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我不敢逃了我错了:别这样太大了真的很痛

何嫣然眼神闪亮的看着我,果断的摇了摇头。

 

 

顺便还给我普及了一下知识,不是说只有最后喷射的时候,才有Jing子进入女人的身体,其实在之前进入的过程中,就已经有了。

 

 

至于那些体外没有怀孕的,只是因为那个男人的Jing子活跃度太低了,没啥值得骄傲的,还不如有时间去查查自己的孩子,到底是不是隔壁老王的靠谱。

 

 

我有些傻眼的看着何嫣然,真的有些不敢置信,那事竟然还有这么多的学问。

 

 

不过我现在可没心情想那些东西,我只郁闷的想到今晚的肉恐怕是吃不成了。

 

 

这他玛德怎么可以!

 

 

“必须用?”

 

 

“必须!”

 

 

买!

 

 

我就不信了,我三万里都走了,就差这一步我还能把自己憋死不成。

 

 

我拿起衣服,套上鞋子就疯跑出去……

 

 

从超市到小区,我竟然只用了10分钟左右的时间。

 

 

我用力的敲门,可是何嫣然也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

 

 

不好,一种不详的预感猛然间袭来,我急忙摸了摸口袋里的手机。

 文学

 

 

该死!

 

 

我用力的揣在门上,我竟然又着了这贱女人的道!

 

 

窗户口何嫣然换上了一件睡衣,含着笑的对我晃了晃手机,将手机的界面调到了那个视频的位置,美滋滋的点击了删除的按钮。

 

 

“你确定要删除吗?”

 

 

手机蹦出提示框,何嫣然张开粉嫩的唇瓣,无声的对着我轻吐两个字——确定。

 

 

特么的,我眼睛赤红,一脚用力的踹在何嫣然的门上。

 

 

何嫣然妩媚的撩了一下头发,走到门口,眼睛冰冷的看着我,将手机直接给我扔在了地上。

 

 

“李贡,和老师玩,你还太年轻?安安分分的当学生吧!”

 

 

何嫣然得意洋洋的看了我一眼,“嘭”的一声就把门关上了。

再一再二……

 

 

我一拳头郁闷的打在墙上,这女人我还非要睡到不成。

 

 

看着紧闭的房门,我从地上捡起手机,回到了隔壁。

 

 

她何嫣然在聪慧又如何,她千算万算还不是没有算到我将那东西备份了好多分,放在我的电脑的各种小云盘里,就连U盘里我还保存了一份。

 

 

我快速的从电脑上又重新的导了视频,放到了我的手机上。

 

 

我现在特别的期待,明天见到何嫣然的时候,这个女人脸上到底要多么的精彩。

 

 

我心里舒坦了不少,直接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睡了过去。

 

 

早上,来到班级,就看到何嫣然神采飞扬的站在讲台上。

 

 

今天说来也巧,第一节就是她的课,我沉着的走到桌位上,早自习刚过不久,就正式的上课了。

 

 

“李贡,你上来把这道题做一下!”

 

 

我捏着拳头看着站在面前趾高气扬的何嫣然,这女人是吃定了想要看我的笑话。

 

 

做题?

 

 

奶奶的,我就没听过英语课还有上课答题的时候,当自己的数学吗?

 

 

我清楚,何嫣然就是摆明了想要看我出洋相,最好是丢了脸,这女人心里才偷笑呢。

 

 

不管会不会,气势不能输,我硬着头皮就走了上去。

 

 

“老师,别为难李贡同学了,他要是会了咱们全班还有谁不会啊!”

 

 

方蓝蓝站了起来,我还以为这妮子是帮我的,每成想也是看我笑话的人。

 

 

起哄笑我!

 

 

我眯着眼睛看着方蓝蓝对着我吐舌头的样子,心里火气翻升。

 

 

“倒也是,是老师糊涂了,那方同学你上来帮助一下李贡同学吧!”

 

 

方蓝蓝婀娜的走上讲台,刷刷的写好答案,昂着头不屑的看了我一眼,转身就回到了座位上。

 

 

班级里的同学又是一阵大笑,看着这两个女人,我心里燥的很。

 

 

过后何嫣然又是对着我挖苦了一番,最后才让我又回到了座位上。

 

 

刚刚回到座位上,方蓝蓝就靠近我,眼睛警告的看着我,命令我去主动和班主任提出换座位,不然的话,她以后还笑话我。

 

 

当然,如果我听她的话,下次我不会题,她可以偷偷告诉我。

 

 

我看着方蓝蓝威胁我的样子,这小妮子就是笃定了我不会做题,可能会有求于她。

 

 

我晃动了下手里的笔,看着方蓝蓝自信的嘴角,轻蔑的摇了摇头。

 

 

“我可不同意,我还要和班主任说一声,感谢她的明智之举。我就喜欢和你做一起,最好天天做,夜夜做,方同学感觉如何呢?”

 

 

我眼神挪瑜的看着方蓝蓝,知道一丝红晕爬上她的脸颊我继续说道。

 

 

“如果要申请,我就申请要上晚自习,或者让方蓝蓝同学帮助我辅导功课,你想要去你家还是我家?到时候,你想要怎么做我都听你的。”

 

 

“你,你——”

 

 

方蓝蓝气恼的看着我,脸上羞得通红,用力的跺着脚,最后狠狠的告诉我别做半日梦了,她绝对不会同意的。

 

 

看着小妮子气瘪的样子,我心里明显的舒坦了不少。

 

 

就连刚刚憋火的心情又瞬间舒畅了。

 

 

看在这妮子气急败坏的表情,我更加乐了,靠近方蓝蓝绯红的耳根,悄声的坦言。

 

 

“做梦哪里有做你好?”

 

 

方蓝蓝看着台上的老师敢怒不敢言,却告诉我有我好看的,让我别得意。

 

 

紧接着下课之后,她就去了办公室。

 

 

告状?

 

 

我就不信这妮子真好意思把这话同老师在仔仔细细的讲上一遍。

我心情还不错,门口的小学妹还讨巧的对我眨了眨眼睛。嬉笑的在我们教室门口的窗口处打闹,被我凝望又不好意思的离开了。

 

 

我耸了耸肩膀,就看见方蓝蓝从教务主任的办公室垂头丧气的走出来了,果然是无功而返了。

 

 

对于方蓝蓝的脾气我还是摸得很准的,这妮子也就和我耀武扬威的,其实就是个偶尔会炸毛的小猫咪。

 

 

“让开!”

 

 

方蓝蓝没好气的看了我一眼,气恼的命令着我,说话间都是用鼻子哼斥着,整个人看着我更加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

 

 

方蓝蓝的座位在里侧,往常她回座位我都要起来给她让地方。

 

 

只不过这一次,我只是腿微微的向旁边移动了一下。

 

 

毕竟这么大的空间,这妮子浑身该大的地方大,该小的地方小,匀称的很,我何苦费劲去给她挪地方。

 

 

“李贡,你故意的吧!这么点地方,我怎么过去!”

 

 

方蓝蓝恼火的瞪着我,白嫩得手指指着我和课桌之间的距离。

 

 

“我有数,进吧,如果你不想有意占我便宜,这地方足够够了。”

 

 

我听出来方蓝蓝就是故意在找茬,不过今天我可没心情哄她,爱过不过,更何况她的臀那么翘,怎么可能走不过去。

 

 

我眼神轻轻的扫过方蓝蓝娇俏的臀部,心里顿时有些口干舌燥。

 

 

不得不说,方蓝蓝真的是太会长了,曼妙的身姿,在她稚嫩的脸上非但没有突兀,反而更生出几分别样的娇媚。

 

 

“好!”

 

 

方蓝蓝眼睛转了一圈,也不知道算计着什么,大步流星的就向我走了过来。

 

 

丫的!

 

 

我暗叫一声不好,方蓝蓝这丫头竟然想要故意踩我的脚!

 

 

我动作灵敏的将脚移到左边,双手挡在裆前,打算用手阻止这个女人过分的动作。

 

 

可惜哪里知道,方蓝蓝刚刚那一脚用力过猛,虽然我撤了力气,她却整个人重心不稳的向后倒去。

 

 

扶吧,谁让我心善呢!

 

 

看到倒向我的方蓝蓝,我直接当起了人肉垫板。

 

 

此刻,方蓝蓝直接坐在我的身上,我的手,正好囊括住她性感、圆润的臀瓣。

 

 

一时间,我整个人都僵住了。

 

 

手里火热的触感,令我感觉到一阵的眩晕,似乎是为了证明我此刻的状态,我的手已经先于大脑的轻轻抓捏了几下。

 

 

弹性十足,手感柔软……

 

 

对上方蓝蓝慌乱的眼神,我的手不争气的又捏了三下。

 

 

好大——

 

 

玛德,我脑子里满满的弥漫着暧昧的味道,尤其是在班级里吵闹的环境下,这份异样紧密的接触更让我激动又澎湃。

 

 

“你,你给我放开!”

 

 

方蓝蓝轻咬贝齿,又气又恼却又不敢声张。

 

 

我感觉我自己是疯了,即便是方蓝蓝咬牙切齿的声音,我竟然也听出了一股该死的娇嗔。

 

 

尤其让我紧绷的是方蓝蓝不安分的翘臀,就算我不动,她竟然也在我手上慢慢的挪动。

 

 

甚至在不经意间,我就可以感受到她沟股的位置。

 

 

“学习委员你说什么?我正好有道题不会,你帮我讲一讲吧。”

 

 

我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桌子上随便摆放的一道题,至于心思,我全都集中在了自己的双手上。

 

 

方蓝蓝涨红了脸,羞臊的根本不知道如何是好。

 

 

看出来方蓝蓝的不愿意,我的手指不经意间就加重了力度,催促着方蓝蓝赶紧完成她的教学任务。

 

 

这也是我从何嫣然身上学到的知识,虽然她教的英语我不一点也不感兴趣,可是她却让我知道,有时候高冷的女人,她们的心里反而更饥渴,更疯狂。

 

 

而谁又知道方蓝蓝不会是下一个何嫣然呢?

方蓝蓝似乎也看出了此刻的现状,心里憋闷的要死,却又无可奈何。

 

 

尤其让她崩溃的是,方蓝蓝很在乎面子,而此刻如果她大声尖叫引来其他同学的围观,恐怕钻进洞里,方蓝蓝也会哭死。

 

 

方蓝蓝有些后悔,刚刚去教务处张主任那里,为什么她就不争气的害羞了,光是红着脸,难以启齿的站在门口。

 

 

然而现在方蓝蓝就算是悔个半死也没有用,此刻她只能够百般不愿的给我讲题。

 

 

而我的整个人却全部的沉迷在对于我来说趣味无穷的臀部上。

 

 

在那里,我甚至找出了一丝童年的味道,她柔软紧致的嫩肉竟然可以随着我的心意变换着各种形状。

 

 

看着方蓝蓝微微的蹙眉,逐渐涨红的脸颊,我明显的感觉到了自己下身的肿胀……

 

 

“李贡,你听明白了没有?”

 

 

方蓝蓝用力的咬着嘴唇,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会那么的娇嫩。

 

 

可是那悦耳的声音,却让我的浑身更加的敏感。

 

 

果然,女人都是要调教的!

 

 

谁能想到,只是隔着衣服,这个女人的声音就已经娇颤嘤啼,那她此刻的三角洲里会不会已经泛滥成灾了?

 

 

不能再想了!

 

 

眼看上课铃就要想了,我松开了对于方蓝蓝的束缚,没成想方蓝蓝的腿竟然软到直接瘫在了我的怀里。

 

 

好在,她害怕被人发现,急忙又挪到自己的座位上了。

 

 

只不过尽管她挪动的很快,可是我还是感觉到了她裙底安全裤上的一点点湿意。

 

 

我眼神火热的看着眼前的女人,方蓝蓝似乎也有些紧张,害怕被我发现她裙裤底下的荒唐,整个人在整整一节课全都低着头,躲闪着我的目光。

 

 

就连最后老师叫她起来回答问题,一向学霸的她竟然都搞错了。

 

 

下课之后,方蓝蓝直接飞速的从座位上逃离了,连背影也没给我留下一个……

 

 

只不过我也就是和她逗趣,毕竟我此刻的心思全都放在何嫣然身上了。

 

 

女人嘛,当然要玩有情趣的。

 

 

就比如这种轻车熟路的熟女,拍拍她的屁股就知道是要换个姿势,而对于少女,恐怕对于你的邀请,可能会直接莫名的生气。

 

 

越想我的脚步越轻快,尤其是对于刚刚成功教训了一个女人,此刻我又满血满蓝的走到了何嫣然的办公室。

 

 

下节课是全班课间操时间,我直接给体育委员买了一瓶红牛,随便弄了一个借口请了一个假。

 

 

我选在课间操过来也是因为,这个期间唯一从来不去的就是何嫣然,这恐怕就是女神的特权,就连学校里的主任都大开通道之门,其他老师哪敢攀比。

 

 

不过谁能想到这个女神在别的男人身下是何等的风Sao呢!

 

 

我走进她办公室的时候,何嫣然正在涂口红,对着镜子认真的描摹嘴唇的形状,那认真的样子不知道又要去见哪个鬼男人。

 

 

贱人!

 

 

别人都可以睡,到我面前又来装婊子,立牌坊。

 

 

一股无名之火噌噌噌的就冒了出来,我想都没想,大步流星的就走了过去。

 

 

何嫣然听到脚步声,抬头看见是我,整个人直接黑着一张脸。

 

 

“出去!李贡你是被哪个老师又叫过来罚写还是罚站我是不管,不过你最近最好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不然的话,我一个老师,要对付你可是容易的很。”

 

 

何嫣然明显不想提起之前和我在一起的那个夜晚,还有她设计删掉的视频。

 

 

甚至于在和我说话的时候,何嫣然还带着一脸的厌恶。

 

 

呵!瞧不起我?

 

 

我倒是想要看看,接下来她究竟想要如何的猖狂。

何嫣然的冷嘲加警告我吃过很多次了,这个女人也一次比一次嚣张,恐怕也是被我逼急了,所以每一次的反弹都带着些报复的味道。

 

 

只不过这样的反转才更有意思不是吗?

 

 

我仿若没有听到何嫣然的呵斥,悠然自得的找了一个靠近何嫣然的位置坐好,从兜里拿出手机,点击了一个视频。

 

 

“李贡,你快点离开,你那些乱七八糟的心思最好收一收,不然的话,我会直接向学校申请把你开除!”

 

 

何嫣然可能被我的淡然给惹出了火,眼睛瞪的溜圆,手里的睫毛膏直接扔在了桌子上,言辞犀利的警告道。

 

 

“不着急,何老师,你先看完这个视频再说。”

 

 

我指了指手机屏幕,此刻伴随着女人娇喘的声音,好戏正在上演……

 

 

“放肆,你以为自己算个毛啊,你——”

 

 

何嫣然看着我把手机递到她的眼前,此刻终于说不出来话了。

 

 

“何老师,这个你要是不喜欢的话,也可以随便删,我还有很多,只要你开心,哪怕你一天删一个都行。”

 

 

我靠在教师的椅子靠背上,这沙发椅舒服!

 

 

比我在教室里的破板凳强多了。

 

 

我浑身发放松,甚至都没有睁眼睛去看何嫣然的表情,早上起的有些早,此刻躺在这舒服的地方,我都打算好好的咪一小会。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整理抑或网友投稿,本网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编辑,是出于信息流通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本站文章和转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