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八零读书 > 重塑千禧年代 > 614 竞争(二合一)

614 竞争(二合一)

    元宵一过,诸事前行。

    总得来说,方卓对这个年还是比较满意的。

    过年嘛,收了来自pony的大红包,见了其乐融融的亲戚,有了社交平台的新进展,突破冰芯制程的关键进度,除了手机方面还没新动静,一切都很不错。

    3月5日,上午,方卓抵达恒隆23。

    他坐在办公室里喝了两口茶就开始安排媒体领域对冰芯的消音,已经见诸网络的《半导体技术》稿件从官网和博客上撤稿,这份半月刊还没刊登的溢美之词也不用再上版面了。

    除此之外,行业媒体与各类主流媒体也请人打了招呼,冰芯三个地区的晶圆厂既不接受采访,也不需要再进行相关的报道。

    冰芯完成65nm试产和未来相关产能的消息在业内是不可能瞒住的,但舆论层面还是尽可能的低调,不要搞那么大的声势。

    相较于社交平台和易科手机可以有的高调,冰芯还是默默做事比较好。

    方卓存着这样的考量,门户同行这边就由易科总裁办进行联络,不少或长或短的报道也已经被大家转载。

    别的都好说,就是刚有嫌隙的企鹅那边来了个不置可否。

    方卓知道彼此之间存在的对抗情绪,换了行政的人出面联络,企鹅很快就可可可了。

    临近中午,正当他想给硅谷那边打个电话,idg总裁熊潇鸽打了进来。

    “熊总,请说。”方卓很客气。

    “关于微博公司融资的事,是怎么个章程?”熊潇鸽听到方总这么客气,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他在阴阳怪气自己。

    “这是由新浪那边主导,汪延会在微博这个月的活动忙完之后处理的。”方卓答道。

    微博为3月份安排了很多活动,这这那那,总结起来就是“迎新活动”。

    目前,微博公司是新浪的全资子公司,也还使用“新浪微博”的名头进行引流,但域名是准备好的weibo.。

    熊潇鸽这通电话不是想听套话的,直接问道:“首轮融资规模呢?我想听听你的意思。”

    方卓言简意赅的说道:“全投。”

    “全投?”熊潇鸽迟疑数秒。

    “就你们从企鹅那拿了多少直接在首轮投多少,也不用分成多轮了,暂时也不用多掏钱,反正都是企鹅给的。”方卓淡定的表示自己的意思。

    熊潇鸽是要投,就是这投资的架势……

    方卓等了三秒,没听到老熊的声音,继续说道:“实不相瞒,老熊,前两天高盛的那谁还给我打电话呢,他比你还早的问了融资的事,我想着老熊才是国内第一投资人,怎么也得你牵头发话。”

    熊潇鸽倒也不是舍不得投,只是感受到这样的竞争信号:“方总,你认为微博后续的融资还需要很多?企鹅手里不是还有交友网吗?它会调转枪头吗?”

    “它会不会,我不知道,但张朝阳上周和我抱怨呢,说他自己做了个资敌的事。”方卓顿了顿,“我说,新浪和搜狐是兄弟单位,可以有良性的竞争,我估摸着搜狐可能会看看微博这种平台的发展再决定入不入场。”

    “做这样的社交平台有什么门槛?搜狐能做,网易也能做,砸钱就是了。”

    “明明是idg先来,先接触这样的项目,你难道想以后因为少投一点钱失败了而后悔吗?”

    “老熊,我这么说吧,15.5亿先打个轮廓,后续能不能成就看你们有没有魄力了。”

    社交网络的竞争相当相当花钱。

    前期先发的时间、资源、资金都相当关键,过了这么一段就会好很多。

    这是方卓年前说过的“抓住时间窗口,资源猛上,重金猛干”。

    话不是随便说说,是真要这么做。

    熊潇鸽再次清晰的感受到方总的决心:“还得是方总这位内地首富能给我决心,这样,我再和idg合伙人聊投资的时候就把你的话原封不动的告诉他们。”

    “内地首富都是朋友捧场,没有国内第一投资人支持,我哪有现在。”方卓笑道。

    “这个月下旬,我会和汪延再见面聊聊。”熊潇鸽最后说道。

    方卓自无不可,这件事本来就是要由汪延来做。

    他结束与老熊的通话,想了想,打给了同为国内第一投资人候选的王风益。

    这样的通话就简单多了。

    “王哥,月底月初,微博融资。”

    王风益问道:“怎么投?”

    方卓还是一样的意见:“全投。”

    王风益干脆的答道:“好。”

    方卓刚想寒暄两句再挂掉电话,对面忽然迟疑了。

    “等等,方总。”王风益犹豫着说道。

    方卓惊讶:“王哥,你说。”

    “这笔钱等申新科创做完第一季度的业绩汇报再投,不耽误吧?”王风益询问。

    方卓也答应了:“好。”

    如此,基本敲定微博首轮融资的大体情况。

    其实,这些天还有其他的投资朋友在微博上线后也致电询问融资的事,但这三家合作很久,只有b轮看情况再决定是否引入新的投资方了。

    午餐本想到22层找苏薇一起吃,但楼下的高管会议延时,方卓只好用几份半导体的资料下饭。

    这顿饭还没吃完,电子司上次联系的那位郑英锋又一次打了电话过来。

    郑英锋上次仅仅是简短的通知,这次却是进行比较详细乃至繁琐的讨论,主题就是一个——冰芯需要什么?

    这位的职位不谈政策、行业、国际竞争,就是询问有没有可以具化执行的需求。

    比如,这65nm形成产能之后,国内哪些领域可以下单。

    比如,冰芯合作的高校,能不能再多一些力度。

    郑英锋很认真,连带着也没太遮掩的表示,价格上可以有足够的空间。

    方卓其实对冰芯的产能填充没什么担心,65nm在今年和明年都会是一线工艺,买家相对容易找,而且,当初之所以跳过90nm制程的重要原因就是,65nm的成本和90nm相差无几,还可以随着良率的提升而形成价格优势。

    也就是说,即便与台记、联电的成熟65nm有竞争上的困难,也可以反手先吃其他厂商90nm的份额。

    制程即是正义!

    通话时间持续很久,郑英锋对各种情况信手拈来的方总印象不错,方卓也觉得这位电子司的小领导办事风格挺踏实。

    方卓去美国前会到京城再找领导当面汇报工作,也就约了这位郑英锋到时进一步聊聊冰芯的现实需求。

    届时,再看看情况,能不能君子之交当成哥。

    末了,挂掉电话前,郑英锋透露了一个消息,现在研究的除了对企业的支持,也在把城市的定位和考量作为议题,大家都希望冰芯能够再接再厉。

    下午两点钟,匆匆吃了午餐的苏薇上楼来拜会方大老板。

    “方总,我们计划上半年再启动一个仓储中心,打通西南方向的脉络。”苏薇提了句今天开会聊的内容。

    方卓称赞道:“好事,苏总辛苦了,不愧是国内第一电商总裁。”

    苏薇莞尔一笑:“方总现在越来越喜欢夸人,孙同宇肯定不能认同这个称呼。”

    “淘宝的发展真是好。”方卓也没吝啬对竞争对手的称赞,“真是激发了卖家和买家的活力。”

    “我们今天也稍微讨论了一个比较敏感的话题,易购是否要寻找机会进入c2c。”苏薇变严肃了,任何一个电子商务的从业者都能看到淘宝的红火。

    方卓听到这句话,没什么迟疑,笑道:“c2c可以暂时放在心里,先把b2c里的对手都干掉再说,将来如果涉足c2c,我希望是在有足够流量的前提下尝试。”

    b2c里的当当正奋起直追呢,就是可能需要多奋多追,但势头比之前强不少。

    而卓越网和亚马逊华夏经过漫长的融合,今年过完春节,它终于变成了“卓越亚马逊”,后续的动作值得多观察观察。

    还有苏宁、国美这样的线下对手,它们也在蠢蠢欲动。

    但总得来说,易购在b2c赛道有着相当不错的竞争局势,可以先把这一块做好再考虑更多方向上的竞争。

    方卓和苏薇又讨论了一会易购的情况,随即,两人又一起刷了会微博。

    微博上的拜山头潮流尚有余风,只是,已经出现了更多的变种。

    诸如,“方卓,我来了,我要跟你结婚”,“方总,房子卖了,基金买了”,“从朋友网来看方总”……

    方卓看的没什么感觉,苏薇则是直乐,有点体会到陌生人社交的快乐。

    下午三点钟,苏薇还要继续处理公事。

    “你什么时候去京城?”她知道方卓要从京城那边直接飞纽约。

    “初步定的是18号,不知道会不会有变化。”方卓答道,“手机那边的任务很重啊。”

    易科手机需要有人盯着,回国度假的虞红是在初五返回的纽约。

    “那我就期待六月份从视频里看看方总的发布会了。”苏薇笑吟吟的说道,“等到发布会之后,你给我两台能用的手机,我要亲手试试值得方总倾注精力的产品到底是什么样。”

    方卓吐了口气,不知不觉,距离发布会也就三个多月了。

    ……

    三月上旬。

    冰芯员工的假期逐渐结束,大家重新饱满的朝着量产目标前进。

    新上线的微博展现出良好的发展势头,以王星为首的管理团队把邪恶的手伸向了他们熟悉的平台,这一点受到企鹅强烈的舆论反弹。

    太欺负人了,你们新浪办事一点底线不要了?

    不过,王星对此保持缄默,只是继续坚定的推行策略。

    方卓作壁上观,也没说什么,毕竟,舆论上对企鹅似乎也没呈现什么同情的心理。

    三月十六日,就在他准备提前飞往京城的时候,业界忽然出现新的动静。

    不是新浪和企鹅,不是微博和交友网,是淘宝和拍拍干起来了!

    首先是有卖家发现自己在淘宝的店铺出现流量和权重的问题,随后对比同行,又联系淘宝方面,几乎可以确认是他在拍拍网同样开设店铺的原因。

    随即,出现这种情况的越来越多。

    经过摸索和总结,大家发现,这不是淘宝方面随意的动作,多数碰见情况的都是淘宝店铺比拍拍网店铺经营更好的卖家。

    也就是,这类卖家很容易做出抉择,几乎都会选择流量更大、发展更快的淘宝网。

    这样的竞争手段让企鹅措手不及。

    因为体量差距,企鹅方面先释放了温和的言论——去年,咱们还一起干ebay呢,阿淘,你忘了吗?

    淘宝方面的回应很简单——去年是我单刷的,没你什么事。

    伴随着态度上的试探,淘宝依旧坚定不移的让卖家们做出选择,而后者也没有出乎什么意料,有的是关闭拍拍网店铺,有的则是先下架同类产品。

    如此选择暂时还没波及到那类两边都经营不错的卖家,但形势已经显而易见,这一幕不会太远。

    企鹅方面升级了舆论回应,开始抨击竞争对手的做法。

    淘宝一点不怵,甚至举了之前交友网与朋友网竞争的例子,表示企鹅应该认可商业竞争。

    随后还有高管面对媒体,依旧以此举例,谈到朋友网的用户搬去微博。

    “用户在不同平台的自然流动,就像是商户卖家从拍拍网到淘宝网的自由流动。”

    “他们认可淘宝的前景,就这么简单。”

    淘宝网和拍拍网的竞争从一开始就显得颇具压倒性,后者在面临卖家流失的情况下很可能先被温水煮青蛙,然后再一波猝死。

    现在,不少人都在微博上猜测,想知道拍拍网能不能像朋友网那样坚持一年。

    方卓人到京城,瞧见这样竞争的一幕,只觉太过可乐,这淘宝打拍拍总有种企鹅之前用流量优势打击其它竞争对手的既视感。

    就在从业者和乐子人聚焦电子商务领域的两家争端时,来自美国的消息让不少微博网友激动了起来。

    倒闭。

    倒闭。

    倒闭。

    一天之内,三家美国次级抵押贷款公司先后宣布破产倒闭。

    之前汇丰银行减记108亿美元相关资产的影响似乎出现了。

    还没等大家@方总,另一个更具震撼性的消息传来,美国第二大次级抵押贷款公司新世纪金融公司宣布裁员比例超过50%。

    更有消息声称,这家公司距离申请破产清算也不远了。

    “这是影响?是余波?还是风暴在酝酿?”

    “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跟着激动了起来,@方卓。”

    “雷曼,你还好吗?”

    7017k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