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秦时罗网人 > 第二十章 心怀天下

第二十章 心怀天下

    楼兰大祭司,也可以说是楼兰的女王。

    一头漆黑的长发,身着灰色朴素的贴身长裙,显得极为沉着稳重,手中握着一杆圆月般的法杖,整个人看上去无比的严肃端庄,目光冷静且愤怒的盯着洛言这些入侵者,直至看到站在洛言身旁的小黎之时,冷静的面色顿时绷不住了,仿佛看到了什么极大的邪恶:“蚩尤的后裔,没想到你们会再次回来,你们不会成功,女神会庇佑楼兰!”

    随着大祭司的话语落下,其高举手中的法杖,宛如虔诚的信徒,俏脸满是正义。

    其身旁的金甲侍卫一个个握紧了手中的长戟,怒视着洛言等人。

    怎么搞的和雅典娜一样……洛言看着守卫着大祭司的金甲战士,不由得被逗乐了,同时看着四周的身着黑色盔甲的秦国急士卒,莫名想到了圣斗士冥王篇。

    小黎也没想到这些人会将自己认为是蚩尤的后裔,不由自主的握住了脖颈处的女神之泪,眸光有些复杂。

    “看吧,她们是不会与我们好好交谈的,哪怕我们是女神的使者,渴望和平。”

    洛言一脸温和的看着小黎,像极了中央空调,柔声的劝慰道。

    “无耻的蚩尤后裔,你们怎可玷污女神的荣光!”

    听到洛言的话语,大祭司再也容忍不了,怒斥道,哪怕是与洛言等人玉石俱焚,也要守护心中的信仰。

    洛言懒得与大祭司辩驳,淡淡的吩咐了一句:“别伤着她,我们是来化解仇恨的,不是入侵者。”

    他现在没时间陪大祭司闲扯,虽然守护雅典娜的游戏蛮有趣的,但雅典娜身边的圣斗士太少了。

    等洛言有时间,倒是可以陪她玩玩,担任她的守护星矢。

    随着洛言话语落下。

    大司命和黑白少司命出手了,只是数息之间,便是直接解决掉了那些楼兰金甲战士,大祭司此刻也是“花容失色”,再也维持不住那份冷静优雅,绝望的看着洛言等人前往兵魔神封印之处,最终只能抱拳祈祷,希望女神来拯救楼兰。

    她很清楚,兵魔神的封印一旦解开,楼兰的一切将不复存在,整个世界都会陷入绝望之中。

    别说,大祭司想的还挺多。

    可惜洛言这行人都没有心思理会她,包括小黎,她现在更关心洛言会如何做。

    不是什么人面对兵魔神的力量都能保持冷静的。

    强如神话中的蚩尤,也依旧被这股力量所支配,成了力量与欲望的奴隶,只知道战争与毁灭,给世人带来绝望。

    她不知道洛言是否能保持冷静,若是他不能,那……

    很快。

    洛言等待便是来到了兵魔神封印之地,只是临近,便是感受到封印之内的力量,一股难以形容的天地之力在其中孕育,仿佛喷涌的火山一般,这些感觉情绪的反馈在洛言的脑海之中。

    “呜呜~”

    小貔貅更是露出了凶狠之色,对着封印大门龇牙咧嘴。

    封印大门通体漆黑,其上有着古朴玄奥的符文,高十数米,最关键,这玩意的材质竟然是陨落星辰所铸。

    外界难得一见的材质,此处竟然随处可见。

    不愧是封印之地,真是奢侈……洛言轻抚眼前的封印之门,心中轻叹。

    “真是其妙的构造,巧夺天工!”

    公输仇目光灼热的看着眼前的封印之门,宛如抚摸自己心爱的女神,小心翼翼的触碰,感受着它的纹路,满脸都是兴奋。

    洛言开口询问道:“如何开启?”

    公输仇看向了大门中央一颗血红的圆珠,目光闪烁,缓缓的说道:“应该需要特别的人来开启它,这扇大门的开启方式与血脉有关系,这里便是核心,若是老夫所料不差的话,这把钥匙应该便是之前那位楼兰大祭司。”

    洛言点了点头,让人将楼兰大祭司带过来。

    不一会儿,两名秦国黑甲士卒便是将楼兰大祭司拖了过来,尽管这女人百般不情愿,可面对两名强壮的男子,她除了用眼神表示愤怒与抗拒,毫无其他办法。

    随后,楼兰大祭司的双手便是被压在了封印之门上。

    “嗡~”

    随着封印之门中央的血色宝珠散发着奇异的光芒,其内部黑色的纹路浮现,这扇关闭了数千年的封印之门缓缓开启了,顿时一股狂暴的天地之力自其内部涌出,气息之中透露着暴虐与嗜血。

    哪怕过去了数千年的岁月,这股气息依旧没有改变,可见当年蚩尤杀了多少人。

    小黎不由自主的抱紧了小貔貅,清澈的眸子紧紧的盯着里面。

    “呼~”

    宛如嗜血野兽的喘息声,顺着其内涌现而出,令人心底发毛。

    洛言腰间悬挂的极道更是轻颤了起来,仿佛感受到了什么危机一般。

    “大司命,你留下,保护她,别让这女人干傻事。”

    洛言交代了一声,便是带着众人缓缓踏入了这处封印之地。

    刚刚进入其中,便能感受到比外部更加明显的暴虐气息,其内血红色的光芒闪烁,无数高大的黑色柱体矗立,其上刻满了古朴的纹路,与无数黑色的铁链相连,锁住了一柄剑。

    蚩尤剑……洛言瞬间便是认出了这柄剑,此地也不可能存在其他剑。

    “哗啦啦~”

    似乎是察觉到了有人进入,蚩尤剑仿佛苏醒了一半,暴虐的气息更胜,疯狂的挣扎了起来,试图挣脱开四周的枷锁,晃动的四周铁链交错,血色红光闪烁。

    “嗷呜~”

    小貔貅更是飞到了半空中,可爱的小脑袋露出凶狠的神情,怒视着蚩尤剑。

    “这便是蚩尤剑!”

    小黎上前一步,看着被铁链捆绑的蚩尤剑,目光有些复杂,轻声的说道。

    焱妃站在洛言身旁,带着金色纹路的红裙显得高贵雍容,美目微微蹙眉,柔声的说道:“夫君,这柄剑很不同寻常,我能感受到,它蕴含着一股很强的力量。”

    能被焱妃形容很强甚至是忌惮,这足以说明一些问题。

    要知道,这是一柄被封印了数千年的剑时光都未曾磨灭这股力量,可见一斑。

    “它曾经被持有掌控,可以通过杀戮掠夺力量,渐渐的,它的力量开始失控,蚩尤也无法将其掌控,甚至被吞噬了心智……”

    小黎轻声的诉说着一段往事,那是刻在灵魂深处的记忆,一段无法忘记的记忆。

    魔道大喜……洛言心中嘀咕了一声,若是秦时世界是修真的世界,估计这柄剑至少得引发一场正魔两道大战。

    原著里,这柄剑不单单可以吞噬他人的力量,甚至就来体力都可以吞噬,极为可怕。

    卫庄一开始还能控制一二,后来直接报废,连理智都没有了,成了剑的傀儡,最终被盖聂绝杀。

    “感觉如何?”

    洛言看着身旁的申白研,轻声询问道。

    申白研清丽的眸子有些忌惮,看着这柄令她浑身发寒的长剑,缓缓的说道:“这股力量很可怕。”

    顿了顿。

    申白研看着洛言,淡淡的说道:“不过终究是经历了千年的岁月,它还残存多少力量很难说,你若是想要掌控它,可以试试。”

    “要不你试试?”

    洛言看着申白研,轻笑道。

    申白研冷着一张脸,没有回应,因为洛言这话明显是逗她,以她现在的状态,根本不可能挡得住这柄剑的力量,空有境界,没有力量,她能怎么办?

    要怪只能怪洛言吸的太狠了。

    “没人掌控的一柄剑罢了~”

    洛言露出了一抹和善的笑容,轻声的说道。

    话音落下。

    洛言缓缓拔出了腰间的极道,下一刻,五行内息滚滚而出,强悍的内息被压缩到了剑刃之上,混沌色的剑芒闪烁,散发着极强的剑势,十数种剑意开始加持,像极了拼多多,力量一点点的被提升到了极致,哪怕无法进入下一个层次,可无限接近。

    在加上洛言那一身雄浑的内息,这一剑将会相当可怕。

    “哗~”

    气浪席卷开来,四周的天地之力都被这一剑吸引而来,加持上去。

    一柄被封印的长剑罢了,既然不听话,那就打到它听话。

    随后。

    在小黎、焱妃等人的注视下,洛言这一剑对着被锁住的蚩尤剑斩去,锐利的剑气宛若实质,刺耳的破空声,空气似乎都在瞬间被切开,最后猛地轰在了蚩尤剑身上。

    捆绑的锁链直接蹦断,下一刻,一声剧烈的轰鸣声响起,蚩尤剑发出一声之刺耳的剑鸣之声,然后倒飞了出去。

    它甚至都来不及逞凶便是被这一剑给砍飞了出去。

    “刷~”

    随后洛言便开始不要钱的释放大招,仗着内息充足,剑气宛如海浪一般,一波接着一波对着蚩尤剑斩去,每秒钟都有数道强悍的剑气挥洒而出,密集的轰击在蚩尤剑身上,根本不给它喘息的机会,甚至都不给它还手的机会。

    看到这一幕的小黎等人都是沉默了。

    小貔貅看着被暴打的蚩尤剑,也是欢喜的绕着小黎转圈圈。

    狂轰乱炸持续了半分钟。

    洛言才缓缓收手。

    此刻的蚩尤剑已经被镶嵌到了一面墙壁之上,四周布满了醒目的剑痕,似乎有点懵逼,它都没反应过来什么事情,就被眼前这人类砍了几百下,哪怕不会痛,可被人这么打,它何时受过这个委屈。

    想当年,蚩尤骑着食铁兽,手握它,带着八十一个小弟,从中原南边一直砍到北边,无人可挡,谁见到它不是颤颤巍巍。

    何曾轮到人类欺负它?!

    “嗡~”

    蚩尤剑显然不是什么好脾气,狂暴且嗜血的剑意上涌,轻颤一声,宛如人类嘶吼一声,便是对着洛言破空而来。

    焱妃微微蹙眉,眼前这蚩尤剑好像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厉害,甚至有点……弱。

    这一点,洛言自然也发现了。

    顿时,洛言笑了。

    “来得好~”

    洛言大笑一声,上前一步,手握极道,全身气力运转,恐怖的力量宛如暴龙一般爆发而出,不退反进,以一种比蚩尤剑还要凶狠的姿态,狠狠的对着它劈砍而下,巨力直接将蚩尤剑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之上。

    台面轻颤,气浪席卷开来,同时响起的还有蚩尤剑悲鸣的声音。

    “铛!”

    洛言手执极道,插在蚩尤剑剑刃之上,以绝对的力道压制住了它,不让它动弹。

    蚩尤剑反抗了一会儿便是安静了下来,很识时务的没有反抗洛言,就这么静静的躺着,等待着洛言将它捡起来,它现在确实极为虚弱,饿了几千年,积蓄的力量早就不存在了,不然不至于被洛言这么欺负,可只要洛言握住了它,它就可以反噬洛言。

    区区人类的血肉之躯,哪里挡得住它的侵蚀。

    人类的血肉便是它最好的食物。

    “有兴趣握一握吗?”

    洛言没有捡起它的想法,目光玩味的看向了申白研,蛊惑道:“这可是上古大神蚩尤的佩剑,蕴含着无穷的伟力,你若是执掌它,说不定可以拜托我的束缚。”

    原著里卫庄没顶得住在,洛言很好奇申白研可不可以。

    申白研有些意动,可看着洛言以及四周的洛言的人,再加上被洛言插在地面上动弹不得的蚩尤剑,撇了撇嘴吧,没有理会。

    她本能的觉得这是坑,不想踏进去。

    被洛言坑了不止一次两次了,眼前这人多么恶劣,她很清楚。

    什么秦国的栎阳侯,当朝太傅,德高望重的院长……全是扯淡,一切不过是此人的面具!

    “真可惜。”

    洛言看着不愿尝试的申白研,有些疑惑的说道,随后看向了小黎。

    “你有把握压制它吗?若是有,这柄剑就给你护身,当然,前提是不会伤害到你的本源,若是压制它会伤害你的本源,我倒是可以考虑将它继续封印在此处,亦或者想办法将它回炉重造,比起它,你对天下的意义更大。”

    洛言一本正经的忽悠道。

    小黎闻言,看着被洛言压制的蚩尤剑,轻声的说道:“应该没事,它比我想的要虚弱,我可以利用女神之泪抵挡它的力量。”

    说着,小黎走到了洛言身边,俯身握住了蚩尤剑的剑柄,同时一股神秘的力量在其掌心浮动,顿时蚩尤剑周身凶戾的气息开始收敛,一股温和的柔光萦绕,躁动的气息瞬间平息。

    这一幕让焱妃、申白研等人神色微变,眼前这个少女似乎比她们想的还要神秘。

    “这柄剑的造型与你不符,可惜不能重铸。”

    洛言轻笑道。

    因为蚩尤剑的造型实在太过霸气凶戾,不适合女子使用,当然,也不符合洛言这种人设,它适合胜七这种糙大汉,充满了野性的气息。

    小黎轻抚蚩尤剑的剑身,清澈的眸子看着洛言不再怀疑,洛言能将蚩尤剑交给她处理,这已经说明了一切。

    “你打算开启兵魔神吗?此地便是兵魔神的内部,只需要龙魂便能启动它。”

    小黎看着洛言,缓缓的说道。

    洛言摇了摇头,轻声道:“你不需要再试探了,我说过了,秦国不需要兵魔神的力量,秦国只需要传承,唯有传承才是一切,兵魔神的力量并不是无敌的。”

    最关键,他不想被小黎砍,眼前这个少女若是豁出一切,当世估计没人搞得过。

    肉身砍高达,这已经是武力天花板了。

    典庆都做不到。

    原著里最夸张的夜幕便是小黎用力量隔空挡住了兵魔神的一拳,然后一剑卸了它的一条胳膊。

    这还需要说什么。

    比起和小黎交恶,洛言更喜欢与小黎交好,如此,日后也能给东皇太一一个大大的惊喜。

    公输仇在一旁却是搭腔:“王爷,兵魔神的力量应该不止那么多,若是可以将其开启,摸清它的运行模式,老夫也许可以仿制,再创当年蚩尤一族的辉煌。”

    眼中充满了渴望以及兴奋,有点失去了理智。

    这兵魔神在他眼中就是一个宝物,每一处的符文都美丽的令人心动,尤其是内部的构造,简直看得他入迷。

    小黎闻言,也是看向了公输仇。

    小貔貅趴在小黎的肩膀上,对着这个老头龇牙咧嘴,似乎在想从哪里下口,毕竟这老头身上也有很多金属,可食用。

    “没出息!”

    洛言皱眉训斥道:“你要做的是吸取它的精华,改造出更加强大的兵魔神,而不是仿制,前人的道路何必再走,你要有探索的精神,为此哪怕拆了兵魔神又如何!”

    该表的态还是需要表的。

    公输仇闻言,微微一愣,如醍醐灌顶,一时间老脸阴晴不定,没办法,洛言说的话有道理啊,毕竟洛言也是一个机关术大师,至少在公输仇眼中是如此,那些奇特武器的构造图,对于他也是很有吸引力。

    随后洛言话锋一转,看向了小黎询问道:“将龙魂从它体内抽离会不会对它造成损伤?”

    “会的,龙魂原本是兵魔神的力量源泉,后来被女神抽离,封印在了小貔貅的体内,经过千年的岁月,两者已经相融,若是强行分离,会对它造成不可避免的伤害。”

    小黎轻声的说道。

    “那算了。 ”

    洛言摇了摇头,伸手挠了挠小貔貅的下巴,轻笑道。

    比起兵魔神,洛言觉得眼前这只小貔貅更有价值,可惜还是幼年,若是成熟期,不知道可不可以繁衍后代。

    龙种啊~

    沉吟了片刻,小黎看着洛言,继续说道:“若是你真的想要,给我一些时间,我可以想办法将它分离出来。”

    “不用勉强,你与这个小家伙比兵魔神更加重要。”

    洛言轻声的说道。

    这话说得就很暖心,小貔貅都觉得洛言顺眼了许多,亲昵的飞到洛言身旁,拱了拱他的脸颊,表达自己的好感。

    小黎内心已经认定,洛言就是女神选中的人。

    温柔、仁慈、心怀天下……

    PS:还有一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