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八零读书 > 从八百开始崛起 > 第864章 经验主义要不得!

第864章 经验主义要不得!

    接下来的几天,四行团全团电台静默,一路开启“跑、跑”模式!

    其行军速度之快,绝对超越任何人的想象。

    等四行团团部野战电台开机,收到第一战区程司令官命令四行团协助战区防御黄河防线的命令时,四行团早已经越过焦作,即将进入太行山区域了。

    是的,在歼灭第2步兵联队的战功见报的第二日,那位战区司令官亲自前往新八师驻地慰劳‘有功之臣’时,终于发现端倪。

    新八师的‘缴获’很丰厚,但和全歼一个步兵联队的巨大战功相比,又着实太少了些,不是因为重武器,而是轻武器,800杆步枪对于拥有近3000步兵的日军步兵联队来说,着实太少了。

    而蒋大师长所谓的分了一半战利品给四行团的理由真是差点儿给老谋深算的程司令官给气乐了,他虽然没有亲自去四行团看过,但当他派去四行团参加新年大会的上校参谋眼睛是瞎的吗?

    四行团最不缺的,就是轻武器,而且人家还带着大量马车,就是给北方前线的川军所属送武器装备的,不要火炮、机枪,要一堆步枪搞什么?拿来当柴火烧吗?

    这位也在诡谲的高层政治斗争中都还能替自己挣得一席之地的高级将领一旦起了疑心,那会给本就底气不足的蒋大师长多少机会,两人关起门,只用了一盏茶的功夫,唐刀这个幕后‘阴谋家’就浮出水面。

    哪怕蒋大师长已经为自己和新八师做了诸多粉饰,但思虑深沉如程司令官还不是马上知道了个七七八八,所有的不合理都得到了最合理的解释。

    敢情,唐刀这厮竟然为了怕所谓的‘树大招风’,把战功平白让出去,自己则拍屁股跑路。

    说白了,他不想太出头而被自个儿看上被强留在第一战区作战。

    就这么看不上第一战区和自己吗?这位战区级司令官如何能不恼怒。

    “在这样的时候,不想为国家出力,为了自己小团体的利益,竟不惜把战功安在别人头上,你们两人都该军法从事!”程司令官当时那个怒火滔天,就差指着某位垂头丧气的大师长鼻子痛骂。

    估计唐刀在这儿,口水能给他洗脸!

    幸好,或许唐刀早已预料到,所以,他不光是跑得快,连野战电台都关了,骂了,也听不着。

    事实上,就算听到了,唐刀也不会在这里久耗!

    倒不是他不想在第一战区再和第14师团干上一场,而是,意义已经不大。

    黄河大铁桥已然炸毁,第14师团这只土狗又没长翅膀,对郑州彻底失去威胁,只能转而去两百多公里外的开封,那里可有那位校长的嫡系,虽然历史证明过,他们真不行,但新八师‘破坏王’的威力可不小,这遭炸黄河铁桥没轮上他们,几个月后炸开黄河大堤那事儿他们绝不会再缺席了,郑州至少在几年之内保证无恙。

    而且,徐州会战战略失败,日军南北两路大军直下华中并攻略华南的战略大势已然形成,别说唐刀和四行团就一个小步兵团不到3000人,就是拥兵十万,也只能是徒呼奈何!

    倒还不如像那支部队一样,攻略北方,不光可以让日本人在占领区焦头烂额达不到以战养战的目的,还可以让日本人本就脆弱的后勤雪上加霜,更可以悄然发展壮大自身。

    这场战争,将会长的远超所有人想象,熟知历史的唐刀布下了那么多先手,就是为将来做准备,那会因为这位司令官的一句‘只顾小团体利益’改变自己的决定?

    所以,纵算是这位战区级司令官拥有对防区内所有部队的指挥权,但唐刀未雨绸缪提前一步先来了招电台静默,压根收不到战区司令部的电令。

    “因日军封锁,为避免行军暴露,故野战电台保持静默,现已经根据我军军部军令,即将抵达太行山区域!”唐刀的回电简单明了。

    “哎!这个唐刀,真是精明似鬼!怪不得日本人屡次在他面前吃瘪!可惜啊!不能为我所用。”程司令官拿着副官送过来的四行团电文,长叹一声。

    “长官,您的意思是,唐刀早就算到司令部会电令他回黄河防线?”副官一脸惊奇。

    做为知晓新八师‘冒领’军功一事为数不多的知情人,他可是知道第2步兵联队是被四行团干掉的,他很难理解为何会有人会把这样的滔天军功给轻而易举的让出去,更难理解一个团2000多号人竟然都没有异议。

    这也还罢了,这位竟然像是未卜先知一般提前一日把野战电台静默,使得战区司令部的电令彻底失去了效用,更牛逼的是,现在人家的意思也很明了,我现在可已经快进太行山了,你已经管不着我了。

    “算没算到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小子不光精,还惜命,我就算他四行团在三日前那次大规模日机轰炸前夜就开始撤离,不过才三天啊!一个全副武装的团,竟然就已经出了豫省抵达晋省了,这意味着,他全团每日行军超过100里!”程司令官拿着指挥棒在挂于自己身后的地图上比划着,满脸惊叹。

    “这不可能?他们可是重装团,不光有自己的武器装备,还运载着一个步兵团的装备,又没有卡车,怎么可能日行100里?”上校副官难以置信。

    唐刀的电报里倒是说自己到太行山边缘了,但上校副官本能的认为那是唐刀的推脱之词,哪想到自家长官竟然一脸相信的意思。

    “他到没到,去电问问那边的驻军你就知道了,唐刀是很会骗人,但他绝不会在这方面来糊弄我。”程司令官眼中闪出一丝精光。“你认为不可能,那还是你的眼光太过局限,这世上没有那么多不可能,一个可以在4个小时内干掉一个步兵联队的步兵团,他们能三日跑出三百里,我一点都不意外。”

    “那,长官,唐刀如此肆意妄为,连军功上都敢做手脚,我们是不是.....”被自己长官训了一顿的上校副官脸上露出不甘心。

    他自己这位顶头上司自从坐镇第一战区,一向是铁腕手段,就连第一集团军那位军长大佬都不敢轻易违抗命令,可那位唐团长,却是来第一战区没多长时间,就玩出了这么大的花活儿,连战区司令部的电令都置若罔闻,擅于揣摩上意的他自然更倾向于司令官会找他的茬儿。

    “你是说,让我以冒领军功治他唐刀和蒋在镇的罪?”程司令官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

    一看自己顶头上司露出这样的表情,上校副官心里顿时一个咯噔,他太了解这位了,这分明是很不满意他刚刚建议的表情,那还敢再多说一个字。

    “哼!这事儿若是捅到上面,那可不光是治他们两人的罪,第一战区上上下下谁脸上有光?敢情,痛打第14师团的,还不是第一战区,而是人家一支路过防区的小部队,不知多少人会在背地里笑得后槽牙都掉了。

    更何况,还要把唐、蒋两人得罪的死死的,你以为新八师的师长是傻子吗?他既然敢承认,就知道这事儿到我这儿就截止了,不会再有别人知道。”见自己贴身副官认识到错误,程司令官冷哼一声。

    “此事就到此为止,战区会在报纸上展示各种战利品缴获做实此事,不管如何,这场仗是在我第一战区的防区,是中国人对日本人的胜利,中国人笑了,日本人哭了,就行!”

    “是,属下知道了!”上校副官连忙点头。

    “另外,唐刀这家伙虽然给我玩了这么一出,但毕竟是给我第一战区脸上增了光,我也不能太小家子气!”程司令官捏着电报目光炯炯,做出决定。“给军政部发电,就说敌第14师团来势汹汹,为郑州地区安危,我战区暂时征调四行团协防黄河南岸防线,待战事稳定再许他们归建原部!”

    “四行团不是已经跑了?”上校副官一呆。

    继而,明白了自家上司的意思。

    。。。。。。。。。

    “这位程司令官,可真是个妙人啊!这个礼送的,我不收还不行啊!”行军途中的唐刀也拿到了团部秘密开机的三号电台接收到的43军军部电令,瞬间洞悉了那位程司令官的好意。

    明明知道四行团已经跑得远远的了,却还要来上这么一招,其目的是什么?不就是在帮四行团掩饰行踪嘛!

    日本人的间谍无孔不入,这在高级将领中已经不是什么秘密,这种普通级别的调令,那位程司令官有理由相信,军政部能看到,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传到第华北方面军那边。

    一听说四行团还在黄河南岸设防,自然不用花大力气去对四行团进行围追堵截,哪怕只欺骗个一两天,等到四行团彻底进入山区,危险性也就大大降低了。

    事实上,程司令官这个战术欺骗的电文倒真是传到了华北方面军司令部,深恨唐刀和四行团的室内寿衣也倒是没有完全相信,只是无论他动用什么情报力量,都找不到四行团的行踪。

    那支令华北方面军切齿痛恨的小部队在那几天里仿佛空气一般,在华北方面的情报中,彻底消失了。

    哪怕晋省方面以一天出动十几架次的飞机,沿着豫省到晋省的几条路搜索,也找不到关于四行团的痕迹。

    那实在也是那里是战区,中国军队调动频繁,地面上时不时会出现部队行军,光是从高空看地面,那里知道那是什么部队?

    没有那一个侦察机飞行员敢说自己看到的部队就是四行团,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只要确定那是四行团,陆航方面就会调集大量轰炸机对其进行轰炸,说错了,那可是要担天大的责任的。

    是的,自从第2步兵联队完蛋,负责攻击豫省防线的第14师团再也不敢像以前那样将自己的四个主力步兵联队放出去四面出击,甚至还因此放弃了追逐中国人第一集团军一部残部,其主力步兵早已收缩开始准备渡河作战。

    说白了,从陆地上对四行团这个小蚂蚱实施报复的可能性已经被彻底放弃了,主要是以空中力量。

    可中国人穿的都一样,看到侦察机后的表现也都是迅速离开大路躲入荒野,四行团也不会在脸上专门的刻上‘四行团’几个大字让日军侦察机飞行员辨认不是。

    就是写的有,那也得日本侦察机敢飞下来看那!

    现在所有侦察机飞行员得到的告诫都是,不得下降到高度800米以下对地侦察。

    据说,这是佐佐木中尉的经验。

    虽然所有飞行员都认为这货‘克友’属性太浓,但人家保命手段绝壁是华北方面军陆航第一。

    几次出战,做为他的同僚,不是小命没了,就是飞机上满是伤痕,但人家佐佐木中尉,可连块皮都没破过。

    他的保命经验,早已成了日军陆航内部炙手可热的理论。他说800米,日军侦察机飞行员绝不会到799米。

    而且,佐佐木中尉还说过,四行团最大的特点,就是铁头,别说看见侦察机,就是轰炸机群,人家也是架起机关炮、高射炮跟你干。

    所以,基于这条经验,只要没对侦察机发起攻击,只会隐藏躲避的,一定不会是四行团。

    三天时间,几十架次出动的日军侦察机碰到的,都是‘软脚虾’中国军队,并没有碰到铁头,自然,也没人敢说自己找到四行团了。

    太原飞机场上一直整装待发的大约20架轰炸机,就在机场跑道上,白白呆着。

    至于说为什么发现其他中国军队,这些已经准备好的轰炸机不一拥而上炸他一下,那原因还用说嘛?

    仗已经打了半年了,纵然把中国这个穷光蛋打得连连败退,狼狈的不行,日本这个土财主同样打得家里粮仓都快要空了。

    尤其是油料,日本岛内可不产石油,好不容易占领的东北也找不到油,所有的石油可全都得靠真金白银去买。

    而日本海军那个败家子儿,听信了漂亮国一顿忽悠,从几年前就疯狂建造战列舰,动辄数万吨重的大铁疙瘩不光要大量的钢铁,想让它跑起来,不得大量燃油啊!好不容易屯下的油料,大部分都给海军方面占去了,陆军这个倒霉孩子自然就剩不下多少了。

    好在日本陆军不玩什么机械化,华北方面军方面除了第十师团有点机械化师团的影子,其他师团主要还是靠两条腿和驮马,一个师团一百多辆卡车的油料消耗也还能承受。

    但家里也没多少余粮的土财主,也没有挥霍的资本,‘好钢用到刀刃上’只能被迫成为选择,拿耗费大量油料的机群去轰炸中国普通部队,没有那个日军指挥官会去做这样的战术选择。

    说白了,也是‘穷’闹的。

    事实上,高空上的日军侦察机飞行员并不知道,他们至少有三次和四行团擦肩而过。

    和第一战区一样,他们都太低估四行团‘跑路’的速度了,没人敢相信一支全副武装的部队会在一日夜间就离开原有位置一百多里。

    佐佐木中尉的经验也害了他们,四行团的头铁,那得看什么时候。

    自从离开黄河大桥70公里,唐刀就下令全军昼行夜伏,全军不做任何伪装,哪怕有侦察机从头顶掠过,也不准发一枪一弹,全军散于荒野中隐藏,待他们飞走,全军立刻离开危险地带即可。

    四行团现在是分为三段,前锋、中军、后军各相隔近十公里,无论看那一部,都不像是一个拥有数千兵力的步兵团,唐刀赌的就是日本人没有那么丰厚的财力,随随便便就来一波地毯式轰炸。

    若日本人有这个实力,估计已经彻底失去制空权的中国早没活路了,那还会撑上七八年?

    唐刀赌对了日本人的‘穷’,仅花三天时间,就越过晋城,抵高平,向位于太行山山区的壶关进发。

    距离此次四行团定好的目的地黎城,只有150公里!

    不过,已经进入山区的路极其不好走不说,那里的形势也极其复杂,拥有四股实力,既有晋绥军,又有川军,有第18集团军的129师,更有日军。

    中方的三股实力,从表面上看,当然是一起对付日本人,可私下里,也是各有提防,绝不是铁板一块。

    四行团这个初来乍到的步兵团,看着和其中两方都挂了点关系,但,绝不是那般好混的。

    尤其是唐刀此行选定的那个目的地,可是人家129师的地盘,在未来不久,更是18集团军那位司令官亲自选定的军工厂所在地。

    一来就想占那个宝地,光凭他唐刀和四行团的名头,或者澹台云舒私下里的那点关系,定然是白日做梦!

    尤其是一想到129师那两位军政主官,以及他们麾下在中国各军内都为数稀少的中将旅长,唐刀都忍不住脑壳疼,那三位,可是这天下数得着的聪明人,可不是他想忽悠就忽悠的住的。

    恐怕,得大出血,才有这个可能!

    。顶点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