金子,起码也有五百多万了。”

秦林一怔,没想到这些金子能换这么多钱!那么说自己就是百万富翁了?真的是幸福来的太突然,没想到自己一个渔村的穷小子也有这么一天。

秦林的父母在自己很小的时候在一次出海捕鱼的时候,遭遇到了海风暴,但是他们的运气没有能像秦林之前那么好,被吹到了海岛上,而是葬身鱼腹,然后秦林从小就在受各种各样的欺负中成长,长大了还好,但是村里很多人还是看不起秦林这穷小子,就像罗寡妇他们一样。

两个人休息完了之后,秦林背着洛菲的背包,虽然金子很重,但是秦林背着很轻松,两个人轻车熟路的往出口走去,一路上两个人有说有笑,十分的开心,都为这次的奇遇感到开心。

很快,两人就到达了洞口,爬出了洞口,在黑黑的洞穴里面呆久了,洞口的光芒照的这两个人捂住了眼睛,很快适应了之后,秦林用斧子砍了一截木头,插在地上做了标记,而洛菲则是用一些枯木树枝放在了洞口边,轻轻的盖住了一点,做了点伪装。

两个人忙完了之后,已经过了中午,秦林掏出了指南针,确定了方向之后,拉着洛菲往回营地的反向走去。

很快就到了露营的地方,秦林放下了背上重重的背包,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帐篷里面,经过一早上的折腾,两个人早已经没有精力去做饭了,洛菲取出了干粮喝水,两个人随便吃了一点就当充饥了。

吃完之后,秦林问洛菲道:“那明天就准备回吗?”

洛菲怔了一下,往岛上那片森林看过去,眼中露出一丝不甘的神色,过了一会儿才慢慢的说道:“那就明天一大早回吧。”

秦林当然知道洛菲心里想的是那片巨石滩中的秘密,因为这次洛菲就是冲着这个来的,虽然意外发现了金矿,但是洛菲还不是很开心,看来这个秘密应该比钱还重要!

秦林想着想着心里有了打算,准备今晚等洛菲睡着了再去探一探这个洞穴的究竟。

很快天色就暗了下来,海边的晚上是有点冷的,洛菲这会儿正缩在篝火旁,呆呆的看着篝火,火里的柴火可能有点湿,火堆里偶尔会发出“啪啪”声音,洛菲就这样慢慢陷入了沉思当中,完全没有注意到旁边的秦林正在死死的盯着她。

“怎么了,我总觉得你有心事没告诉我?”秦林靠近了洛菲,然后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声音中略带着些许温柔说道。

洛菲这才缓过神来,看了看旁边这个男子,突然有种莫名其妙的安全感在心里油然而生,秦林已经救了自己好几次了,到第一次在海上赶走鬼鱼,到昨天给自己吸蛇毒,驱赶毒蛇,洛菲说道:“没有事情,就是这两天有点累了,尤其是今天,碰到的事情太多了,不过还好,还蛮有收获的,想着回去了好好的休息休息。”说完看了看那一袋子金块。

秦林笑了笑,心想道眼前虽然这个女人有秘密瞒着自然,但是要说实在的话,洛菲也没有做出什么伤害他自己的事情,反而给自己钱买船,而且要不是今天洛菲坚持去洞里查看的话也不会有这么大的收获,于是慢慢的说道:“没有事情就好,但是有啥事情的话你一定要告诉俺,不要自己瞒着,你一个女娃儿,有些事情总是应付不过来的。”

洛菲没想到秦林会说出这种话,听着秦林朴素的话语,洛菲心想虽然秦林只是一个农村里出来的小子,但是比她在城里见过各式各样的男孩都真诚的多,洛菲拧过头去,看着秦林黝黑但却又有点俊俏的脸庞,这个男人不止能给自己带来肉体上的愉悦,更能给自己带来心灵上的慰藉,想着想着,洛菲就靠在了秦林宽厚的肩膀旁边。

秦林一呆,看着靠在自己肩膀上的洛菲,一时间有点没反应过来,其实秦林从小也就没有谈过恋爱,虽然肉体上的关系发生过很多次,但是心里总没有任何触动,不过洛菲这一个小小的动作,却让秦林的心里有一点温暖,从小村里的女孩除了罗玉琴经常和秦林一起玩之外,其他的女孩都十分的看不起他这个孤儿,但是洛菲这个城里来的,对于秦林来说高高在上

的姑娘,此时此刻却亲近的靠在秦林的肩膀上,让秦林一阵感动。

可能也感觉到了秦林身上的反应,洛菲转过身去,看着发呆的秦林,眼睛里闪闪的,似乎有什么东西一样,秦林细细的嗅着洛菲身上的一丝丝若有若无的香气,看着洛菲的眼神,慢慢的俯下头去,冲着洛菲吻了下去。

片刻之后,洛菲轻轻的躺了下去,褪去身上衣物,露出光滑的身体,闭上了眼睛。

秦林看着洛菲身上好几处出闪烁的红点,却没有触碰,而是温柔的看着洛菲闭着的眼睛,轻轻的趴在了这幅完美的身体上。

海风吹过,夜色正好!

一个小时后,两个人躺在沙滩上,而洛菲早已闭着眼睛安静的睡在了秦林的肩上,秦林看洛菲已经睡熟,轻轻的抱起洛菲,放在帐篷里面,自己则穿好衣服拿起手电筒,向荒岛深处走去。

没错,秦林心想明天就要走了,下次来的话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而且来的话估计还是和洛菲一起来搬金子的,不如事不宜迟,自己先今晚好好的去探讨一下这个秘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双眼睛的原因,秦林上次偷偷看了一遍洛菲黑色包里面的地图之后,便已经过目不忘了,他清楚的记得里面的每一处细节每一条路线,就像刻在脑子里一样的清楚明了。

而且再加上上次已经走过一次这条路,一路上秦林轻车熟路,穿过森林之后,很快的到达了这个巨石滩。

巨石滩上的石头还是一样的矗立着,仿佛没有人来一样,秦林没有耽搁直接走向了最后面的那块大石头,大石依旧傲然立在山前,仿佛像是要故意的遮挡什么一样。

秦林眼光一扫这块巨石,那处红光依旧在不停的闪烁着,当然也只有秦林看的见,秦林用手轻轻的按了上去,手指像插进了豆腐一样,被红光包裹进去。突然之间红光大盛,整个巨石滩仿佛都要被照亮了一样。

但是片刻之后,红光却渐渐的消失了,连最初闪烁的地方都没有在闪着红光。难道是自己猜错了,秦林心想,又朝着巨石摸了摸,依旧没有反应。

过了一会儿,巨石发出了“哐”一下的声音,原本一体的石头却开裂了一条细缝,细缝竖直着垂下,隐约有光芒溢出,慢慢的发出了一阵石头拖地的声音,这条裂缝慢慢的越来越大,里面的光也越来越亮,秦林有点睁不开眼睛。

等到这条缝开到像一个门一样大小之后,便停止了变化,光也渐渐的变得暗淡了下来,但还没有完全消失。

秦林心中大喜,自己果然没猜错,这里果然有门道,于是走进了这个石门。

石门进去之后是个小石室,石室毫无异常,只是不知道哪里的光源,照的整个石室亮堂堂,石室里还有一道门,门旁边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摆着两个牌子,其中一个牌子上放着一个精致的玉,而另外一个牌子上却空空如也。

两个牌子一个上面画了一个如眼睛的东西,另一个碗下面的牌子则画了一滴不知道是血还是水的东西。秦林刚想碰那个碗,就听到门口传来一阵女声,大喊道:

“别碰那个碗!”

秦林被突如其来的一声呵斥吓了一跳,赶紧把手缩了回去,心想怎么这会儿还有人喊,回头看去,石洞的门口正站着穿着一身黑衣服的洛菲,秦林脑袋一下就给炸了,洛菲怎么来这里了,她不是睡着了么?

然后呆呆的看着洞门口的洛菲,一时间气氛有点尴尬,秦林问道:“你...你怎么来了?”

洛菲妩媚一笑,撩了撩耳边的头发,说道:“你可以睡着后跟过来,我也就不会了吗?不过你还真可以,我研究半天的门竟然被你一下就给开开了。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渔村的小子吗?”

秦林一听,便松了一口气,知道了洛菲也不知道这个眼睛的秘密,然后有点尴尬说道:“那晚我也不知道你干嘛去,就一路跟到这里,但看你一直不告诉我,我就特别好奇,就跑过来了。”

显然洛菲对于这个解释不是很满意,

但还是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反而问道:“这个巨石我研究很久也不知道怎么打开,你是怎么打开的?”一向自负的洛菲不相信自己还比不上这个渔村的小子,便继续问道。

秦林听到之后,更加慌乱,心想自己眼睛这个秘密可不能被人知道,咳嗽了一声,故作镇静的说道:“我就在大石头上随便摸了摸,不知道怎回事就开了。”

“放屁!这块石头每一处我都研究了!要是真是如此的话也算是你小子运气好了!”洛菲一改平日里的温柔,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冷漠了起来。

秦林看到咄咄逼人的洛菲,心里的气也不打一处来,反问道:“这个地方到底有什么,你瞒我瞒这么久,现在石门也打开了,就一个破碗,和另外一个门,其他什么我都没有看到。”

洛菲仔细的看了看整个石室,目光扫了一圈之后,在石室里那张石桌子停下来,喃喃地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好瞒你的。”然后从自己随身不离的黑包拿出了一张地图,说道:“我所在的公司是一家专门找这些宝藏的公司,小到古墓大到海盗宝藏,都有涉及,前一段时间,我们公司在一个古墓中得到了一张这个牛皮纸地图,便专门找了相关的专家来研究,发现地图上的字是一些古文字,最后破译出来之后说是这个岛的石洞藏有神眼和神血,但是神血必须有神眼的人才会有感应!然后具体就翻译不出来了。”

神眼和神血?秦林仔细的思索着,不出意外的话,神眼就应该是自己得到的那双眼睛了,但是这个神血难道是那个碗里的东西吗?而且听洛菲说只有拥有神眼的人才可以感应到神血,那么神血就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了!

看着秦林的表情,洛菲说道:“是不是听着很不可思议,但是的确是真真的事情,我查阅过古籍,据说这个神眼能看透万物!而那个神血的话,则是能治愈一切。”

看透万物?治愈一切?秦林越想越激动,自己的这双眼睛果然不是凡物。

为了不引起怀疑,秦林压下心里的激动继续问道:“你当我傻啊,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们公司怎么会让你一个人来这里探索,不给你多派上几个专业的人手?和我这个渔村的穷小子来?”

听到秦林这么问,洛菲支支吾吾半天说不上来话,秦林心想自己肯定是问到点子上了。

只见洛菲往石桌子边上走去,看着石桌子上面那两个牌子,突然惊道:“不会吧!怎么少一个东西!”

秦林凑过去看到,洛菲继续说道:“按道理,这个画眼睛的牌子应该上面也有个盒子,盒子里面应该是那双神眼啊!为什么却没有呢?不会被人捷足先登了吧?”

秦林看着空空如也的台子,心里笑着想到怎么可能会有,你找的那个神眼现在就在我的眼睛里!然后望向那个小碗,碗身是翠玉色的,里面盛放着半碗金色的液体,秦林心想道这应该就是神血了吧!

“奇怪,这个碗怎么是空的,难道真的是被人已经拿走了吧,但是这个碗为什么还在这里!”洛菲此时一头雾水,但是秦林却已经明白了一切!只有拥有这双眼睛得人才可以看到神血!

洛菲研究半天无果,拿起碗来仔细的端详。秦林看到碗中的金黄色液体动而不流,牢牢的在碗上粘着,暗自感叹道真是神奇,对这些东西又有了更大的兴趣。

两个人拧头看向了石桌旁边的另外一扇门。

这扇门像是用青铜制成的,虽然不大,但是却给人无比厚重的感觉,门中间有一处锁子,锁的样子是一个面目狰狞张大嘴的恶鬼,恶鬼嘴的中间是锁芯,锁子使用碧绿色的玉制成,显得特别的古朴大气。

秦林走上去,用力的推了推这个青铜门,青铜门纹丝不动,只有门上的恶鬼狰狞的看着他们,看的秦林背后一冷,有种阴森的感觉,立马往后退了退。然后说道:“感觉这个门不太对劲啊!”

洛菲笑了笑说道:“没想到你这个大男人还胆小的不行,不过这里的确有蹊跷。”说完洛菲拿出单反相机在这个石室内仔仔细细的拍了起来,把每一个角落都拍了一遍。

拍完之后,两个人又研究了一遍石室,秦林用斧头想砍掉那个玉锁,用力的劈了几下之后,玉锁连印子都没有留下,秦林反倒被震得虎口发麻。

除了这个石桌和铜门之外也没有其他东西了,秦林找了半天也没找出来个啥,便往墙上一靠,说道:“我看这里也没啥,要不就回吧。”

洛菲看了看石室,不甘心的说:“不瞒你说,这次我来这个荒岛,这个就是我的目的,虽然进了这个石室,但是却什么都没有发现,岂不是空手而归。”

秦林笑道:“那堆金子你忘了?还有啊你拍了这么多照片,你回去找个专家研究研究再来不也行吗?而且你说的神眼已经不见了,肯定不止咱俩来过。”

洛菲听到秦林说的话,仔细的想了想,觉得不无道理,在这里继续耽搁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了,不如带着照片早点回去研究一番。

秦林看洛菲心有所动,继续说道:“回去之后你有大把的时间研究这个,而且到时候再回来的话可以继续搬一些金子回来,岂不是一举两得?”

洛菲苦笑了一声,暗自说道:“呵呵,大把的时间?可惜我的时间不多了…这也许就是命吧。”说完攥紧拳头用力向石壁砸去,然后便转身向石洞门口走去,秦林见状,也赶紧跟上洛菲的脚步,走出了石洞。

两个人刚一出石洞,石洞的大门边“咵”一下的合上了,慢慢的变成了原来浑然一体的石头的样子,没有丝毫的缝隙。

洛菲呆呆的望着这块石头,叹了一口气,秦林看得出来她对这处的宝藏期望很大,但是的确是期望而来,失望而归了,再加上自己的这个秘密被秦林发现了,心里更是烦闷,还好秦林不是什么坏人,否则的话就又要面对很多麻烦了。

而秦林则想的是什么时候偷偷回来一趟,这个神血也必须得是他的囊中之物!

两个人默默的往回走去,中间没有说一句话,等到了露营地的时候,海边的天空已经慢慢的出现鱼肚白的颜色了,再过一个多小时就天亮了。

这会儿秦林和洛菲早已经没有了睡意,洛菲呆呆的坐在海边,点燃了一根烟,眼神涣散的看着远方,秦林看到洛菲的样子以为是她还在在意那个石洞的事情,于是拍了拍洛菲的肩膀,笑着说道:“还想呢?别想啦,那块大石头就一直在那里呢,又不会消失,下次我陪你来继续!”然后秦林一把夺过洛菲手中的烟扔进海里,说道:“女孩子少抽点烟!”

秦林没看到的是,洛菲背对着他的双眼,已经微微泛红了。

很快,天色已经完全的亮了,阳光洒在了沙滩上,秦林站起了身子,长长的伸了个懒腰,对着还坐在一旁的洛菲说道:“走,准备回村。”

很快,秦林扬起了船帆,刚好还是顺风,风把船帆吹的咕咕作响,很快就起航了,照这个速度下午就能到渔村,一路上洛菲没有说话,仔细的研究着那些拍下来的照片,秦林也是闲的自在,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自从昨晚的事情发生之后,两个人之间像有了什么隔阂一样,也没有了之前自在的感觉。

值得一提的是,回去的时候在没有遇到鬼鱼了,反而一路风平浪静,偶尔还有鱼儿跳到秦林的船上,要是搁到来之前,洛菲肯定会开心的让秦林烤着吃,可是自从从那个石洞出来之后,洛菲的状态就一直很丧气,秦林也很疑惑,以洛菲的心性,不会这么在乎这些东西的,而且还是天马行空的神物,是真是假对于她来说还不一定呢,难不成里面真的有什么洛菲非要不可的东西吗?

秦林压下心头的疑惑,往远处看去,看到离村子海岸边的码头已经不远了,于是加大了发动机的马力,全力向码头驶去。

很快,船就靠到了码头边上,洛菲收好照片,背好背包,跳下了船,秦林把船拴在码头上,之后两个人便回到秦林家里。

洛菲把装着满满一袋子黄金的背包扔在地上,秦林犯了难,他们这个小村子哪里有兑换黄金的地方啊,拿出去的话他自己又找不到地方,从小到大秦林出进城的次数一只手都数的过来。

洛菲看了看秦林,说道:“你相信我吗?”

秦林蒙住了,说道:“咱们两个也算一起出生入死了,虽然中间你瞒了我一些事情,但是我肯定相信你啊!”

洛菲白了秦林一眼,继续说道:“那你相信我的话,这些金子就交给我处理,到时候五五分账,一分钱也不会少你的!”

秦林点了点头,毕竟这些金子是秦林和洛菲一起发现的,而且要不是洛菲坚持还不一定能找的这些金子呢,再者说了那个金矿还有那么多的金子,他们拿走的只是九牛一毛,就算这些全给了洛菲也没啥,于是秦林点了点头,说道:“那好,这些金子就交给你了。”

听到秦林的话之后,洛菲背上背包,扭头就准备走,秦林一看这就走了,大喊道:“怎么这么着急,不吃个饭啥的吗?”

洛菲可能对秦林的手艺比较相信,站在门口迟钝了一会儿,然后扔下了背包,说道:“那好吧,记得做鱼头豆腐汤。”

秦林笑了笑,感觉两个人之间的隔阂少了一点,于是出门买了菜回来风风火火的做饭。

不出一个小时,一桌子美味就摆在了餐桌上,虽然秦林的家里比较破破烂烂,但是丝毫不影响洛菲,看到这些食物之后,洛菲食欲大开,秦林则是笑着看着洛菲给她盛了一碗鱼头豆腐汤。

“你们公司到底是做什么的啊?感觉你神神秘秘的。”秦林看着洛菲,一脸好奇的问道。

可能是因为秦林做的饭好吃的缘故吧,洛菲这会儿倒是脸没有绷得那么直,气氛缓和了下来,说道:“我们公司是个在国外呆了很久的中国人开的,主要就是倒卖一些文物、字画之类的,但是一些比较神秘的东西也会去插手。虽然这东西都比较违法,但我们老板势力比较大,也就一直做得比较顺当了。”

秦林好奇的问道:“那是不是还会盗墓啊,你有没有下过古墓?”

洛菲噗嗤的一声笑了出来,说道:“你还真是小说看得多了啊,这种东西我们一般只会向那些盗墓的手里面收,一般才不会自己动手呢,除非特别珍贵的东西。”

“就像这张藏宝图吗?但是你们公司竟然让你一个人来啊,看来对你很放心!”秦林狡黠的眨了眨眼睛。

洛菲看到秦林提到这个藏宝图的事情,便不再开口说话了,默默的扒起了饭。

>>>>全文在线阅读<<<<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整理抑或网友投稿,本网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编辑,是出于信息流通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本站文章和转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