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 第9006章 一概而论

第9006章 一概而论

    他的反应和态度又是什么?

    那么激烈,那么抵制,好像她提出那种意见,本身就是一件不能接受的事情。

    这让小朵感觉很挫败。

    也很无助,无力。

    她记起他先前愤怒下说出口的一句话,他说:“……不要拿你爹娘的行为来要求我爹,你爹娘本身就是热情好客的性子,哪怕是门口来了一个叫花子都要请进去喝茶的那种。我爹不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行事方式,你这样拿着一把尺子去衡量这其中的得失,会让人很难为,我夹在中间也感觉窒息……”

    小朵回想起先前项胜男的这番话,眼泪就止不住的往下流。

    那种没法沟通的感觉,让她非常憋闷,胸口也是一阵的胀痛,肚子还有点不舒服。

    仔细咀嚼胜男的话,好像也说的没毛病,确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行事方式,不可一概而论。

    自己爹娘确实是热情好客的性子。

    可是——

    可是你项胜男有没有想过,人都是有区分对待的。

    你对待别人的方式,有时候不能只遵循自己,你也得去参照下别人对待你的方式来做适当的调整啊。

    我爹娘专门过来帮忙铡草,还带了一堆的东西。

    不仅是这次,上次,上上次……

    甚至这草场能够经营起来,养牛杀牛,官府那边都有打点。

    是因为啥?

    都是我娘家在里面出力啊!

    项家的丰衣足食,离不开杨家的大力支持。

    难道,这一切不足以让你爹,在对待我娘家人这事上,多一分认真吗?

    我跟你项胜男这里私底下嘀咕,你就把我一顿反驳,如此的维护你爹。

    那我这个怀着身孕的妻子,算什么?

    小朵无力的闭上眼,眼泪再次滚落眼眶。

    娇娇刚刚三岁。

    大姐以前开玩笑说,婚姻有七年之痒。

    可搁在自己身上,这婚姻的第四个年头,便好没意思了……

    等项胜男带着洗完澡的灵灵和娇娇来到灶房准备吃夜饭。

    发现锅台上放着两只小碗。

    小碗里都装好了面皮,面皮上还各铺着一只荷包蛋。

    “哇,好香呀,我好饿呀!”

    娇娇欢呼了一声,赶紧奔到锅台边。

    灵灵也跟了过去。

    小朵手里端起一只大碗,脚下往外走,同时叮嘱她们姐妹:“坐下来吃,别烫着了。”

    小姐妹连连点头,一门心思都扑在香喷喷的面皮汤里了。

    项胜男来到小朵跟前:“你这是要去哪?”

    小朵目光垂着,冷冷道:“我去给大伯送。”

    项胜男松了口气。

    “我去吧,你歇着。”

    他伸出手来,小朵却避开。

    “大伯懂人情世故,晓得谁对他好,我伺候大伯我心甘情愿,但有些人就别指望了,归你!”

    撂下这话,小朵径直往灶房门口走。

    项胜男紧了紧眉头,大步追到了门口。

    他压低了嗓音,有些烦躁的说:“都这么长时候了,你咋还在闹呢?”

    小朵猛地抬起头。

    红肿如桃的眼用力看着他。

    他愣了下,那气势下意识就龟缩了回去。

    尤其是看到她哭红的眼,他心里也浮起一抹恐慌。

    “这咋还哭红了眼呢?朵儿你收收脾气,别闹了,好不?算我求你了?”

    他弯下腰,将声音压到最低,跟她这作揖,赔罪,求饶。

    像一个天底下最好的丈夫,最卑微,最渺小。

    然而,正因如此,却也最伤小朵的心。

    因为,他的卑微和渺小,他的求饶和告罪,统统都不是她真正想要的。

    她要的,是一份理解,一份支持。

    哪怕他真耳朵不去找他爹那提出改进的意见,她其实也不会真的计较。

    她需要的是他的一个态度,站在她这边,耐心的听,顺着她的牢骚话说几句,给她一口顺气汤喝。

    她也就满足了。

    并不是真的要他去把他亲爹老子咋样咋样,她若真是那样苛刻的儿媳妇,又怎么会明明分家了,还将公爹接到草场来一起生活?

    她要的只是丈夫的一份理解,而他,却不愿意给与。

    小朵将给牛贩子的那份送完,就径直回了屋里洗漱准备睡觉。

    项胜男跟了进来,“你不吃吗?”

    小朵不搭理他,背过身去洗脸,洗脖子。

    项胜男盯着她的背影,“多少吃一点吧,你还怀着身孕呢!”

    小朵依旧不搭理他,完全当这个男人不存在。

    项胜男叹口气,跺跺脚,转身回了灶房。

    他端了一碗面皮送到屋子里来,哄着小朵吃。

    小朵已经在洗脚了。

    “我来帮你擦。”

    看到小朵顶着一个大肚子,弯下腰去拧帕子那么费力,项胜男赶紧冲过来帮小朵擦脚。

    这一回,小朵没有抗拒。

    因为擦脚这件事对身怀六甲的她来说,真是的一件很费力的事儿。

    项胜男看小朵接受了他的帮忙,心里暗暗侥幸了一把,觉得这是个好的苗头。

    于是又试探着开口:“朵儿,不气了,好不?”

    小朵冷漠的看了项胜男一眼:“一码归一码,擦完了,你忙你的事去吧,我要睡觉了。”

    “那你不吃了?”他讶问。

    小朵不想回应。

    项胜男又在床边站了片刻,长吁短叹了一会儿终于不甘心的出了屋子。

    小朵侧身躺在床上,脸颊挤压着枕头,目光木木的盯着昏暗帐子里的某处。

    耳边,却听到一墙之隔的灶房里,传来两个孩子小心翼翼的询问声。

    “爹,你是不是惹我娘生气啦?”

    “没有。”

    “那我娘为啥不来吃饭?”

    “你娘待会饿了再吃。”

    “爹骗人,你们在灶房吵架,我和姐姐都听到了呢,娘还哭啦!”

    “你们小孩子不懂,别瞎说。”

    “叔叔,你跟婶娘那认个错呀。”

    “对,爹去认错,认错还是好爹。”

    “行了行了,大人的事情小孩子别掺和,赶紧吃,吃完了回屋睡觉去……”

    灶房里的声音渐渐小下去。

    小朵翻了个身,平躺在床上,睁着眼看着帐子顶棚出神,双手抚着自己的大肚子,肚子里,二胎宝宝在里面轻轻蠕动。

    这是一个即将来到这个世上的孩子,是一条新的生命。

    可是,这孩子却不知道,此刻它娘心里,对它爹的失望。

    对这一眼看到头的生活的失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