碾磨柔软 紧贴 撞击 gl:男朋友一直说要吃奶

“你咋的了?”柳媚儿不知道咋回事,以孙小乐这个年轻气盛的身体状况,不至于这么快就汗流浃背啊。

“你等会,我这腰带解不开了。”孙小乐越着急,手上就越慌乱,早知道就不穿这个该死的裤子了。

 文学

“别着急,慢慢来。”柳媚儿能理解他,毕竟以前没啥经验,到了这个节骨眼上,手忙脚乱点也挺正常的。

“咋整的。”孙小乐越着急,越解不开。

“我帮你吧,你别着急。”柳媚儿说完之后,手伸到了孙小乐的裤子上,碰到他手的时候,感觉手心上都是汗。

孙小乐有点尴尬,低着头看了柳媚儿一眼,使劲的咽了咽口水,在自己忙活着的时候,看到她的衣服有些凌乱,肌肤雪白,半遮半掩,这可比啥都露出来迷人多了。

就这么朦朦胧胧的,透着几分羞涩,当真是让人冲动不已。

“你别着急,一会也慢点。”柳媚儿担心孙小乐一会太着急,整不明白。

“嗯,不着急了。”孙小乐努力的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心情。

他不知道那种事情有多美好,反正就是感觉会很舒服,要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的男男女女非要干这个事儿了。

眼看着她把自己的裤子解开了之后,孙小乐直接把她压住,双手捧着她的脸颊,笑着说道:“我可要来了。待会有你受的了。”孙小乐说道。

“嗯,你轻点。”柳媚儿点点头,下意识的抓着自己的裙摆。

她也很紧张,毕竟有太长时间没有那个了,她也担心自己受不了,这么猛的男孩子,真生性起来,不是一般人能受的了的。

“你放心吧,肯定不弄疼你。”孙小乐真的是有点坚持不住了。伸出手,抓着她的衣服,子啦一声,柳媚儿单薄的碎花裙子就被孙小乐给撕碎了。

“你,你干啥啊。”柳媚儿没想到他居然把自己的衣服给撕了。

农村人的衣服本来就不多,能穿的出来的更少,所以她当时有点不开心,不过转念一想,也对,男人吗,就得这么生性粗暴,不然怎么能当的起年轻气盛四个字呢。

“这才有感觉吗?”孙小乐扑了上去,随后就第二次掀开了她的裙子,然后就一只手放在了自己的裤子上,往下脱裤子。

就在这么关键的时候,外面穿来了一阵敲门声。

“孙小乐,你大白天的锁啥门?”来敲门的居然是小卖店的刘大美人。

孙小乐一顿,这大姐来的也太巧了吧?

“那,那个,我这是换,换裤衩子呢吗。”孙小乐一时间想不到别的借口,只能顺口编了一个。

此时,柳媚儿也很紧张,她本是寡妇,在村子里难免会有些闲言碎语,她是不在乎,但不能不考虑孙小乐。

他还是个大小伙子,今天又被乡里的人找上门来,这会要是让其他人知道俩人在家锁门,她的衣服还碎了,那还得了?!

“我咋整?我先到你床底下躲躲吧?”柳媚儿有些慌张的说道。

“行。”孙小乐也不想让别人指着柳媚儿的脊梁骨骂。

两个人都在为对方考虑。

“咋的?又在外面玩女人,回来洗洗啊?赶紧开门。”刘大美人向来就是火爆脾气,说完,就开始踹门。

“行了,行了,别踹了,我这不得换完的吗?”孙小乐看着柳媚儿钻到了床底下之后,这才从床上下来,确定她已经藏好了,这才去了门口。

为了掩饰真相,他刚才解开的腰带根本就没系上,一边开门一边系着腰带。

开门后,看到向来风风火火的刘大美人双手抱肩,凤眸中透着几分凛冽的寒光,就这么盯着孙小乐。

“这是要干啥啊?”孙小乐被她看的发毛,急忙提上了自己的裤子。

“提裤子干啥啊?你不是能去乡里找小姑娘扯犊子吗?”刘大美人冷笑一声:“咋的,乡里边的小姑娘能让你舒服啊?”

“还行。”孙小乐最不屑解释,对于他来说,相信他的不用解释。不相信的,解释了也没用。

“她咋让你舒服的?”刘大美人追问。

在她心里,别人能做的,她都能做,她和孙小乐之间,一直都是差那一层窗户纸没捅破,既然他不说不主动,那就自己来。

他不是就想要女人吗。我为什么不可以?!

“人家用腿蹭我。还会亲我耳朵,反正就是得劲。”孙小乐吧嗒吧嗒嘴,做出了一副回味无穷的感觉。

“行啊,她会的我也会。”刘大美人推了一下孙小乐。

把他推进了屋子里之后,刘大美人反手就把门给关上了,然后拉着孙小乐按在了床上。

抬起腿,在孙小乐的身上就蹭了起来,比起丽丽来,她的动作要彪悍的多了。

“人家光着腿,你这穿着裤子,算咋回事。”孙小乐想让她知难而退。

只有刘大美人早点走,他才能跟床底下的柳媚儿继续刚才没完成的事儿。

“行。”刘大美人二话不说,直接把自己的裤子给拽了下去,露出了两条修长的大美腿。

两条腿并在一起,没有任何缝隙,细细的,没有任何的赘肉,而且干净的想雪一样。

林小龙忍不住的在她的腿上摸了一下,那质感真的是没谁了。

“你这样不太好吧?”

“不好的还在后面呢。”刘大美人很积极主动,身子一翻,就骑在了林小龙的身上,抓着他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腿上。

然后她坐在孙小乐的腰上,扬着嘴角。

“你这豹纹太刺激人了。”孙小乐摸着她的腿,盯着那个曾经在某些小电影里才会出现的豹纹内库,感觉自己的鼻血都要流出来了。

然后,他感觉这种事儿,好像应该是自己主动才行。想到这里,就要坐起来。

“记住,今天是老娘睡你。”刘大美人一把按住了孙小乐的头,愣是没让他坐起来。

一边盯着孙小乐,刘大美人一边脱掉了自己身上的白色体恤,随后,趴在了孙小乐的身上,嘴巴咬着他的耳垂,吹了一口气说道:“用力的弄我。”

孙小乐很喜欢这个主动的刘大美人,她永远都是那么洒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不做作也不矫情,活的很真实。

既然她都发号施令了,自己要是不把她给征服的话,也太对不起她对自己的厚爱了。

孙小乐已经在刘大美人的渲染下,已经完全忘了床底下还趴着一个人。

抱着刘大美人的腿,孙小乐就要长驱直入。

“阿嚏。”床底下的柳媚儿实在是受不了了,毕竟下面都是灰尘,她又不敢大口喘息,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喷嚏。

刘大美人皱了一下眉头,看了孙小乐一眼,随后从床上下来,低头就把柳媚儿给拽了出来。

“我,实在是忍不住了。”柳媚儿有些抱歉的看着两个人。

“金屋藏娇?”刘大美人看着孙小乐,随后一件件把自己刚才脱掉的衣服穿在了身上。

她向来洒脱,不会因为这点事儿就当场翻脸的,而且刘大美人从心底里稀罕柳媚儿,觉得她是个温柔贤良的女人。

“这个事儿吧,是这么回事……”孙小乐想要解释。

“我什么都没看到,也什么都不知道。”刘大美人摆摆手,不让孙小乐解释,转过身看了一眼柳媚儿,上下打量,不紧不慢的说道:“我相信你也什么都没看到吧?”

柳媚儿紧张的抓着衣角,使劲的点点头。

“等我有时间再收拾你。”刘大美人撂下话之后,转身就走了,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孙小乐无奈的耸耸肩膀,这是闹哪样啊。就这么走了?

一把我给我点着了,你也不负责灭火,就这么不负责任的回家了?!

“那个,我也先回去了。”被刘大美人这么一闹,柳媚儿也有点担心了,不知道一会孙小乐这里还会不会有人过来。

她不想在孙小乐的房间里再遇到任何别的女人。

“你也走啊?”孙小乐有些郁闷,好好的两个女人就这么都走了?

闹了半天,他一个都没睡上啊。

柳媚儿走了之后,孙小乐就只能一个人睡了。

这一晚上,翻来覆去,想着她们俩晚上在床上的不同样子,一个温婉一个泼辣,真够刺激的了。

早上,还没等孙小乐起床的时候,一阵急促的砸门声把他惊醒。

孙小乐打了哈欠打开了门,来的是徐会计,面色狰狞,整个人看上去极其的狼狈。

“把我的东西给我。”徐会计开门见山,冲着孙小乐伸出了手。

“啥东西?”孙小乐知道这是冲着账本来的,这对他来说,是唯一搬倒窦老六的机会,账本里有太多关于窦老六的黑账了。

“小子,别跟我装糊涂,李赖皮什么都跟我说了,你把账本给我,咱俩两不相欠。”徐会计就是一心想要回自己的账本。

“我要是不给呢?”孙小乐抱着双肩.

“孙小乐,我知道你人狠,啥都敢干,不过你别忘了,这个村子里你还有你二叔一家。”徐会计一看要不回来,只能采取威胁的手段。

“你要是敢碰他们一下,可就不是你媳妇让李老皮睡那么简单了。”

孙小乐靠在门框上,微微的眯着自己的眼睛,他最不喜欢的就是被人威胁。

“我最后问你一次,给不给?”徐会计恶狠狠的咬着牙。

“不给。”孙小乐斩钉截铁的拒绝。

“行。”徐会计索性抬起手指着孙小乐,说道:“你就这么跟我说话,等着瞧,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有没有人告诉过你,我这个人最不喜欢被别人用手指着。”孙小乐说完之后,抓着他的那根手指,用力一拧。

“啊。”徐会计惨叫一声,他怎么都没想到孙小乐这个小兔崽子居然敢冲自己下手。

他能感觉到的,就是手指上传来的剧痛,然后被孙小乐拧着的地方出现了一圈很明显的肿胀。

这孙子是把我的手指拧断了吗?

“这次只是警告你一下,下次,我保证你不光是断了手指这么简单。”孙小乐说完后,打了一个哈欠,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行,你小子等着吧。我会让你百倍千倍的偿还给我。”徐会计在这里吃了亏之后,就一路小跑的离开了。

孙小乐简单的收拾了一下,然后从屋子里出来,当然,那本账本他一定要随身带着,打算去乡里交给纪检部门。

因为早上没吃饭,他就直接去了刘大美人的小卖店。

“给我来两根火腿肠。”孙小乐进去后,依旧是在刘大美人的屁股上拍了一下。

“饿了?昨天晚上跟柳媚儿折腾的挺欢实啊。一大清早就饿了?”刘大美人去柜台里掏出了两根火腿肠,直接扔给了孙小乐,然后坐在里边端详着他。

“你明知道咋回事,还问我。”孙小乐咬开香肠,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没吃着啊,是不是很难受啊?”刘大美人幸灾乐祸了起来:“能看不能吃,你憋屈不?”

“早晚都是我的,早一天吃晚一天吃没区别。”孙小乐看着柜台里的刘大美人,坏坏的笑了笑:“你也是,洗白白了等我。”

“我洗的够白的了。你敢来吗?”刘大美人不甘示弱,扬起了自己的头,不屑的说道:“就在这儿,不用关门,你敢吗?”

孙小乐咽了咽口水,想到昨天晚上她那个粗暴的样子,仍是有点忍俊不禁,这个刘大美人总是能时时刻刻的勾起他的兴致。

“对你的影响不好。”孙小乐过去,趴在柜台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有个事儿跟你说一下,我一会去乡里,你去吗?”

“还是告窦老六?”

“对。”

“为啥非让我去?”刘大美人好奇的问道。

“你得帮我带着证据,我要是去的话,肯定被人盯着,不怕别的,怕证据被抢走。”孙小乐如实的说道。

他没必要骗刘大美人,而且刘大美人肯定会帮自己的。

“我带着?”刘大美人挺了挺自己的胸脯,故意把衣服往下拉了拉:“你觉得放在哪里最安全。”

孙小乐点点头,这刘大美人就是聪明,于是孙小乐从的裤子里掏出了账本,顺着她的衣服就放在了她的衣服里面,顺便抓了一把。

“挺有料啊。”孙小乐抿抿嘴,手感不错。

“姐的料也就你能摸摸,别人想看一眼,老娘把他眼珠子扣下去。”刘大美人手伸进了衣服里,把账本放在了自己的罩子里,压好。确定不会掉下来。

孙小乐感觉不过瘾,还想摸摸。

结果,此时,电话响了起来。

“小乐子,出,出事儿了。”打电话过来的是孙依依,声音里带着几分颤抖!

孙小乐一拍大腿,把徐立的威胁给忘了,没想到这家伙的胆子这么大,真敢冲二叔家下手。

“账本你保护好,我去二叔家一趟。”

“咋的了?”刘大美人看出来孙小乐的脸色不好了,知道肯定是出事儿了。

“我也不知道,不过徐立肯定是找麻烦了。”说完之后,孙小乐转身就跑去了二叔家。

院子外面围着不少人,都在窃窃私语。

孙小乐推开人群,冲进去的时候就愣住了,此时二叔跪下地上,身边站着徐立等人,其中包括窦老六和林峰。

“你们太他妈的欺负人了吧?”孙小乐横在几个人的面前,面色阴沉。

只要这个时候,谁敢说一句难听的,孙小乐敢把对方弄死。

“这可不是我们欺负人。”一直没说话的窦老六站了出来,扬着嘴角说道:“你二叔在我矿上手脚不老实,偷走了我的三万块钱。”

孙小乐一怔,看了一眼二叔,他低着头,不说话。

“证据呢?”孙小乐一看二叔的状态就知道他可能真的是动了人家的钱。

窦老六扬了扬手,身后的一个小弟过来,拿着一个笔记本,当着所有人的面播放了一段视频。

看视频里的格局应该是窦老六的办公室,桌子上明晃晃的放着一堆钱,都没捆着,散放。

看上去得有几十万。

而二叔前后左右的看,确定没人后,拿了一沓子放在了自己的口袋。

从角度来看,摄像头的位置应该是办公室角落的绿植里,隐藏的很深,不会被发现。

这一看就是一个陷阱。

“看到了吧?”徐立马上就接过了话,洋洋得意的说道:“现在这些证据足以证明他偷了窦总的钱,如果我们报警的话,后果是什么,你自己清楚。”

“我二叔以前从没去你的矿上上过班,今天去了就偷你钱?”任何人都可以冤枉自己,孙小乐根本就不在乎,但冤枉他家人就不行。“从这个视频的角度来说,摄像头是针孔摄像头,放在了很隐蔽的位置。”

众人都把目光投向了孙小乐,村民都知道这家伙护犊子,但今天来的可都是大拿,所以很想看看孙小乐怎么处理这件事。

“而且你那么多钱放在桌子上,明显是给人造成一种没有数的假象,就算是拿走一些也没人会注意到。”

窦老六点点头,不以为然的笑了笑:“你说的对。但不管怎么说,他就是偷钱了。”

“钱我们给你。”孙小乐把二叔扶了起来,看着窦老六说道:“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你是不是傻了?偷完钱还回去就没事了?”徐立他们早就设计好了,打算利用这个机会先把账本弄回来。

毕竟事情关系的人太多了,为此,徐立没少被其他人呵斥,甚至都要弄死他了。

“啪。”孙小乐头都没偏,就这么盯着面前窦老六,反手就是一巴掌抽在了徐立的脸上。

“你没资格跟我说话。”

窦老六一愣,然后微微的眯起了眼睛,嘴角上露出淡淡的笑容,这个孙小乐确实是有点意思。

“你居然敢打我,你他妈的…..”

‘啪。’窦老六的话还没说完,孙小乐又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脸上。

徐立毕竟是村子里的会计,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了,哪里受得了这个气。而且当着这么多父老乡亲的面,肯定要争点脸。

不甘心的徐立直接冲了过去。

孙小乐头一偏,看了他一眼。

徐立的心里一哆嗦,他从来没见过孙小乐这种眼神,太吓人了。

就在他一愣的时候,孙小乐猛然身体跨步,抬起腿朝着他的小腹就踹了过去。

噗通。

这一脚的力道太大,徐立退后了几步,身子晃荡了几下后,摔在了地上。

孙小乐快走几步,到了徐立的面前,抬起脚就踩在了他的脸上,微微的弓着身子,低头看着脚下的徐立,冷笑着说道:“我说过,你没资格跟我说话。”

徐立挣扎了几次,想要把他的脚从自己的脸上挪开,但用了几次力,都没成功。只能认怂的使劲点头。

孙小乐这才抬起了脚。

徐立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想要再说点啥,见到孙小乐扭头看自己,急忙躲在了人群后面。

他,是真怕了。

“你觉得我凭什么就这么放过你二叔。”窦老六抱着肩膀,眼神玩味的盯着孙小乐。

他,是窦老六见过的出手最干脆利索的人。

“就凭我敢弄死你。”孙小乐说道。

“有种。”窦老六点点头:“好多年都没人这么威胁我了。不过我承认,今天你的威胁对我有用,你能干的出来。”

此时,孙依依一看气氛缓解了急忙转身回到了屋子里,把老爹拿回来的三万块钱都拿了出来,交给了窦老六。

“这钱,我不要了。我窦老六不缺这点玩意。听说你家的条件不太好,这三万块钱给你。”窦老六扬起手,三万块钱就这么飘飘洒洒的落在了地上。

窦老六故意退后了两步,意思是这钱我不要了,你想要,就在我面前低三下四的捡。

孙小乐瞄了一眼地上的钱,直接就蹲了下来,一张张的百元大钞慢慢的捡了起来。

大家都诧异的不行,以刚才孙小乐的尿性劲儿,绝对不会捡这些钱,可让人大跌眼镜的是,他居然真的就捡了。

孙小乐不傻,他可不会跟钱过不去,他不在乎别人怎么看自己。

捡到了最后一张的时候,窦老六过去,把那张钞票踩在了脚下。

“你让我有点看不透了。”窦老六难得主动开口一次。

与此同时,他越来越欣赏孙小乐了,这人能屈能伸,以后肯定能成大事。

“我不太喜欢蹲着跟人聊天。”说完之后,孙小乐直接窜起来,抓着窦老六的衣领就把他拉的蹲了下来。

窦老六身后的人一看这还了得,刚要冲上来,窦老六却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

“这样就好多了。”孙小乐和他同样蹲在地上,笑着说道:“以后我会让你慢慢看透我的。”

说完之后,孙小乐把他脚底下的最后一张钱捡了起来。

然后两个人同时站了起来。

“我擦,我没看错吧?孙小乐居然把窦老六给按下去了?”

“窦老六居然没生气,还笑了。他这是咋了,这还是那个瘟神窦老六吗?”

村民们议论纷纷,这是他们认识窦老六以来,第一次有人抓着他的衣服把他拉的蹲在地上。

而且他还没生气。

这简直就让人不敢相信。

“我欣赏你。”窦老六说完就走了,身后的人马上分成两侧,在中间给他留出了一条路。

其他人也都跟着离开了。

孙小乐抿抿嘴,掂量着手里的三十来张百元大钞,此时,手机响了,是一条微信。

点开,是柳媚儿发过来的,孙小乐看完了微信后,脑袋嗡的一下!

柳媚儿发过来的是一张照片,穿着一件黑色的很短很轻薄的小睡衣,半透明的那种,主要的地方遮掩住,其他地方的白色肌肤都露了出来,白色肌肤配上黑色的小睡裙,相映成趣,嗷嗷的勾引人。

再配上她那绯红的脸颊,迷离的眼神,以及她的动作,那就更让人浑身血液都沸腾了。

柳媚儿的左腿微微抬起,用脚尖点着床面,左手放在她的腿上,指尖点着腿面,嘴角媚笑。

孙小乐看的眼珠子溜圆,脑袋嗡嗡的,血都往脑袋上窜。

就在他打算放大图片好好看看的时候,屏幕上出现了一行让他崩溃的汉字:对方撤回了一条信息。

图片就这么消失了。

孙小乐急忙回了一条微信: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我刚买的衣服,想看吗?

想。

晚上你来我家吧,我穿给你看。

等着我吧。

孙小乐揣起了手机,重重的做了一个深呼吸,这要是晚上柳媚儿穿给自己看,那得多舒服啊。

“傻笑啥呢?谁给你发的微信?”孙依依在一边伸着脖子,但什么都没看到。

“没事儿,一个朋友,瞎扯淡。”孙小乐搪塞过去后,把钱放在了二叔的手上:“咱这一跪我肯定会找回来,这三万块钱,就算是利息了。”

“你这也老大不小了,以后娶媳妇得花钱,你拿着吧。”二叔也没想到刚才孙小乐可以猛到就这么跟窦老六对着干,而且丝毫不落下风。

这钱,是孙小乐弄回来的,他不想要。

“我这有没有钱都能娶媳妇,你拿着。”孙小乐把钱放在了二叔的手里,笑着说道:“一会我去乡里,有事的话,你给我打电话。”

“你又去乡里干啥?”孙依依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

在她看来,孙小乐去乡里肯定是去找苏小曼了。孙依依心想,不就是想帮我穿丝袜吗?晚上我穿给你看就是了。没必要非得去乡里。

“我去给矿难死的人讨个说法。”孙小乐一眼就看出了孙依依的想法,在她的耳边,轻声的说道:“等我回来,我给你穿丝袜。”

孙依依一愣,脸颊绯红,急忙就低下了头,使劲的踩了一脚孙小乐。

他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我想啥都知道,回想一下当初孙小乐摸自己腿的场景,忍不住身子一激灵。

孙小乐吹着口哨和刘大美人出了院子,随便借了一辆摩托车,就朝着乡里开了过去。

这一路上,孙小乐的心情还是挺不错的,不管咋说,刚给二叔弄来了三万块钱。

“刚才挺猛。这才像是我刘大美人的爷们。”刘大美人抱着孙小乐的腰。

她之所以对孙小乐念念不忘,拒绝了无数人的提亲,不管对方条件多好,她正眼都不看一下,就是为了等孙小乐。

这小子这股子劲儿真不是一般人能整的了的,横起来,泰山压顶他也扛得住。

“别的方面更猛。”孙小乐笑着说道。

“别的方面我不知道,不过我想柳媚儿应该知道,要不然我去问问她?”刘大美人环着他的腰的时候,顺便在他的肋骨上掐了一下。

“又提这事儿。”孙小乐一脸黑线。

要是刘大美人昨天晚上不去的话,柳媚儿是真的能体会到自己的生猛了。

“刚才是不是柳媚儿给你发微信,看你那眼神,有刺激的事儿吧?”

“你这么聪明好吗?”孙小乐知道刘大美人聪明绝顶,也瞒不住她。

刘大美人没在说话,似乎是在想事儿,没多久,嘴角上扬起了一抹坏坏的笑容。

两个人就这么到了乡里,孙小乐直奔乡政府的门口,结果没走多远,前面就来了两辆面包车。把整条路都封上了。

孙小乐看了一眼面包车的轮胎,深陷了一块,明显车上的人不少。

想要掉头的时候,后面又停下了两辆面包车,之后,四辆车的车门纷纷被打开,然后下来了足足有二十几个人之多。

为首的人,光头,胳膊上都是纹身,脸上还有一道伤疤,浑身上下都透着一份痞气。

“你就是孙小乐?”光头男吧嗒吧嗒嘴。

整个人的眼神和肢体语言都透露出一个态度:不屑。

“对。”孙小乐停好了摩托,从上面下来,看着眼前的光头男以及他身边的二十几个兄弟。

“想去乡政府吧?有人让我在这儿拦着你。”光头男的鼻孔都要朝天了。

他毕竟是流氓,而且身边还有这么多小弟,肯定是不会把孙小乐放在眼里的。

“你们也算是混社会的,不会为难一个女孩子吧?”孙小乐冲着刘大美人使了一个眼色。

刘大美人是聪明人,知道这个时候,自己留下来只会给孙小乐添乱,更不会像那种小女人一样哭喊着不走,生死一起之类的。

“好。”光头男点点头。

然后人群里闪开了一条路,刘大美人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孙小乐松了一口气,没有刘大美人在自己的身边,他没有任何的后顾之忧了,完全可以专心的对付这些人。

“小子行啊,有点种。”光头男凑到了孙小乐的面前,洋洋得意的说道:“你记住了,我叫黑猫,这个名字可能就是你后半辈子的梦魇了。”

“病猫?”孙小乐噗嗤一声笑了,这咋还整这么个外号。黑虎黑豹的倒是听说过,这还真是头一回听说叫病猫的。

“是,黑猫。”黑猫纠正了一下。

“那不还是病猫吗?”

“你小子他妈的是想死吧?”黑猫忽然有种被戏弄的感觉,明明是黑猫,他楞说是病猫。

“不是病猫吗?”孙小乐好奇。

“不是,是黑猫。”黑猫眼珠子一瞪。

“啊。那我就把你打成病猫。”说完话,孙小乐直接动手,猛然一拳,就朝着他的脑袋砸了下去。

随后,孙小乐快速的后退了两步,然后脚下用力,猛然朝着前面窜了过去,身子一跃,弯曲着膝盖就朝着黑猫的面门撞了过去!

孙小乐知道,对方人太多, 他之后先下手为强,先把黑猫打成病猫再说!

孙小乐永远都信奉,狭路相逢勇者胜。

这个时候,他唯有擒贼先擒王,才能保自己一条命,明显这群人来者不善。

砰。

孙小乐的膝盖直接撞在了黑猫的脸颊,发出了一阵清脆的响声,随后,黑猫的脸上鲜血就喷了出来,身体下意识的超着后面退了几步。

孙小乐丝毫不停歇,身子弓着,如同土狗一样,如离弦的箭一般冲了过去,抬起了的右手肘关节,再度朝着黑猫的脸部撞了过去。

砰。

膝盖之后,孙小乐的肘关节再度撞在了黑猫的脸颊上,之后抬起腿,一脚把他踹到了一边。

整个过程没有任何的拖泥带水,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

此时,其他人才反应过来,刚才的出手太快,而且猛烈,完全没给他们反应的机会。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黑猫真的已经被孙小乐打成了病猫,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脸,完全没了战斗力。

一群人冲上来,四面八方的攻击。

孙小乐知道他想跟这么多人打是不可能的,所以,只能逮着一个人往死里打了。

眼看着冲的最猛最先到自己面前的那个哥们,孙小乐冷笑一声,就你了。

然后那个人到了孙小乐的面前,一拳头斜着朝着他的脸颊劈了下去。

孙小乐不躲不闪,等他的拳头落在了自己的脸上后,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

那哥们一愣,好奇的问:“你咋不躲呢?”

“我要是躲了,还能逮着你吗?”孙小乐说话间,拳头就朝着他的面门砸了下去。

砰砰砰。

一拳接着一拳,力道丝毫不减,就像是大石头一样,一次次毫不留情的打在那个哥们的脸上。

尽管,此时身边好几个人拼命的攻击孙小乐,他却丝毫都不在意,自顾自的在这边砸着。

“卧槽,哥们,你,你换个人打吧。”那哥们被打的毫无还击之力,还一脸祈求的求着孙小乐去找别人打。

“不着急,先把你干晕了再说。”孙小乐几拳下去,那哥们脑袋一偏,晕了过去。

“嘶。”孙小乐感觉自己的脑袋上一阵剧痛,一股血腥味飘了过来。

转过头,一个人手里拎着板砖,刚才那一下,是他拍的。

“哥们,你,看我干啥?”拍砖的哥们一看孙小乐冲着自己阴冷的笑着,心里有点七上八下。

“看你咋的?”孙小乐一把抢过了他手里的板砖,掂量了一下,说道:“刚才是你拍的吗?”

“我,我说是别人拍的,你信吗?”板砖哥们当时就木了。

孙小乐一点都不客气,抡着板砖就拍了回去,一边拍一边说道:“你自己信吗?”

不知道打了多久,孙小乐感觉自己的体力有些不行了,对方人多,而且从四面八方攻击,他有些招架不住了。

半跪在地上,孙小乐大口的喘息,眼神中仍旧是透着几分阴冷。

所有人停下手,闪开了一条路。同样满脑袋是血的黑猫走了过来,手里拎着一块板砖。

“孙子,你他妈的敢打我,老子今天就让你知道知道啥叫生不如死。”黑猫过来之后,一板砖就拍在了孙小乐的脑袋上。

鲜血顺着他的脑袋上不断的流下,孙小乐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上的血,笑着说道:“孙子,你没吃饭吗?”

“我草泥妈的。还嘴硬呢。”黑猫又一板砖拍了下来。

他以为这就是一个农村土包子,吓唬吓唬他就把账本交出来了,没想到这孙子这么倔强,而且还下手这么狠毒,比他们可狠多了。

拍完第二砖的时候,黑猫的手都在颤抖,他是真的害怕孙小乐那股子不怕死而且淡定从容的样子。

“你是不是被女人掏空了?手里的砖头是用来给我挠痒痒的吗?”孙小乐擦了擦脸上的血迹,依旧是从容不迫。

“你…….”黑猫扬起手,准备第三次拍下去的时候,却没了那个勇气。

“去搜搜他把账本放在哪了。”黑猫没敢再打下去,眼看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他不也不想把事情弄的太大,索性就让人去搜孙小乐身上的账本。

结果几个人搜了半天,愣是什么都没搜到。

黑猫意识到上当,这才想起来不该让那个女人离开。不过后悔已经晚了。

摆摆手,一群人以最快的速度上了面包车,扬长而去。

孙小乐从地上站了起来,头晕目眩,身体不断的摇晃,不过还是坚持让自己站着不倒。

然后,看到刘大美人带着一群人远远的跑了过来。

刘大美人离开之后,没有直接报警,然后去了乡政府,把账本交给了纪委部门。

出来的时候,没看到派出所的人过来,她知道孙小乐肯定坚持不住了,第一时间去了乡卫生所,叫了一个医生和一个护士过来。

本想着要是黑猫等人还不走的话,她就喊人,过来时,人却都已经走了,她也来不及想那么多,直接冲到了孙小乐的面前,扶着他,心疼的她差点就哭了出来:“这帮人下手也太狠了吧?”

“没事。”孙小乐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儿,然后发现来的医生居然是苏小曼,她和另外一个在她家店里打工的小护士。

擦了擦脸上的血,让自己那张有标志性的脸露出来,然后挤出了一抹灿烂的笑容,摆摆手:“好巧啊。”

“谁把你打成这样?”苏小曼认出是孙小乐之后,急忙过来,她怎么都没想到眼前的血人会是孙小乐。

就这样,孙小乐被她们带回了诊所,简单的清洗后,苏小曼就把孙小乐带进了一个没人的处置室。

“哪里疼?”苏小曼第一次见到这么坚强的男人,清洗伤口的时候,一声不吭,而且还跟自己谈笑风生。

“腿。”孙小乐躺在处置床上,感觉自己的腿有些疼,之前那帮孙子为了让他跪下,没少踹他的腿。

“裤子脱了。”苏小曼一边弄着仪器,一边说道。

“胳膊疼,拖不动。”孙小乐索性躺在床上,笑着说道。

他就是想让苏小曼给自己脱裤子,谁让她是自己的女朋友了呢。

随后,孙小乐挺了挺自己的身子。

苏小曼摇摇头,过来解开了孙小乐的腰带,往下拽了拽他的裤子,猛然一愣,随后脸颊红的要命!

>>>>全文在线阅读<<<<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整理抑或网友投稿,本网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编辑,是出于信息流通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本站文章和转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