喷了一床白浆15P:粉嫩饱满馒头一线天

二十来岁年纪轻轻就守了活寡,再加上俆姨的样貌美艳动人,尤其皮肤白的就跟热牛奶似得,村里面打俆姨主意的男人不少,但俆姨一直坚持没有再找,惹得那些打主意的男人跟野猫见了咸鱼似得眼馋。

俆姨家住的是三间平房,外围围着一圈围墙的那种,大老远王昊就看到俆姨的家亮着灯,于是上去正准备敲门突然就觉得有些不对劲。

 文学

王昊分明看到俆姨家的窗户底下窝着一团黑影,那黑影看起来鬼鬼祟祟的,不时地在那探头探脑、似乎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

王昊就近一瞅,一眼就认出了窝在那干坏事的家伙,这家伙名叫张二牛,也是村里面大名鼎鼎的老光棍,长得一副恶心寒酸的模样,平时竟干些偷鸡摸狗的龌龊事儿。

这会猫在俆姨窗户底下鬼鬼祟祟的,显然是对俆姨有什么过分的想法,真特娘的不要脸。

王昊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早就知道这张二牛打俆姨的主意,没想到这家伙公然趴在俆姨窗户底下偷看,也不看看他那张蛤蟆疙瘩脸,自己几斤几两不知道嘛!

“咳咳!”

王昊走上去咳嗽了一声,那张二牛吓得一颤,回过头看了一眼:“我当做是谁呢?原来是王昊啊,你来的正好,姓徐的那娘们刚洗完澡回来,身上穿的是丝绸段的裙子,贼漂亮!白花花的肉都露出来了!嘿嘿!”

这家伙还给鼻子上脸了。

“张二牛!要不要脸!真以为我跟你一样龌龊!赶紧给我滚蛋!”

张二牛重新打量了王昊一眼:“小子!别得寸进尺我告诉你!这事跟你有关系吗?别以为今天请我吃饭就牛逼了,你特娘的不就是中奖走狗屎运了嘛!再说这娘们也不是你的,不看白不看!”

王昊的火气顿时就窜了上来,直接一记飞脚踹了上去:“看你大爷的看!这特娘的是我姨你不知道吗?跟我没关系?老子一脚踹死你!”

王昊因为喝了酒的原因,脚底下的力道十足,再加上他身上蛮力重,一脚下去张二牛就在地上翻滚了几圈。

“哎呦喂我的妈呀……”

张二牛这叫彻底的把里屋的徐茜惊着了。

徐茜披着一件外套探出惊恐的面颊:“谁!是谁!谁在叫!”

王昊指着张二牛的背影如实说到:“俆姨,我来找你有事,看到那张二牛蹲在你窗户底下,刚才一脚把他给踹走了!”

俆姨一脸的怒色:“王八蛋张二牛,怎么尽干这些缺德事,再次再敢来我就拿菜刀多了你!”

张二牛自知理亏,回头指着王昊嚷嚷道:“王昊!你小子给我等着,回头等我一定收拾你!”

俆姨回过神来仍然惊魂未定,皎洁的脸颊凸显红晕:“王昊!谢谢你了!要不是你及时赶到,还不知道这家伙要做出什么坏事来!”

“俆姨咱们俩客气什么,你帮了我那么多,还说谢谢干嘛?俆姨你怎么也不去吃饭,今天我特地在村口摆了宴席!”

俆姨脸色通红说:“今天我身体有些不方便所以就没去,王昊这一点俆姨不得不说你了,我听说你是中奖了,所以请村民们吃饭也无可厚非,但你这个成本也太大了吧,有钱也不能这么用啊!必须得省着点花知道吗?”

“知道知道!俆姨,你没去吃饭,我也就把你的钱送过来……你方便吗?我得当面将这笔钱还给你!”

俆姨犹豫了一会,朝着王昊点头说:“嗯,你进来吧!”

王昊随着俆姨进了门,虽然两家是邻居,但王昊还从来没进过俆姨家的卧室,俆姨的卧室收拾的的干干净净,里面的物件摆放的整整齐齐,屋子里还冲着一股特殊的奶香味,闻着像是洗发水的味道,又像是俆姨身体自带的清香味,总之闻在鼻子间特别的束缚、清香逸人。

俆姨披着一件棕色的外套,红色的丝绸裙子若隐若现,高挑的身材映入眼帘,王昊见过电视上模特的身材,但俆姨的身材跟模特相比较却一点都不逊色,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小子往哪儿看呢!”俆姨羞红着脸颊盯了王昊一眼:“好人不学尽跟那些不着调的男人学坏!”

王昊顿时尴尬,估计是今天酒喝多了,脑子发热开始瞎想菲菲,他果断从怀里掏出一叠钱:“俆姨,你借了我六千块,另外我按照五百块的利息,总共是六千五百块你清点一下,谢谢俆姨的帮助,要不是你的帮忙,我爹的丧事也没这么顺利!”

俆姨葱白的眼眸白了王昊一眼:“六千块我可以收下,但是这个利息就算了,大家都是邻居,能帮忙就帮忙,俆姨也不是外人,这个利息我不能要!”

俆姨从中抽出五张钞票推开王昊。

王昊上去往回退:“俆姨,村里的人都是这么结算的,你就收下吧!”

王昊不经意之间握住了俆姨白嫩的小手,只觉那小手嫩滑软嫩手感十足。

俆姨大概是感触到了什么,小脸立刻红的跟桃子似得:“王昊你拿回去吧!这个钱我真的不能要!”

王昊也不知道脑子里哪根筋搭错了,接着酒精非要往俆姨手上塞,一来二去两个人手阴差阳错的团在一起。

“王昊!”

俆姨触电般的反应了过来,下意识就要缩回去,谁知她这一缩,身体突然失控眼看就要跌倒了下来。

“俆姨!”

王昊眼疾手快冲上去一把抱住了即将跌倒了俆姨,一双有力的手臂横端着俆姨的细腰,俆姨身上浓浓的清香味映入口鼻间,王昊几乎被熏晕了头,真想一头就栽倒在俆姨酥软的怀抱中。

“王昊你干什么……”

俆姨稳住了身体,骤然就发现自己在王昊的手上端着,两个人相互靠的很近,甚至连彼此的呼吸都清晰的感触到了,俆姨本来娇羞的面颊变得更加羞愧难耐。

王昊赶紧把俆姨放下,连连低头道歉:“对不起俆姨!我不是故意的!我也是看到你要跌倒才上来的……”

俆姨知道王昊的本意,毕竟跟着他邻里也相处了好几年了,对王昊的性格也是知根知底:“行了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五百块的利息你也不要再坚持了,俆姨肯定是不会要的,只要你记住俆姨的心意就行,以后俆姨要是有困难了,你心里有数就好!”

王昊用力的点头:“俆姨你就放一百个心吧!我一定会好好报答你的,不管你有什么困难,我王昊绝对不退缩!”

俆姨的心里不由得一颤,多少年了,多少年她心里都不曾对别的男人有过感觉,可就是在这个时刻,她却觉得自己心跳扑通加快,仿佛又回到了十七八岁青春朦胧的年代。

“好了好了!瞧把你给紧张的,赶紧回去休息吧,毕竟我一个寡妇家的,你呆在我这不好,免得别闲言蜚语的!对了我这几天闲的没事就做了一双布鞋,就放在我家窗台边上,待会你回去的时候带上!”

“嗯!谢谢俆姨!”王昊顿觉心里暖烘烘的异常惬意。

“对了!王昊!”

临走的时候俆姨特别嘱咐了一句:“我要跟你说的就是婉儿那姑娘,现在你爹也不在了,就剩下你们姐弟俩!婉儿以前跟着你爹吃了不少的苦头,你现在手上有了闲钱一定不要忽略婉儿,可不能让人家心寒知道了嘛!”

王昊从俆姨家出来,远远的就看到陈婉儿站在路口焦急的张望,陆超分明看到陈婉儿脸上焦急的目光。

陈婉儿身上穿着的还是几年前老爹给她买的一件廉价夹克,以及一双普通不能再普通的布鞋,这一身的打扮加起来甚至都不足一百块,看的王昊胸口心疼不已。

“王昊!你去哪了这么久也没消息,我还以为你喝多了找刘家人报仇呢!下次去哪能不能先跟我招呼一下!”

王昊心头阵阵的感动,他上千来到陈婉儿的跟前:“婉儿!啥都不用说了,这段时间你吃苦了,明天咱们去一趟县城!”

“去县城做啥?又不是逢年过节的!”

“我要去给你买一身漂亮的衣裳!”

第二天一早,王昊带着陈婉儿去县城,想着买几套像样点的新衣服。

陈婉儿极力推脱,不想让王昊破费,家里什么条件她心里很清楚,就算是中了十万块彩票,还债请吃饭什么的,也花的差不多了,总要留点钱吃饭过日子吧?

“王昊!我这身衣服穿得挺好的!又不是逢年过节的要买什么衣服呀?”

王昊拉着陈婉儿的小手正色,知道陈婉儿内心的想法,可他必须弥补陈婉儿,不能再让陈婉儿受委屈,“婉儿,你在我们家吃了不少的苦头,现在我手上宽裕了,我答应过我爹绝不会再让你受委屈!今天你啥都不用说了,只管跟着我走就行了!”

陈婉儿面色踌躇,压低声音小声问道:“王昊!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真的中了奖?我怎么觉得你说话的底气那么充足啊!整个人的气质都不一样了?”

陈婉儿早几年一直把王昊当做弟弟看待,但这几年明显意识到王昊成长了,渐渐的从一个懵懂的少年成长为真正的男子汉。

尤其这几天王昊的表现,彻头彻尾的让陈婉儿刮目相看,农村姑娘找对象都注重一个安全感,说不上为什么,陈婉儿和王昊在一起就特别的有安全感。

“当然是真的,反正我不会骗你,而且我保证,我的钱不是偷来的抢来的,绝对合法。”

王昊摸了摸陈婉儿的脑袋,知道她在担心什么,不过他现在还没想好怎么解释才能更加完美的隐瞒地窖的财富,所以只能先敷衍着陈婉儿。

陈婉儿看出王昊的态度,知道王昊不想解释太多这个中奖的事情,可她还是松了口气,至少王昊没去做犯法的事情,要不然她可没法向刚去世的老爹交代。

到了县城下了汽车,两个人就直奔县城步行街的专卖店,王昊知道这条步行街上的衣服代表着时尚流行的前沿,他要在这里给陈婉儿购买一套合适称体的衣裳。

陈婉儿平时朴素惯了,进店看到一件春秋衫动辄就是千儿八百的,看一眼价格就拉着王昊走人,非要拽着王昊往街头的服装批发商场里头钻。

王昊今天铁了心要给陈婉儿买一身好看的衣裳,干脆直接选了一家门脸高档的服装店,否管陈婉儿愿意不愿意,必须得买一套合身的衣裳。

刚进这家店门,王昊就遇到了两个熟人,这俩人不是别人,正是前几天在王家闹事的刘倩以及她的那个瘦子男朋友。

他瞥了一眼站在刘倩身旁的男子,这家伙好像挺害怕自己的?难道是被打怕了?

他没有太在乎刘倩这个所谓的男朋友,不管男子跟刘倩的关系怎么样,他都不在乎,刘倩早晚会为她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刘倩今天穿着一身黑色的蕾丝短衫搭配一件超短的牛仔裙,两条雪白的大长腿敞露了出来,她的脸上化的浓妆艳抹,自以为很得体,乍一看就像是街头站街的女人。

进店的时候刘倩看中了一件白色纹理的衬衫,正在跟店员讨价还价,“4120块?可以抹个零头吗?”

刘倩刚说出口就看到王昊和陈婉儿进来,想到之前在王家院子被王昊羞辱了,还给他爹下跪道歉,内心顿时不悦,满脸嘲讽的看着两人,“哎呦这不是王昊和陈婉儿吗?你们俩也来了?是不是走错地方了?这里是你们来的地方吗?”

刘倩翘着二郎腿指着专卖店的金字招牌嘲笑道:“ZR的衣服你们你们买得起吗?这里的每一件衣服都是国外设计师专门设计出来的,不是你们这种乡巴佬能够消费的起的!”

“就比如这件衣服?”刘倩将白色纹理的衬衫展示了出来,满脸熟悉的解释道,“这是ZR设计师专门为中国女性量身打造的一款衣服,全球只有限量的十八件,单件的价格就是四千二!王昊!你老爹一年打工的工资也就是四五千块吧!你们还是出门左转吧!服装批发市场的地摊货比较适合陈婉儿的气质!”

一听说这件普通的衬衫四千二,陈婉儿微微张大了嘴巴,俏丽的脸颊上写满了惊讶,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昂贵的衣服,也不知道这件衣服到底什么地方值这么多钱了?

王昊怎么会不知道刘倩这女人在嘲讽自己,虽然刘家和王家的事情还没完,不过今天带陈婉儿出来,不是闹事儿的,而是来给陈婉儿买新衣服,没必要跟刘倩这种女人生气。

至于刘家和王家的事情,估计是最近村里的闲话多,都是说他们刘家坏话,他们哪敢上门找茬,只能等机会再上门找王昊算账。

不就是几千块钱么?王昊内心冷笑几声,随即冲着导购员招了招手,“四千二还不算贵,导购员这件衣服我要了!”

“啊?”刘倩当场就从沙发上跳了起来,这不是她怀疑王昊拿不出这个钱,王昊在村里还了债,还请全村人吃饭,虽然唯独他们刘家的人没去,可王昊中了奖的事情,刘倩并不是不知道。

换做是以前,她肯定认为王昊拿不出这个钱,不过现在王昊有点钱飘了,或许真的会买,只是这衣服是她先看上的,她可不会让给王昊。

“凭什么?王昊你故意的吧!这件衣服是我先看上的!凭什么给你!陈婉儿没这个资格穿这件衣服!王昊!我的高度是你们这些乡巴佬永远没办法高攀的!”

刘倩话音刚落,旁边的女导购员凑上来插了一句:“对不起小姐,我们ZR专卖店是不可以抹零的,你也知道我们这里从来都不打折!”

刘倩脸色明显尴尬了一下,当即就白了那导购员一眼:“我说过要打折吗?四千二就四千二!高哲付钱!”

高哲明显皱了一下眉头,显然这个价位出乎他的承受范围,他跟刘倩也才认识一段时间而已,之前说自己有钱也就是想睡她而已。

“不是小姐!我必须要跟你解释一下!”导购员又一次打断刘倩:“这件上衣我们是不单卖的,必须搭配下身的喇叭裤、还有脖子上的配件销售!喇叭裤的价格是六千二……”

“行了行了!别说了!”刘倩脸色青一阵白一阵,本来想着在王昊面前摆架子,这导购员接二连三的插话,真是不懂规矩。

“不就是六千二嘛!给我包起来!我要了!高哲付钱!”

“小姐,我还没说完……我要说的就是这件配件,纯银搭配绿玛瑙的这条项链,加起来的价格总共三万,单这条项链的价格就是将近两万块,请问您还要吗?”

“什么两万块?一条项链两万块?你们店怎么不去抢劫?”高哲吼着嗓子问道。

刘倩也彻底的傻了眼,她早就知道这家服装店的衣服售价不菲,谁知道她居然挑到了这家店主打的一件衣服,全国限购且价格最高的套件。

“一套衣服三万块?整条步行街都没这么贵的衣裳吧?”

“对不起小姐,这套衣服是我们这儿唯一的一套衣服,并且限时限购的,所以……”

“她买不起我要了!”

就在刘倩狼狈不堪之际,还没等导购员把话说完,一直没作声的王昊开口了,“导购员,这套衣服我要了!”

“啊……”

服装店内的几个人顿时唏嘘不已,刘倩本来面子上就过意不去,看到王昊居然故意添油加醋,这不是让她更加丢脸吗?

“王昊你买得起这套衣服?你中奖了十万块!这几天已经花的差不多了!你哪来的钱买这套衣服!你想忽悠我也不用打脸充胖子吧!”

“叮咚!支付宝到账30400块!”

王昊直接掏出手机扫了付款码,不用他亲口回答,店里的收款提示音就回答了刘倩的质疑,现实狠狠扇了这女人一记响亮的巴掌。

值得一说的这套衣服确实很漂亮,从设计到收腰的曲线都非常的完美,尤其那条纯银打造的玛瑙项链确实很符合陈婉儿的气质。

只要是适合陈婉儿的,他王昊花多少钱都不喊一声贵,还好他之前偷偷跑到县城存了点钱在卡里,不然还真的没法装这逼,他身上可没有带太多的现金,只是购买一些普通的衣服而已。

“好你个王昊!算你狠!这下威风了吧!中奖的十万块也花

的差不多了吧!我看你以后还怎么跟我打脸充胖子!”

刘倩被活生生的气走了,王昊重新回到座位上,旁边的陈婉儿被王昊硬逼着穿上新买的衣服,当她出来时,王昊顿时被眼前的美人惊到了。

陈婉儿换上了那件白色条纹的套装,感觉穿着挺舒服的,特别合身,仿佛是量身定做一样,可就是价钱太贵了,要不是王昊已经付钱了,她还真的不敢碰这套衣服。

一开始王昊并没有觉得这件套装有多么惊艳,顶多就是好看点,买下来最大的原因,是为了恶心一下刘倩那女人罢了。

可他看到穿上这套衣服的陈婉儿时,瞬间改变了内心的想法,优美的版型衬托着陈婉儿苗条修长的身躯,前凸后翘包裹的严严实实,底下的那条喇叭裤更是赋予陈婉儿身上一股时尚流行的风范。

这让王昊一度在陈婉儿的身上看到了国际时尚名模的气质。

关键是这个店里的店员还特别给陈婉儿盘了韩式的发型,脸上稍微收拾了一番,如果说前一秒陈婉儿还是小山村里的恬静小姑娘,下一秒摇身一变就成为气质绝佳的惊艳仙女。

“太美了了!”

就连旁边的店员都忍不住赞叹陈婉儿的身材美貌:“这位美女!我不是在吹捧你!来我们店穿过试衣的人不少,但是真正能够配的上这件衣服气质的,你是当中的唯一一个!这位帅哥娶到这么漂亮的美女这辈子正是有福了喽!”

这话一出,王昊和陈婉儿不由得对视了一眼,陈婉儿更是脸颊绯红,娇羞不已,“其实……其实我们还没到那个地步!”

店员似乎是看出了什么,尤其是王昊出手的阔绰,加上看出他们两人你有情我有意的眼神,立马开口道,“看看!美女害羞了,那还不是早晚的事情吗?你们俩一看就是那种有夫妻相的人!嘿嘿!”

说着说着王昊都觉得不好意思了,赶紧让店员打包走人,再让她说下去估计陈婉儿都得害羞的找个老鼠洞钻进去。

“王昊!刘倩也气走了,这衣服我不要了,咱们把它退回去吧!三万块的衣服也太贵了!”

陈婉儿体贴的凑到王昊的耳边嘀咕了一番。

“退什么退!那个店员说的没错,这套衣服就是为你量身定做的,气走刘倩是次要,买到一件属于婉儿的衣服才是最重要的!”

“啊?”

陈婉儿的小脸又是一红,这几年追求她的男孩说了很多肉麻的话,现在的她对这些肉麻话已经麻木了,可是听到王昊这番话内心的那根心弦却忍不住紧绷了起来。

“王昊!你啥时候也学会油嘴滑舌的……说的人挺不好意思的!”

王昊看到陈婉儿像个小女孩一样脸红着,感觉特别的可爱,从她脸上还能看到一抹单纯,心里对陈婉儿的印象似乎变了许多,可他也不会直接说出口,只是笑了笑,“都是一家人,婉儿姐你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走!我带你去吃饭!咱们今天也吃顿好的!”

原本王昊想带陈婉儿去市中心的一家自助餐厅吃饭,在路过的过程中看到了一家牛排店,成功吸引了王昊的注意力。

吸引王昊注意的是牛排店里靠窗户坐着的两个人,正是冤家路窄,这俩人不是别人正是刚才被气走的刘倩和她的男朋友高哲。

两个人正坐在靠窗位置上吃着牛排,刘倩他们也早就注意到了王昊俩人,不断的朝着两人做着鄙视的手势,示意这是一家高级的牛排店,王昊他们根本就没在这么高级的地方,吃过那么豪华的西餐吧?

王昊没吃过牛排,本来对牛排也没什么兴趣,只是瞧不惯刘倩和高哲那一副恶心的嘴脸,索性心一横,拉着陈婉儿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吆喝!买完衣服跑这里来吃牛排了啊!”

这回主动开腔的是刘倩的男朋友高哲,从店里出来之后,刘倩特别不高兴,不管怎么说,他还是挺喜欢刘倩的,至少还没玩够,当然不能就这么放过刘倩,所以带着她过来吃牛扒,哄哄她,让她消消气。

为了哄刘倩开心,高哲也豁出去了,在这家高级牛排店请吃饭,两个人点了一个高级西冷牛排,人均消费一千块,在这个不大的小县城算的上顶级消费了。

高哲上次被打了一顿,虽然心里对王昊有些忌惮,可那是在村子里挨打,在这县城里,谁挨打还不一定。

而且刚才王昊又花了那么大一笔钱,估计都穷破口袋了吧?想到这里,高哲不禁冷笑几声,嘲讽道,“小子!十万块花的差不多了吧?你知道这家牛排店的牛排多少钱吗?高级西冷牛排一千块一份,你们这下乡巴佬大概没吃过的吧?刚花了几万块,你的钱还没花完?”

王昊和陈婉儿就在刘倩俩人的斜对面坐下,服务员看到有人进场就主动上前招呼。

王昊大手一挥,不以为然的道,“不用看菜单了,服务员他们俩吃的那是什么牛排?”

服务员低头恭恭敬敬的回答:“是美国进口的高级西冷牛排!”

“这样你给我来十份西冷牛排,打包带走!”

“啊?”

餐厅的众人顿时诧异不已,服务员也是一时间瞪大了双眼,因为这是西餐厅,平时每个人对应的都是一份牛排,很少有人一下子打包这么多牛排带走。

“这家伙肯定是装逼装疯了!”

高哲暗自骂道,即便他的家境不错,每个月也只是过来吃两到三次,这小子倒好,上来就点了十分牛排打包,瞬间就将他的嚣张其实压垮。

虽然知道王昊中奖了,可十万块早就该花完了吧?还能在这里消费这么多钱?

“先生,我能冒昧的问一句,你的这十份牛排是自己吃还是……”

“我不吃这种牛排,打包回去带给我们家的阿龙吃!”

“先生?请问这位阿龙先生的饭量很大吗?我们家的牛排份量很大,这位阿龙先生不一定吃的下去……”

听到这陈婉儿噗嗤一声忍不住笑开了:“阿龙不是别人,他是我们家养的一只看门狗!”

“嗡嗡!”

高哲和刘倩瞬间震惊,这家伙居然打包十份牛排回去给他们家的看门狗吃?

而他们两个人刚才还拿这种西冷牛排装逼,转眼间人家就打包十份带走,这不是把他们俩比作王家的看门狗吗?

“你们这最好的牛排是哪种?”

“你好先生,是日本的神户牛肉,这种牛肉用的是日本最高规格的牛肉,这种牛每天吃的都是有机食品,都是喝牛奶听音乐长成的……”

“那就给我来两份吧!”

“好的先生,请问十份西冷还要吗?”

“要啊!咱们家的狗还饿着呢!”

“先生你好,总共是三万八!请问你是刷卡还是刷手机!”

提到付款,高哲顿时就激动了起来:“对对对!就应该让这小子先付款!三万八、加上刚才的三万、再加上村里的七七八八,王昊你手上应该没钱了吧!十万块早就透支了吧!”

刘倩跟着冷笑了一声:“穷逼就是不能发财,王昊你真的以为谁都吃的起神户牛肉的吗?给钱啊!你给得起钱吗?”

“刷!”

这次王昊没有刷手机,直接掏出银行卡甩手付掉了牛排的三万多,动作干净利落丝毫都不拖泥带水,完全看不出丝毫的犹豫。

“给了钱?真的假的?”

刘倩张大嘴巴不由的重复了一遍,她的脸上写满了各种匪夷所思的表情,她早就替王昊算好了账单。

王昊中了十万块的奖金,花掉了很大一部分,身上至多还有一万块左右的余额,按理说王昊决没有钱支付牛排的钱,可这会王昊却搞定了?

最最关键的是王昊点的是最昂贵的神户牛肉,一万块一份的顶级牛排,在顶级牛排的面前,她和高哲点的这份西冷牛排简直就是个渣渣。

刘倩和高哲再一次被打脸,本来还嘲笑王昊付不起账单,这下好了,成功成为餐厅所有人的笑柄。

“这俩人才是真正的屌丝吧!吃了个西冷牛排就以为自己了不得了,人家还不是拿神户牛排打了他们的脸!”

“最尴尬的是人家打包了十分西冷牛排回家喂狗,也不知道这两货的脸皮怎么那么厚,还有脸坐在这继续吃,换做我早就挖个老鼠洞自己钻进去了!”

“王昊!”刘倩忍不住彻底的爆发了,王昊之前只有被自己欺负的份,现在三翻四次的翻过来被他羞辱,哪里受得了这种刺激?

刘倩知道王昊就是个穷光蛋,中彩票的十万块早就该没了,为什么有这么多钱,肯定不正常!

“你小子这钱不是中奖来的,你这钱百分百来历不明,你一定是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你等着我去派出所举报你!我一定让你得不偿失蹲大牢去!”

刘倩气得浑身瑟瑟发抖,旁边的高哲脸都黑了,把她站起来的身体拉了下来,脸色好比死了爹妈一样难看,“刘倩,你还不嫌丢人吗?人家的实力已经碾压我们了!咱们就别自取其辱了!”

“啪!”

刘倩面目狰狞一抽,甩手给了高哲一记响亮的耳光,随即破口大骂,“都是你个没用的东西!我还以为你是什么富二代呢!搞了半天原来也就是个穷屌丝!早知道你是这么个玩意,打死不会跟你好!”

眼看着刘倩的情绪接近失控,餐厅的管理人员立刻带着几名保安来到他们俩的跟前,按照先礼后兵的态度开口道,“对不起两位,你们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其他客人的情绪了,请你们立刻离开我们的餐厅!”

刘倩像个泼妇似得叫嚷开了,她一直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哪里受得了这种委屈,再说她们也在这里消费,她怎么愿意走?

“凭什么!我们是付了钱吃牛排的,你们有什么权利敢我们走!”

“是我让他们赶你走的!”

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刻,餐厅的大堂中走出来一个长相漂亮的女人,这三十岁左右的年纪,穿着干练气质过人,正是这家餐厅的负责人。

而王昊一眼就认出了眼前这位气质优雅的女人,这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当时兑换金条的那个女老板,柳玉。

原来这家餐厅是柳玉开的!正是巧啊!

柳玉朝着王昊优雅一笑,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算是打了招呼。

接着柳玉径直来到刘倩和高哲的跟前:“你们刚才发生的一切我都看在眼里了,我们店里从来不会看不起任何的客人,也不会故意去贬低任何人,你们损坏了我们的店的名誉权,所以你们没资格继续呆在这家餐厅了,从现在开始你们两位已经成功被列入我们餐厅的黑名单。”

“可是我们付了钱的!就应该享受你们的服务!”刘倩干脆耍赖翻横,准备把她在村里的那套用到这里来。

柳玉招手让人拿来两千块的现金:“这个钱我退给你们,牛排你们也可以打包带走,我就当没做这个生意!”

“啊……”

刘倩和高哲两个人一愣,没想到老板娘说话声音不大,但却字字戳心,每一句话都碾压的他们体无完肤。

刘倩还想争执什么,柳玉做个了手势,餐厅的几个保安便凑上来将两个人抬了出去。

两人就这样被弄了出去,走的时候,刘倩很不甘心的眼神映入王昊眼里,可他并没有在意,而是长吸了一口气,终于可以安安静静的吃顿饭了。

还别说这日本的神户牛肉味道就是不一样,肉质鲜嫩甜美,入口即化,吃进口腔肉香四溢,不愧是最高级别的人间美味。

>>>>全文在线阅读<<<<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整理抑或网友投稿,本网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编辑,是出于信息流通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本站文章和转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