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八零读书 > 迷踪谍影 > 第二千六百二十六章 公开收买

第二千六百二十六章 公开收买

    邹法五坐在那里,神色有些紧张。

    已经和孟绍原打过交道了,这个人绝对的不简单。

    “抽烟。”

    “啊,谢谢。”

    邹法五赶紧起身拿过了烟。

    掏出打火机,殷勤的帮孟绍原点上。

    然后,重新回到自己位置上,又规规矩矩的坐在那里。

    从孟绍原第一次见到他开始,他始终都是这种态度。

    特别恭顺、特别殷勤。

    但却在执行者万承安派给他的任务。

    孟绍原一到南宁,他立刻给孟绍原来了一次不是下马威的下马威:

    疲劳战术。

    这种人,其实才是最可恶的。

    孟绍原吸了口烟:“邹组长,我听说你和桂林的万组长关系不错?”

    “啊。还行还行。”邹法五赶紧回答道:“万组长小时候呢,吃过家母的奶,算是大小的交情吧。”

    孟绍原“哦”了一声:“在我们那里,这是要被认作干儿子的。你和万组长也是干兄弟吧?”

    “没有,没有。”邹法五一口否认:“实实在在的不是,这一点,孟长官完全可以去调查。”

    “其实干兄弟把兄弟,也都没什么大事。”孟绍原不紧不慢说道:“我听过一个传言,军统在广西呢,是万承安一个人说了算。

    万承安不认可的事情,就算是戴老板的命令,也在广西无法推行。你和万承安既然有这个关系,自然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了。”

    邹法五的汗一下就下来了,他掐灭了烟,小心翼翼说道:“职部不敢,职部这个人胆小,谨小慎微,就生怕越雷池一步。

    除了前次全小队阵亡,仅我一人身免外,我在军统从无犯错。即便那次,我也被贬职,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问题就在于那次啊,太蹊跷了。”孟绍原冷冷说道:“邹法五,你认为的万承安是个什么样的人?”

    邹法五讪讪说道:“尽忠职守,勤勉有加。万组长远在桂林,虽然和我从小相识,但我也不敢妄加评论。”

    孟绍原笑了下:“是啊,你不敢妄加评论。尽忠职守,勤勉有加,好啊,好啊。所以,戴老板决定,调任万承安为军统局总部行动处行动科副科长,即刻上任!”

    邹法五沉默了。

    “在古代,这种事情时常发生。”孟绍原意味深长地说道:“封疆大吏权利大了,不听中央调动了,怎么办?明升暗降,把他调回来,再对付他。

    他要是不听话怎么办?那就调动重兵,围剿!现在我对付万承安的办法,无非就是从古人那里学来的而已。”

    邹法五无言以对。

    孟绍原用的,不是阴谋。

    是阳谋!

    就和之前对付自己一样。

    明明白白的告诉你,准备怎么对付你。

    可你偏偏一点对策都没有。

    万承安在广西为所欲为,总部只怕早就知道了。

    现在,就是派孟绍原来对他动手的!

    面对这份命令,万承安该怎么办?

    服从?

    到了重庆,他是死路一条。

    依仗权势,拒不执行?

    那性质就严重了。

    就算万承安身后有赖刚撑腰,但到时候给他安上一顶反叛帽子,赖刚能够保住他吗?

    戴笠让着赖刚,但不是真的怕他。

    一旦正面硬刚起来,鹿死谁手,不好说。

    再者,赖刚会为了万承安,和戴笠死磕到底?

    不现实!

    这时候,孟绍原掏出了一份电报:“自己看吧。”

    邹法五起身接过了电报。

    那上面措辞极其严厉,说广西腐败至极,军纪涣散,无法无天,着孟绍原全力整顿,广西军统一体官员,无论大小,皆有权独自处置!

    署名是:

    戴笠!

    邹法五直看得心惊肉跳。

    这是真的要动手了啊!

    孟绍原淡淡说道:“邹法五,我之所以告诉你这些,之所以把这份电报给你看,是因为我觉得你还有利用价值!”

    对付邹法五这样的人,你不能遮遮掩掩,随时试探。

    一上来,就必须要和他开门见山,从心理上完全压制住他。

    甚至,要让他连反抗的心思都不会产生。

    邹法五有些紧张。

    他的是绞在一起,不停地扭动着。

    “我给你机会了,你愿不愿意抓住那是你的事情。”孟绍原根本不给对方喘息时机:“我给你提出条件,你协助我,万承安倒台后,我不追究你的责任,只是把你调离广西。”

    邹法五相信这是真话!

    万承安一旦倒台,自己绝不能够免罪,把自己调离广西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

    如果孟绍原再做出什么其它诱人的承诺,邹法五反而不会相信。

    孟绍原胸有成竹:“我再答应你,你还可以继续当你的墙头草,哪儿得势往哪儿倒。继续观望,不要轻易出手,万承安赢了,你继续当万承安的人。

    你可以先不用帮我做什么事,等我赢了,你再倒向我这面,指证万承安的罪行!”

    这个条件,怎么看,邹法五都不吃亏。

    孟绍原补充了一句:“记得,这个条件,只在今天有效。”

    邹法五沉默了一会,问了一个问题:“我和万承安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你凭什么认为我会背叛他?”

    “一起长大的,未必是一条心。”

    孟绍原笑了笑:“我小时候,隔壁有对孪生兄弟,小时候,什么也看不出,长相、脾气似乎完全一模一样。

    可是等他们长大后,除了长相还是一样,但性格却大相庭径。哥哥踏实肯干,弟弟呢,阴险狡诈。

    最终因为生意上的事情,两个人闹到了对簿公堂。亲兄弟尚且如此,何况你们的关系?

    万承安当上组长之后,并没有大力的提拔你。你犯的错,如果万承安真的想帮你,一定有其它更好的办法,甚至都可以做到没人知道你出了什么事。

    但他没有,这件事还是被公开了,你也被调离了南宁。我猜,这是万承安在给你某种警告,让你老老实实的听从他的命令吧。

    我到了南宁之后,你一定接到了万承安的密令,可你没有做出更进一步的举动,你只是在疲劳我,尽力拖延我,所以,我觉得你这个人还有救。”

    说到这里,他顶着邹法五,又说道:

    “甚至,我觉得你那次独自逃生,也许还另有隐情吧!”

    听到这,邹法五的身子,情不自禁的抖动了一下!

    7017k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