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八零读书 > 漫游在影视世界 > 第一千八百六十章 给我把她往死里打

第一千八百六十章 给我把她往死里打

    “他怎么又来了?”

    一群人在角落里窃窃私语,不明白保安为什么把这个有前科的人放上来。

    也有几个人眼珠子左右乱转,仔细观察苏明玉的表情,觉得待会儿该有好戏看了,对比三分钟热度的网民,他们作为众诚集团的一份子,那自然是非常关心苏明玉的,前段时间苏家父子对薄公堂的事闹得沸沸扬扬,有迹象显示是苏明玉怂恿亲爹把儿子告上法庭的。

    这被大家认为是针对苏明成上次羞辱她的报复,如今苏明成二度上门,十有八九是要反击苏明玉对他的作为。

    便在这时,后面又走进来一个人,大家算是知道苏明成是怎么上来的了。

    因为张桐张副总出现了,而且看起来他们是一伙儿的。

    也对,最近蒙太的娘家人可是被苏明玉欺负得厉害。

    “苏明玉,你是不是满心疑惑,不知道自己的电脑被谁动过?”林跃无视小新递来的眼色:“那个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随着他的指认,苏明玉侧过身去,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助理小新。

    此时此刻,小新的脸上已经失去人色。

    怪不得她今天对比平时很反常,原来……

    “小新,为什么?我平时待你不薄吧?”苏明玉急了,一把揪住小新的衣领,不能找到沈浩虚开增值税发票的证据,那她和蒙志远就完了,所谓日防夜防家贼难防,无论如何她都没有想到小新会出卖她。

    “为什么?你说话啊!”

    小新一言不发,只是低着头任她摇晃。

    “我来告诉你答案。”给出解释的是林跃:“像你这种没有亲情,没有爱情,连自己的家庭都不管不顾的人,又怎么可能关心下属的家事,小新父亲早亡,母亲独自一人拉扯她和弟弟长大,现在她混得不错,弟弟的学习成就不怎么样了,如果没有特别的机遇,未来只能屈居在小县城娶妻生子,辛苦过活,她不希望这样,她妈也不希望这样,而张副总……给了他弟弟一个出国留学的机会,再怎么样,有个留学资历,未来的人生机会也比不上大学去工厂打工多,不是吗?”

    “是这样吗?”苏明玉质问小新。

    “……”

    她的助理还跟之前一样默不作声。

    而沉默,很多时候意味着承认。

    苏明玉把人往后一推,指着公司大门说道:“滚!滚!”

    小新理亏,自然不敢久留,转身往外走,哪里知道林跃将她一把拉住:“好戏还没看呢,别急着走。”

    好戏?还有好戏?

    什么好戏?

    公司员工们一脸茫然,他们不知道明总为什么大发雷霆,更不明白小新怎么出卖上司了。

    便在这时,张副总举起手拍了拍。

    只见工作大厅西墙的荧屏点亮,几个呼吸后画面一闪,轻轻摇晃的镜头那边出现一张床,一个女人走过去把杯子揭开,暴露出下面赤裸的,急着找东西遮掩身体的一男一女。

    哗~

    全场哗然。

    因为他们认得那两个人,中年男子正是众诚集团董事长蒙志远,而女人,她站在眼前,脸色像是生锈掉渣的铁具。

    明总和蒙总上床了?还被蒙太当场捉奸?

    这简直太劲爆了,比当初苏明成跑来闹事更令人震惊。

    虽说大家也曾有过怀疑,不过嘛,兔子不吃窝边草是很多企业高管都懂的道理,可这两个人……

    所有人都用一种看小三的眼神看苏明玉,也包括小新,她是真没想到事情会这样,苏明玉跟师父蒙志远的床照被公诸于众,俩人的名声算是彻底臭了,不仅如此,好不容易拿回的董事会掌控权,怕是也要不稳。

    不对,不仅仅是稳不稳固的问题,出了这样的事情,万一蒙太提出离婚,蒙志远的股份分一半出去,众诚集团还能姓蒙?

    苏明玉色厉内荏地道:“张桐,我要起诉你,你……你侵犯我的隐私权。”

    事到如今,她也只能找这么拙劣的借口反击了。

    要说她和蒙志远遭了暗算失足成恨,有几个人会相信呢?

    “请便。”

    张桐耸耸肩,一脸的无所谓。

    如果苏明玉愿意再被揭一次疮疤,再丢脸丢到法院,那她去告就是了。

    而林跃也适时讽刺道:“苏明玉,怪不得你这么多年不谈恋爱,让你在妈的坟前忏悔以换取我出具谅解书,交换对你一片痴心的石老板的自由你也不干,原来你跟自己的师父关系不纯啊。小三上位,呵,你可真是我们苏家的好女孩儿。”

    傻子也能听出这是反话。

    事到如今,一般人早跑了,苏明玉不是一般人啊,她最擅长,也是乐此不疲的事就是跟人死磕。

    “苏明成,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

    她猛一咬牙,抄起小新的办公桌上放的花瓶就往林跃头顶砸落。

    大家都知道她急了,同样知道这不会对苏明成造成威胁,二哥可是很能打得。

    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他并没有还击,只是往旁边偏了偏身,后方突然窜出一个人影,可以说下手没有轻重,直接飞起一脚蹬在苏明玉的胸口,把人踹翻在地。

    “苏明玉!你这个贱人,我早看你不顺眼了。”

    那人把苏明玉踹翻还不算完,扑上去就是一通扇,打得啪啪作响,闷哼连连。

    直到这时大家才看清楚正在对苏明玉施暴的人是谁------蒙志远和沈英殊的儿子,小蒙总。

    确实,除了沈英殊,他是最有资格揍苏明玉的。

    做了这么多年小三,破坏蒙志远和沈英殊的感情,小蒙身为儿子,那还不往死里打?

    就那几脚踹得,围观的员工都觉肝颤。

    当然,那些和张桐关系好,被靠边站的员工心里舒服多了,一个个小声地骂“活该”。

    之前苏明玉拿着尚方宝剑处理他们的时候有多趾高气昂,现在就有多么惨不忍睹。

    ……

    湖西派出所的朱警官又光顾了一次众诚集团,这回看林跃的目光更古怪了,但与前两次不同的是,这回犯事儿的人是蒙志远的儿子,不过挨揍的一方嘛……还是众诚集团的明总。

    头一次,朱警官觉得她欠收拾,顶着师徒的名义干这种龌龊事,一心给有钱人当小三,能怪别人打她吗?

    蒙志远自始至终没有出现过。

    这很正常,他可没有苏明玉脸皮厚,做不到给媳妇儿捉奸在床,第二天还能老神在在地去公司上班。

    一个小时后,朱警官带走了小蒙和苏明玉,从另一个角度来讲,也算是给她解围了。

    就这,苏明玉走前还不忘放狠话,要让二哥付出代价。

    副总办公室里。

    张桐让助理给林跃冲了一杯茶,摇摇头,一脸无奈:“小蒙太冲动了,他把苏明玉打成那样,搞不好得进去蹲半个月,才回国就干出这种事,明天表妹从里面出来,还不知道会多着急呢。”

    林跃端起杯子吹开水面漂浮的茶叶,啜了一小口说道:“冲动?小蒙总可没有冲动,你把他想得太简单了。”

    “这话……什么意思?”张桐给他说懵了,朱警官明明有说这件事苏明玉只要不松口,小蒙被拘留是没跑的,为了泄愤把自己弄进看守所,这不是冲动是什么?

    7017k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