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你的小内内好以紧:惩罚 自己夹住毛笔

张强一阵怒火中烧,想要发作,可当他的眼角余光瞥到那两个摩拳擦掌的保安之时,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最终选择了忍气吞声。

“你没有意见就好。”

 文学

林峰一边摩挲着钻戒,一边淡淡地说道:

“还欠我十一万九,你给我打个欠条吧,你爸现在被抓了,估计你也还不起,正好咱们酒店还缺个洗碗工,你在这洗五年碗就算抵债了如何?”

林峰一副轻描淡写的样子,而张强却早已瞠目结舌,至于其他人更是一个个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这位可是不可一世的强哥啊!林峰竟然让他做五年洗碗工?

“林峰,你个小逼崽子别他妈得寸进尺,让老子给你刷盘子?”

张强双目喷火,恶狠狠地咒骂起来。

“哼!”

林峰嘴角一撇,冷笑道:

“我从不喜欢勉强别人,只是给你一个建议罢了。”

听到这话,张强心底一松,只要不让他丢人,其他都好说。

他这种人最好的就是面子,让他去做洗碗工,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就在所有人以为林峰要高举轻放之时,林峰却话锋一转:

“你爸不是道上混的吗?按照道上规矩,欠债不还,我要你一手一脚不算过份吧?”

林峰笑吟吟地看着张强,语气却显得森寒无比。

其他人听了这话也忍不住头皮发麻,没想到林峰平时窝囊无比,竟然有这么狠的一面。

“你……你敢……”

张强色厉内荏地叫嚣道。

“你以为我不敢吗?”

林峰的语气冰冷到了极点,张强忍不住哆嗦起来。

足足僵持了五秒钟,张强红着眼睛,猛一咬牙,战战兢兢地说道:

“好……我答应你……”

“这样才对嘛,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碗洗的干净,给你发奖金。”

很快,张强便不情不愿地写好了欠条,上面不仅有签名,还有张强的手印。

“好了,那个谁,带他去后厨干活吧,咱们酒店可不养吃白饭的!”

林峰指着胖保安,不咸不淡地说道。

就在胖保安准备带张强去后厨的时候,林峰突然喊道:

“等会儿,那个张强是吧?你去帮我买几个套过来,等会我和黄可儿做的时候说不定用的上!”

啪!

无形的一巴掌打在张强的脸上,他如今总算知道尊严被践踏的滋味儿了。

此时此刻,他连狗都不如,在林峰面前,他所有的骄傲被打击的体无完肤。

张强脸上一阵火烧火燎,他知道抗拒没有任何意义,默不作声地点了点头。

林峰冷笑一声,将一沓钱往张强脸上一扔。

张强捡起来一数,不多不少,正好是他刚才给林峰的213块。

“林总,要不要我跟着这小子,要是待会儿他跑了?”

胖保安一脸诌媚地看向林峰。

林峰横了胖保安一眼,不屑道:

“放心好了,他没胆子跑,要是敢跑,找到他家,到那时就不是一手一脚能够解决的了。”

听到这话,张强冷汗淋漓,放弃了原本想要逃跑的想法,拿着钱就去了外面。

很快,两个保安也回到了自己的岗位,包厢里落针可闻,所有人都噤若寒蝉。

气氛十分的沉默,可就在这时,一个人率先打破了沉默。

“峰哥,今天是我生日,咱们没必要被那种垃圾影响心情。”

黄可儿一脸讨好地走向林峰,脸上带着娇媚的笑容,作势往林峰怀里靠。

林峰眼中的厌恶之色一闪而过,接着粗暴地将黄可儿揽入怀中。

娇躯在怀,而且还是自己幻想已久的女神。

可林峰非但不觉得爽,反而十分别扭。

果然是破鞋,这么快就移情别恋了?林峰心底冷笑不已!

可黄可儿心底却十分兴奋。

刚才林峰让张强去买套,说等会儿要和她做,让黄可儿心底十分得意。

原本她一直以为林峰只是个不名一文的穷屌丝,可没想到,林峰却是个深藏不露的富二代。

她和张强在一起也只是为了钱而已,现在只要林峰上了她,等于她又攀上了一颗更强更粗的新大树。

管你们这些贱男人争的头破血流,还不是要钻进老娘的裙底?

此时此刻,黄可儿沉浸在自己的幻想当中,甚至隐隐期望张强能快点把套买来,好让她早点和林峰办事。

可没想到,这时候林峰的一句话打破了幻想。

“唉,总有些人影响心情。”

林峰叹了口气,顺手在黄可儿腰上捏了一下,黄可儿装模作样地娇躯一颤。

“可儿,你唱首歌让我开心开心怎么样?”

林峰低头看着黄可儿,笑眯眯地问道。

“峰哥让人家唱,人家肯定会好好唱咯。”

包厢里面有卡拉ok设备,黄可儿在点歌机上点了一首歌,然后举起话筒便唱了起来:

“我要老公抱抱,飞起来的抱抱。左边一个木马,右边一个木马……”

黄可儿一边唱着,一边不断朝林峰丢着媚眼儿,声音更是甜到发腻。

没过多久,黄可儿竟然拿着无线话筒,扭动着腰肢,来到林峰身旁,直接要往林峰怀里钻。

然而,让人出乎意料的事发生了,林峰并没有顺水推舟,反而一脸冷漠地将黄可儿推开。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起来,不明白林峰为什么会拒绝黄可儿这个大校花的投怀送抱。

而黄可儿更是一脸的不可置信,不知道林峰前后态度怎么会差别这么大。

就在众人大惑不解的时候,林峰终于开口了:

“这首歌我不喜欢,换首别的吧。”

“峰哥,你想听什么歌?我给你唱。”

黄可儿小心翼翼地问道。

林峰嘴角露出笑意,玩味地说道:

“给我唱首《征服》吧。”

“这个容易!”

黄可儿想也没想便直接答应下来。

你们男人不都喜欢征服感吗?老娘满足你就是,等你口袋里的钱到了我口袋里,不知道到底是谁征服谁?

黄可儿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刚准备开口唱,可林峰又提出了新要求。

“我觉得这首歌跪着唱感觉会更好。”

林峰轻描淡写地说道。

“你!”

黄可儿脸色一下子变了,让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跪着给林峰唱征服?这是她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的。

如果没有别人,看在钱的面子上,黄可儿说不定会答应。

“你爱我吗?”

林峰突然问道。

“我爱你。”

黄可儿想也不想,直接答道。

“既然你爱我,这点小小的要求你都不能满足?”

林峰脸上出现似笑非笑的表情,戏谑地看着黄可儿。

“我……林峰,你太过分了!”

黄可儿终于忍不了了,怒目而视道。

“呵呵。”

林峰淡淡一笑,接着拍了拍巴掌。

很快,福伯推开包厢的门走了进来,他手中还提着一个密码箱。

“三少爷,您要的东西准备好了。”

福伯将密码箱交给林峰,恭恭敬敬地侍立在一旁。

“嗯。”

林峰满意地点了点头,接着当着众人的面将箱子打开。

箱子打开的一瞬间,所有人都愣住了,而黄可儿更是眼睛都看直了。

箱子里面不是别的,而是成捆的钞票,那红艳艳的钞票让每个人看的都眼热不已。

林峰看向黄可儿,面无表情地说道:

“箱子里面是一百万,你只要唱一句我就给你两万,唱完整首,这颗钻戒就是你的了。”

林峰拿出那枚钻戒晃了晃,接着说道:

“当然,前提是你必须跪着唱。”

对于林峰来说,知道自己的身世之后,钱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即便给一百万便宜了黄可儿这个水性杨花的贱女人,但能够让她跪下唱征服,出了心中这口恶气,那就是一笔划算的买卖。

没办法,有钱就是任性。

说完之后,林峰便一眨不眨地盯着黄可儿,等待她的选择。

其实林峰对黄可儿答应并不抱很大期望,那些围观的人也觉得黄可儿绝不可能答应这种要求。

不仅男儿膝下有黄金,下跪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一种极大的任何侮辱。

然而,谁也没想到,林峰话刚出口,黄可儿便“噗通”一声跪在了林峰面前。

黄可儿毫不犹豫地跪在林峰面前,拿起话筒便唱了起来:

“终于你找到一个方式,分出了胜负……”

林峰没想到黄可儿这么干脆利落就跪下唱了起来。

这让他突然想起某拜金女的一句名言:

“宁愿坐在宝马车里哭,也不愿意坐在自行车上笑。”

现在看来,黄可儿比这个拜金女更加有过之而不及。

宁愿放弃尊严不劳而获,也不愿踏踏实实甘守清贫,这就是黄可儿的真实写照。

林峰想不明白,是什么样的畸形社会造就了黄可儿这种畸形的价值观。

林峰虽然是单亲家庭,而且自幼贫穷,可三观却十分正常。

即便现在一夜暴富,他的价值观还是十分正常,不会去刻意炫耀什么,也不会再任人欺负。

原以为让黄可儿跪下唱征服,能出一口心中的恶气。

可当黄可儿真的跪下之后,面对这个人格扭曲的女人,林峰心里反而更加不是滋味,毕竟他曾经深深地喜欢过这个女人。

林峰没有食言,黄可儿唱完第一句之后,林峰眼都没眨,直接将两万块钱往她面前一扔。

看到诱人的钞票,黄可儿的眼皮忍不住跳动了一下,唱的更加卖力了。

“就这样被你征服,切断了所有退路,我的剧情已落幕……”

很快,黄可儿就唱到了高潮,而她面前的钞票也堆成了一堆,起码有四五十万。

看到这么多钱,黄可儿眼睛都红了,脸上是忍不住的兴奋神色。

此时此刻,周围那些人再也忍不住,议论纷纷起来。

“卧槽,真他妈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这么有钱!”

“这叫低调,真正的有钱人平时都是很低调的,现在想一想,在林峰面前,我算个屁的富二代?”

“人不可貌相啊!我特么真是吃了猪油蒙了心,竟然跟着张强那个装逼犯混,不知道峰哥有没有收小弟的意思?”

……

各种羡慕嫉妒的声音传来,而之前对林峰百般嘲讽的刘丽丽,此刻却双手托住下巴,一脸花痴状地看着林峰说道:

“林公子好帅啊,要是能做我男朋友就好了!”

听到这些话,林峰冷笑不已。

只有像他这种真正体会过世态炎凉的人,才能明白雪中送炭的难能可贵,对于这些锦上添花的人,他根本不屑打交道。

“就这样被你征服,切断了所有退路……”

终于,黄可儿气喘吁吁地将这首歌给唱完了,而林峰箱子里面的钱也全部堆在了她的面前。

然而黄可儿并没有直接起来,反而一脸期望地盯着林峰。

林峰冷笑一声,不屑地将钻戒往黄可儿面前一丢。

黄可儿急忙捡起钻戒,兴奋地戴在手上。

就在黄可儿刚准备起身的时候,包厢的门突然被人推开。

张强站在门口,手里还拿着几个套子,一脸呆滞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没有人向他解释什么,此刻的他也没有资格问。

黄可儿跪在地上,看见张强之后,脸上闪过一抹尴尬。

不过很快她就变的兴奋起来。

从地上爬起来之后,黄可儿兴冲冲跑到张强面前,二话不说便从张强手中抢过套套。

“峰哥,你看咱们什么时候……”

黄可儿手里捏着安全套,含情脉脉地看着林峰。

林峰脸上的厌恶之色不再掩饰,他淡淡地瞥了黄可儿一眼,十分冷漠地说道:

“我可不是随便的人,不像某些人,什么阿猫阿狗都想上!”

“你!”

黄可儿显得十分难堪,林峰竟然将她比喻成阿猫阿狗?

周围的人纷纷窃笑起来,而这时刘丽丽阴阳怪气地说了一句:

“就是,有些人真是不自量力,咱们峰哥是什么身份?怎么可能看的上那种被人玩烂了的烂货?”

“刘丽丽,你说谁是烂货?”

“我说你怎么了?你敢说自己没被人玩烂?”

“你这个婊子!你再说一句!”

“我就说你怎么了?你这种贱人也想跟我抢峰哥?”

……

很快,战火升级,两个女人从骂战演变成了动手。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撕打在一起的两个人。

此时此刻,黄可儿再也没有了平时的女神模样。

吐口水,抓头发,最后扭打在一起,在地上滚来滚去……

二人无所不用其极,就像和对方有着深仇大恨一样,完全是两个当街撒泼的泼妇。

林峰冷眼旁观地看着这一出闹剧,最后终于忍无可忍了。

“够了!”

林峰大喝一声,两个女人同时停了下来,不过依然互相揪着对方的头发。

“不好意思,我今天没啥性趣,等我有生理需求的时候,找小姐很麻烦,到时候我再找你们。”

“嗯,找小姐市场价两百,黄可儿我给你一千,刘丽丽给八百好了。”

这段话听起来似乎很好笑,可林峰一直面无表情,说的认真无比。

说完之后,林峰再也没有心情留在这里了。

黄可儿和张强他都已经教训过了,也算是出了一口恶气,再纠缠下去也没什么意义。

林峰转身出了门,而福伯也亦步亦趋地跟了出去。

包厢里,因为林峰刚才那番话,再次引发了一场恶战。

“臭婊子,凭什么你比我贵二百?”

刘丽丽气势汹汹地问道。

“因为老娘比你这个贱人漂亮!”

黄可儿不甘示弱地扯着刘丽丽的头发。

“老娘跟你拼了,你这个到处钓凯子的骚货!”

……

这边战况猛烈,而包厢门口,已经有服务员带张强去后厨洗碗。

……

直到走出酒店之后,林峰才重重地松了口气。

“三少爷,您似乎不太开心?”

福伯小声问道。

“唉。”

林峰叹了口气,直到现在他都能想象到包厢里面鸡飞狗跳,杯盘狼藉的情景。

虽然今天是他有意羞辱黄可儿,可想到自己喜欢了一年的女神,竟然是一个只知拜金的泼妇,让他心情十分郁闷。

“福伯,你先回去吧,有事我再联系你。”

林峰漫不经心地说道。

“是。”

福伯恭恭敬敬地朝林峰鞠了个躬,然后便消失了。

林峰漫无目的地在街上逛着,想驱散心中的阴霾。

不知不觉,林峰逛到一家手机店门口,停顿了一下之后,抬脚走了进去。

他现在的破手机,还是刚考上大学的时候母亲给他买的,已经用了三年,一直舍不得换。

本来就是三四百块钱的山寨手机,要不是林峰平时都是小心翼翼地用,早就彻底报废了。

现在林峰已经不缺钱了,手机自然也到了更新换代的时候了。

林峰抬头看着手机店上方的标志,犹豫了一会儿。

这是一家品牌手机店,而且卖的还不是国产,是那种国外进口的名牌手机。

听说这种手机最便宜的都要三万一个,是名副其实的老板机,普通人根本用不起。

以前的林峰,即便经过门口,都不敢多看一眼。

可今天,他正大光明,自信满满地走了进来。

手机店不大,大概只有三十几平米,不过装修方面却格外精致。一眼就能看出是欧美风格。

店里面只有一个营业员,大概三十多岁的妇女,脸上涂满了厚厚的脂粉。

那女人坐在柜台里面,一直低着头玩手机。

林峰进来五分钟,那女人都一直没有注意到他。

“咳咳!”

林峰忍不住咳嗽了两声,营业员这才抬起了头。

“您好,请问买哪款手机?”

看到林峰之后,营业员脸上第一时间露出了热情洋溢的职业微笑。

然而,仅仅是过了一秒,还没等林峰反应过来,营业员突然脸色一变,十分冷淡地问道:

“学生?找工作的?”

“我想……”

“我们这里不招人,走吧!”

还没等林峰把话说完,营业员直接说道。

原本她还以为林峰是买手机的客人,可当她发现林峰身上穿的破破烂烂之后,第一时间否定了这个想法。

凭借多年的职业经验,她一眼认定林峰是来找工作的大学生。

哼哼!这种高端手机店光顾的人本来就少,还有想来跟老娘抢饭碗的?

“我是来买手机的!”

见营业员这个态度,林峰的语气也变得不善。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听到林峰的话,营业员先是愣了一下,接着花枝招展地笑了起来:

“喂,你搞错了吧?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要买手机去隔壁,什么二手机山寨机都有,杰瑞手机可不是你能买得起的!”

“我就要在这里买手机!”

林峰的态度彻底冷了下来,强硬地说道。

他搞不懂为什么所有人都喜欢以貌取人,难道自己看起来就是个屌丝?

“你……你确定?”

服务员露出不可置信地表情,犹豫了一会儿继续说道:

“咱们这里的手机,最便宜的都要三万八千八百八十八,你可要想好了,别看了手机不买,消遣老娘!”

“像你这样的屌丝老娘见多了!”

营业员没好气地嘀咕了一句,最后一句话她说的很小声,可林峰还是听的一清二楚。

“那就把你们店最贵的手机给我拿出来!”

即便林峰脾气再好,可被人指着鼻子骂屌丝也让他十分不爽。

他决定了,不仅要在这买手机,而且要买就买最贵的!

“什么?你没开玩笑吧?”

服务员张大了嘴巴,一脸不可思议地盯着眼前这个“疯子”。

她刚才仔细打量了一下,发现这家伙全身上下的行头加起来都超不过两百块,这样的人竟然一开口就要买最贵的杰瑞手机?

大言不惭!不可理喻!

营业员一脸冷笑,盯着林峰的脸来来回回打量几遍之后,直接嗤之以鼻道:

“小子,你别跟我在这没事找事,老娘没时间陪你消遣,滚吧!”

唰!

>>>>全文在线阅读<<<<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整理抑或网友投稿,本网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编辑,是出于信息流通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本站文章和转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