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溯源仙迹 > 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尘儿

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尘儿

    混乱且诡异的旧十区内,一道黑色的人影行走在狰狞而恐怖的街道上,各种只活在别人梦里的恐怖画面在这个早已被抛弃的城市里上演,这里没有英雄,没有正义,没有道德,没有人性。

    每过一天,旧十区的夜便会更长一分,恐怖的怪物便会更多一些,而仅存的人类也会慢慢的失去理智,渐渐的变成想象中的怪物。

    少年行走在黑暗之中,双眼慢慢变得贪婪与无度,强烈的暴食欲望涌上心头,某一刻,当黑暗最深之时,少年缓缓摘下了黑色的口罩,撕开了早已被缝起来的嘴巴,开始疯狂的吸食周围的黑暗。

    天空中早已没了光,大地上也再也见不到光。

    背包里的蛋已经被取出,就飘浮在少年的身前,它也散发着迷幻的色彩,吸引着,各种恐怖的怪物,然后这颗蛋便会飞速变大,如同鲸吞一般,瞬息间将靠拢过来的各种奇特的恐怖怪物吃个干净,不留半分残渣。

    当天空再次明亮的时候,已经是第六天的上午11点,少年渐渐恢复正常,忍不住打了个饱嗝,摸了摸已经鼓起的肚子,心里无比的震惊,这一次好像真的放开了吃,所以才这么的没有节制吗?还是说这颗蛋即将完成所谓的进化?

    少年有点累了,将蛋重新包裹在黑色的背包里,然后回到了青年租的房子里,躺在床上便睡了过去。

    门早已经没了踪影,甚至连房间都被翻的乱七八糟,但是那又如何呢?只要有一个干净的床,能睡觉,那就没什么好抱怨的。

    源尘感应到蛋的呼唤,有些奇怪地睁开了眼睛:“这才睡了两个小时,你又饿了。”

    “天又黑了?这次是两个小时,那明天是不是便不会再有白天了?”

    少年像往常一样行走在街道上,继续开始暴饮暴食,这次的蛋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变得无比的迫切,好像这已经是最后一餐,吃完之后就要被拉出去砍头。

    源尘本能觉得不安,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一样,但是一直到少年觉得自己的肚子要撑炸了,也没有发生什么。

    “你说这次不回去了,要去山区?”源尘有些惊讶,这颗蛋真是任性,如果不是对于方已经和自己签订了契约,恐怕现在少年早将它煮着吃了。

    少年寸步万里,很快来到了山区半山腰,这里有一个狰狞的巨大黑洞,像是可以吞下整个城市,源尘皱了皱眉,他感觉里面有一些危险的气息,本能的不想下去,可是已经答应过这只蛋,如果不下去的话,还真的不行。

    “遇到危险,记得保护我,我可跟你签署了契约,万一出了问题,你要和我一块儿遭殃。”

    步入黑暗山洞,仿佛遗弃了光明,与此同时,身后的城市瞬间陷入了永恒的瞬间定格,然后下一瞬间,所有的一切都在倒流,仿佛在天空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闹钟,时间的光盘轻轻拨弄,时间也在朝着过去的某一个时间点飞速奔驰。

    终于时间停在了一周前的某一天,倒流的时间开始正常的流淌,天空中也发出了一声齿轮转动的声音,一切都恢复了正常,蓝天白云,万物复苏,仿佛一切又恢复到了那个安静祥和的日子里,唯独山区的这处黑洞,仍然还是原先的样子。

    黑洞之内,黑衣少年仿佛与整片黑暗都成为了一体,根本无法分辨其存在的意义。

    “我说你能不能指个路?”源尘拍了拍怀里的蛋,心里无比的懊恼,这颗蛋突然又失去了所有的感应,好像死了一样。

    不过这个黑洞里是真的黑,伸手不见五指,看不透,摸不着,真的很怀疑挖掘古董究竟是怎么挖到这个洞里的?

    难道是之前并非如此。

    走着走着,少年感觉自己从往下走,改成了往上走,虽然少年嘴里说着分不清方向,但也绝不可能原路返回,所以可能是马上就要走出去了。

    当走到一个重要节点的时候,少年停下了脚步,面前似乎出现了一面墙壁,挡住了前面的路。

    通过触碰和感知,应该是青铜制式的门或者是墙壁,而到了这个节点,原本无声无息的淡也变得兴奋了起来,就像是遇到了这世间最美丽的食物,带着九分期待,一分彷徨无措,源尘你是第一次感知到这颗蛋有这种情绪。

    其实从对方绝望之后变成了一个蛋,少年便知道自己也受到了牵连,但是当时影响并不深。

    也是在这个时候,少年才从这颗蛋的口中知道了对方的身份和来意。

    具体情况和少年想的差不多,但是要比少年想的更复杂一些,这颗蛋是那个大世界的万恶之源,由于那个大世界如同被无数世界寄生了一样,所以产生的恶念可以说是无穷无尽,因而,在一个万恶之源无法满足的时候,自然而然就会诞生第二个万恶之源,而这第二个万恶之源,由于一直没有得到满足,或者它的本质就是要让自己趋于圆满,所以在诞生之后便疯狂的吸收所有世界的万恶,可是奈何第一个万恶之源已经吞掉了4/5,剩下的1/5,无论如何都无法让第二个万恶之源圆满,所以原本的供大于求,变成了供不应求,然后这第二个万恶之源就饿疯了,无奈之下,世界之主只能将第二个万恶之源给封印起来,在恶念没有达到一定地步的时候,不会再放它出来乱窜。

    可是这不巧了吗?源尘作为恶念本源,还是纯纯的恶念,来到了这个世界,然后再来到的瞬间,就被第二个万恶之源给盯上了,这也是源尘当初感觉心悸的原因,因为这第二个万恶之源,已经饿得有些疯狂,恨不能将他整个吞掉。

    只是第二个万恶之源被封印了,无论如何也无法走出,急得抓心挠肝,只能找世界之主,可是世界之主,偏偏在这个时候跟一个依附过来的大世界的女主人,聊了起来,刘德华,雨还是那么酸臭酸臭的,让第二个万恶之源感觉到被恶心到了。

    而在那两人交流的过程中,这第二个万恶之源,还不能打扰,只能抓进牢干的,等待自己的这位世界之主聊明白了,才跟他说清楚了一切。

    一开始,这位世界之主是拒绝的,毕竟这是自己好不容易创造出来的一个万恶之源,虽然是备用款,但也是花了很大的心思,耗费了很多的心血,如果就这么放手了,万一她不回来了怎么办。

    而就在这个时候,似乎另一个世界的女主人知道自己这位主人跟那个世界的女主人聊过天,顿时就不干了,吵着闹着要跟他聊天,自己这位世界之主,像是有些痛并快乐着,原本不打算搭理第二个万恶之源,可对方如此闹腾,也不是个事儿,万一打扰了他和别人聊天,就很不好,于是暂时还处在圣人状态的世界之主发了发善心,决定放它出去玩一玩,但是也警告它记得回家,还有之前的那些底层逻辑不能忘。

    然后就有了少年见到的那一幕,底层逻辑自然就是能说人话的不能吃,本来这第二个万恶之源是打算一口吞了少年的,可惜对方说对了逻辑,从好吃的变成了不能吃的。

    其实在得知真相之后,少年便知道这家伙应该不会害自己,甚至对自己的世界也没有任何的负面伤害,反而可能让自己的世界恢复到一种正常状态,甚至更胜一层。

    不过,这家伙透露出来的消息有点多,少年缓了好久才缓过劲儿来,也明白为什么那个大世界那么多的世界依附,原以为是寄生或者是被强制夺取,结果看样子可能是两个世界主动相拥,其实想想也应该是这样,毕竟都是终极世界,谁又比谁弱呢?哪怕是弱一星半点,那也差不了多少,谁又肯失去主动性,被别人掌握命脉,这显然是有些不正常的,也正是这种不正常,让少年产生了某种恐惧,而现在看样子是自己多想了,这也打消了某种疑虑。

    也让少年放心了很多,至少不用担心这些世界内卧底的那个叶权突然变成一颗种子,寄生在自己的世界,然后如同磁铁一样把自己的世界也吸附到那个大世界上。

    不过当这颗蛋和少年签订契约之后,两人的思维就可以互通了,毕竟都是恶念,谁又比谁更高贵呢。

    这个蛋似乎也陷入到了某种沉默,然后才问出了那句话:“你也想和那些世界之主一样,跟我的主人聊天吗?”

    源尘当时是沉默的,如果不是这颗蛋实在有用,对提升自己的恶念层次也是极有帮助,恐怕少年已经把这个蛋给摁死了。

    “这里究竟有什么?让你无比的高兴。”源尘眼睁睁的看着这颗蛋撞向了青铜门,然后看似坚固的青铜门如同豆腐般碎裂,紧接着,一股巨大的吸力便从门后传来,像是戳破了某个整体。

    源尘和蛋一起被吸了进去,等再次睁眼的时候,已经出现在了一个巨大的房间内,这里的一切都是白色的,少年原本穿的黑衣服也换成了一身白,甚至连原本梦幻般的蛋也变成了毫无特色的白。

    “你醒了,尘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