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八零读书 > 我真的长生不老 > 第1059章 它又失踪了

第1059章 它又失踪了

    韩芝芝和刘长安陪着安暖走进了专柜,柜姐露出标准的笑容迎上来,她们早已经养成一种敏锐的直觉,能够看出来是随便逛逛的,还是带着购物目的,又或者能够发展的潜力消费者。

    有些品牌会要求一线销售人员,对进店的顾客一律实行1V1服务,但销售只是普通人,难免看人衣装在心里分析一番,从而影响到言语表情中的热情程度。

    安暖和韩芝芝的穿着打扮,并不像大富大贵,但肯定有一定的消费能力,至少看上去不像是来商场蹭空调的。

    至于那位刘先生,常常出现在宝隆中心,身材长相本就容易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却也没有人对他太过于热情地逢迎,反倒是保持着一定距离,除非他的目光示意,否则没有人会不懂分寸地迎上去口吐莲花,把一套套销售话术施展出去。

    毕竟宝隆中心的业主都是刘先生的跟屁虫,这种人往往根本不在意什么热情真诚的服务、超级VIP的至尊感受,他们更喜欢有一个不受打扰的空间范围,服务者保持一定距离,用眼神示意就会赶来服务,点点头就会自觉退开。

    刘长安打量着高额溢价的商品,依然认为这是西方殖民时期得到的红利,尤其是二次世界大战后通过PUA式地推广其文化思想,至今依然在敲骨吸髓式的掠夺,而很多人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甚至自觉自愿地接受这种不公平。

    即便意识到了,也常常会想,大家都这样,我也不必独立特行,购买奢侈品能够带来的愉悦和满足感会让人自我妥协。

    常常有人说,等我国重新成为世界第一,有十艘航空母舰在大洋上“自由航行”时,华夏文化自然能够取代欧美文化的流行。

    想多了。

    高级文明能够兼容低级文明,但是从未听说过低级文明能够包容和理解高级文明的。

    华夏文明中的高级精神内核,文化深度,注定只有从小到大,在这个环境中耳濡目染成长起来的人们能够理解,目前全世界许多著名的所谓“中国通”,常常会让普通中国人都疑惑,你算什么中国通,通的是片吧?

    到时候最多输出一些古装偶像剧,神仙偶像剧,小白式的打斗修炼爽文诸如此类,它们和现在的欧美流行文化是共通的。

    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审美,品味和思想深度上的需求,只要能够获得心理和生理上最直接的刺激和愉悦就够了,只有迎合这种需求才能够全世界大流行。

    作为高级文明的华夏文明精髓部分,可能会被追捧,但不可能大流行,绝大多数人没有资本和能力迈入这种高级文明的门槛。

    就像文科生想要转理科,比理科生转文科要难太多了。

    刘长安没有把自己的想法在这里侃侃而谈,目前的形势下,国人都太过于谦恭自省,自觉地平等看待这个世界上进化和尚未进化完全的人类,对盎撒蛮夷缺少傲慢的俯瞰心态。

    这种心态下,大概很难接受刘长安的说法。

    “我有点喜欢这个小背包,它的花纹很可爱,还有同系列的钱夹。”安暖从一楼转到二楼,又从二楼回到一楼,再上楼对在休息区拿了一瓶橙汁喝的刘长安说道。

    刘长安去看了看,决定把小背包换成大一号的,他付了背包的钱,安暖买了钱夹送给他。

    “我占了刘老板的便宜。”安暖背着包,双手抓着肩带小步小步地转动着身体,得意洋洋地表示自己用便宜的钱夹换了更贵的背包,肩膀前后晃动了两下,又在镜子面前左扭右扭,美滋滋。

    刘长安拿着钱夹,其实现在根本就用不上这东西,尤其是他这样的普通大学生,即便出去开房上网登机什么的,也可以用电子身份证。

    他怀疑安暖早就想送他钱夹了,而且因为他现在有了钱夹,便会名正言顺地要求他在钱夹里放她或者两人合影的照片。

    “我嬲,我也想有人送我包包,自己买的根本不香!”韩芝芝气愤地说道。

    “可是你香嘛!”安暖抱了抱韩芝芝安慰她,同时忽然有点感悟,韩芝芝好像有点吸渣体质,上次遇到那个吴凡,这次又是竹文英,都不是什么好人。

    这也充分说明了韩芝芝其实很受男孩子欢迎,要知道这种渣男又不是想要骗钱的类型,他们不会对长相一般,身材一般的女孩子下手,他们就是冲着韩芝芝这种丰满的少女身材而蠢蠢欲动。

    韩芝芝的身材一直是安暖非常喜欢的型,感觉自己高一的时候要是她这样的身材,班上根本不会有人相信刘长安喜欢白茴的传闻!

    大家都会说你们看安暖长得比白茴漂亮,胸也和白茴一样,刘长安干嘛不喜欢安暖,却去喜欢白茴呀!

    “嘿嘿……”韩芝芝憨笑了两声有点开心,但马上又板着脸,“不行,除非等下你买冰激凌给我吃,不然我还是会嫉妒到浑身发臭,根本不香!”

    “好呀好呀。”

    刘长安笑着摇了摇头,他把钱夹的包装丢到垃圾桶里,安暖却又把包装进防尘袋里,放回盒子,再慎重地把盒子又放进购物袋里提着。

    柜姐问安暖要不要留个电话号码登记会员,安暖知道这个牌子的会员积分没有什么用,便报了柳教授的电话号码。

    柜姐录入电话号码,安暖看了下这个电话号码的购买记录,暗唾一声败家的柳教授,难怪她的同事凌教授自己能卖奔驰,她买个MACAN还要外公赞助三十万,原来钱都花在这些地方了。

    安暖给韩芝芝买了脆皮肥肠包榴莲冰激凌,刘长安出的钱,一共买了三份,他向来是能够接受新鲜事物的,很多美食在诞生之初常常被人认为是黑暗料理,甚至和腐烂发臭霉变相关,所以每每看到自己不能接受的食物,倒也不必大呼小叫,言称喜欢吃XX和喜欢吃XX的都沉默了。

    尝了尝,还挺好吃的,刘长安把这种食物铭记在心,因为它可以用来陷害上官澹澹。

    至于因为陷害上官澹澹以后,可能会遭受她的报复和反击……再说吧。

    吃完奇奇怪怪的冰激凌,三个人又像外地游客一样来到湘南米粉街的“郡沙”墙前打卡。

    这是一面网红墙,正值清明假期游客众多,大家排着队在这里拍照,刘长安觉得有点蠢,但安暖和韩芝芝并不这么认为,便让他在一旁呆着,等会儿给她们拍照就可以了……刘长安的拍照技术十分值得信任。

    老式的灰浆红砖墙壁,上面用白浆涂抹了“郡沙”两个高达五六米的大字,这就成了所谓的网红景点。

    难怪现在各地都在搞这些东西,简单有效,成本低廉,只要营销得当,就能够带来乌泱乌泱的人流量。

    据说在这面墙前面拍照,很容易出片,有一种特别的感觉,言之曰:怀旧,年代,冲击,情怀,对比,思考,人文。

    拍完照片,三个人又去吃米粉,热气腾腾的米粉上来时,韩芝芝才发觉了问题所在:“明明是我们的家乡,为什么我们像游客一样?”

    “因为城市发展太快,变化多端,和你们记忆中自认为熟悉的感觉,已经千差万别。生活在巨大的城市中,每个人都只能熟悉一小块地方,还有许多零零碎碎的记忆,其实没有人能一直熟悉这样每天都在变化着的城市。”

    刘长安指了指那块网红墙,“对于那面墙来说,你们和游客没有区别,都是它招徕来的流量罢了,让本地人也像游客一样的行为模式和消费,正是极致追求网红城市效应的预期目标。”

    “我还是更喜欢小时候的郡沙,但是现在的郡沙又发展的比以前好,人们普遍也更加富裕,要让这个城市回到从前,大部分人理智地思考后应该是不愿意的。”安暖摇了摇头,“哎,说这些也没用,还是嗦粉吧。”

    “现在的米粉,就比以前的好。八九十年代的时候,郡沙人也喜欢嗦粉,但是没有人像现在这样可以天天嗦粉,因为那时候的米粉普遍含有高剂量的明矾,吃多了非常影响身体健康。”刘长安是过来人,深知现在的老痰酸菜在那时候根本就不算事,餐饮业中罂粟壳更是广泛应用,经常在外面吃饭的人,基本都过不了毒检。

    “刘长安,为什么我们都说小时候,你却要提八九十年代,通常是我爸妈他们那个年纪才喜欢这么提。”韩芝芝奇怪地问道,每次和刘长安说话聊天,总觉得和其他同龄人有点不一样。

    “可能是习惯吧……”安暖意味深长地说道,“这样在和一些三四十岁的朋友交流时,比较没有隔阂。”

    刘长安点了点头,不反驳,不解释,她说的都对。

    “还点头!我罚你把虎皮鸡蛋让给我吃。”安暖目光斜斜地落在刘长安碗里的虎皮鸡蛋上,又指了指自己的碗,娇滴滴地说道。

    韩芝芝没好气地看着安暖,女孩子一谈起恋爱,怎么就能如此自然地做作?

    听了刘长安“你们和游客没有区别,都是招徕的流量”那句话以后,安暖和韩芝芝看待这个城市的视角似乎有所转变。

    那种“我是本地人”的心态,常常会让人对这个城市新鲜的东西视而不见,固执地认为这个地方依然是自己记忆中一成不变的模样。

    于是在一条条随着游客增多而发展起来的街巷中,两个人倒是找到了很多新的乐趣,路边超级好看麓山夕阳和夜景的清吧约好下次一起来坐坐,以前据传是病猫病狗聚集的楼牌街上经过改造,开了非常大气的猫咖,原本以为无比熟悉的黄兴路上也多了很多新鲜玩意,四通八达的地下商场让人失去方向感……

    玩了一下午,安暖和韩芝芝开车回家,刘长安依然惦记着脆皮非常包榴莲冰激凌,正准备去买的时候,却看见一辆紫色的宝马MINI靠边停下。

    车窗缓缓落下,刘长安先看到被安全带勒住的白姑娘坟,然后才看到白茴头往前伸露出脸来,那带着点圆润感的脸颊上满是偶遇的惊喜笑容……每次在这周围走走看看,总是忍不住在周围搜索某人的身影,他也常常在附近溜达,遇到的机会还蛮大的。

    “你买的新车?”

    白茴用力点头。

    “比亚迪汉?”刘长安疑惑之后,恍然大悟:“这一定是比亚迪的新款吧,正是符合你追求实用要求的车款,你看看这动力,一定很澎湃,看看这空间,一定很充裕。”

    白茴脸颊胀红,上次请澹澹和咚咚吃牛肉,回来的时候坐在他的电动车后面跟他说要买比亚迪汉来着,还讲了不少自己的想法原因。

    “可是它很可爱嘛!”白茴忍不住辩解,感觉这个理由简直理直气壮,让人无法拒绝,“当一辆MINI和一辆比亚迪汉放在一起,一百个女孩子里有九十九个会选择MINI。”

    刘长安点了点头,她自己的钱想买什么就买什么,他当然不会真的有什么意见,说实在的女孩子即便有些任性,消费主义,喜欢撒娇,日常中享受女性身份带来的便利, 只要不转身就打拳,都没有什么。

    “安暖好像刚刚也在这边来着,我本来想直接过来找她一起逛街,结果到了这边电话联系,才发现她已经和朋友回去了。”白茴有些惋惜地说道,好久没有和老同学兼好朋友一起逛街了。

    刘长安明知道她是发现安暖已经回去了,才表示要找安暖一起逛街,但还是忍住了没有说什么,只是指了指前方的招牌,“我要去买小吃,你去不去?”

    “我有点饿了……那你先去那边,我停好车一会儿来找你。”白茴连忙收了收肚子,让刚刚喝了奶茶,吃了小斑马黄油蟹的肚子显得扁扁的。

    女孩子都有这种绝活能够让上边看起来肉多很多,腹部的肉少很多,往往震惊的男孩子见识到真相后不由自主地下载了国家反诈APP。

    刘长安到那一问,才知道脆皮肥肠包榴莲冰激凌已经没有了,这玩意也算好吃,但终究有些奇葩,店家也不会准备太多,今天的量刚刚售完。

    只好改天了,刘长安拿出手机,才注意到李洪芳发了信息给他,她带着周书玲,上官澹澹和周咚咚,还有陆斯恩出去玩了,并且把地址发给刘长安,说他没事也可以来参与李洪芳举办的九州风雷剑门第一届团建活动。

    刘长安正想等白茴过来,问问她要不要去,结果却接到了苏眉的电话,竹君棠又失踪了。

    。顶点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