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带到地下室调教的性奴:空调修理工干了静怡

李香拼命的摇着头,眼神无比哀怜的看着陈川,想让陈川放过她。但是已经被冲昏头脑的陈川哪里能顾得上,此刻的他心底只有一个念头,发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三分钟还是五分钟,忽然直觉脑袋一阵天旋地转,一股畅然淋漓的感觉悠然自生,然后身体僵直,剧烈抖动起来……

“啊,混蛋!快放开我!”察觉到陈川的异样,李香慌了。铆足气力,猛的推了一把陈川。

想把陈川推开,但是根本无济于事。

刹那间,她就再也发不出声来了。

 文学

“咳咳……”李香再也忍不住,拼命的干呕起来,她的面色一阵苍白,胸脯因为咳嗽更是牵引得剧烈的起伏着,眼泪一个劲的直流。

那画面简直不要太惨不忍睹。

“不,不好意思阿姨,你太美了。我一时没能控制住。”发泄过后的陈川,脸红着,不好意思的解释道。

刚才那样的环境,别说是他了,就算换了任何一个男人也会忍不住的,谁叫李香那么诱人呢。

“咳咳……哇……”李香根本没有答话的余地,匆匆提起裙子,趴到洗手池边就开始哇哇大吐起来。

“你个混蛋!差点呛死我了知道吗?”大吐过后,李香生气的瞪着陈川,要不是这小子胡作非为,她也不会出这样的糗啊。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滚出去。……等等,这件事你要是敢告诉小楠的话,我饶不了你。”李香气得面色发青,但是也不好拿陈川怎么样,毕竟自己前车在先。要是让闺女知道她偷偷做那种事还和陈川发生了这样的事的话,那她还有什么脸见人了,反应过来以后,她连忙叫住了陈川嘱咐道。

“不敢,阿姨,那我先出去了。”陈川打了一冷颤,连忙离开了。别说李香嘱咐他,就算不嘱他,咐这样的事情,他也不敢和蒋楠说啊。

陈川走后,李香拼命的漱口,也不知道漱了几次,她才从卫生间里出去。

“妈,你怎么了?脸怎么这么红?”蒋楠奇怪的看了一眼李香问道。刚才老妈的脸色还很正常呢,怎么转眼就变得这么红了呢,就像镀上了一层红砂似的。

”没,没怎么,可能是天气太热了吧。“李香偷偷瞪了一眼陈川,心虚的解释着。

而陈川则坐在沙发上装作没事人的样子吃着水果,暗地里却偷偷用眼打量着这对母女。

李香虽然上了年纪,但胜在保养不错,肌肤稍显暗淡,但也不差,此刻脸红脖粉的样子颇有几分大姑娘的韵味。而且从气质上,陈川能感觉到李香要比蒋楠成熟得太多,要说蒋楠是刚刚熟透的红苹果的话,那李香就是一夺绽放正艳的火红玫瑰。

两者各有各的味道,各有各的特色。

蒋楠胜在年轻,无论是身材还是颜值都要胜过李香一筹,但就论气质的话,蒋楠要比李香弱上那么几分。

“哦。”蒋楠轻“哦”了一声:“可能是妈您刚来不太习惯城里的气候吧,城里要比我们老家热很多的,等习惯一段时间就好了。”

“嗯,妈也是这样觉得的。对了,王海呢?”李香四下看了看,并没有见到女婿的身影。

“他出去买酒和醋去了。”

“咔吧……”正说着,房门就被打开了,王海拧着几瓶酒走了进来。

瞧着人都在,他连忙笑了笑,看向蒋楠道:“老婆,可以开饭了。”

“嗯,我去拿碗筷。”

“陈兄弟,你喝酒的吧,我陪你喝两杯?”坐到餐桌上,王海拧开刚买的五粮液,给陈川满了一杯。

本来陈川是不喝酒的,但是架不住王海的客气,他点了点头:“那就喝一点儿吧,但是王大哥你得着我点,我酒量不大好。”

“没事,我也不好,图个气氛嘛。来陈兄弟,我敬你一杯。”王海举起了酒杯和陈川碰了一下,一两白酒瞬间就下了两人的肚子。

王海倒好一点,因为工作的关系,他经常出差什么的,应酬方面总离不开酒,一杯酒下肚并没有什么感觉。但是陈川可不就那么好了,平时他都不怎么喝白酒,这一两白酒下肚,直感觉喉咙到胃都是一阵火辣辣的。

“陈兄弟,酒量不错啊。来,再走一个。”王海又满上敬了陈川一杯。

一来二去的很快三杯酒就下肚,陈川发现自己脑袋开始有些泛迷糊了,晕晕的,肚子还特别难受。果然,他这点小酒量是架不住半斤白酒的,现在已经开始在醉了。

而那边王海还在劝着酒。

“不行了王大哥,我不能再喝了,再喝就得醉了。”陈川红着眼说道。

“成,那你少喝一点,吃菜。”王海倒也没有压陈川酒,看得出来陈川酒量确实不行,别把人搞醉了,回头遭老婆骂。他自己自斟自饮起来。

见王海没有压他酒,陈川总算送了口气,刚准备夹菜,忽然的,他感觉自己的脚上被人轻轻踩了两下。陈川连忙低头看去,就见坐在对面的蒋楠伸着一只脚丫子正轻轻在踩他的脚。

一只小巧的拖鞋正搁在他脚旁边,蒋楠是光着脚丫的,清晰可见她漂亮迷人而精致的脚趾。

他和王海坐在一起,李香和蒋楠坐在他们的对面。很明显,蒋楠这时候轻踩他的脚,是提醒他别逞能,喝不下去就别喝了。

陈川心里一暖,刚想用眼神或者用脚也挠一下蒋楠回应她,但是眼神在扫到一旁的李香时,陈川立马愣住了。

此刻李香的腿并没有并拢在一起,岔开不少。穿着的又是特别短裙子,这一岔开来,陈川立马就看到了李香裙底……

”这女人居然还穿着刚才那条小裤!“这样的发现让陈川大吃了一惊,白色的丝织小裤上的小地图清晰可见,甚至看得仔细了,还能看到……

正在吃饭的李香,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被人偷看了,还在津津有味的吃着菜。

忽然她感觉到有些不舒服,这时,她把手伸到了餐桌底下,双腿岔开,偷偷在上面挠了挠。

“噗!"

看到李香如此的操作,陈川差点没将眼珠子给瞪出来。这女人也太那个啥了吧?竟然吃饭的时候挠那里!

陈川一眨不眨的盯着李香的手,不过遗憾的是,李香并没有挠太久,就把手抽了回去,同时也把腿合拢上了。除了两条丰腴的大腿以外,其他的啥都看不到了。

“呼……”陈川深吸了一口气,有些惋惜的将头抬了起来,夹了一块鸡肉扔进嘴里,但却嚼不出鸡肉的味道来。

他此刻心里别提多不安生了,只感觉一阵口干舌燥,胸口像是包了一团特别炙热的火焰,特别需要发泄。加之刚才又喝了酒,此间滋味,更是浓烈翻倍。

喝了酒的男人,对于那方面的事情,往往要比平时不喝酒浓烈数倍。

看着近在眼前的母女花,陈川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再看了看一旁的王海,见他正闷头喝酒,于是乎,一个大胆的念头突兀出现,陈川仰头将杯子里的酒给灌进肚里,然后大胆的将手从餐桌底下朝对面的蒋楠伸了过去……

很快的,他就摸到了蒋楠的小腿,肌肤滑腻,手感极佳。

“……”正在吃饭的蒋楠,忽然感觉自己的小腿被人抓住了,顿时身体一震,脸色当即煞白,眼里布满了惊恐,她的小嘴张大,想要惊叫,但是看到对面坐着的老公后,立马又吓得吞了回去。

低头一看,陈川那家伙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攀到了她的小腿上,正往上肆虐着。

那种异样的刺激之感,传入她的肌肤,渗透到中枢神经,让她特别兴奋。同时又特别惊恐,这要是让李香和老公王海发现的话,那可如何是好!

“嗯……“偏就在这时,蒋楠感觉裙底一热,全身紧绷,一种特别兴奋的感觉涌上心头,她情不自禁的发出了声音。

天呀,陈川这家伙竟然把手伸到了……

“小楠,你怎么了?叫得那么怪,是被鱼刺卡到了吗?”李香还不知道蒋楠是怎么回事,还以为是被鱼刺卡到喉咙了呢,立马关心道。

“啊……没,没事。刚刚不小心被噎到了。”蒋楠吓了一跳,脸色瞬间由白转红,心虚的解释道。

“噎到了?哦……那注意一点儿啊,吃饭别太急了。”李香表面这么说。但是心底有些不信,要是被噎到的话,脸色能是红的?到底怎么回事?

她眼睛狐疑转了两圈,然后扫了扫对面的陈川,见陈川表情相当享受,一股不好的感觉立马涌上心头,她下意识的低头一看,瞬间就被眼前所呈现的一幕惊得瞠目结舌!

陈川这家伙竟然把手伸到了女儿大腿上!天!

“这……”

李香懵了,顷刻间脑袋一片空白。她根本想不到一向保守的女儿,竟然和陈川有这种关系。难怪刚才进屋的时候没有穿小衣,她就觉得奇怪呢,现在看来,她哪里是走得着急忘记穿了,根本就是让陈川这家伙给扒掉了!

“怎么办?我应该揭穿还是装作没看到?”李香艰难的在心底抉择着。

揭穿吧,闹不好王海会和女儿离婚,因此可能导致陈川和王海大打出手。不揭穿吧,她心底又特别气愤。

很是矛盾,几番犹豫后,李香深吸了口气,最终她还是决定装作不知情的样子。

女儿大了,她有她的想法,这种事要是当面揭穿的话,弄不好会惹出麻烦。

但是也不能看着他这样欺负闺女,必须给这家伙一点警告。

李香在心底沉吟了一下,然后提脚就踹了陈川一脚,然后目光冷冷的盯着他。那意思:王八蛋!你再敢胡来,可别怪老娘对你不客气了。

正在兴头上的陈川,忽然挨了李香一脚,当时差点没把他魂给吓出来。手里的动作连忙停了下来,一看,李香正用吃人般的目光瞪着他。

他立马就明白了,他的举动被李香识破了啊,李香踢他是在警告他呢。

我去,这么隐秘的动作,没想到会被李香发现。陈川感觉有些慌慌的,可不是吗?当着人老公和老妈的面,调戏蒋楠,被人妈妈发现,要是他不心慌那才是怪事了。

可是……

陈川思考了一下,很快他就明白了过来,李香虽然识破了他的动机,但是没把这事挑明,只是踢了他一脚,说明李香不想拆穿他。

这样的话,那就没什么可担心了啊。

把问题关键想清楚以后,陈川心底放宽了不少,作祟心理的驱使下,陈川非但没有收手,反而更加大胆的把手转移到了李香的腿上……

“嘶……”

正低头吃饭的李香,感觉到大腿传来一阵异样之感,忽然身躯一震,瞳孔放大,吃惊的看着陈川。

这家伙也太放肆了吧?调戏了她女儿不算,现在又调戏起她来了!

感觉到那只有些粗糙而滚烫的大手,正逐渐毕竟她的要处,李香身体一颤,连忙用双腿将陈川作恶的手给夹住,阻止他前进。

一颗心都紧张到了嗓子眼。

嗯?

陈川没想到李香反应会如此之快,竟然用腿将他的手给夹住了,他在心底嘿嘿笑了笑,并没有因此而退缩。而是用力的将李香腿给撑开了,然后顺势就伸了过去。

触手就感觉到一种淡淡的温热,陈川并没有着急着大肆挑逗李香,而是轻轻的在上面画着圈圈。

瞬间,一种痒痒的,特别煎熬的感觉就涌入李香心头,在这样的情况下,李香没忍住情不自禁的将双腿分开了不少。

脸上随即呈现出一副不知道是享受还是痛苦的表情。

她大眼睛紧张的看着陈川,用力的摇着头,提醒陈川别乱来。陈川置若盲闻,继续着。

他能感觉到李香要比蒋楠敏感得多,身体颤抖幅度很大,这让他特别兴奋。

“让你刚才踢我,看我怎么收拾你。”陈川在心底坏笑了两声,然后伸出两根手指,轻轻将丝织裤挑开了……

感觉到陈川的动作,李香如坐针毡,身体抖动幅度愈发强烈起来,他惊恐的看着陈川,这一刻身体紧绷如弓,十指紧紧抓着座椅。

她能清晰的感觉到陈川的手指好像……

“嗯……”某一刻,李香忽然将下巴扬得高高的,发出一声沉闷的音调。整个人靠在座椅上抖做一碗水,浑身像是散架了一把,瘫软无力。

“妈,您怎么了?”察觉到李香的异样,一旁的蒋楠连忙关心的问道。

“没,没怎么。就是感觉身体有些,有些不太舒服。”蒋楠抿着嘴唇,忍着心底那种极度兴奋的感觉,心虚的解释着。

她可不敢让女儿发现这一幕。

陈川也不敢玩得太过,此刻连忙把手抽了回来,装作一没事人的样子。偷偷打量着李香。

此刻的李香,面红似霞,大眼睛水汪汪的,那模样别提多惹人眼了。

“我,我先回房间休息去了,李香不敢多待,担心会被女儿姑爷发现出她的异样,连忙匆匆站了起来,回了房间。

”妈可能是感冒了,让她休息一会儿吧,明儿个我去给她买点药。“王海根本不知道丈母狼是因为什么而身体不舒服,看她的样子以为是感冒了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整理抑或网友投稿,本网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编辑,是出于信息流通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本站文章和转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