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你下不了床_同桌看我尿尿的地方

赵菲菲的话,让王小猛一阵无语,就不能起来再说吗?压的他…呃…他正要开口让赵菲菲起来的时候,才突然发现……

因为在熟睡的缘故,赵菲菲此时只穿了一件浅薄的睡衣,王小猛仰着头看着压在自己身上挤变形的雪白双峰,看着赵菲菲白嫩的脖颈,他咕咚咽着唾沫,而他那刚在睡梦中吐露精华的小小猛也是猛然起来反应。

“咦,小猛你身上是什么东西。”赵菲菲正担心一直压着会把王小猛压坏,想着赶紧起身的时候,突然感觉小腹位置被什么东西抵住了一般,本能的说道,接着小手冲着那顶着自己腹部的东西就抓了过去。

而看着赵菲菲探究着去抓自己那东西,王小猛赶紧心虚的就要起来,可是就这么一下,怪物顶的赵菲菲更加用力了,温热的感觉让赵菲菲轻呼一声…

好奇心驱使赵菲菲迫不及待的起身去抓那做怪的小家伙,王小猛再想制止的时候已经晚了,赵菲菲已经抓在了手里,而后还兀自不知的嘀咕了一句,这是啥东西呀。

可是接着她就吓得赶紧捂住了嘴巴,不可思议的看着王小猛,“小猛这是你的?”说着还用力攥了攥。

赵菲菲柔腻的小手让王小猛忍不住舒爽的倒吸一口气,赵菲菲劲爆的身材,搭配着一脸懵懂的神情,让王小猛兽血爆燃,那物也是在赵菲菲手里撑了撑,似要将赵菲菲的手给撑开。

“小姑,你赶紧松开,赶紧去睡觉吧,我……”

王小猛只觉得自己就快忍不住了,想要直接将娇美的姑姑给推倒,可是理智又告诉他,不可以,至少不可以在雪姑姑正蒙受大难的时候,再害了小姑姑,他慌忙将赵菲菲推开,而后慌张的跑回屋内,用被子蒙住了头。

而身后的赵菲菲呢,丝毫没有察觉到王小猛的窘态,在王小猛逃走之后兀自感受着手上残留的温度,嘴里喃喃道。

“小猛长大了。”

第二天天方大亮,赵菲菲就喊王小猛起床下地了,王小猛看着赵菲菲站在自己床前一脸玩味的模样,吓得赶紧将裤子拉进被窝呼噜呼噜的穿好之后才敢出头,惹得赵菲菲笑的花枝招展的。

 文学

“你这小家伙还知道害羞呢。赶紧给我起来。”

赵雪因为昨天失去第一次,孙兴又那么粗暴,所以她身子没有恢复过来,王小猛担心赵雪的身子,就让赵菲菲在家看着她,而王小猛自己则扛着锄头,去玉米地里了。

大清早的,赵家庄这个小村子已经热闹起来了,鸡鸣狗叫声,掺和着爹娘教训尿床孩子的骂声,将整个村子搅闹的充满生活质感,当然要是没有孙兴这个祸害这里绝对是人间仙境。

想着孙兴那个混当的恶事,王小猛气的手使劲的攥着锄头,手掌和锄柄摩擦产生的吱吱声,丝毫未能减轻他心中的愤怒。

王小猛一进玉米地,就呼哧呼哧的将气都撒在了地里,好似那长着的杂草就是孙兴一般,嘴里嘟囔着。

“狗娘养的孙兴,宰了你,杀了你,你个狗东西……”

王小猛正愤怒的嘟囔着的时候,突然感觉肩膀被人白了一下,接着听到身后一声喊,“王小猛!”

王小猛本能的回头,可是一回头,一个麻袋瞬间从自己脑袋套了下来,接着他就被人扛了起来。

这突然被人抓住,王小猛心里顿时恐惧起来,开始疯狂的挣扎起来,他是个健壮的半大小子,力气大的很,三四个大人弄他都费劲。

“打晕了!”这是王小猛听到的最后一句,而后他就被人一棍子敲在了脑袋上。

看着王小猛被打晕,领头人一下子将套在他身上的麻袋拿开,看着的王小猛稚气未脱的脸摇了摇头道。

“真可怜,哎。”

“头儿,要不咱把他放了吧,这孩子看着不大,就这么死了,怪可怜的。”

“说什么傻话呢。要是把他放了,孙兴能愿意,他那当公安局长的大舅哥会放了咱们几个?快点吧,别罗嗦了,身上绑块石头,沉鱼塘里,就没咱什么事了。”

……

清晨的鱼塘冰凉的水,将王小猛给冻醒了,当他意识到自己在水中的时候,他慌忙挣扎着就想往上游,可是突然发现自己的手脚被绑了,而自己被塞在麻袋里,身上绑着块石头。

重力让他的身子不停的往下沉,他能感觉到鱼群从麻袋外游过去了声音。

他有很多事情没做,他得保护两位姑姑,他不能让老爹死的不明不白,他得给老王家传宗接代,巨大的生存本能让他拼命挣扎,可是他觉得自己浑身的力气根本就使不出来,又气又急,渐渐的他下沉的速度越来越快。

等他的身体重重的打在水底的时候,他的意识已经模糊了,手脚开始无力了,他知道自己就要死了。

可是陡然间他模糊的视线里跑出来一条大鱼,他觉得不可思议,可是它确实看见了,他不知道鱼是怎么钻进麻袋的,而他也来不及考虑,就见那条鱼变成一个黑色的药丸,一下子钻进了他的嘴巴里。

接着他感觉一股温热的气流开始在自己的身体里乱撞,他感觉这股气将自己的血管骨头都要冲爆了,他疼的在水底打转,剧烈的疼痛让他受不了了,他在水底愤怒的吼叫着,鱼塘的水被他搅动的不停翻滚,那他捆着他的绳子被他挣裂了,麻袋被他撕碎,他感觉自己的身体都要被撕裂了。

他愤怒的双脚用力一蹬,嘭的一声从鱼塘中冲天而起,带起一根人腰粗细的水柱,而后比原来水中强上一万倍的疼痛,开始向他涌来,他大叫一声,而后摔倒在鱼塘旁的草丛中,晕死了过去。

而于此同时刚进地里的村民突然感觉身下的土地一阵晃动,吓得登时大喊“地震了,地震了”接着就往村里跑,可是当他们刚跑出地头的时候,脚下的震动陡然消失了,就像从没发生过一样,让他们都诧异的挠了挠头,嘴里喃喃道,“做梦了?”

而不只他们觉得是在做梦,王小猛更是觉得自己在做梦,当日头穿过杂草的缝隙照射在他脸上的时候,他才晃了晃发晕的脑袋,醒了过来,在心里嘀咕道。

“这是怎么回事,我不是被人沉塘了吗?咋上来了。”

接着他就想到了那条鱼,接着就想起了那痛入骨髓的疼痛,现在想想都觉得疼的浑身直哆嗦,王小猛不是傻子,自己被沉塘,略微一想就想到是孙兴那个混账要报复自己。

心里咒骂着孙兴,想着这次一定饶不了他,要是自己不宰了他,他回头发现自己没死,一准儿也会再害死自己的。

这样想着王小猛就要回村去杀了孙兴,可是就在他双腿用力要站起来的时候,却忽然觉得身子陡然一轻,接着嗖的一声,一下子就窜了四五米高,吓得他重新跌坐在了地上,咕咚咽着唾沫,脑袋里一万头某马,奔腾而过。

接着他开始查看自己的身体,瞬间闻到了浓重的恶臭,然后看着身上黑乎乎的像大粪一样的东西,瞬间一头扎进了鱼塘里。

冰冷的鱼塘加速了他脑袋的运转速度,想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的王小猛,猛地往嘴巴里灌了好几水,而后像个傻子一样傻笑着,暗骂狗娘养的老天爷终于开眼了!

想着自己的奇遇,王小猛暗暗咽了口唾沫,这回自己想宰了孙兴没人能制止吧,握着拳头感受着身体里巨大的爆发力,他兴奋不已,看着远处的一颗大腿粗的他一下子跳了过去,然后一拳砸了出去。

咔嚓……大树轰然折断,看着干净利落的断痕,王小猛咽了咽唾沫,他知道自己的人生从现在开始要彻底的转变了。

兴奋的像个孩童一般,不停的探究着身体的变化,身体神奇的变化,让他痴迷……

正当他一点点熟悉身体的时候,就听到远处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他吓得赶紧低下头,心里暗道不会是那将自己沉塘的几个家伙来确认自己死没死吧,要是那样的话,王小猛不介意将那几个家伙直接处理掉。

这样想着王小猛蹲在草丛中,隐住身形屏住呼吸,可是接下来的一幕,让他彻底的不淡定了。

只见前面草丛中渐渐走出来一个曼妙的身子。

上身丰满腰身纤细,还不待他去看女人脸的时候,那女人四下张望一番,确定没人后,立即蹲在了草丛里,而后在王小猛目瞪口呆中,哗啦一下将裤子脱去,将那白花花的屁股露了出来,紧接着哗啦啦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王小猛眼睛都看直了,虽然他已经见过马小花那里,但是眼前女人小解的一幕还是让他兽血沸腾。

他咕咚咽着唾沫,猛然间觉得自己身体好似不受控制似得开始猛烈地反应起来,他吓坏了。

他虽然是个火力旺盛的半大小子,但是他自持这么点诱惑他还是能抗住的,可是现在他竟然有些控制不住,想要立即将那个女人给压在身下。

这样的发现让他吓了一跳,他本能想到应该是自己身体陡变引起的后遗症,如果他能够内视的话,肯定会发现此时他的体内有一头火龙正红着眼想要冲出他的身体。

王小猛努力的压制着自己的身体,这时候要是冲出去,这女人一叫自己的名声可就完了,他还没娶妻生子可不能落一个偷看女人小解的坏名声。

这样想着他偷偷的往后退着,想要趁这个女人没主意的时候,赶紧跑掉,可是他此时身体发生陡变他尚未完全适应,一抬脚力量没掌握好,咔嚓一声就将脚下手腕粗的棍子给踩断了,吓得他赶紧止住了身子,眼睛紧紧盯着前面的女人,希望她没听到。

可是注定是不可能的,他是力大无穷,却不能操控人的意识,在声音响起的那一刻,前面小解的女人,登时吓得从草里站了起来,而这时候王小猛也看清了女人的相貌。

咕咚咽了口唾沫,心里暗道这不是赵屠夫的女人凤织吗?这个女人可是泼辣的很,要是被她发现自己偷看她小解她不得遍地嚷嚷去呀。

这凤织今儿要去邻村串门,走到鱼塘这的时候,突然觉得尿急,看着周围没人,就钻进草丛方便起来了,可是怎么也没想到这会竟然有人,她提着裤子,声音颤抖的往发声之处走来。

王小猛看着凤织一点点的往自己这里走来,登时吓得不行猛地转身,想着立马拔腿就跑,可是刚一转身,凤织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王小猛,你给我站住!”

王小猛听着凤织喊出自己的名字,知道逃不了了,只能嘿嘿笑着,讨好的说道,“凤织,凤织嫂子,你可别误会,我刚才……”

王小猛还没说完,凤织两步就跑了过来,泼辣的上去就扭住了王小猛耳朵。

“好你个王小猛,竟然敢偷看老娘小解,走,跟我去村里游街。”

听着凤织的话,王小猛吓了一跳,自己可不能跟着去游街,那样的话,自己的名声可就彻底的臭了,再说了现在孙兴那混账以为自己死了,他怎么可以提前暴露自己还活着呀。

这样想着王小猛一下子将凤织的手从耳朵上扒了下来,可是他此时已经和原来不同了,以前用尽力气或许也就刚将凤织撕扯开,可是现在呢,一下子就将给推倒在地上了,嘭的一声,接着就是凤织的痛呼声。

“哎呦,你这个小不死的,这么大劲,想弄死我呀……”

可是她话还没说完,就像是被人一下子掐住了嗓子,不说话了,然后眼睛直直的看向王小猛的下面。

裤子上老大一个帐篷,看着帐篷的规模,凤织就能猜到大小,再想想自己男人看着五大三粗壮实的像头牛一样,其实就像针一样粗细,而且每次刚捣鼓几下就偃旗息鼓,挠痒痒一般,将自己感觉刚勾上来,就歇菜了,想着多少个夜晚自己解决,凤织心里一阵酸楚。

此时看着王小猛的家伙,凤织心动了,她今年已经三十了,如狼似虎的年纪,和老公又不和谐,此时陡然看到王小猛这个壮小伙怎么可能不心动,眼睛转了转脑子里却有了另一番规划。

“王小猛,你,你咋这么大呢?”

王小猛本来听着凤织的谩骂,正想着怎么道歉呢,此时却听着凤织话音一转,有些摸不着头脑,接着顺着凤织目光猛地一低头,也是吓了一跳,卧槽,咋变得这么大呢,这比平时得大了一倍不止吧。

王小猛吓了一跳,愣住了,他是个正常的男人,对这个的尺寸很在意,曾不止一次的偷偷丈量过,他记得可是没这么大,至少没这么夸张,而后一想就明白很可能和自己的奇遇有关系。

想明白缘由后,王小猛心里禁不住暗骂一声,真他娘的邪门,这东西这么大,哪个女人敢跟自己呀。

王小猛想到自己的终身大事心里正自发愁,根本就没注意到凤织一双眼睛已经冒火了,正低头看着的时候,就见视线中突然伸出一只手,不待自己反应,迅速的抓住了自己。

“嗷……”

凤织的小手温暖柔腻,让王小猛忍不住轻呼一声,浴火迅速蹿升。

凤织嫁给赵屠夫已经有五六年了,至今未出一子,身子丰腴,前突后翘,皮肤细嫩,尤其是此时低头弯腰,身前鼓鼓囔囔的从宽松领口露出来,看的王小猛血脉膨胀。

闻着凤织身上散发出来的成熟女人气息,双手不受控制的一下子抓住了凤织的峰峦。

凤织知道自己将王小猛的火气弄上来了,心里感叹,王小猛这个家伙半天一句话不说,没想到一上来就玩大的。

接着她抬头,就看到王小猛双眼通红,就像野兽一般,不过凤织没有害怕,心里想着这么粗壮,肯定能让自己尝到做女人的快乐。

但她不知道王小猛此时正面临多么大的痛苦,王小猛只觉得自己身上就像是一团火,感受着凤织的每一声呻*吟就像是魔音一般,让火更旺,他只觉得自己此时要是再没有女人的话,肯定会爆体而亡。

他努力的控制理智可是根本不管用,在凤织小手彻底抓上的时候,他忍不住了,他心底发出一声怒吼,在凤织娇呼声中,一下子将她推倒在草地上。

此时的王小猛只觉得这个身体不是他的了,他努力的抗争着,残存的一点理智告诉他,这个女人不能碰,他想转身离开,可是却动不了。

当凤织某处碰到他的时候,他只觉得潮湿和温暖不停的刺激着他,而最后的一点理智也一点点的流失了。

“王小猛你个大男人,咋磨磨唧唧的呢?”

凤织突如其来的喊声,把一直处在浑浑噩噩靠本能前进的王小猛惊醒了,眼中的红色褪下去几分,而后低头看着凤织的模样,尤其是身下的情况。

王小猛吓得猛地站了起来,而后扭头快步朝鱼塘跑去,在凤织目瞪口呆的情况下,一头扎进了鱼塘冰冷的水中。

冰凉的水让王小猛浑身的浴火渐渐褪去,沉在水塘中,他脑袋里不停回想刚才的情况,他那会感觉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了,似乎体内有另一个家伙在控制着自己,这个发现让他有些恐惧,他知道这肯定是那个鱼药丸的副作用。

正在他慢慢的将要捋出些头绪的时候,凤织那气恼泼辣的声音从鱼塘边上传来了。

“你个狗日的王小猛,真是个没种的货!……”

听着凤织泼辣的骂声,王小猛心里也是郁闷,他连马小花都上,咋还会嫌弃比马小花年轻漂亮的凤织呢,只不过他想到自己连做这事的时候,都是被别的东西控制,这让他很恐惧,也很郁闷。

凤织在鱼塘边上骂骂咧咧的半天才走开,王小猛在水底看着凤织一颤一颤的屁股,心里暗道可惜。

凤织走了,他才开始专心思虑自己身体的变化,他此时已经恢复了理智,思虑开始清晰起来,他知道今天发生的事绝对不可以让外人知道,甚至;连自己的两个姑姑都不能告诉。

可是今天孙兴可是找人将自己的沉塘了,要是被孙兴发现自己还活着肯定再找自己麻烦,王小猛眉头紧皱,一下子从水中窜上了岸。

上了岸他才发现自己竟然在水中闭气这么长时间都没事,这让他对自己身体的变化更惊喜了,感受着自己身上惊人的爆炸力和变化,他知道自己新的人生即将开启,所以他绝对不能死在孙兴这个混蛋手里!

被逼无奈时,人会迸发出无穷的潜力,包括脑力,更何况王小猛本来就不笨,所以他在抓耳挠腮之后,陡然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既能瞒天过海,还能保护姑姑,又能伺机报复孙兴。

装傻!

就算孙兴发现自己没死,见自己已经变成了个傻子,没了威胁,肯定不会再防备自己了,谁会和个傻子计较呢。

是以,在正中午的时候,一个嘴歪眼斜流着哈喇子,浑身脏兮兮的傻子走进了赵家庄。

而刚下地回来的村民看着怪模怪样的王小猛,登时将他围了起来,像看猴一样的看着他,王小猛见那么多人围观,装的更加的卖力了,竟然脱了大裤衩当着人面就撒气尿来了。

而村民看着王小猛竟然做出这么出格的事情,顿时相信他变成了傻子,都是一阵唏嘘。

“哎,你们说这是造了什么孽呀,好好一个人咋就傻了呢。”

“可不是呢,多好的孩子,那么有种,都敢和孙兴那王八蛋干,咋就傻了呢。”

“今早上看他还好好的呀,一准是撞邪了。”

“这小猛也够可怜的,爹娘都死了,自己又傻了。”

……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整理抑或网友投稿,本网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编辑,是出于信息流通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本站文章和转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