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无敌从献祭祖师爷开始 > 第641章 龙虎山五祖!剑魁陈道陵

第641章 龙虎山五祖!剑魁陈道陵

    宫内宣召,周道自然不敢逗留,跟着传旨的太监出了御妖司。

    事实上,从龙虎山回来以后,周道原以为秦皇会召见他,然而除了一道封官的旨意,宫里却没有任何动静。

    “公公,刚刚旨意说得不清不楚,是陛下召见吗?”路上,周道忍不住问道。

    传旨太监一听这话,双腿发软,一个踉跄,差点没有栽倒。

    “公公,你没事吧。”周道赶忙搀扶。

    那传旨太监却是一脸惊恐,跟见了鬼一般看着周道。

    他三寸进宫,切了以后当差已有二十多年,还从来没听谁敢说宫里的旨意不清不楚。

    早就听闻,这位宗保大人少年得志,杀名传遍四方,谁曾想竟然胆大包天到这等程度,连皇家的忌讳也是说犯就犯了。

    “宗……宗保大人说笑了……”传旨太监毕竟是经过历练,知道眼前这位元王如今乃是宫里的红人,刚刚的无礼之言却也只能当作没有听见。

    “此次是宸妃娘娘召见。”

    “宸妃娘娘!?”周道若有所动。

    小十三的母妃,之前周道经常听小十三提及,说他母妃是个大美人。

    只是后宫重地,一般男人不可能随意踏足,周道自然也没有机会得见。

    不过,如今他身负【少司宗保】之位,得了陛下恩典,可以在宫中随意行走,倒是没了之前的不便。

    “宸妃娘娘召我何事?”周道忍不住问道。

    传旨太监抬眼看了一眼周道,却是躬下身子。

    这位新晋的宗保大人还真是什么都不知道,主子的事情是他们可以随意置喙的吗?

    别说他真的不知道,就算真的知道也不敢多说半个字啊。

    一般朝中大臣也没有这么问的。

    “宗保大人入宫便知。”传旨太监依旧堆着笑道。

    御妖司总部门口,接引乘驾已经在等候了,凤鳞驹,九镶琉璃车,车头挂着六道龙凤璎珞。

    车头的璎珞代表着接引的规格,按理说,寻常大臣都是挂三道,柱国大臣以及侯爵为六道。

    封王为七道,皇嗣为八道,九道为国礼,非旨不得出。

    六道璎珞,本是柱国大臣以及侯爵的规格,偏偏这里用的还是龙凤璎珞。

    这可是只有皇亲国戚才能用的。

    “这位小周大人前途无量啊。”传旨太监从那六道璎珞便看出了周道的锦绣前程。

    年轻如此,又是外臣,竟然能用得上如此銮驾,本朝三十多年,可没有出过这么一号人。

    “嗯!?”周道显然也注意到了。

    他虽然对皇家的事情知道不多,可是跟九皇子厮混得时间长了,耳濡目染,也是知道些规矩。

    不过周道并未多想,正准备上车。

    “周大哥。“

    就在此时,一阵急促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周道略一驻足,回头望去,只见姜元走了过来,他面色惨白,刚回到了御妖司,将宋司平和曲秀秀安置妥当,便来寻找周道。

    一听说他进了宫,刚忙奔了过来。

    “嗯?你跟人动过手了?”周道扫了一眼,眉头便皱了起来。

    如今的姜元已是归元境高手,以他的天赋和机缘,又是在京城脚下,即便是看在御妖司的面上,能够跟他叫板的人还真不多。

    然而眼下,姜元面色惨然,体内的真炁也是混乱无比,虚浮不沉,显然是动了根本。

    嗡……

    周道一指点出,法力似灵蛇,钻入姜元体内,后者仿佛吞服了十全大补之药,血气恢复,面色也变得红润,体内的真炁似得点化,如龙虎交泰,运转更盛。

    “这便是法力的玄妙吗?”姜元看着如此神奇手段,不禁咋舌,露出羡慕之色。

    所谓万法归一,一旦修成法力,便可以化腐朽为神奇,甚至演绎诸般神通。

    尤其是凝聚法印,叩于天地之后,可以自成法脉,创造神通,流传后世。

    “你遇见高手了?”周道忍不住问道。

    “宗保大人,宫里还等着呢。”

    旁边的传旨太监见状,眼角不自然地抽了抽,忍不住催促起来。

    怎么还聊上了?

    他在宫里当差这么多年,还头一回见到竟然有人如此不紧不慢地耽搁时间,居然让宫人的贵人等着。

    如果换做武帝时期,过了入宫的时辰,可是要杀头的。

    “上车再说吧。”周道随手招呼道。

    “宗保大人,这可不……”传旨太监见状,面色骤变,

    忙阻拦。

    这可是宫里的接引乘驾,有着严格的规制,所有信息都要登记在册,什么人坐,哪些人坐,传旨的是谁,赶车的是谁,当天喂马的是谁,套车的是谁……

    这些可都是要留下纪录的。

    周道竟然私自带人上车,按照规制,这算是大不敬。

    然而,这位传旨太监显然是不太了解周道,他话还未说完,姜元便已经被他拉上了车。

    “走吧。”

    车内传来了周道的声音。

    “我的妈啊,真是来请了個祖宗。”

    传旨太监面色为难,最终也只能妥协,若是误了时辰,他还是要受到责罚。

    吁吁吁……

    一阵嘶鸣响彻门前,车驾缓缓驶向皇宫。

    姜元则诉说起自己在城外山中的见闻。

    “还真是位高手。”周道面色微凝,从姜元的描述来看,他见到了许多姜元见不到的东西。

    “裂山成纹,气镇山河……此人的修为不可测度……”周道喃喃轻语。

    自从踏入道境之后,他对于力量的感知变得更加敏锐。

    到了这个层次,纯粹的追求力量已经变得不再高明。

    无论是法力境的【凝聚法印】,还是本命境【本命化宝】,再或者是破界境【内界生外界】……都是以自身印证天地法则。

    像姜元所说的那人,身似出天地,意随山河游、

    这已是极高的境界。

    “那人已经留了很大的余地,高高在上,并没有将你放在眼里,否则的话,他一个念头,你便回不来了。”周道轻语。

    的确,不入道境,皆为蝼蚁。

    姜元的天赋是不弱,可是太稚嫩,欠缺火候,在寻常道境面前尚且不堪一击,更何况面对此人?

    “哼!”姜元一声冷哼,想起那人狂傲的模样便气的牙根痒痒。

    “别不服气,到了这等境界,并非随意摆谱,他的眼中确实没有你。”周道笑着道。

    “好好修行,总有一天,你也能够入道境。”

    “大哥,你认识此人吗?”姜元追问道。

    他自己的意气倒不算什么,关键是那人让他带话给周道,让其收敛一些,否则天地难容,其中威胁的意思不言而喻。

    这才是姜元最担心的。

    “不认识。”周道摇了摇头。

    “那他为何……”

    “树大招风,但凡成名者,必有大敌。”周道轻语。

    他这一路走来,实在太过惹眼,明里暗里不知立了多少敌人。

    敕灵宫暂且不论,仅仅龙虎山覆灭,天下皆有传言,元王在此次大事件中扮演了极其重要的角色,里应外合,立下大功。

    就这顶帽子便足以为周道引来仇敌无数。

    要知道,龙虎山传承了这么多年,尾大不掉,天下信众不知几何,门人弟子,开枝散叶,论起真正的龙虎山弟子更是难以数尽。

    这些人早已将周道当成了眼中钉,肉中刺,就更不用提那些与龙虎山有旧的故交高手了。

    另外,据周道所知,龙虎山虽然被移平,可是依旧有不少高手逃脱了此次大劫。

    回到京城之外,周道曾经拜访过食柱,已经得到了确切消息。

    龙虎山掌教弥觉罗并未身死,逃脱了劫数。

    只不过这个消息一直被压了下来。

    除此之外,周道还得到了一个更劲爆的消息。

    当日,劫数降临,实际上,龙虎山的最高战力并未出现。

    “最高战力?”姜元听着周道的分析,忍不住问道。

    “龙虎山资历最老,神通最强的五位老祖,合称龙虎山五祖……这五个老家伙连面都没有露一下,实在太过蹊跷。”周道凝语。

    龙虎山一战,秦皇手段诡异,直接破了龙虎山的祖脉龙气,断了他们未来之路。

    可是,龙虎山似乎依旧有所保留,灭宗之日,竟然还有余力未出,实在匪夷所思。

    “大哥,如果真的如此,那岂不是说……”姜元欲言又止,脸上的担忧之色越发浓烈。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更何况是龙虎山那般庞然大物?

    如今,龙虎山已被朝廷斥为妖邪,那是真正的不死不休,一旦余孽卷土重来,恐怕周道也会被视为诛灭之列。

    “龙虎山毕竟没了,我在京城,有何惧?”周道摇了摇头,倒是没有在意。

    凝聚法印,才是他目前最关心的事情。

    唯有成功,他才算是真正踏入道境,从此天大广大,任由驰骋,地位不可撼动。

    片刻后,接引乘驾穿过【大前门】,直接过了【衔剑道】,停在【三阳殿】前。

    此时,一位面容和善,满脸堆笑的老太监已经等候多时了。

    “李公公……”周道见到来人,不由笑了。

    当初他入皇家图库,重遇长公主秦白楚的时候便是李公公领路,后来他数次入宫,也是这位老太监引领,算是熟人。

    “小周大人高升,可喜可贺。”李公公行了大礼。

    “李公公不必多礼。”周道赶忙搀扶。

    他知道,这个老太监乃是宫中老人,做到了首领太监之位,仅次于八大总管以及那位神秘莫测的老祖宗。

    “李公公,他……”传旨太监看了看从车架上走下来的姜元,欲言又止,眼神传达出来的意思很明显,跟他无关。

    “退下吧。”

    李公公扫了一眼,便已心中有数。

    所谓宫中规矩,那也得分人,像周道这种如今最炙手可热的人物,谁会因为这种小节用规矩苛责于他?

    不说其他,单单他身后的那些贵人便都觉得可笑。

    这种事在将一辈子都奉献给皇宫大内的李公公眼里都不叫事。

    “小周大人,跟老奴来吧。”李公公做了请的姿势。

    “有劳公公了。”周道客气道。

    外臣入后宫,需要内侍太监引领,至少也得是管事级别。

    也就周道身份特殊,才能够让李公公这样的首领太监领路。

    狭长的宫廊一眼看不到尽头。

    这条宫廊又叫龙凤路,乃是通往后宫唯一的路。

    “李公公,最近陛下是不是不在宫中?”周道突然问道。

    总司陆仙游已有多日未曾上朝,说是宫里传出了话,罢朝七日。

    在秦皇登基的三十多年里,这种情况很不正常。

    “小周大人,你可不要乱说话啊。”李公公手臂一抖,怀里的拂尘差点掉落。

    他猛地回头,白皙的脸庞浮现出一抹惊恐之色。

    这位小周大人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什么事都敢打听。

    这里可是宫闱内院,敢妄言陛下行踪,这是脖子太酸,要卸下来松快松快吗?

    “我就随便问问。”周道笑着道。

    “小周大人,宫廷之中,可没有能够随便问问的事,你可要小心点。”李公公看了看左右无人,压低了声音,郑重告诫道。

    去年,风华院的郑贵人,就因为在陛下平日里喝的香茶内发现了几枚甘参,竟然去上医院打探陛下的身体近况,甚至还偷偷看了陛下平日里的诊脉纪录。

    最后,郑贵人以心藏凶祸之罪论,下发大狱,每熬过三天,其族被平,男丁难免十三岁,尽皆发配为奴,至于女眷则充了官……

    就连上医院几位当值的医官也未能幸免。

    “这也太狠了吧。”

    身后,姜元忍不住道。

    李公公闻言,脚下不问,差点摔了个老太太钻被窝。

    他回过身来,死死地瞪了姜元一眼。

    狠?这踏马是在说谁呢?

    这元王百口无忌,怎么身边的人也这德行,什么话都敢说。

    他这里还正举着例子呢!

    “慎言,慎言。”李公公干咳了两声,提醒道。

    “对,慎言,慎言。”

    周道也干笑了两声,瞪了姜元一眼,示意他收敛一些,不该说的话别乱说。

    走过狭长的宫廊,宫殿楼宇,便印入眼帘。

    “小周大人,那边便是安阳宫了。”李公公带着路。

    安阳宫便是宸妃娘娘以及十三皇子的寝殿。

    “周大哥,快看,是那人……”

    就在此时,姜元突然大叫起来。

    周道顺着他的手指望去,不远处的假山亭台之中,正坐着一位中年男子,身上竟然背着一柄桃木剑。

    大内禁地,身负刀兵,即便只是木剑却也显得极不寻常。

    “那便是你遇见的高手?”周道目光凝起,感受到了一股若有似无的恐怖气场。

    “小周大人认识剑魁?”

    “剑魁?”周道一怔:“李公公知道他?”

    “当然知道。”李公公讶然失笑:“你的师傅应该也认识他……”

    “此人便是剑魁陈道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