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东晋北府一丘八 > 第三千五百八十七章 女婿亦无畏生死

第三千五百八十七章 女婿亦无畏生死

    蒯恩高高地举起了檀韶给予的佩剑,大声道:“中军骑士们,你们可认得此剑?”

    这百余名中军骑卫,都是当年跟随过檀凭之的忠诚老兵,也正是因为战功卓著,所以才在一马难求的南方晋军中,做到了骑卫,这不仅是实力的象征,更是对于地位的肯定,无论何时,这些骑卫们骑着高头大马在军营中来回的时候,都是要沉浸于众多将士们羡慕的眼神中,甚至连蒯恩这样官至将军的人,很多时候也没马骑呢。

    只是这会儿,他们却是要在这万军皆溃的败局中,起到扭转乾坤的作用了,蒯恩的声音和他手中拿着的佩剑,反映的就是檀韶的决心,这一点,所有的中军骑卫们都心知肚明,齐声道:“灭胡,灭胡,灭胡!”

    蒯恩哈哈一笑,满意地点头道:“韶帅说了,现在,是败军之际,危难之时,我们前方的将士们,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打击到了,现在,他们需要时间重整,如果不是前方的木甲机关人和百余名吴兵将士们的奋战,这会儿敌骑早就追杀整个战场了,甚至,连大家能从五龙口赶来,有这么一个反击敌军的机会,也不会再有!”

    一个骑卫队长大声道:“大壮哥,你直说吧,要我们做什么,你的话,就是韶帅的命令,我们都听你的!”

    蒯恩点了点头,一跃而上一匹在边上空着的战马,两个辅兵拿着马甲,想过来给他的战马披上,蒯恩一把推开了这部送到眼前的马甲,只提起了自己的大刀,挥刀道:“兄弟们的战马没有披甲,我的也不必披,有刀就行,退下!”

    几个辅兵行礼而退,蒯恩一指前方,沉声道:“现在,我们的前方两里之处,是敌军的三百骑兵,他们现在想要夹击我们木甲机关人一线的兄弟,一旦让他们得手,那我们前方最后的阻击战线,也不复存在,到时候就是上万俱装甲骑全线在平原上冲击,我军就算重整成功,也未必能顶得住,这就是我们要做的事,向敌军这三百铁骑发起突击,无论如何,要拖住他们,不能让他们夹击前方的兄弟们,明白吗?”

    所有的中军骑卫们齐声道:“我等遵令行事!”

    蒯恩一把扔掉了头盔,露出一头的乱发,大声道:“这一战,不放箭,不诱敌,不套索,就是上去跟敌军斗狠,我们的生死不重要,重要的是拖住敌军,哪怕多一刻都好,只要前方我军的阵线还在,那重整的部队会不断地增援我们,而寄奴哥也绝不会坐视西城危急,他的援军此刻也已经在路上,能不能撑到援军到来,扭转战局,就是看我们的了!”

    中军骑卫们热血沸腾,大呼道:“看我们的,看我们的!”

    蒯恩大吼道:“随我冲,杀啊!”他说着,一马当先,直接就冲出了长围之门,而在他的身后,百余中军护卫,挥舞着兵器,人喊马嘶,也跟着冲了出去,百余骑腾起的烟尘,把退让在两边,足有五六百人的步卒和辅兵们,全部埋没其中,直到最后一骑冲出了步阵阵门,这些步卒们才重新开始了刚才停下来的动作,或是列阵,或是回长围之内,只有一道延绵几十步的烟尘,直冲前方而去。

    晋军重整大阵,右前方,一个小荒包上。

    沈林子面沉如水,端坐马上,而他的身边,则是下马盘膝而坐,正在大口喝水的索邈,这两位骑兵大将,终于在整个混乱的撤退途中,最后相遇,也在这里开始重整起队伍,两面长条状的骑幡之下,陆陆续续策马奔来的骑兵们,正三三两两地整理着自己零乱的装备,评估着自己战马的情况,有三十余骑已经初步开始结成一个先头小队,看起来,随时可以出击了。

    沈林子的目光,死死地盯着那段直扑敌骑的烟尘,喃喃道:“出动了,是阿韶哥的中军骑卫,带队的,好像是大壮啊。”

    索邈站起身,把水囊往地上一掷,咬牙道:“连中军骑卫都出动了,看起来,韶哥也看出了现在的胜负关键,那我们还等什么?”

    沈林子看着面前的三十余骑,咬着牙:“只靠现在的这三四十骑,我们真的可以打破敌军的封锁,帮到三哥吗?还有,若是我们出击,那如何再重整给冲散冲乱的骑兵兄弟?”

    索邈转头对着坡下沉声道:“徐逵之何在?”

    一个二十四五岁的少年将校,浓眉大眼,直接奔了过来,此人正是刘裕的女婿,刘兴弟的夫君徐逵之,和刘荣祖一样,在围攻广固的时候,作为援军从后方赶来的,这些年轻一辈的北府军二代们,与父辈们最大的区别,就在于从小都受过很好的军事训练,马术出色,而徐逵之虽然没有刘荣祖那霸王般的力量和天赋,可是这次也是作为骑兵将校,跟在刘敬宣左右,这回兵援西城,刘敬宣特地让索邈把徐逵之带上,却没想到,还没立功,却是经历了一场溃败。

    不过徐逵之的士气显然还保持着不错,衣甲已经重新整理好了,恢复了开始时的那股子年轻人的锐气,他策马而来,就在小丘之下向着索邈行礼道:“邈哥,逵之在,请下令吧!”

    索邈点了点头:“我和林子要去反击敌骑,而留守这里,收编退兵的任务,就交给你了。不要让我们失望!”

    徐逵之的脸上却是闪过一阵失望:“我,我不想留守,我想跟邈哥出击。”

    索邈摇了摇头:“不行,这次出击太危险,你是大帅的女婿,我们不能让你有任何的风险,不然,我们没法向大帅交代!”

    徐逵之大声道:“我徐逵之不是小孩子,更不是那些想要跟着上战场混个军功的世家子弟,既然上了战场,我就把生死置之度外,邈哥,我不怕死,但我无法接受眼睁睁地看着兄弟们搏杀,自己却在后面,那比杀了我还难过,荣祖哥那样壮烈的结局,才是我想要的,请给我这个机会!”

    7017k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