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2216章

第2216章

    “嘟嘟,嘟嘟嘟嘟!”

    一声声大喇叭刺耳的声音,不断在耳边响起,让古争有些烦躁,猛然间睁开了眼睛,想要痛诉到底是谁,  睡觉都不让人睡,可是看着周围的环境,整个人有些愣住了。

    头顶是刷得有些发白墙壁,一个看起来有些年头的风扇,正在不紧不慢嘎吱嘎吱地响着,徐徐的微风从头顶传来,稍微驱散了身体的一些燥热。

    “这是哪里?”

    古争看着四周,却感觉身体一阵疼痛,发现身体各处都有深红的伤痕,一些崩断都已经断开,似乎是强行挣开,而整个人好像被人给强行殴打了一般,到处都是瘀青,稍微一动就痛得不行。

    “嘶嘶”

    想要起身观察四周的他,这一次竟然没有起来,身体的疼痛让全身忍不住颤动,手掌下意识抓住床的两边,努力控制自己,眼神却陡然闪过一丝惊讶,不过这个时候外面的铁门已经打开,一个好看的护士踩着高跟鞋,手中端着一些药走了进来。

    “你醒了?先别动,就先这样躺着,你现在身上的伤势还没有好利索,我来给你上药,  等一下医生就过来查房了。”护士说话很温柔,笑起来还有两个小小的酒窝。

    “对了,你现在记忆是丧失的状态,别去想自己怎么来到这里,还有其他莫名其妙地乱想,会让你更加得痛疼。”

    护士一般熟练拿出早就有准备好的药水,随后弯下腰温柔把古争外面的绷带给一一解开之后,才开始用特殊的棉棒开始擦拭,非常仔细认真,那些死皮结巴也不例外。

    “趴下,我给你涂抹背上。”

    也幸好只有上身有伤痕,而对方那药水也特别有效果,涂抹之后,身上一片清凉,那些疼痛也几乎感觉不到,对方的力道也恰到好处,仿佛在按摩一样。

    “为什么不让我去想,我除了这里是一员,感觉什么都不知道了,而且还那么破旧,我怎么会送到这里来。”古争爬着也是不解地问道。

    “不幸你可以先试试,  这里是特殊的地方,  是你才可以逗留的地方,你可以理解成精神病医院,而你因为一些原因才来到这里,这个你可以想一下,不会有太大的刺激。”一边给古争均匀地涂抹着,护士一边和气地说道。

    古争闭着眼睛,先是试图搞明白这里,只是想法才出现,就能感觉针尖一般的疼痛在脑中出现,仅仅这样都让他不敢在继续想下去,随后转念想着自己来这里的原因,眉头深深皱了起来。

    “好了,等一会医生回来,有什么事情,呼叫你头顶的按钮就行。”护士利索把古争上身给缠成木乃伊,收拾自己的东西离开了。

    等到对方彻底离开之后,古争这才缓缓起身,他大概也知道了为什么,因为那起车祸,可是为何这里会留下三个警示,尤其最后一个,又多了几个记号。

    “轮回!”

    “这是告诉我,我已经来到三次了吗?那么我这是第四次出现我这种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那么到底是在什么情况下,我才会用指尖一点点磨出来,想要告诉自己一些事情。”

    古争突然又躺了下去,随后把手放在那个位置,吻合度非常完美,尝试几次之后,发现只有这样,才能顺利。

    随后他又站了起来,因为怕对方万一来到看出些什么,同时心中也开始思考起来。

    无论这里到底怎么回事,自己大概率是在这里出现三次,或许前三次都试图做什么,比如离开这件房子,必然有什么事情发生,结果最终失败了,然后自己困在这里一天天。

    可是自己是谁,到底谁想要在害自己。

    他现在也不敢思考,因为一思考脑中就会传来头疼的声音,明显自己受到了对方的什么手段,才会这样,那么说来大概率这里都是敌人,可是自己为何让自己不出去,显然外面有着可以迫害自己的事情,导致自己都必须告诉自己。

    古争眉头再一次深深皱了起来,根本没有任何线索的他,也只能猜到这一点。

    “也不对,按照我自己的风格,在这里坐以待毙,肯定不是我的为人,难道是其他人故意模仿我,还是说出去的时机一定要选好,如不然就会被强制送回来,记忆也全部的消失。”

    脑中不断闪过各种想法,虽然不一定对,但是已经在心中留下,如果在遇到什么新的线索,可以在相互印证。

    而这个时候,外面又传来了脚步声,古争立刻恢复自己疑惑,静静地等待,很快一个穿着医生衣服的男子走进来,手中还拿着一个病历本。

    “温天候!”

    古争在看到对方的时候,嘴中又惊讶地喊道。

    “温天心,你每一次都能叫错,不过无所谓了。”温天心只是无奈笑了笑,随后就来到古争对面的床上坐下来。

    “看来你恢复得不错,现在能不能回答一下问题。”

    古争迟疑一下,随后点点头,因为他突然感觉这幕似曾相识,或许前几次都有这个流程,简单询问之后,男子就站了起来。

    “很好,比以前好多了,在过一些时间,你就恢复好了,要不要陪你出去走走?”

    “我感觉还是有些累,就在这里休息。”古争拒绝了对方提议。

    正常他必然会答应对方,只有这样才能了解外面和这里,他肯定前几次绝对出去了,第三次才发现外面的不对劲,留下来有些醒目的提示。

    “这样啊,那我就不打扰你了,有什么事情去一楼就行,除了不能出去,其他地方你想去的话都可以,不过大部分都废弃了,这里也快要搬走,也没有什么可看。”医生了然点点头,留下一句话就离开了。

    “对了,这里晚上之后,千万不要出去。”

    医生在快要出门的时候突然转过身,对着古争叮嘱道。

    “我知道了!”

    随着对方离开这里,古争直接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感觉过去不断的时间,这才起身来到门口,稍微感受一下外面的动静,并没有任何声音,这才打开了门。

    夕阳已经落在半山腰,橘红色的光芒照耀这个片建筑,在远处拉扯出很长的影子,荒芜的四周,让这里看起来格外得有些恐怖。

    一边看着四周已经非常破旧的墙壁,古争一边看着四周,据他所了解,这种单层楼的建筑,好像只有几十年前留下来的古老建筑,而且面积这么小,更像是以前经济下的附属工厂医院,只是附近一片荒凉,真不知道这个具体为何能留下来。

    他所在的地方是三楼,已经是这个地方的顶层,他房间是右边开始数三零五房间,也是第靠墙壁这边的第一个房间,旁边依次按照数字排列,直到路口,也不知道为何要把房间安排到这里。

    院子当中没有人,厚厚的落叶都铺满了地面,中午那些燥热也没有,反而感觉有一丝丝清凉,就是才刚刚入秋的天气一样。

    旁边的房间大多是空空如也,偶尔也有一个孤零的铁床架子,上面也落满了灰尘,显然有很长时间没有打扫,连同样外面的大门都有些生锈。

    整个三楼很快就看完一圈,除了他的房间之外,所有都是一样,随后他就下了二楼,准备看看这边有没有其他发现,结果在楼梯旁边的房间,就发现一个与众不同的房间。

    从侧面的窗户看过去,那个之前的护士,正在给一个身穿白色衣服的患者说着什么,整个房间和他的布局差不多,不过那个病人因为在躺着,所以看不清对方长什么样子。

    他没有待太长的时间,总感觉不让对方发现自己是对的,随后自己立刻离开了这里,看完一圈之后,发现这一层也只有她,而自己路过那边的时候,发现还是之前那个样子,真让人有些奇怪。

    随后他又直接走了下去,不过更让他奇怪的是,原本挂在半空的夕阳,短短这点时间,竟然已经快要落下,只有一些红光在空中挂着,一片已经被黑色给占领。

    院子也很小,一眼都能看到尽头,随后朝着那些房间看去,一些杂物堆放的房间,一间厨房,里面有各种厨具,还有护士休息的房间,只有对方在窗户挂着一个蓝色绣花的窗帘,挡住外面的窥探。

    而在中间的房间,他发现医生在自己的房间写着什么,在古争看过来的同时,对方也同样抬起头看见了古争,直接起身推开门,冲着外面的古争喊道。

    “天色黑了,赶紧回去吧,晚上这里不能出来。”

    古争点点头,就朝着自己的房间赶去,不用对方说,他也准备回去了,等到他回到二楼的时候,还特意看了一眼那个病房,那个护士已经不见,里面的人影也侧身缩卷在床上,双手捂住头,仿佛在害怕什么一样。

    来到三层的时候,他就一眼看到那个护士站在自己门前,好像在等着自己一样。

    “我出去闲逛一圈。”

    来到房门,古争下意识解释一番。

    “天色黑了,还请回到自己的房间吗,千万不要出来,晚上外面比较危险,容易受伤。”护士还是那么温柔地说道。

    随着古争进去,他明显听见外面钥匙的声音,随后一把锁就在外面锁上,对方就离开了。

    “这都锁住了,难道我还能掰断钢筋出去。”

    古争也是不理解,随后准备躺在床上准备休息,却看到旁边的病历本,应该是一声想要给自己看的报告之类。

    这点时间,他已经渐渐捡起来许多记忆,当然大部分都是车祸之前的事情,自己父母来到这里,但是零零散散,甚至还有着一些奇怪的记忆,什么仙人,好像电视里面的事情,甚至都怀疑那些的情节,至于后面的事情,自己一想还是觉得头疼,而且他觉得自己还有更多的记忆被隐藏起来。

    古争翻起来阅读,上面也没有什么多大的事情,只有一句让古争值得注意。

    “精神分裂,以至于会经常无缘无故发疯,也会时常陷入自己的精神世界,看到另外一个自己,而其实自己只是站在原地,夜晚还有有着暴力倾向。”

    似乎是他的病情结论,不过他可一点不信,只有下面那几次警告,自己就知道一切不同,这里很有可能是邪恶实验的地方,自己就是试验品,借助车祸把自己弄来。

    看完之后,古争准备休息一下,看看晚上到底有什么玄机,这一次自己无论如何都不出去。

    可是整个人才刚刚躺在床上,就感觉下面有什么东西在顶住了自己,把上面被褥给掀开,连忙下来掀开一看,赫然一个红色玉石一般的小球,和鹅蛋差不多大小。

    “奇怪,这里怎么会有这个东西。”

    古争此时非常疑惑,肯定不是敌人放在这里,因为太过明显了,随后拿起来感觉之后,感觉一股热流从上面传来,整个人身体如同泡温泉一样,差一点让他呻吟出了声,连脑中的疼痛都全部消失。

    “好东西,到底是谁来给自己这个。”

    古争握住这个东西,连四周一个莫名出现的阴寒也消失不见,那种阴森让人不安的气息也从心底消散。

    “轰隆隆”

    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一声声低沉的雷音,随后噼里啪啦的大雨落在地面上,发出独有的噪杂声音。

    “呼”

    一股冷风从外传来,让他忍不住打一个寒颤,随后那股热流又驱散了对方,他扭头一看,发现被上锁的大门,竟然无声无息地打开,微微晃动着,似乎在邀请他出去。

    “原来是这样我以前才出去,不过现在我要不要出去,还是待在这里。”

    古争站在床边,口中自言自语地说道。

    话音刚落,手中的红球陡然一热,那炙热的温度,好像被火烧一样,让他忍不住防守,更让诡异的是,面前红球竟然浮现在空中,简直颠覆了他的常识,随后一道红光从上面散发出来,直接把床铺给笼罩起来,在这红光当中,竟然出现了任务的虚影,他睁大了眼睛看过去。

    只见在红光中,古争已经被绑在上面,而之前看到的医生和护士,已经化作如同厉鬼一样的形态,脸色表情无比的疯癫,举着手中的手术刀,对着古争疯狂地刺着。

    不过他们的攻击仿佛是虚幻一样,没有在古争身上留下任何伤痕,但是身体表面却升起一道道淤痕,就和自己身上的差不多。

    古争在床上根本无法动弹,只能痛苦地喊着,同时一旁的手快速写着什么,这个时候指甲所受到的疼痛,和上面相比简直就是小儿科。

    “不要待在这里,一定要离开这里!”

    “咔嚓”

    一声巨大的闪电在外面陡然响起,把整个房间都照亮成银白色,随后面前的红色也瞬间消失,自动落在古争的手掌。

    不用任何人提示,他都知道危险就要来临,那些影像他没有看完,也都知道必然是对方故意涂抹成这样,故意来误导自己,如果不是这个东西的话,自己肯定会留在这里,最后进入下一次的轮回。

    当即他也没有想为何这个红色玉石有这样奇怪的能力,好像本来就该如此,心中惊讶过后就坦然接受,他来到打开的门前,感受两边并没有对方之后,悄悄走了出去。

    此时外面大雨倾盆,可以完美地掩盖自己的脚步声,唯一顾虑的就是这里只有一个上下通道,一旦被他们给堵死,恐怕只有跳下去这一条办法,对方再三警告自己不让自己出来,而白天却如此的温柔,可能只有晚上他们才能出来行动。

    很快他就下到了二楼,看到同样开启的铁门,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去警告那个人,万一对方不明白,发出一些声音把对方吸引过来,自己是想走都无法走了。

    可是他才刚刚下去半层楼梯,两个脚步声就已经从下面响起,看来对方已经来了,当即转过上去,就是跳下去二楼也比三楼要强。

    二楼所有房间都是紧闭着,只有旁边关押另外一名病人是开着,他直接就踏入旁边开着的门,躲在窗户下面,心中祈祷对方是先找自己,没有直接跳是因为万一跳下去受伤了,恐怕还要被抓回去。

    有时候是越想什么,就越来什么,脚步声在来到二楼之后,其中一个脚步朝着侧面走来,另外一个则是继续朝着三楼走去。

    从脚步的声音来看,这个脚步应该是护士,正常来讲他根本不会怕对方,可是一想到之前见到对方诡异恐怖样子,心里是一点自信都没有。

    脚步声在门口微微一顿,随后就踏入进来,此时古争都已经看到对方一直纤细的小腿,下一刻一声尖叫从床上发出,古争只看到一个白色影响,从床上一跃而起,飞快冲出去,把那个护士都给撞了出去。

    “好机会!”

    古争立刻跟在对方身后,从房间冲出去,那个护士还在靠着护栏,手中拿着手术刀,脸上已经变成他之前看到的样子,无比的恐怖。

    只是稍微瞄了一眼,脚步连停都没有,就朝着楼梯下面奔跑,而之前那个白色病人,都已经从他面前消失。

    几乎一步三跨,最后在猛然一跃,几乎一秒的功夫,他就下去了半截楼梯,手中抓住扶梯,利用强大的惯性一甩,自己再次加速跳下。

    上面已经响起来医生加快的脚步,白天他已经记住大门的位置,只要先冲出这里再说。

    可是下去之后,赫然发现一个通往其他地方的道路,而之前那个白色病人,也已经朝着里面跑去。

    稍微犹豫一下,感受身后紧追不舍已经要下来的医生和护士,随后他身形一转,也直接冲进去那个通道里面。

    7017k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