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八零读书 > 这个外挂过于中二 > 第1155章 食神与邪恶(上)

第1155章 食神与邪恶(上)

    “咦?”

    有些诧异地瞥了威廉一眼后,埃里奇先是伸手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泪花,随即神情颇感欣慰地点头道:

    “你是懂我的呀!看在你这么懂我,又帮了我这么大忙的份儿上,我在品尝你味道的时候,可以稍微少嚼两下……怎么样?听到这个消息你开心吗?”

    “……”

    我开不开心无所谓,但看你的模样应该是已经开胃了。

    看着对面不仅口角流涎,体型亦逐渐开始扩张的埃里奇,威廉无比头疼地啧了一声,随即抬手点开任务面板,开始犹豫要不要提前领取干掉蛛后的任务奖励,看看能不能搞点克制这货的法子。

    虽然这么干的话,必然无法拿到最极限的任务奖励,但眼下大敌当前,正是需要保命手段的时候。

    别的先不说,跟重伤未愈的蛛后比起来,神完气足的埃里奇本就要难对付得多,之前阴死蛛后那套东西,在不喜欢给猎物下毒的埃里奇面前就是纯送菜的,真要生搬硬套的话,简直比对准老虎的嘴巴光速滑铲死得还快。

    而以自己和月神现在的状态,硬碰硬多半不是这家伙的对手,所以哪怕这次的任务奖励再香,那也要先保住命才能拿得到。

    ……

    “吼!”

    就在威廉犹豫着要不要立刻提交任务,验一验那据说非常珍稀,提供战力堪比同阶神器的奖励时,只听得一声压抑的低吼,刚刚还人模人样的埃里奇微微垂头,十枚虚眯着的黑色眼眸扫过面前的两人两蛛,最终定定地落在了威廉的身上。

    “母亲的神格……是在你手里么?”

    听着他音色含混狂乱,似兽吼远多于人声的询问,威廉不由得微微皱眉,随即也没有抵赖的意思,而是直接点头承认了下来。

    在朝旁边的月神使了个眼色,示意她趁机把昏迷中的蜘蛛姐妹拖走后,威廉取出蛛后的神格亮了亮,继而不动声色地询问道:

    “怎么,你也想好好感谢感谢它,让这东西在你的肚子里和蛛后团聚吗?”

    “答对啦!呵呵,你……果然……很懂我啊……”

    满含赞赏之意地看了威廉一眼后,面对这个每句话都说到了自己心里的家伙,即便已然逐渐被吞噬欲所支配,但埃里奇仍旧忍不住咧开嘴笑了起来。

    而令威廉有些毛骨悚然的是,在他那既温暖又亲切的目光下方,那张原本还撑得上秀气的嘴巴,却随着这个欣慰的笑容越咧越大,撑开的幅度不仅超出了人形生物该有的比例,甚至已然脱离了作为载体的面孔,开始向着某种概念上的“嘴巴”转变。

    【吞噬神子LV100(110)使用了吞噬神术“强欲之口”,所有从正面发动的能量型攻击,都将遭到吞噬神力的强制吸摄,落点出现大幅偏移,命中-30】

    【由于对方的神阶专长“吸摄力”,所有在其正面发动的能量型攻击,将会流失30%-60%的能量,在伤害遭到同等幅度削弱的同时,法术架构自行崩溃的可能性亦将大幅提高】

    【你受到了吞噬神子LV100(110)的专长“织网者之缚”影响,如果从正面对其发动攻击,在进行力量属性检定时,数值将会临时降低30%;进行敏捷属性检定时,数值将会临时下降60%】

    【在吞噬神子LV100(110)的神术“汲暗注目礼”的效力下……】

    啧……来了来了,正面战神他来了!

    看着眼前密密麻麻地闪过的系统提示,仍在犹豫中的威廉啧了一声,终究还是没有立刻领取奖励,而是发动【秘神之力】拉升速度,直接侧身疾冲,准备先和月神打一次前后包夹试试看。

    ……

    按照上辈子的记忆,与食神埃里奇进行战斗时的注意事项,跟某个把眼睛当插销用的忍者家族有点儿像,那就是绝对不要一对一。

    主要这家伙不仅本身是个血牛,而且还有六七条针对正面攻击的特殊能力,如果没有队友在身边的话,处理起来可谓相当之棘手。

    甚至这还不算完,在对方擅长吸收能量的吞噬神职面前,纯能量型攻击会被削弱到极限,再加上蜘蛛神职对物理攻击的抗性也非常不错,导致他几乎没有什么明显的弱点,再算上那弱化正面攻击的特殊能力,使得同阶一对一单挑的时候,埃里奇几乎天然立于不败之地。

    而等他获得吞噬神格,成为了新的吞噬魔神后,直接化身为一股吞噬万物的纯粹意志,干脆连固定的形体都没了,难缠程度更是再提了一个等级。

    对于未来那个可以在一定程度内,随意变化自身形体的埃里奇来说,哪怕他的后背、屁股跟后脑勺都朝着同一个方向,无论怎么看这都不可能是正面,但只要他的灵魂和意志朝向这里,那这面对于他来说,就是无可争议的正面,至于这种形态的他该怎么绕背……

    别绕了,最终解释权在人家手里,你就算绕了背也没用,上下左右前后,哪面挨得打最狠最毒,哪面就是他的正面。

    只要是同时对埃里奇发动的两次攻击,其中伤害更高的那发必然会被大幅削弱,而如果这两次攻击没能同步,时间上稍微错开一点,甚至搞不好两下全都得刮痧。

    ……

    现在的埃里奇,虽然还不像成为食神的他那样难缠,但也已然有了未来“正面战神”的几分风采。

    面对威廉和月神配合默契的前后夹击,看上去形貌疯癫狂暴,似乎已经被食欲支配了理智的埃里奇,却展现出了惊人的战斗直觉。

    无视了背后声势惊人的月光箭矢,任凭月神将自己的背后轰得血肉横飞,口角流涎的埃里奇微微俯身,两只覆满了厚厚几丁质硬壳的手掌叠在一起,精准地截住了威廉平平无奇的拳头。

    “滋……”

    伴随着一阵热锅煎黄油般的声响,明明已经接下了威廉的攻击,但那厚逾半米的几丁质硬壳,却好似被浇了铁水的冰块儿一样,瞬间被蚀出了一团人头大小的空洞。

    而随着时间的不断流逝,这散发着呛人浓烟的空洞正在迅速扩大,仅仅两次呼吸的功夫,便几乎烧穿了他全力叠出来的甲壳。

    这是……母亲的毒?

    张口喷出一蓬黑色的气雾,将试图继续进攻的威廉强行推开后,埃里奇先是讶异地看了眼自己被烧穿的甲壳,随即微眯着眼睛望向了威廉的拳头。

    果不其然,在对方拳面的缝隙里,数枚白色的骨质碎尖儿赫然在目,而少量无色透明的液体正从中缓缓流出,沾得威廉的拳面泛起了淡淡的水光。

    当着埃里奇的面,取出了蛛后比小水缸还大的毒腺,往自己的拳头上挤了点粘稠的毒液后,一手夹着三颗蛛后碎牙的威廉,便再次纵身朝他扑了过去。

    虽然来不及处理蛛后的尸体,被埃里奇吃掉了绝大多数,但威廉这段时间自然也不会干呆着,依旧从蛛后身上获取了大量珍稀材料。

    而面对精擅防御,无论物理攻击还是能量伤害,都能强行削弱大半的埃里奇,蛛后的利齿和剧毒便是最为锋锐的长矛!

    “滋……”

    “噗噗噗!”

    “滋!”

    “噗噗噗……”

    在月神和威廉的一插一射之下,埃里奇的背部被皎白月光凝成的利箭屡次洞穿,不知何时竟结上了一层混着血迹的月色薄霜,且每当他被月神的箭矢光顾一次,背上的月色薄霜便厚实一层,已然开始影响到埃里奇的正常行动了。

    而随着他的移动开始受限,威廉拳头命中率亦开始稳步上升,靠着腐蚀效果惊人的蛛后毒液,一层又一层地烧蚀着埃里奇叠出来的甲壳。

    当如此这般往复上百轮,使得埃里奇背后的月色薄霜已然结到了前半身后,躲闪不及的他只得架起手臂,连续硬吃了威廉六次饱蘸了蛛后毒液的重拳。

    在这要命的素质六连下,埃里奇不仅双臂的桡骨被齐齐震断,右腕的血管更是被蛛后的牙齿划破,少许毒液直接渗了进去,开始随着血液流向全身。

    赢了!

    看着远处面色一变的埃里奇,正在弯弓搭箭的月神心头一喜。

    赢了!

    看着埃里奇已然开始泛起了深灰色的手腕,紧攥着蛛后碎牙的威廉亦跟着心头一松,然而……

    “休想!!!”

    只听得一声狞恶的暴吼,在威廉两人惊讶的目光中,埃里奇猛然张大嘴巴,直接将自己中了毒的右臂整个塞了进去,随即两排利齿毫不留情地猛力咬合,不仅硬是将之其肘咬断,更是面色狞厉地整个囫囵吞了下去。

    “……”

    这尼玛也行?

    埃里奇出人意料的应对方式,着实打了威廉两人一个措手不及。

    在被铺天盖地的汹涌丝浪冲开后,威廉奋力挥动蛛后的利齿,将捆住自己的蛛丝全数割断,随即再次冲了上去,准备趁着埃里奇缺了只胳膊的机会,再给他来上一轮狠的,直接把这个难缠至极的家伙一波带走。

    然而令威廉没想到的是,就在他破开重重丝浪和浓稠黑雾的阻拦,再次突进到埃里奇身前时,这位未来的食神似乎终于失去了理智,好像不知道它已经没了右手似的,仍旧举起空荡荡的右胳膊迎了上来。

    见到他如此愚蠢的应对方式,远处的月神不由得心头大喜,直接扳住手中由月光凝聚而成的长弓,猛然用力将其拗断。

    而埃里奇背后的薄霜亦随之当场破碎,化为数百支细碎的无尾细箭,瞬间洞穿埃里奇的背部,直接在其身后炸开了一片混着月芒的迷蒙血雾。

    等等……不对劲!

    看着面前明明陷入了必死境地,却仍旧固执地用右手指着自己的埃里奇,威廉似乎想起了什么,不由得瞳孔微缩,随即毫不犹豫地停下了进攻,转而唤出了狱火大君的部分肢体。

    “噗噗噗噗!”

    异常熟悉的穿刺声再次响起,埃里奇空荡荡的右手臂内,猛然长出了一对锋利而粗大的蛛腿,对准空中的威廉便是一轮夺命戳刺,直接将远处刚刚出现的狱火大君扎成了一堆破碎的石料。

    “又特么拿我挡刀?你他吗就不配当术士!!!”

    在狱火大君歇斯底里的嘶吼中,那对几乎与蛛后一模一样的蛛腿猛然下落,深深地扎进了下方的“地面”,随即像是拖拽着什么东西一样,倏地弯曲了起来。

    艹!这不是它成为吞噬之神后才觉醒的能力吗?怎么现在就能用了?

    看着那两条在猛力拉拽的蛛腿,以及眼神中陡然失去了全部神采的埃里奇,威廉不由得暗骂一声,随即立刻取出无终薄刃,照着自己的腰子便是一轮同归于尽刀。

    但即便威廉第一时间便做出了应对,但终究还是晚了一步,埃里奇的后腰虽然被捅得鲜血飞溅,但他却好似没有直觉一样,根本连半点儿反应都没有。

    而那两条拼命拉拽的蛛腿,已然把沾满了透明黏液另一部分的躯体,从埃里奇的“束缚”中一点点拖了出来……

    那是一张面孔,一张月神和威廉都异常熟悉的面孔……蛛后的脸!

    “咝啦!”

    伴随着一道熟牛皮被切开似的裂声,像是巨蟒蜕皮一样,硬生生从埃里奇右臂中钻出的“蛛后”,先是稍微活动了一下满是黏液的身体,随即一边擦拭着口角的涎水,一边朝着面前的威廉露出了亲切的笑容,温声安慰道:

    “别担心,母亲已经死掉啦,我只是借用了一下她的身体而已……嗯……这个能力叫做……”

    “衔尾者之蜕”

    一脸头疼地报出了对方能力的称谓后,在埃里奇颇为惊讶的眼神中,威廉先是瞥了一眼“蛛后”屁股上多出来的棘皮状蛇尾,随后抬起手朝下方指了指。

    “这是下面那位吞噬魔神的看家本领,而他的本体,刚好就是一条无比巨大的衔尾蛇,饿急了连自己都能吃掉的那种……所以,那位吞噬魔神确实是你的父亲?”

    “咦?你知道得还挺多嘛!”

    略带诧异地挑了挑眉后,换成了蛛后躯体的埃里奇,终于勉强控制住了过剩的食欲,不再是之前那副口角流涎的癫狂模样,转而挺了挺鼓胀的胸脯,笑吟吟地歪着头道:

    “不过你有一点猜错了,严格来讲的话,那位吞噬魔神应该是雌性才对,所以我其实并没有父亲,但却有两个母亲。”

    “……”

    好家伙,你这个家庭情况可太特么zzzq了,扔到漂亮国搞不好能混个议长当当。

    看着对面脱胎换骨一样的“埃里奇”,威廉实在想象不出来,一条母蛇到底是怎么跟蛛后搞在一起的,只得默默跳过这个容易被搞的话题,转而一脸不情愿地点开了任务面板,黑着脸道:

    “无所谓了,就算你有十个爹一百个妈,也弥补不了对我造成的损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