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八零读书 > 日月风华 > 第一三四六章 自己的水军

第一三四六章 自己的水军

    秦逍当然知道辽东水师的惨败是太湖王令狐玄一手设计。

    控制榆关之后,顾白衣就提醒过秦逍,北境十八坊一定会利用海上商道继续采购货物,事实也确实如此,辽东商贾一度以为可以从海上运输货物,但终究是被太湖王的人截击。

    此前秦逍就已经从顾白衣的口中知道,要彻底斩断辽东军在海上的商道,最大的障碍就是辽东水军,所以必须先要解决这支海上利刃。

    他虽然知道太湖王那边已经做了谋划,却想不到做的如此干脆利落。

    不过这事儿他当然不好直接和手下这几人说,毕竟太湖军虽然实力极强,但终究只是民间的渔民,而辽东水师是正儿八经的大唐水军,民间渔民袭击大唐水军,在辽东军还没有被朝廷冠上叛军的帽子之前,那么太湖军反倒是袭击官兵的叛军了。

    自己是龙锐军主将,却私下与袭击官军的海寇有交集,那是能做不能说的。

    在场几人中,宇文承朝心里其实已经猜到几分,但自然也不会说破,立刻道:“将军,这倒是个好法子。黑山匪也曾啸聚一方,与官军交战多年,但最终却还是受朝廷招安,如今有了朝廷的编制,成为了正儿八经的帝国官兵。有了前面的经验,咱们当然可以寻求招安这股海寇。”

    “招安?”宋士廉眉头舒展开,笑道:“这倒是一石二鸟的好办法。”顿了一下,道:“不过该如何与他们取得联络?将军,如果当真能与他们取得联系,下官主动请缨,愿意前往游说他们归顺朝廷。”

    三人都是看向他,倒是有些意外。

    不过秦逍三人都是精明之辈,立时就明白宋士廉的心意。

    宋士廉出身本就是官绅子弟,在京都为官多年,不但熟悉官场的人情世故,对于朝野局势也肯定比一般人敏感得多。

    秦逍这次去往京都之前,大理寺以少卿关冲为首的众多官员从京都逃亡到东北,如此大事,当然是非同小可,毕竟如果不是京都出现天大的事情,也不可能有众多官员舍弃前程狼狈逃难。

    关冲等人抵达东北之后,秦逍自然是妥善安置,而宋士廉和云禄等被派到东北办差的官员,当然也会向关冲等人仔细询问京都的情况。

    京都风云变幻,血流成河,朝中官员风声鹤唳,这些状况宋士廉等人当然已经了解清楚。

    大理寺遭受大难,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秦逍曾在大理寺待过,领着大理寺与刑部针锋相对。

    京都掀起大案,刑部卢俊忠公报私仇,欲图对大理寺大开杀戒,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宋士廉很清楚,在京官员,但凡与秦逍有关系,定然会被刑部盯住,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秦逍在京都其实真正交往的官员不算太多,而宋士廉便是其中之一。

    因为卫璧一案,秦逍不但救了卫夫人宋慧的性命,而且亲手斩杀了元凶卫璧,宋士廉感念于秦逍的恩德,自然与秦逍有了来往,虽然两人在京都的交往谈不上有多深,但在刑部的眼里,宋士廉肯定是与秦逍有交情的眼中钉。

    宋士廉也幸好在京都掀起大案之时来到东北办差,躲过一劫,如果当时身在京都,几乎可以断定必会大难临头。

    如今众多官员跑到东北避难,宋士廉和云禄等人也迟迟没有返回京都的打算,意思自然很清楚,这时候肯定是不想回京都自投罗网。

    不过宋士廉虽然与秦逍有交情,但算不上是秦逍的嫡系,如果没有理由硬留在东北,多少还是有些尴尬。

    此刻主动提出愿意亲自去劝说海寇归顺,自然是想以此来向秦逍表达忠心,也是想为秦逍立下功劳,如果这事儿真的办成,宋士廉立有大功,留在东北自然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秦逍明白宋士廉的心意,心知宋士廉这样的官场故员,最擅长的就是明哲保身,能够比一般人更容易看准情势,做出最好的选择。

    不过话说回来,宋士廉主动请缨,还真是正中秦逍的下怀。

    自从知道辽东水军的存在之后,秦逍便意识到,东北四郡拥有漫长的海岸线,如果无法拥有一支控制海域的水上力量,对龙锐军来说始终是存有致命的弱点。

    辽东军当初控有四郡,实力雄厚,即使如此,却也保留着东海水师这支力量,由此亦可见,拥有一支水上力量是必不可少。

    当初江南之乱,太湖王的水军帮助秦逍扭转了局势,击溃王母叛军,保障了江南的稳定,如今又主动帮助龙锐军控制了海上力量,秦逍知道这一切与顾白衣肯定是有关系,而太湖军在实际上也成为了龙锐军最可靠的盟友。

    不过太湖王终究只是民间力量,没有任何官衔在身,所以这两次在海上的动作,也不敢光明正大的打出旗号来。

    秦逍知道,如果龙锐军要自己筹建一支水军,一切都需要从头开始,不但需要花费大笔的银子打造战船,而且还需要招募大批水军,如此耗费的军资绝对是一个恐怖的数字,以龙锐军当前的实力,能养活现有的官兵已经很不容易,绝没有多余的军资去打造水师。

    骑兵和水军是最耗费银子的两大兵种。

    秦逍积极打造了黑山贸易场,道理其实很简单,他知道就算能够在地方上收取赋税,庞大的骑兵花销根本不只是收取的赋税所能够支撑,只有通过贸易场进行持续的贸易,从巨大的贸易利润中收取相对合适的商税,才有可能维持骑兵的存在。

    他领兵出关的初衷,并非是为了谋略东北四郡,不过是希望在这片土地上能够打造出一支强大的骑兵军团,待得帝国收复西陵之时,这支骑兵军团便可派上大用场。

    只不过现实却不似他想的那般简单。

    无论龙锐军的目的是什么,在辽东军看来,一支骑兵军团在东北的土地上迅速强大起来,直接威胁到辽东军的存在,所以从一开始,辽东军就百般刁难。

    练兵之初就遭受巨大的阻力,秦逍和手下众将士自然一下子彻底明白,除非将辽东军这股力量从东北清除,否则龙锐军要在东北训练骑兵的目的只能是痴人说梦。

    此前秦逍只是想着能在东北花上数年时间练出一支骑兵军团,并没有考虑过水军,但如今他对东北的局势更加清晰,心中知晓,要保障龙锐军能够顺利在东北练兵,拥有一支水军力量必不可少。

    按照常理,以龙锐军的实力,同时训练骑兵以及打造水兵,简直是痴心妄想,那是根本不可能实现的愿望。

    但太湖水军的存在,却是让秦逍意识到拥有一支水军并非是遥不可及的梦想。

    打造水军最大的耗费,一是打造战船,二是训练水兵,如果一切从头开始,这样的耗费自然是无底洞,龙锐军根本无法拿出银子填进去。

    但太湖水军却完美地解决这两大问题。

    太湖水军虽然没有辽东水军那般强大的战船,但胜在船只众多而灵活,而且令狐玄手下的能工巧匠众多,真要打造大型战船,对令狐玄来说其实也并非难事。

    此外太湖渔民数万之众,几乎都是熟悉水性,从中挑选擅长水性的青壮编入水军,自然就能够轻易解决水兵兵源的问题,而且这些水兵现编现用,根本用不着花大量时间去训练。

    现在存有的问题只有一个,那就是太湖王令狐玄是否答应出船出力来协助龙锐军组建水师。

    秦逍知道要解决这个问题,还是要请顾白衣出手。

    他相信一旦顾白衣出手,这件事情就有了六七成的把握。

    待得令狐玄答应过后,那么下一步就是招安了。

    到时候当然不能是直接去招安太湖军,甚至还要装作不知道那股海寇与太湖军有关系,而是以招安海寇的名义去招安海上那股力量,如此一来,自然需要派出一名合适的官员前往。

    而眼下宋士廉主动请缨,可说是再合适不过。

    宋士廉被朝廷派到东北,肩负的职责便是招安黑山匪,他是吏部的官员,奉旨招安,既然能对黑山匪进行招安,当然也有资格去招安海寇,所缺的不过是一道旨意而已。

    对此秦逍倒是有了准备。

    他在幽州扭转乾坤,阻止了幽州长史黄奎和太监孙皓的阴谋,甚至在孙皓手中获取了一份空白的圣旨,那道诏书上只盖有玉玺,却并无任何旨意,而拿刀空白的诏书,秦逍却是带回了东北,藏在自己手中。

    秦逍心里很清楚,这份空白的诏书,看似没有任何旨意,似乎毫无用处,但实际上却是一件价值连城的宝物。

    盖有玉玺的诏书,自然是童叟无欺的真正诏书,只要在上面填写合情合理的旨意,立马就能成为真正的诏书。

    朝堂已经落入澹台悬夜之手,颁下的诏书其实都不是圣人的意思,而是伪诏,既然如此,秦逍在这边拿着盖有玉玺的空白诏书伪造一份圣旨,自然不会有任何心理压力。

    只不过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是不会轻易丢出那道杀手锏。

    但是如果令狐玄真的同意协助组建水师,到时候那份诏书自然就能够起到大作用。

    

    7017k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