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饥渴寡妇肉乱:尺寸太大了求你

我没有放手就这样抱着刘英,一股幽幽的香气钻进我的鼻子里,我竟觉得有些头晕。

这是刘英双眼湿润的看着我,活像一直受了欺负的兔子,一股热流直冲我的下腹而去。

 文学

我的心也是跳的异常快,手上用力抱紧了她。

“韩医生~”刘英嘤咛了一声。

天啊,要命了!

就在我准备把人扔床上,狠狠操干一番的时候,大门“咚咚咚”的响了起来。

刘英被吓得啊了一声,猛地推开了我,但自己却差点摔倒,我手忙脚乱的接住刘英,扶她坐在床上。

“刘嫂子你先坐会,我去开门!”

“谁啊?坏我好事”我一边嘟囔着,一边走到门前,当我打开门的瞬间有些愣怔。

“燕..燕红你怎么来了?”

燕红?怎么是你?”我愣了一下之后问道。

门外站着的正是那天晚上被我从林二狗手里救下来的燕红。

此时燕红的身上穿着一件红色的小花袄,两只眼睛哭的有些红肿。

我心里一惊,该不是林二狗又对燕红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吧?这王八蛋!

“燕红,你怎么了,有啥事和我说。”我把燕红让进了屋里:“是不是家人病了还是?”

我不好只问是不是林二狗的原因,所以拐了弯问道,说完便要带着燕红进去。

可是谁知道我刚刚转身,燕红就一把抱住我了,哭着说道:“韩大哥,求求你救救我!”

“救你,怎么了你生病了?”我连忙转过身来问道。

燕红摇了摇头贝齿紧咬着嘴唇抬头看着我说道:“韩大哥,我要嫁人了!”

燕红一副娇弱的样子,声音粘腻的很,梨花带雨的小模样让我心头一颤,赶忙将燕红推了推。

“燕红,嫁人是好事儿啊,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怎么,是不是不舍得你爹娘。”我微笑着问道。

谁知我不说还好,这一说燕红竟然哭的更加厉害了。

“韩大哥,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燕红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说道。

“你先别哭啊!”我焦急的说道。

这大白天的一个大姑娘站在我的家门口哭,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儿了呢。

听到我的话音,燕红总算是收了点哭声一抽一抽的说道:“韩…韩大哥…俺…俺爹要俺嫁给…嫁给林二狗。”

“谁?林二狗?”

我一愣,怎么会这样。

林二狗前几天不是还要强奸燕红来着么,当时要不是我阻拦,林二狗可就已经得手了,怎么她爹竟然会让燕红嫁给那样一个畜生?

都说天下有狠心的儿女没有狠心的父母,但是燕红父母这不是明显把她往火坑里推么,林二狗是个什么德行整个村子谁不知道啊。

“燕红,你没有把那天的事情说出来么?”我问道。

燕红点了点头说道:“俺说了,可是不管用,俺爹就是让俺嫁给林二狗。”

怎么会这样,竟然还有这么狠心的爹要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曾经企图强奸她女儿的牲口?

“韩大哥,俺…俺不想嫁给林二狗,俺不喜欢他,韩大哥求你救救我。”燕红再次哭着钻进我的怀里。

这可就为难我了,要怎么救?给她做主的是她爹,她爹让她嫁我有什么办法,这事就算是报警都不管用吧。

我面色有些为难:“燕红,不是韩大哥不想管,只是这个事儿我…我真的没法管啊!”

燕红抬起头梨花带雨的望着我,眼神当中有一些异样的神色。

“韩…韩大哥,俺不想嫁给林二狗,求你…帮我。”

燕红说着脸色一红。

我一愣,咋帮?

“对不起燕红,这是我真无能为力……”

燕红听话了我的话并没有失望,反而神情变的扭捏了起来。

“韩大哥…如果…如果你…你要了俺的身子,林二狗就不会娶俺了。”

燕红说完,脸上立刻镀上了一层红霞。

“啊?!!!”

我一愣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事可不能这么做,何况要是被燕红爹娘知道了,还不得跟我玩命!

“不行!” 我连忙摆手拒绝道。

燕红抬着头,用哀求的眼神看着我。

楚楚可怜的模样让我一时有些心软。

就当我难以抉择的时候,燕红忽然解开了自己的红色小袄,漏出了里面一丝不挂的香体。

我顿时懵了,一股热血直冲大脑。

她的里面竟然连内衣都没有穿,两只饱满挺翘的小白兔,随着呼吸一颤一颤的跳动着。

看得我下腹一紧,忙移开视线,正要劝她,话未出口,就被这小妮子一把搂住了腰身,

温热的身体紧紧贴在我身上,那丝丝滑滑的肉感十分清晰的印入了我的大脑。

那天晚上的梦不禁又再次回荡在脑海中。

我伸手想要推开燕红,可是入手一阵温热的滑腻。

“燕红,你不要这样,有什么事儿咱们再商量,不能这样做。”我一边感受着手上撩人的触感,一边推着燕红说道。

燕红将头埋在我的怀里,用力的摇了摇。

“韩大哥,你要了我吧,我的身子是干净的,求求你,我真的不想嫁给林二狗。”燕红一边在我的身体上摩擦一边说道。

我被她磨的心头火热,搂着燕红的腰就将人往房间待,这事不管怎么解决,也不能站在门口拉拉扯扯。

燕红见我没再说拒绝的话,进了房间就顺势将我往炕上带。

小红袄被丢到了一边,燕红全身都泛着粉红,一副秀色可餐的模样,我咽了咽口水。

苦笑着俯下身去,想扶起燕红,可是还不等我施力,腰上的的小手突然收紧,将我按了下去。

我的脸摁在了她柔软的双峰之间,我重重的吸了一口气。

“你们在干什么!”

就在我快要失去理智的时候,门口处传来了一声怒喝。

我连忙起身回头看了过去,同时用衣服遮住了燕红的身体。

“你们……?”

门口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燕红的哥哥还有父母,这下可坏了,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只见燕红大哥怒冲冲的向我走来,拳头被握的咯吱直响,进了房间二话不说就一拳挥来。

拳风在我耳边响起,声音顺着听觉细胞传入大脑,燕红大哥的身影突然出现在我的大脑中,他的动作也被分解成了慢动作,我轻而易举的躲开了他的拳头,同时一拳打出去。

直直的打在了他的鼻梁上,燕红大哥嘭的一声跌坐在地上,半天都没爬起来。

“哎呀,韩大夫,你怎么可以这么做啊!你这…你这…”燕红的父亲用手颤抖的指着我。

“我…”

“燕红啊,你这是在干什么啊?这马上就要结婚了,你让人家怎么说我们啊。”燕红的母亲咬着牙说道。

“娘…是…是韩大夫强迫我的,不是我愿意的。”

“什么?你说什么?”我扭头看着坐在病床上的燕红,一脸的不可思议。

“妹啊,你把话说明白,是不是这个小子强迫你的。”燕红大哥借机插言道。

我冷冷的看了一眼目光闪躲的燕红,如果这个时候我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话,那就真是个二傻子了。

这明显就是一个局,一个针对我的局!

或许燕红真的是要和林二狗结婚了,但是什么不想嫁给林二狗,什么让我救救她这些不过都是骗我的而已,而我竟然还傻傻的上当了。

在市医院的时候我已经吃过了一次女人的亏,没想到回到村里之后竟然会第二次吃这样的亏。

我真不知道该说自己什么好了。

此刻的燕红爹娘见此也是在门外嚎叫了起来,仿佛恨不得全村的人都知道一样。

一时间闻声赶来的村民将我这小小的诊所包围的是水泄不通,而此时的燕红哭的更加厉害了,村民们在门外议论纷纷,更是对我指指点点,而我却百口难辨!

我看着燕红希望她能说点什么,

可是燕红没有看我,也没有动作,只捂着脸一个劲的哭。

就在我忍不住想要大声质问她的时候,突然燕红的声音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里。

“韩大哥对不起,我也是没有办法的啊,我哥欠了隔壁村田大夫二十万,是田大夫比我们这么做的,对不起……”

听见燕红的心声,我终于明白病根在哪了,虽然是隔壁村的,但那个田大夫的名声我多多少少听到过一些。

那田大夫根本不是什么正经大夫,就是个无赖和村霸,借着看病的缘故糟蹋了不少女人。

只是有一点我想不通,我才刚回村没多久,与这田大夫近日无仇往日无怨的,他为何要对付我?

但此时已经由不得我多想,因为就算我把真相说出来也没人会相信,只怕这个闷亏我吃定了。

随着村里人越围越多,最后连村长也来了。村长大致的了解了一下情况狠狠的看着我说道:“韩哲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呢?你对得起老韩大夫吗?罢了,看在老韩的面子上就不把你送进局子里了,赶紧收拾东西,离开村子吧。”

什么?这就要把我赶出村子?这决定做的也太草率了吧!

我正想争辩两句,却见燕红哥又提着拳头向我冲了过来,我赶忙躲开。

有了村长撑腰让燕红爹娘也变本加厉了起来,哭喊着就要砸了我这药店,这可是爷爷留给我的东西,谁动一下我一定跟他拼命!

“燕红你说句话啊!”我怒吼着。

燕红身子一颤哭的更凶了,这时我无意间瞥到了人群里刘英的身影。

我心中燃起了一丝希望,刘英刚刚可一直都在诊室里,发生了什么她应该有听到才对。

她一定可以给我证明。

何况再怎么说刘英也是村长夫人,说话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威望吧,我连忙把求助的视线投向了刘英,却见她一愣,然后转身跑了……

“……”我苦笑了一声,感觉有些心痛,没想到不仅城里人,人心险恶,这穷山村里的人也不遑多让。

就在我下定决心离开的时候看了一眼燕红的爹娘,我一直以为他们是本本分分的人,原来是我把人想的太善良了。

“叔,婶凭良心讲我对你们对你家燕红不好吗?”

燕红爹娘低着头不说话,我失望的移开了眼,转身准备去收拾东西走人。

“嘭”的一声响,我忙转身看到竟是燕红娘突然倒在了地上浑身抽搐脸色苍白。

我正想上去救人,却又止步了,他们的死活与我何干?

“妈!”燕红一声惊叫,村民们也都哗啦啦的围了上来。

见我站一旁不动,燕红爹一把拉住我的手臂急道:“韩医生,快。快救人啊”

救人?这不是搞笑呢吗?

刚刚把我坑的那么惨,现在燕红娘突然倒下了却又要我赶紧救人,真拿我当傻子玩呢!

“对不起,我已经不是咱们村的人了,你们另请高明吧!”

燕红爹听我这么一说也是明白了我的意思,直接跪了下去说“韩医生我说出真相,求求你救救俺婆娘吧!”

“爹你不能说啊!”一旁的燕红哥大声吼道。

“你给我闭嘴。”

我冷冷看着他们父子,也不催促,反正时间拖得越久燕红娘越危险,该着急的不是我,而是他们。

“韩医生都是那个田大夫逼我们这么做的,阿坤欠了人20万,我们那里还的起啊,田大夫就说只要我们帮他把你赶出村子,就可以少还一些,所以,我们就……”

“就不顾自己闺女的名声,合着外人来害我?”

燕红爹被我一句话问的面红耳赤。

大家伙一听总算是明白了,却没有一个人来道歉,都窸窸窣窣的离开了,我看到村长也黑着一张脸走了。

我叫留下的几个村民帮着把燕红娘抬到诊室去,我拿出爷爷留给我的针,对着几个大穴刺了进去,接着便用手安抚顺气。

几分钟之后就清醒了过来,然后便是一阵哭嚎,我听着烦,赶紧拿了几服药放在燕红爹手中叮嘱了几句,之后就把所有人都赶出了诊所。

希望他们好自为之吧,至于那田大夫是什么意思,明天我定会登门拜访。

.......

第二天,我起了个大早,随便洗漱了一下,就收拾收拾往隔壁村走去,

这个田大夫我并不熟悉,也不怎么来这个村子,所以打听了一路才找到田大夫的家。

大门时敞开的,我直接就进去了,正要开口喊人,却听到了一阵阵喘息声。

我愣怔了一下,蹑手蹑手的靠近诊室的窗子。

透过窗口看见一个满腹便便的中年男人正在对着一女人动手动脚。

女人的商议敞开着,露出了红色的蕾丝罩罩,田大夫拿着听诊器竟手贴在了女人的丰满得胸上。

女人脸红的推拒着他,却听田大夫淫笑一声,一把握住了女人,狠狠的揉捏起来。

“啊~”女人浪叫一声,田大夫猴急的将她扑倒在床上,开始撕扯她的衣服。

女人配合的脱掉了上衣,田大夫撩起她的裙子。

我清晰地看到那女人的裙下竟然什么都没穿!白花花的屁股下是幽深的沟壑,

我呼吸一滞,只感到欲火焚身,像赶紧走,可是身体却有些不受控制的定在了这里,此时两人已经开始激战了。

女人把屁股翘的老高,不停地扭动着,可身后的男人却半天找不着门,女人急了起身将人推到,直接坐了上去。

我看着那女子挺满玉立,脑子里不由自主的出现了一些画面,仿佛被压在身下的男人就是我,弄的这女子嗷嗷直叫。

我连忙的掐了自己一下,这都什么时候了胡思乱想什么?

此时那女子叫声也越来越大身体也随着一阵颤抖停了下来,我本以为这就完事了,谁知道那田大夫起身又压在了女人身上。

接着露出了一口大黄牙亲了过去,看到这幕我都有些想吐了,真是不知道这女人怎么接受的了。

两人来来回回换了好几个姿势,就在我以为终于要结束的时候,田大夫竟然突然抱着女子走到了窗户面前,吓的我直接蹲了下去。

“撅好了,使劲叫!”

靠!还真会玩,这叫声不得惊动了其他人啊!

“啪啪啪...”

他们在上面做我在下面听的那叫一个难受!用手紧紧的掐着下面感觉要爆炸了一样。

“啊啊~~”

那女子一阵浪叫,卧槽你还能再淫一点么。

一阵狂风暴雨之后终于没声了。

我偷偷起身看进去,却与那女人的视线撞了个正着,女人的神色一顿,很快恢复过来,冲着我舔了舔殷红的小嘴。

这..这不是我们村长儿媳妇嘛!我说怎么觉得有些熟悉。

听说这村长儿子那方面不行,这儿媳妇怕不是欲求不满?

此时我有些怀疑了,村长儿媳妇怎么跟田大夫搞在了一起,而且这让我想起了昨天村长那不寻常的表现,难不成他们之间有什么猫腻?我的直觉告诉我此事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村长与这田大夫之间似乎有种微妙的关系,如果此时贸然质问田大夫,只怕会落尽他们的算计中。

我考虑了一会,最后决定还是先离开吧!

我又在附近的林子转了转,看看有没有能用的药草,等我活到家的时候天都快黑了。

“呼”我长舒了一口气,准备洗个澡就去休息。

在我换好衣服准备洗澡的时候却从门外传来了阵阵敲门声,谁啊这是,这么晚来。

“来了来了。”

我不耐烦打开门,发现门外的竟然是芸嫂子,看着芸嫂子俏脸微红的样子我瞬间明白了。

还没有等我开口便扑到了我的怀中哼哼了起来:“小哲,嫂子不舒服,帮嫂子看看”。

“好好好,芸嫂子我这就给你治病。”

今天上午看到的画面不由自主的出现在脑海里,体内仿佛有一团火直冲下腹而去,芸嫂子来的倒是时候。

我装模作样的摸了摸芸嫂子的脉道:“嫂子,这病可不好医治。”

“那怎么办啊韩医生。”

“不过没有关系,我有独家秘法。”

说完我便抱起芸嫂子走到了我的房间一把仍到了床上,芸嫂子见此也骚动了起来,身上的贴身衣也慢慢的脱了下去。

露出了那洁白无瑕的酮体,胸前打两只大白兔颤巍巍的挺立着,我咽了咽口水,随即便如饿狼一般扑了上去,手顺势摸向了芸嫂子那雪白的屁股“啪”的拍打了一下。

“啊~”芸嫂子发出了一声娇喘。

我对声音可是异常的敏感,听这一叫那还得了,瞬间体内荷尔蒙爆发便撕开了自己的上衣,就在我要脱下裤头的时候门外又传来了阵阵急促的敲门声。

听到声响芸嫂子有些害怕,推了我一下。

“靠!”我顺口骂了句娘,最近是犯太岁吗?怎么老被打扰!

知道芸嫂子担心被发现,赶紧放开了她,帮她整理好衣服,忍着一身火气前去开门。

“来了来了。”

打开门后只见林二狗身后背着个人,火急火燎的就要冲进来:“韩医生,快,快救救俺爹!”

“怎么了这事?”我虽然不待见林二狗这鳖孙,但是人命关天,也没拦着,跟着他进了诊室。

“韩医生求求你了救救俺爹吧!”

说完林二狗便着我跪了下来,着实吓了我一跳,这小子竟然还是个孝子?真是稀奇了!

“行了,赶紧起来吧,别折我寿,我先看看再说。”

我直接越过林二狗来到病床前翻了翻林老狗的眼皮。

林老狗的呼吸声很微弱,已经出气多进气少了,而且口角歪斜,不停地流着哈喇子。

听着他的呼吸声,我的脑海里清晰的绘出了一幅林老狗大脑的脉络图。

一块血包映入眼帘,哎呀这是脑溢血,可不是小病啊!

“你爹最近可有喝酒吗?”

“有有,这么要娶媳妇了吗?我爹高兴就拉着我在家喝了点酒,怎么那酒有问题吗?”

说起娶媳妇,让我想起了无辜的燕红。

林二狗见我沉默不语似乎也想起了之前燕红一家坑我的事。

“那个,韩..韩医生那件事可跟我无关啊,我只是答应燕红爹帮他们家还钱,才把燕红许给我的!”

“我知道,但是燕红并不想嫁给你,我希望你不要强人所难。”

“这……”见林二狗犹豫,我直接收拾东西准备赶人,林二狗一下子就急了忙说:“好好,俺答应,俺不娶燕红了就是,韩医生你先救救俺爹吧”

这林二狗还算是个有良心的,我从柜子里取出一排针来,林老狗这病虽不好治,但也不是治不了,只是今后要好好调理,而且需要忌口。

针灸结束,我又取了几瓶药给林二狗,并嘱咐了几件注意事项,就把人给赶走了,我这心里可还惦记着房中的芸嫂子呢。

看着林二狗背着他爹出了诊所,我赶紧收拾好东西回到房间,推开门却发现房间里连个人影都没了。

我有些懊恼,这林二狗来的也太不是时候了。

看着天色不早了,我洗了澡就钻进了被我准备去会周公。

......

也不知道是怎么的我眼前一亮再一看我竟然出现在了田大夫家门前,我有些诧异,难不成刚刚的一切都是我幻想的?

就在我还没有想通的时候,听到房间里有人在叫我的名字,我看去发现竟然是村长儿媳妇张秀,最重要的是,此时的张秀竟然全身赤裸,白花花的肉体在我眼前晃来晃去。

看的我直接起了反应,我四处观望着,始终没有看见一个人影,就在这时张秀竟然走了出来直接把我拉了进去。

“韩医生放心没有人的。”

说完张秀便在我身前摩擦了起来,弄的我那叫个欲火焚身,早就知道这张秀是个不安分的,没有想到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放荡。

我一把握住她的大白兔狠狠揉捏起来,张绣被我玩的娇喘连连。

没一会一股潮湿就顺着大腿流了出来。

张秀将我推开,自个儿爬上床把屁股高高的撅了起来,用手把玩她那红里透黑的双唇。

那里看上去很饱满,就像熟透了的红樱桃,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上一口。

我的下身涨的发疼,裤子都快要撑破了。

“哎呀,韩医生快来呀!”

听着张秀淫荡的声音我终于爆发了,跑过去一巴掌拍在她圆润的臀瓣上,又摸又掐。

“弄痛我了。”

“放心等下会更疼的。”

说完我便解开了裤带掏出那硕大的武器,这一刻我等了好久了!就当我瞄准发射的时候,突然一声巨吼从我身后传来。

“你怎么在这里?”

我回头看去竟然是田大夫,这怎么会?什么时候进来的我怎么不知道。

随即田大夫拿起铁棒便朝我打过来。

“啊!”我大喊了一声。

顿时眼睛一亮清醒过来,看着眼前熟悉的人摆设,我抹了一把虚汗,才明白原来都是梦!而此时已经快到正午了。

“呼!”

这个梦也太真实点了吧,就当我准备在睡个回笼觉的时候门外又有人敲打了起来。

“韩哲!你给俺开门。!”

我头疼的穿上衣服走了出去,模模糊糊之间却发现了门外站着好多人,怎么今天这么多人要看病啊?

就在这时,我的衣领被突然提起,定眼一看是林二狗一幅气势汹汹的模样:“韩哲,你个庸医,你把俺爹医死了!”

听到这句话,我瞬间便清醒了过来,这治死人可不是小事!

“不是,你把话说清楚,昨天走的时候不还好好的吗?”

我招了招手让其他人帮着把林老狗抬到了病房之中安顿了下来,不管怎么说,林老狗昨天的确是在我这看的病,无论发生什么我都得担着。

村民们看我并没有逃避的意思,也都配合着,没有闹事。

“你竟然给我们开假药,就是你害死了我爹,我昨天回去还好好的,就是吃了你这药才没气了。”林二狗双眼通红的说着。

“你把药拿来我看看,绝对不可能是假药!”

结果林二狗递给我的药瓶,的确是我昨晚给他的那瓶没错,但是打开药瓶嗅了嗅。

“怎么样?要不要去大医院里检测一下?”林二狗恶狠狠的说道。

“不用了,的确是假药,但是我给你的绝对是真的,一定是有人故意换了药!”

“怎么,你是想说咱们村子有人想杀林老狗不成?”就在气氛正紧张的时候,村长突然插了一句话。

显然是针对我而来,这个问题要我怎么回答?

说是,这不让我得罪全村人吗?说不是,那假药的问题如何解释?

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直直的看着我,等着我的解释。

空气就像凝固了一样,这时一道极其微弱的呼吸声传入我的耳中,是林老狗!

他还有呼吸,胸口前还聚着一团气!

太好了, 他没死,我就有救了。

“等等,林老狗还没死,他还有气。”说着我赶紧从柜子里取出一排针来,也顾不得其他人的反应,捏着针就在林老狗的几处穴道上扎了起来。

“咳咳,”咳嗽声传来,林老狗总算缓过了气。

搭了一下林老狗的脉,脉搏很是平稳,我这才放下了心。

门外的人也越聚越多,我看到燕红一家也来了,特别是燕红他哥,面色焦急的往人群前面挤。

“你……你……”林老狗伸出一只手颤颤巍巍的指向人群,燕红哥见指的是他,一脸惊恐,转身拔腿就跑,却被眼疾手快的村民一把抓住。

“燕小子,叔也没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你为什么要害叔?”林老狗喘着粗气问道。

“怎么没做?你家林二狗想趁我家艰难时强娶我妹子,还不算吗?”燕红哥见跑不了了,便大义凛然的吼道,还真让村民信了他的鬼话。

燕红哥是什么人,我太了解了,他会为了自己妹妹做这伤天害理的事?根本不可能。

>>>>全文在线阅读<<<<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整理抑或网友投稿,本网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编辑,是出于信息流通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本站文章和转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