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职场要多留一条路给你的敌人

在职场要多留一条路给你的敌人 要多留一条路给你的敌人 一 路芷佩的2002年是平步青云的一年。她1998年进入这家美资公司时还只是个不谙世事的丫头,仅仅4年时间就从同来的一批年轻人…

在职场要多留一条路给你的敌人

要多留一条路给你的敌人

路芷佩的2002年是平步青云的一年。她1998年进入这家美资公司时还只是个不谙世事的丫头,仅仅4年时间就从同来的一批年轻人中脱颖而出。

短短的一年时间,就从普通员工跳到了主管,又从主管跳到了部门经理。2002年结束的时候,她已经跳到了总经理助理的位置。如今的路芷佩,每天头发纹丝不乱地盘地脑后,开灰色的别克车,穿或深或浅的套装,更是努力塑造了一个标准白领的形象。

在别人的眼里,路芷佩是很幸运的,谁都知道所谓的助理就是准经理的过渡期。况且,总经理George还是一个地道的美国人,在众人的常规心理中,做男性领导的女性助理是非常容易的,而且这个男性领导还是外国人。只有路芷佩自己知道,给一个完全受西方教育的美国男人做助理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

虽然专业级别的英文知识使她完全不受交流的限制,但更多的思想上的不能相通让他们之间有了一种无形的障碍。加上办公室里大量琐碎的工作也都由她来完成,仅仅两个月的助理生涯已经让她觉得累得够戗,但助理的下一站可能就是总经理,无论如何也要挺下去。

在拨电话给研发部经理Yoki时,路芷佩拿出记事本,仔细地看记录结果,确定之后才告诉Yoki上周一交过来的报告George已经看过了,让她下午3点钟去总经理办公室一趟,开个限级别的内部小会议。

打完电话,她吐了一口气,George的零失误规范已经让她有点神经质,每次都要把交代的事情记录下来,还要一遍一遍地确定,她抿了一口咖啡,笑容有一点苦。

3点钟开会的时候,George狠狠地表扬了一番Yoki的报告,全场的人都感觉出了Yoki的那股子得意劲儿,尽管她在尽量地压抑着。下班前,路芷佩去休息室喝奶茶,一边听音乐一边放松紧绷的神经,Yoki正好推门而入。平时两个人总是相视微笑一下便过去的,今天Yoki却破天荒地坐到了她的旁边,很担忧的样子,说:“怎么了?不舒服?脸色很差的。”

路芷佩摸了摸自己的脸,好像有点烫,于是耸了耸肩,很随便地说了声,可能有点感冒吧,然后轻咳了两声微笑着离开。她不想让Yoki看出来她心理压力很大,她宁愿让别人以为她是很轻松的。

当第二天George跟路芷佩说他要增加一个助手时,路芷佩就有一种莫名的感觉。果然,一个电话后,Yoki出现在George的办公室,像头一天在休息室里一样,她向她微笑,露出很担忧的样子,向她伸出右手,说:“今天好些了没有?”George看在眼里,对路芷佩说:“看看Yoki多么关心同事,像这样工作棒、手脚勤又善待同仁的员工很少见了。”

路芷佩嘴里说着:“那是,所以要向她多学习。”心里却已经有了疑问,为什么从来都说不需要助理的George会让Yoki来呢?原来那天会后,Yoki就向George递了封信,信中写了见路芷佩如何辛苦,愿意跟她一同分担工作之类的话,加上那天George对Yoki本来就很赞赏,所以立刻批准了。

莎莉离开之前说:“芷佩,Yoki的目的恐怕还不仅仅是做助理。听说George马上就要调到荷兰那边去,上层已经在对几个备选经理人员进行暗地考察了。”说到这里,便含蓄地朝她看看,其实,她已经明白七分。

尽量小心翼翼着,路芷佩想George的要求是零失误规范,已经严到不能再严了。只要不出错,就算Yoki再有本事,也奈何不得自己。只是,因为Yoki的介入,许多由路芷佩一人来做的事情分成两人来做,往往适得其反。芷佩不但要保证自己分内的事情不出错,还要时常提醒Yoki。Yoki对此似乎很反感,但因为都是为了公司考虑,并没有说什么,倒也相安无事。

4月下旬,George去意大利出差半个月,临行前把路芷佩和Yoki叫到跟前说:“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里,你们二人要好好配合,所谓一人为私,二人为公。如果需要我签字的文件,一定要有你们两人共同的签名才行。我希望等我回来的时候,财务部告诉我又赚取了多少。”路芷佩默默点头。

Yoki却嗲着声音说:“放心吧,George,你就放心地去好了,这里就交给我和芷佩了。”说完,面向芷佩,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面如桃花地问:“是吧,芷佩?”她这副样子令路芷佩有些胃紧,又不好表现出来。

可George刚刚离开,Yoki就对路芷佩横眉冷对起来,似乎她欠了她两万块钱。路芷佩有些好笑,为什么这个女人变脸会这么快呢?

事情还是要做的,哪怕你终日面对着一个喜欢玩变脸的女人。

但Yoki远没有路芷佩想的那么简单。George走后的第4天,路芷佩去复印室复印一份文件时,意外发现了复印机上夹着的一张合约单,交易金额很小,只有8万元。在路芷佩的印象里,公司从来没有交易过这么小的数额。只可惜对方单位没有复印清楚,正纳闷儿着,Yoki行色匆匆地进来,看到那张单拿了就走,连谢谢都没有说一声。

去销售部查销售单,都没有看到那笔8万元的单子。路芷佩突然奇怪起来,感觉Yoki似乎在某家公司进行着低价交易,以赚私利。这种事情公司早就明文禁止,一旦发现,不但要处罚,还会被开除。路芷佩又想,Yoki不是笨女人,应该知道这件事情的后果。

在办公室里,路芷佩偶尔暗示Yoki有关公司的规章制度,Yoki摆出莫名其妙的样子,大有怪路芷佩多事的派头。若不是亲眼看到Yoki的大名出现在另外一张小额单子上,路芷佩差点要怀疑自己多虑了。

Yoki苦苦哀求路芷佩替自己保密,并保证这只是第一次,也肯定是最后一次,关于那点差价,自己会抽空补上去的。Yoki在说这些话时泪流满面,不停地扯着路芷佩的袖子,像个孩子似的。路芷佩终于心软了,并让Yoki保证在George从意大利回来之前,把单子冲掉,而且把差价补上。Yoki点头称是,握着路芷佩的手说谢谢谢谢,连绵不绝,弄得路芷佩自己都不好意思起来。

George在没有通知任何人的情况下,提前回来了。路芷佩刚一看到他就觉得他的脸色很难看,难道他知道了Yoki的事情?路芷佩忍不住看了伏案的Yoki一眼,Yoki倒是神色镇定,泰然自若。路芷佩有些佩服她的心理素质,因为她知道Yoki的差价还没有补完,若George不开恩,Yoki只能是罚款走人。

然而,令她想像不到的是,George直接把她路芷佩叫进了办公室,神情严肃地告诉她,有人告诉他,她在趁他不在的时候签私单,低价交易,让她说清到底是怎么回事。路芷佩突然觉得自己像跌进了一个陷阱,难怪Yoki刚才那么镇定,因为Yoki知道George回来是为了什么。Yoki轻易地就把祸事转嫁于她了。

路芷佩突然觉得心寒起来,想不到Yoki这个女人为了钱为了权,居然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George厉声问道,路芷佩想到了一个问题,突然笑了,问:“你调查出交易对方是谁了吗?”George说:“当然,而且他们也承认是私人交易。”

“这样吧,我去跟他们当面对质,看看他们能不能认出我来。”

“OK!”

结果当然是否定的,当路芷佩站到他们面前的时候,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她是谁,更无从谈起什么交易的事情。

水落石出,George以美国男子的性格向路芷佩道了歉,说自己还没有完全调查清楚就确定,差点伤了好同事。

George又问:“芷佩,你一定知道是谁,对吗?”芷佩的嘴唇动了两下,Yoki的名字终于还是没有说出口。Yoki是George自己相中的,这么一说岂不是一下子要伤两个人?

路芷佩出主意说:“George,等一阵子吧,也许那个人只是出于一时糊涂,会偷偷把差价补上的,如果他不补,等那个时候再调查也不迟。人总有糊涂和失误的时候,就算给他一个机会吧。”说真的,零失误可能太苛刻了。George想了想,答应了。

Yoki最终还是偷偷把差价补上了,又打报告要求回到研发部,理由是自己不适合管理,不适合运用权力。究竟原因是什么,公司里恐怕只有路芷佩一个人知道。路芷佩有时候也想这样是不是太放纵了Yoki,但从Yoki后来的表现看,她的确变化了很多。

人生允许有失误,但仅仅一次而已。路芷佩把Yoki的事情作为标尺,处处严格要求着自己。

她现在仍是George的助理,说George去荷兰的事情就像是愚人节的谎言一直没有实现,她知道只要自己一天还在这个位置上,就一天都被人盯着,这次是Yoki,下次会是谁?2003年,该是充满战斗的一年。

职场小贴士:

1、绝对不能抱着侥幸的心理假公济私。

2、如果有人嫁祸于你,一定要找到证明自己清白的证据。

3、报复不是善者的举动,感化才是。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80s常识网广告位招租,有需要可以联系站长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