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八零读书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第四百一十章 【反面】/【暗面】

第四百一十章 【反面】/【暗面】

    没有繁星,黑夜与白日都是暗淡的世界里,两道流星划破天际,坠落在了天际的尽头……在这【域外战场】旷阔无垠的大地里。

    那是被大联盟称之为禁绝之地的生命禁区,至今都没有确切能够开发的行动。

    大量原始植物的幽暗丛林深处,两道光影相互盘旋,就如同互相咬着尾巴的大蛇般,最终停下。

    “你受伤了?”这是那笑脸娃娃木偶的声音。

    “那一枪,削了我将近三成的魂力……”招财猫木偶声音接着响起。

    “竟然?!”

    “值得……起码,将【时光】这个不稳定的因素给铲除了。当初若非【时光】领域之中必需要存在一个【人质】的话,也不至于让这个卑劣的家伙肆意妄为了这么久。”

    “我在你的身上,感觉到了与那个家伙相似的气息……”笑脸娃娃沉声道:“它说过,一切才是开始,即使它消亡了,也一定会有人来到这里为它复仇。恐怕,挥出这一枪的那家伙,就是它所说的【有人】。”

    “【帝辛】吗……”招财猫低声自喃,“还真是,阴魂不散。”

    幽暗丛林深处,瞬间变得极其的安静,唯有那些暗黑之中爬行的生物,发出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就在此时,一股意念极快的扫过。

    “两位,怎有如此闲情逸致,来这生命禁区闲逛?”

    幽暗丛林深处的招财猫与笑脸娃娃的光影瞬间晃动了一下……它们对望了一眼,随后很有默契地各自向不同的地方遁走,快若流星。

    不久之后,这幽暗丛林的深处,只见一头老牛缓缓走来。

    老牛的背上,此时正驮着一名没有眉毛的青袍少年……少年手持这一根竹笛,缓缓吹奏。

    笛声停下。

    无眉少年若有所思。

    “这俩家伙好日也不来一次,怎么这次……”他叹了口气,“哎,就算是废弃之地,但弄成一团糟糕,真要打扫起来也是件烦心的活。”

    笛声启动。

    老牛驮着少年,缓缓走出了这幽暗的从零。

    ……

    ……

    ……

    ……

    【赫斯提亚】,【阿尔忒弥斯】……高长恭口中的两名始级黑魂,编号在14与15,是相连的编号。

    其实始级的黑魂10名之后随便排,大概实力只是一个参考的因数,但更多的可能仅仅只是先后的次序。

    “它们,是几乎同一时间成为始级的魂使吗。”洛老板好奇问道。

    “是的。”高长恭点点头,“不过因为所属诸天侧不同的关系,属下甚少有与这两位大人接触。”

    圣地时代的【店铺】,圣地主人将自己删除,同时也将魂殿解放,几乎同一时间內让虚空之中的所有魂使都失去了制约。

    洛老板已经见过【始之九】的伏羲,他已经成为超脱者组织之中的【王座】,那么会不会幻想侧之中的这两位,也有着与伏羲相似的经历?

    他摇摇头,想了想道:“幻想侧之事,暂且不提,眼下我的兴趣还是在调查【帝辛】死亡的真相之上,还是先着手【苍蓝】的事情吧。”

    高长恭直接道:“可有需要属下出手的地方。”

    “肯定有的。”洛老板随意一笑,“但一时间还没有想到,你就暂时呆在我身边吧,晚些时间,我会安排伱与南小楠见面。”

    老高自无不可,毕竟他苏醒之后,南小姐是他遇见的第一个【秀女】,虽然身材寒碜了些,但为人颇为灵动机智,想来在日后圣主…哦,是少爷才对——想来日后在少爷的后院之中,应该能够立稳脚跟……

    ——少爷都说有未婚妻了,【圣后】已经有了人选,直接依附在未来【圣后】身边岂不是更好?

    ——非也非也。

    ——未来【圣后】已经定下来了,成型的【圣后】身边恐怕不缺他这个【前朝遗臣】……但【秀女】不同啊,正所谓识于微时!

    洛老板稍稍地看了眼老高。

    怎么这家伙的目光一下子就炽热了起来……好像,很有斗志的感觉?但员工有奋斗心,显然是一件好事,毕竟只要员工够努力,老板的海景房就近在咫尺。

    ……

    ……

    ……

    ……

    “你怎么突然停了……是发现什么了吗?”

    澹台大仙冷不丁皱眉。

    只见南小姐one此时正露出了一抹古怪之色,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大仙直接在她的肩上重重地拍了一下。

    南小姐one差点就跳了起来。

    “你这是?”澹台大仙更加疑惑了。

    “总感觉…”南小姐one喃喃自语道:“总有一种前面有人挖了个坑让我跳的感觉,我的【危险雷达】已经给我发出了预警……”

    “你哪来的雷达哦?”

    却见南小姐one的脑袋上,两根呆毛笔直竖起,然后九十度角弯曲,如同天线一般。

    澹台大仙也如宋教习、【红孩】一样,将这位小楠老师当作是一只奇特的雾妖,所以丝毫不以为然,“这么说来,前面真的有危险?”

    南小姐one摇摇头:“不是这里的危险,而是…而是更大的坑……算了,一时三刻也说不清楚。”

    此时,前方领路的杜秋娘却又突然停了下来,“各位,出路就在前面,出口的位置在后羿部巫民生活区的第三座崖峰的底部,距离辛蝎他们之前安置的洞府还有一段距离……你们,最好做好战斗的准备。”

    深长的地穴通道之后,忽间血色的明媚。

    后羿部河谷之中,一片狼藉,浓郁的血腥之气在空气之中弥漫,天空之上,数之不尽的阿修罗魔族正如蝙蝠般乱舞。

    众人胆颤心惊地在地上缓缓前行,尽量不弄出一点的动静。

    “姐,你快看!”双生子妹妹此时低呼一声,伸手指向了河谷之间。

    此时,不仅仅是青烟,众人也都被紫烟的声音所惊动……只见那河谷之间,大批的阿修罗魔族正在穿行,似在搜寻四周匿藏的巫民。

    而且,在这群搜寻的魔族之间,赫然能够看见有什么人,此时正被数名魔族直接押解着……一脸颓然之色,双肩之上更是被两具可怕的骨头大爪直接锁着。

    “那是……殷洪?!”赵无眠目光一凝。

    “殷洪?”青烟皱眉:“竟然是他…他怎会沦落至此?”

    “恐怕是离开了祖灵殿之后,失去了假【苍天】的星珠力量,又不幸地跌入了魔族群里,所以……”赵无眠摇摇头,正色道:“这是他的命。”

    一听赵无眠的话,青烟就知道这傻逼女人是绝无打算出手相救的打算……她默默地给这傻逼女人点了个赞,总算还没有傻到家。

    一行人就这样,伏地魔似的趴在了角落处,看着那大群的魔族押解着殷洪,缓缓地从自己的面前飞了过去……继续上路。

    大家…尤其是少年帝们,似乎都相当有默契地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但不出意外的话……就出意外了。

    轰隆隆隆隆——!!!!

    天空之上,一道金色流星,猛然之间坠落在了河谷之中,一下子就将一座山峰撞塌下……烟尘滚滚,却见那道坠落的金光迅速地自烟尘之中冲出。

    “应龙…”澹台大仙瞬间大为震动。

    竟是看见那将天妃应龙直接轰下的,赫然是血海的魔王,【湿婆】!

    “这家伙怎么回事…怎么突然满状态?”南小姐one此时大为诧异……连番大战之下,基本上是伤的伤,残的残,累的累趴……唯独【湿婆】此时竟然一枝独秀!

    “不好,天妃应龙,魔王【湿婆】,它们大战……殃及池鱼!”双生子姐姐不禁惊叫了声,“各位,此地不宜久留!”

    只见一道身影已经早早遁了出去——此时润得最快的是……赵无眠!

    “血海魔族听令……给本座活抓他们!”

    四周顿时传来了震天般的咆哮之声,只见山崖之上,一道道黑影瞬间冲出……前方一座山峰之上,自上而下,竟是依附了密密麻麻的阿修罗魔族!

    峡谷之中,金色的龙枪一枪直接将山体打穿,天妃应龙此时化作一道光影,直接出现在了众人之前,她头也不回,死死地锁定魔王【湿婆】,“你们快走…你们已经完成了消灭血祖的使命,接下来的事情,请交给我!”

    “哈哈哈哈,就凭你……一个元气大伤的家伙?”【湿婆】眼中闪过凶残之色,“乖乖地成为本座资粮吧!”

    天妃应龙龙枪一摆,咬牙打出了一道神光,一击之下,至少上万魔族灰飞烟灭,“快,走!”

    “这边!”青烟此时一指那被打穿的山峰,“看!辛蝎它们的洞府!就在对面!”

    说着,双生子姐姐第一时间抄上了自己的妹妹与师弟,直接钻入了那炽热的通道之中……仁至义尽。

    大仙本来还打算说一些场面话,譬如今日之恩,譬如朝露……但想想太矫情,索性直接告辞。

    【湿婆】根本丝毫不在意这些低微的家伙,眼中只有天妃应龙那强大的肉体……只要将天妃应龙吞噬,那么它该提升多少的力量?

    大战再起来。

    “轩辕,你还没好吗……”

    天妃应龙着急地眺望了一眼那血海之门位置……红雾遮盖之下,她神念也只能隐约地感觉道人族轩辕并未成功将血海之门破坏。

    两道流星,红色的,金色的,此时以后羿部曲折的河谷作为战场,疯狂交缠,打得山崩地裂……

    然而此时,那被天妃应龙所击穿的山峰缺口处,忽然一道身影鬼鬼祟祟地冒了出来,赫然是去而复返的南小姐one。

    只见南小姐one此时眯起了眼,舔了舔舌头,随后直接趴在了地上。

    她身上还雾化出来了一件几乎与岩石颜色一般无二的斗篷,直接披在身上。

    一个西瓜般大小的金属球,此时直接从她的口中吐出……金色球忽然浮起,并且有了眼口…两侧的金色片张开,如同耳朵。

    “【哈罗】!”南小姐one带着一丝溺爱地摸了摸金属球的脑袋,“来帮妈妈一个忙好不好。”

    “哈罗!哈罗!哈!”

    “乖!不枉我最后也要将你捞出来……”南小姐one此时眯起了眼睛,“小宝贝,对付区区一个小世界都没冲出去的家伙,咱就不用喊你【哥哥】出来了!”

    “哈罗?”

    “来!”南小姐one此时直接将手掌按在了金属球上,“哈罗炮模式!”

    “哈罗!!哈罗!!”

    有如超科幻般的变动,金属球体在瞬间开始裂开,然后一跨块如同积木般的部件开始重新组合——很快,一柄超长的狙击型态的银白色长炮便已经在南小姐one的面前架了起来……一部分,直接与她的手臂相连。

    “我就知道,以本尊……哦,以我尿性,肯定是充满电的!这波不亏!”

    感受着此时手中巨炮的能量刻度,南小姐one满意得直接亲了两口……她眯起了左眼,贴到了巨炮的准星之上,喃喃自语道:“满功率一发歼星太浪费……调整到百分之十的输出吧?毕竟我现在也搞不到可以给哈罗充电的能量石……”

    所谓歼星,指的是歼灭晨星级……而不是星球。

    滴滴,滴滴,滴滴……准星正在锁定。

    她轻咬着舌尖,眼中露出了一抹久违的高兴潮奋之色,“吃我一发爱的动感光波吧!”

    一股可怕的死亡威胁,如芒在背般,让血海魔王【湿婆】手脚瞬间变得不怎么利索起来。

    可它此时却无法锁定这股危机究竟来自何方……

    顷刻。

    天地忽然一暗。

    只见那崩坏的河谷山峰之中,一道暗红黑耀之光猛然迸发……仿佛是死亡的哀歌,从无到有,从出现到冲出大气层……血海魔王【湿婆】此时本能地燃烧了浑身的精气!

    然而强大的魔躯,庞大的魔力,都在这道暗红黑耀之光之中顷刻间湮灭!

    血海魔王【湿婆】甚至无法感受到半点的痛楚。

    但它的魔体却在这暗红黑耀之光中,迅速地碎裂,散失……湮灭。

    “怎会……”

    “我不服——!!!!

    “不——!!!!”

    砰——!!!

    天空之上,一道极光瞬间炸开,伴随而来的则是一股吹灭四周的可怕气浪……炽热,致命!

    巨大的蘑菇在半空之中长出,更强大的烈风将一切吹散,笼罩在整个后羿部河谷的红雾顷刻间被吹开,露出了那远处的血海之门的景象!

    天妃应龙被这一击的恐怖威力惊得大脑一片空白……犹如真正神明之力的一击!

    她下意识地搜寻着那暗红黑耀之光出现之地,却只是来得及看见一道一闪消失的背影……

    “轩辕!”

    红雾破开,血海之门露出,只见五爪的金龙,此时正陷落在血海之门中……只因为那血海之门里,无数的阿修罗魔族犹如一只只的恶鬼似的,竟是直接化作了魔气,将那五爪金龙直接纠缠了起来!

    每一次的挣扎,都有数以万计的魔族死亡,然而每一秒,却又有着数以万计的魔族补充进去。

    天妃应龙de 感应之下,人族轩辕的生命已经……油尽灯枯。

    ……

    ……

    “阻止他!绝对不能让他将血海之门破坏!”

    咆哮声,尖叫声……恶语。

    恶毒之语里,只见一道魁梧的身影,此时正双手环臂地指挥着那些疯狂的魔族,不是别人,赫然是血海四…血海如今三大魔将之一的【毗湿奴】!

    魔王之下,四大魔将……那是有着能够窥视魔王宝座的可怕魔人。

    大战里,血海最高端战力几乎死绝,魔王就只剩下【湿婆】一个,而魔将也就只剩下【毗湿奴】与【因陀罗】。

    此时,【毗湿奴】虽正在指挥着抵挡五爪金龙的进攻,但去暗自着急,“【因陀罗】那家伙,难道还没好吗……此时正是最好机会。”

    ……

    拳头,几乎要击穿身体般……一股气血无法把持,大口吐出,阿修罗的二公主鬼姬,此时痛苦地跪倒了在地上。

    总是是阿修罗二公主,是血海天妃的舞姿化身,然而面对着血海魔将——魔将中最强大的【因陀罗】的一拳,鬼姬公主也一如孩童般的弱小。

    四周都是如狼似虎的阿修罗魔族,满眼看去,满眼尽是。

    阿修罗公主们,此时围成了一团,有倒地不支的,也有勉强而狼狈站立的……像是一群被恶狼所包围的绵羊。

    “【因陀罗】,你要造反?!”大公主落月此时脸色铁寒,“你难道忘记了自己当初立下的誓言了吗……你就不怕会遭誓言的反噬!”

    “落月公主,你真以为那种誓言能够制约我吗?”魔将好整以暇地淡然一笑,“当日,不过是迫于形势,不得不屈服在血海天魔……不对,应该是天勇者才对!”

    【因陀罗】冷哼一声,“若非是那天煞的天勇者,【鬼母】怎么会死!我等三将又怎么会屈居在你这落魄公主的身下……你,没有资格统治我!你,更没有资格掌控血狱!如今,天勇者已经与血祖同归于尽,你们最大的依仗已经没有!”

    一众阿修罗公主瞬间黯然,禁不住一些情感丰富的,此时纷纷落泪!

    “回归你们原本的命运吧!”【因陀罗】张狂地大笑道:“再次做回你们的奴隶!再次做回魔族的玩物吧!”

    魔将大手一挥,“谁第一个将落月公主抓住的,那么本魔将……不,本魔王就将落月公主赏赐出去!”

    落月公主咬咬牙,下意识地握紧了手中的九龙血剑。

    然而这有着无上未能的九龙血剑,此时已经锈迹斑斑,黯淡无光,形如废铁,枯朽得仿佛一折便断。

    阿修罗魔族犹如野兽般汹涌扑来。

    这一刻,被围困的阿修罗公主……尤其是鬼姬的一伙,此时仿佛再次看见了曾经流放在修罗岛上的屈辱日子。

    “如果…如果我不曾从修罗岛的诅咒中解脱,如果我不曾见过希望……”鬼姬双眸无神,“让我,又如何能再次回到那地狱般的苟且偷生之中。”

    鬼姬缓缓站起了身来,默默地闭上了双眼……下一刻,阿修罗的二公主,顷刻间没有了然和的气息!

    “哼,一个烂货,此时竟然变得贞烈。”【因陀罗】一声冷哼,挥手一击。

    鬼姬公主的身体瞬间炸开,化作了一片血雾飘散……

    “鬼姬!”

    一道悲恸的惊叫声下,落月公主手持着破败的九龙血剑,直接斩向了魔将【因陀罗】!

    只见魔将一声轻笑,二指轻松地将那斑驳的血剑直接夹着……一扭,血剑瞬间折断。

    阿修罗的大公主顿时如同信仰崩塌了般,呆立当场。

    “我说过,天勇者已死,你们再没有依仗!乖乖地接受属于你们的命运吧!”魔将【因陀罗】大手直接往落月大公主的身上抓去。

    落月公主一声惨笑,目光暗淡,却也不是什么也不做,放弃抵抗……只是,此时此刻的她,却打算追随自己那一辈子的死对头鬼姬而去。

    到头来,竟是鬼姬比自己更加的干脆。

    只可惜……灵魂深处的空洞,终究是无法填满。

    这一刻,落月大公主似乎诞生出了一种后悔之情……后悔那么容易地就让那份思念被取走……

    魔主……

    永别了。

    “可以不接受的。”

    ……

    仿佛是灵魂深处响起的声音……这一刻,阿修罗的大公主眼中迸发出一抹强烈的求生意志,而声音,也变得清晰可闻。

    ——可以,不接受的。

    “魔主……”落月大公主喃喃自语。

    回归现实。

    魔将【因陀罗】的大手,仿佛抓到了一股炽热的岩浆般……只见落月大公主的身前,此时正闪烁着一股如火焰般炽热的红光!

    嗤嗤,嗤嗤——!!

    【因陀罗】的手掌,竟是顷刻间直接气化,可怕的痛楚,让强大的魔将甚至发出了凄厉无比的惨叫。

    “奴印……怎会是奴印……”

    那团炽热无比的红光之中,赫然闪烁着的,是掌控着此时血海万千阿修罗魔族生命的……奴隶之印记的母印!

    这奴印当初是【湿婆】与【欲色天】为了谋夺血祖消失之后的血海遗产所搞出来的,最后却不得不贡献到了天魔洛的手中……而如今,它却出现在了落月大公主的面前。

    仿佛有一道声音催促着她。

    ——可以,不接受的。

    不接受那种命运,还是……不接受这个奴印。

    落月不知道,在那声音响起的瞬间,她只是本能地……本能地伸手将奴印抓入了手中——与此同时,那已经折断的斑驳血剑,再一次焕发出了鲜亮的血光。

    仿佛有九条血色的苍龙,隐隐地在天地之间咆哮。

    “不可能!你不可能会有奴印!”断了手掌的魔将【因陀罗】此时惊恐万分——然而更加让它骇然的却还在下一刻!

    地上,已经炸开的鬼姬……那些散失的血雾与肉体,竟是一点点地汇聚——塑造,一个活生生的阿修罗二公主,此时带着一抹茫然之色,再次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这究竟……”

    鬼姬公主来不及细想,便听到了一道惊叫之声——来自魔将【因陀罗】的惊叫!

    “不可能!他死了!!他死了!”魔将疯狂怒吼。

    落月大公主此时缓缓地吁了口气,手执奴印的她,一个意念打入了奴印之后,四周那形如饿鬼恶狼的阿修罗魔族,顷刻间头痛欲裂,痛苦不堪。

    落月公主面无表情地高举了手中的血剑,“【因陀罗】,你也成为血狱中那沉沦在无尽苦难中的一员吧。”

    “不!”

    魔将转身便逃。

    落月公主血剑斩落,九道血色苍龙虚实转化……长空之上,只见九条血色苍龙瞬间将那魔将的身躯咬开……分食。

    凄厉的惨叫声中,一代魔将骨头都不曾留下。

    “落月?”当落月公主落地后,鬼姬带着一群姐妹急忙忙地走来,“你怎会……难道,他真的没死吗?”

    落月公主只是默默地摇了摇头,手执奴印的她,是让万千魔族都不得不臣服的……血海之主!

    “我们…我们回去吧。”她轻叹了一口气,“回去属于我们的地方,我感觉到了……母亲,她在召唤我们。”

    说话间,血剑在空中划出了一道裂缝……裂缝之后,是无尽血海,天魔宫!

    ……

    ……

    ……

    ……

    “轩辕!我来救你!”

    长空流星,天妃应龙手中龙枪一击刺破长空,将那五爪金龙身上的众多魔族直接轰开。

    “应龙,你……”

    “并肩作战了这么久,难道要在这种时候离你而去?”

    五爪金龙沉默…沉默中,那低沉的声音缓缓响起,“可你为什么始终都不接受我。”

    “因为你不行。”天妃应龙摇摇头,“做战友还行,做夫妻的话,你太弱了,起码也要天勇者那种,才能受得了我的本体。”

    “算了,反正我也已经……”五爪金龙一声轻吟,生命的最后,他只希望能为那失陷在血海的女儿做些什么,别的已经无所谓。

    “咦…魔族有些不对劲。”只见天妃应龙此时目光渐渐瞪大。

    那些缠绕着五爪金龙的魔气,此时竟是渐渐散去……那些发了疯一样地从血海之门挤出的阿修罗魔族,此时更是锐减了许多……甚至,已经冲出的魔族,此时竟是疯狂地往血海之门汇聚!

    “它们,似乎在正在退回!”人族轩辕的声音惊讶又不可思议。

    此时,只见血海之门前,一道窈窕的身影缓缓现身……清冷的目光,正冷冷地打量着五爪金龙与天妃应龙。

    “你是……那位阿修罗公主?”天妃脸色一沉。

    她怎么不记得就是这位阿修罗公主,在大战开始的时候,差点就将她的龙珠结界给轰开?

    “血祖冥河已灭。”阿修罗的大公主此时淡然道:“从今之后,阿修罗一族命运,不再受血祖统治……三界,我不会入侵,但如果你们依然要与血海为敌……那就让三界血流成河吧!”

    “你们真的要撤退?”天妃应龙皱眉,警惕,“为什么?”

    只见落月大公主深深地看了眼天妃应龙,嘴唇轻开,似说了什么……天妃应龙此时不禁身子微微一颤。

    正要追问之时候,阿修罗的大公主已经转身,缓缓地飞入了血海之门內。

    “这门我要关闭了,还没有来得及回归的魔族,就当作是送给你们。”唯有落月大公主的声音响起:“毕竟,杀得最凶的,也是这些冲在最前面的家伙。”

    那倒影着无尽血海的漩涡,渐渐地收拢……覆盖着大地的红雾此时随风而去,徒留天妃应龙与五爪金龙默默地观望。

    许久。

    人族轩辕才沉声道:“她最后与你说了什么。”

    天妃应龙下意识地抬起头来,脸上突然有了一抹浅笑,倾国倾城,“她说…他在。”

    “他?”

    人族轩辕稍稍失神,却在此时油尽灯枯,一头坠了下去。

    “呀!差点忘了,你快死了轩辕!”天妃应龙急忙忙地追了下来,惊呼起来道:“来,赶快让我给你续一下命!”

    ……

    ……

    ……

    ……

    暗红黑耀的光辉炸开之后,巨大的烈风之下,魔族被直接弹射到了山体之上,弱体者甚至之昏死过去。

    此时,山崖的一角处,碎石之中,一道狼狈的身影缓缓爬起……他吃力地将刺入肩骨之中的魔爪拔除,疼痛让他脸容扭曲。

    “好痛,好痛……好痛啊!”

    念念碎般,尽管脸容扭曲,他眼中却丝毫看不见一丝的难受……将魔爪拔除之后,他疑惑地打量着四周,却见群山之中,忽然一道光柱冲天而起……

    “那是……”

    ……

    “不破哥,你看,那是什么!”

    “不知道…去看看吧,或许会有什么转机,情况已经不能再坏了……”

    “哥,爬到我背上来,我还有点力气……”

    “唉……”

    ……

    “已经开始了吗,比估计之中的要快。”

    山下,宋教习皱了皱眉头,前方路上,如同开了无双似的,一枪一个小魔族的李建一博士差点就停不下来……但此时还是停了下来。

    “要快点了,阵法一旦发动,最多只能维持五分钟的时间。”李建一也稍稍皱了皱眉头:“赶不上,也就只能坐船偷渡回去了。”

    “嗯。”

    ……

    ……

    “【龙五】?”

    对面就是辛蝎他们原本所在的洞窟——然而澹台大仙一行,此时却在洞府的对面——河岸的对面,百来丈的距离——对于他们来说,其实也不算距离。

    但关键是……

    “有人发动了阵法?”【龙五】此时也不禁大为皱眉…难道是李建一那个贱人?

    就在此时,只见对面洞府处,忽然有什么东西正急速射来——砰,那玩意直接钻入了山体之上,竟然是一条铁索!

    下一刻,有一枚带着铁索的炮弹射入了身体之中……河岸之间,两条铁索并列,宛如两条绳桥。

    “这是……”【龙五】怔了怔。

    只见空中,此时有四道手持着武装黑甲的身影急速靠近着……停下,其中一名黑甲直接将面罩打开,露出脸来的赫然是辛蝎!

    “咦!辛老大,你居然没死!”

    “什么话……”

    依靠着战甲浮空的辛蝎顿时黑了黑脸,努力地搜寻说话的家伙——发现这声音是从众人身后的那个被硬生生打出来的通道之中传来的。

    说话膈应的他的,赫然是小楠老师……大小姐的家教。

    ——这家伙,刚才去哪了?

    澹台大仙下意识皱眉,在她的感知之中,这位小楠老师似乎突然不见,又突然回来了……错觉?

    但此时显然不是计较这种事情的事情。

    “辛老大,你们不是被抓去祭天了吗,怎么会?”南小姐one惊讶地看着安然无恙,充其量满脸倦容的辛蝎。

    “说来话长。”辛蝎摇摇头,随后挥了挥手,让两名手下先将昏睡中的大小姐给扶着,直接飞向了对岸的洞府。

    “你们先过去。”辛蝎飞快地道:“我已经启动传送阵法,就等你们过来了……快,阵法最多只能维持五分钟的时间。”

    南小姐one一听,二话不说就飘了过去,铁索就不踩了,又不是没有那个实力。

    这里一行,在巫族时代大部分都不可能看,毕竟这个时代强者太多……但毕竟是青年一辈的杰出,区区百丈距离,自然轻松度过。

    “一群逼王……”辛老大摇摇头,自讨无趣地跟着折返。

    “辛蝎,你们早知道我们回来……你们是怎么脱险的?”

    抵达洞府之后,【龙五】一边前行,一边询问,一边还要关注着大小姐的情况,很忙。

    “本来那群巫民是真的要将我们祭天的,但血海突然降临,结界打破,就乱成了一团粥似的,到了后面,就压根没有人来管我们。”辛蝎一脸唏嘘地道:“喏,就是这个小家伙,硬是靠着一双手,给我们挖出了一条逃生的通道,我们就直接返回洞府,死守在这里。大小姐靠近这里之后,她身上带着的信号源突然有了反应,我就拿主意,先启动阵法等你们了。”

    “原来如此……”【龙五】点点头,随意地看了一眼被辛蝎提起的那个挖出通道的【集团】员工,“你叫什么名字。”

    “龙主任,我…我叫沈逸尘!”那员工顿时笔直地挺起了胸膛。

    “咦……居然是你!拥有主角名的路人痴汉!”后方,南小姐one那诧异的声音响起。

    拥有主角名字的员工顿时一脸黑,“什么话……”

    南小姐one摇摇头,旋即走到了【少女】的身边……此时【少女】正被两名铠甲勇士小心翼翼地用担架床给抬着。

    “所以说,突然有反应的信号源?”南小姐one眯起了眼睛,直接伸手捏住了【少女】的鼻子,“早醒了?”

    只见【少女】瞬间睁开了眼睛,直接从那担架上跳了起来,一脸激动道:“哇,老师你的神之一手果然厉害,被你这样一捏,我浑身上下都像是喝了大力一样,太神奇了!”

    “你TM……”南小姐one此时也一脸黑。

    “别说废话了,这就是能离开的传送阵吗?”赵无眠从后走来,冷哼道:“牛大广这次真是好算计…看来我要好好地和他谈一谈了。”

    辛蝎只当做没听见一样,转而看向了自家的大小姐,“小姐,通道打开了,你感觉进去吧!老板应该等得很着急了。”

    却见【少女】此时耸耸肩道:“客人先呗。”

    【他】看着赵无眠如此说道。

    赵无眠顿时皱眉。

    辛蝎只好道:“赵小姐,传送阵是一次性的,无法尝试……如果你不相信的话,我也没有办法。不过,我可以让你稍微安心一些。”

    守着,辛蝎便示意让沈逸尘直接走入传送阵中——这手下也确实是听话,闻言也没多少犹豫,第一个走入了阵法之中,随后消失不见。

    赵无眠略一沉吟,便侧头道:“鬼面,你带上阿飞,先行一步。”

    【鬼面】大刘SIR点点头,至于少年阿飞此时则是木讷地点点头……激发了二次觉醒之后的后遗症并没有消失,甚至因为赵无眠已经是失去了天星珠的力量而变得更为的糟糕。

    “回去之后,第一时间通知玉楼来接我。”老赵此时有低声说了一句。

    ——这丫头该不会……

    大刘SIR心中一个咯噔,苦笑一声,走入阵法之中——这个时代对于他来说,无疑是必死的难度,没想到竟然能够安然回归——或许他的运气不算太差。

    “那么,我们也……先走了。”双生子姐姐硬拉着妹妹,直接冲入了传送阵里面,可惜……毛毛不见了。

    她心中怅然。

    “林大哥!待会见!”紫烟摇着手说了一身。

    斜月山的三人组也一并消失不见……众人开始快步地走入阵法之中。

    “小姐,你还不进去?”辛蝎不禁有些急了。

    “这不是还有人没到嘛。”【红孩】耸耸肩道:“好歹作为集团未来的继承人,这次探索也是集团发起的,起码让我呆到最后吧?”

    辛蝎不禁大为感动,大小姐长大了,竟然有了这种担当!

    一道金光如同火箭般,此时直接冲入了洞府之中,随后径直地往那传送阵撞去——与此同时,便见【红孩】脸上一抹诡笑,“终于等到你了,小鹏鹏,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啊!”

    说着,【红孩】直接抽出了一根棒球棍,狠狠地朝着那道金光劈了下去!

    那是神通极速,不应该被轻易扑捉,然而当【少女】喊了一声【小鹏鹏】的瞬间,发动神通的天鹏愣是打了个寒颤,源自于童年阴影的记忆,让他直接僵了一下。

    砰——!!

    一棒子打中!

    ——骗人的!绝对是骗人的!

    辛蝎此时心中大声呐喊,自家的大小姐那有什么担当……

    “别!别!我们两家是世交!”天鹏被轰得脑袋发胀,“放我一条生路,我什么都答应你!”

    “你说的哦!”【红孩】眯起了眼睛,“那就走吧,放你走了哦!”

    “谢,谢谢,谢谢大哥!”天鹏飞快地低声说了一句,随后扶起了【不破哥】,狼狈地走入了传送阵之中。

    由始至终,不破……江起云都没说一句话。

    “大哥?”辛蝎皱了皱眉头,“说错了吗?”

    “你也回去,多事。”【少女】直接一脚将辛蝎踢飞,随后看了眼【龙五】,直接问道:“李建一是不是也来了?”

    【龙五】此时神情凝重。

    【少女】淡然道:“别这副死了老婆的模样,我又不会吃人,不过你打我一针的事情,我肯定是记住的……哦,不止一针呢。”

    【龙五】眉头皱得更深了……那种特制的镇定剂,已经失效了吗,还是说已经出现了抗药性?

    “我等李建一那个大冤种,我有事话要问他。”【少女】此时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时间一点点流逝。

    ……

    “李煜,李煜?”

    【杏坛】的女琴师此时将李煜背起,默默地走入了传送阵之中,“很快,很快我们就能回家了……就算你变成了一个普通人,我也……”

    耳朵旁,忽然传来了一股轻微的热气。

    杜秋娘目光一凝,闪过一抹惊喜之色。

    “嘘。”

    杜秋娘点点头,不动声色……二人离开。

    ……

    “【红潮】你要不要跟我走?”

    “不必了,我还是留在这里吧…总会有相见的一日……再见。”

    大仙暗自点点头,这些五色使者,只要生灵不灭绝,大概率死不了……除了自己作死。

    “澹台,你说……走进去之后,就能回到我们原本的地方了吗。”小林SIR怔怔地看着传送阵的光芒,幽幽地问道。

    “是啊,走进去之后,这场噩梦就算是完结了。”澹台大仙颇有些唏嘘,想了想道:“对了,你现在可以安心地将你的两只人外娘带走了……我估计,【时光界主】应该是凉了,反正都乱成这样了,也不差你两只老婆。”

    “澹台……”小林SIR摇摇头道:“我…我不打算回去了。”

    “什…什么?”澹台大仙愕然地看他,皱了皱眉头。

    “我……”小林SIR看着自己的双手,苦笑道:“我亲手打死了偶像,我…我还有什么面目回去……就让我,让我留在这个地方,悔恨也好,思过也好,或许,我应该找个地方,默默地死去……”

    ——西八!

    澹台大仙顿时打了个激灵,为了让林峰能够爆发出巨大的厨力,她直接启动了天书更改了老林的设定……这下好了,老林入戏太深,打算【殉情】?

    “不,小林子你听我说,等我回去吃多两口饭之后,就好了!”大仙不禁有些急。

    但见小林SIR此时目光复杂地看了大仙一眼,随后猛然一掌拍出,直接将大仙给拍入传送阵中。

    “很高兴和你这一路上的历程……我会铭记在心的,肥静,再见了!”

    “你TM!!”

    ……

    都走了,剩下的人就只剩下几个……【龙五】默默地计算时间,“还剩下一分钟时间。”

    【红孩】却忽然抬起了头来,盯着入口处。

    只见入口处,双枪李建一满身是血地走入……宋教习一如既往的干净,显然是被保护得相当不错。

    “看来,好像就只剩下我们了,对吗。”李建一眯起了眼睛,“我好想感受到了一股不得了的目光呢。”

    “你好呀,博士。”【少女】此时径直地站起了身来,“我担心死你了!”

    “哇,这不是红孩儿大少爷吗?”李建一轻笑一声,“有劳大架!”

    只见【少女】此时耸耸肩,随后看了眼【龙五】道:“好了,既然这家伙能回来,那就证明那玩意弄好了……回去呗。”

    ——那玩意?

    南小姐one似乎嗅到了不同寻常的味道,不禁眨了眨眼睛。

    宋教习此时径直来到南小姐one身边,忽然问道:“他来了吗?”

    南小姐one怔了怔,旋即摇摇头:“校长不用担心,没事的。”

    ——他?

    【少女】此时似乎嗅到了不同寻常的味道,不禁搓了搓下巴。

    却见宋教习此时回头看了眼来时的入口,稍稍皱眉,便开口问道:“还有多少时间?”

    “10……9秒。”【龙五】飞快地道。

    几人对视了一眼,都不约而同地走入了传送阵中……除了小林SIR。

    7……

    6……

    “你在做什么。”

    “偶…偶像?!我不是在做梦……”

    5……

    4……

    一道身影冷不丁以极速走入了传送阵中,速度之快难以想象,赫然是……白板姬发!

    3……

    “哎呀,忘记了我做的大穿天猴了,不放可惜!”

    一个大家伙,突然之间被扔了出来。

    1。

    ……

    ……

    那是什么……那是什么……

    一道身影,正在迅速地赶往那光柱出现的位置。

    他看到了天鹏冲向了那里,他也看见了学宫的宋教习走了其中……那是,可能是……回家的路!

    “等我,等等我,等……”

    光柱快要消失的瞬间,他终于抵达了洞府,看到了那个传送的阵法!

    “马上就可以回家了,哥哥…我会帮你做一个身体的……做成标本,天天陪着我……”

    那是他可以触及的距离!

    狂喜!

    “哎呀,忘记了我做的大穿天猴了,不放可惜!”

    砰——!!!!!

    ……

    “那是……”

    “应龙,小心……”

    砰——!!!!

    极致的光辉,仿佛要将一切都毁灭般……可怕的光芒,瞬间将河谷吞噬……

    ……

    ……

    ……

    ……

    ……

    ……

    “恭迎……血海女王!”

    “恭迎……血海女王!”

    血海,天魔……女皇宫。

    万千魔族俯首称臣,跪拜……

    宫殿深处,以阿修罗大公主为首的一众魔女,此时神色哀伤地汇聚在一处宛如梦幻的殿堂之中。

    殿堂里,轰然立着了一根巨大的水晶柱……而那水晶柱之中,一名白发的少女正安详地沉睡着。

    “安安?”

    水晶柱之前,只见阿修罗的小公主此时正伏在了旁边睡着……她缓缓醒来,揉了揉眼睛,“姐姐,你们回来啦,我等好久了。”

    “你怎么……”

    “你们在外边打着打着,魔主就吩咐我回来准备了,然后让我在这里等的。”阿修罗的下公主此时连忙站起了身来,“魔主说,就让母亲在这里睡一觉,他说母亲会做一个很好,很漫长,很美丽的梦。”

    “梦……”落月公主茫然地看着那巨大水晶。

    沉睡中的少女,脸上似乎有着一丝轻盈的微笑。

    “对了,魔主还吩咐我,要把这些东西交给你们。”只见小安安此时取出了一个篮子来,篮子之中装着一个个小小的玻璃珠,她逐一地分发给在场的所有阿修罗公主们。

    “这是什么?”

    “是可以进入母亲梦境的东西哦!”阿修罗的小公主此时甜甜一笑道:“要不是姐姐把我喊起来,我马上就要吃到母亲做的红烧牙仙了!”

    “我们……”落月公主不禁动容,“我们…也可以……”

    小公主上前,直接一拉大公主的手,“大姐,我们去吃红烧牙仙吧!”

    “都是美梦了,为什么还要吃哪种玩意?”鬼姬不禁叹了口气,“安安,你真是个没出息的家伙!”

    “嘿嘿……”

    ……

    ……

    ……

    ……

    “偶像!”

    白光闪过,闪耀过后,小林SIR却已经嚎啕大哭地死死抱紧在了小洛SIR的大腿上。

    “我以为你真的被我打死了!”

    “这个可能会比较难。”只见小洛SIR微微一笑,随后不动声色地推开了这位嚎啕大哭的小林SIR,“不过,或许你努力一下,会有机会的。”

    “不管怎么说……”小林SIR擦了擦鼻子,喃喃自语道:“没事就好……不好!”

    他才想起自己最后踢了大仙一脚,顿时惊出了一声冷汗……可此时竟然没有那种后背发凉的感觉,按理说此时澹台大仙应该已经出现在自己的身后才对!

    “不对…这里,这里……”

    小林SIR此时大脑一片空白,只见天空昏沉,大地荒凉,整个世界都显得悲凉而荒废……在这荒凉的视线之中,远方青墨色的群山相连接。

    忽然一阵轰天的咆哮厮杀之声传来。

    小林SIR不禁打了个激灵,却见前方山崖处,澹台平静,南小姐……赵无眠,天鹏,江起云等人,此时竟是呆若木鸡似的一动不动。

    山崖下方,只见双方有着数万数量的军队,此时正在疯狂的厮杀之中……厮杀的一方,身穿着大联盟军队的制式。

    然而另一方,竟是一群宛如魔人般的生物。

    “这里…不是小森林公园吗……怎会?”小林SIR喃喃自语。

    “毫无疑问。”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那是宋教习的声音:“这里是…域外战场,但是……”

    赵无眠声音无比的低沉,“但是……并非我们所熟悉的域外战场!”

    李建一博士冷不丁地看了眼手中的差分机,只见齿轮此时疯狂转动,系数竟是前所未有的……高!

    “时间线是对的,我们确实回来了,只不过……”

    “怎会这样……”宋教习露出一抹茫然之色,“怎会是…域外战场,而不是……”

    “因为。”小洛SIR声音传来,“域外战场,才是世界历史的正面……而你们所以一直生活的,则是它的另一面……镜像般的世界。”

    “你说什么?”宋教习不禁惊了惊。

    只见小洛SIR此时犹如某位死神小学僧附体般,微微一笑道:“其实,这些都是我听澹台小姐说的……对不对呀,澹台小姐。”

    ——你TM……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