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八零读书 > 格兰自然科学院 >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寄生(下)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寄生(下)

    眼见随着比目王不断以自我牺牲为代价,将蓝藻珍珠渐渐融化,虚空中的淡绿色光点越来越多,它们似乎在经历了漫长岁月的沉眠后,渐渐的苏醒了。

    远古海藻的诞生,是星幕世界机缘更迭的奇迹,终结了星幕世界旧纪元,开启了新的篇章,为星幕世界带来了前所未有活力,开启了氧生生物时代,将曾今高等厌氧生物们送入了历史的尘埃。

    但它的灭亡,同样是历史的走向。

    随着星幕世界的氧含量越来越高,并在远古时代打到了巅峰,生物体积空前庞大,这些开启了新时代的脆弱生物们,竟是溺死在了自己所创在的氧气时代。

    时代崛起时,它是时代的开拓者,当时代达到巅峰时,它是时代的遗忘者。

    当远古时代渐渐达到鼎盛后人们才惊讶的发现,曾经遍布于整个星幕世界远古海藻,竟然已经彻底灭绝,唯一还存活于世的新纪元开启者,竟然被封印在了一颗珍珠当中,依靠珍珠内充沛的活性和氧气隔绝功效,才没有让它溺死在这个日益富氧化的世界中。

    如果得到了它,就意味着可以依托于亚空间技术,塑造出一个自我循环的新世界,更加接近于所谓的造物主,而不是依靠从星幕世界无限窃取,塑造一个寄生盒子。

    从某些方面而言,气运者们甚至可以通过它,为世界和自己创造气运!

    蓝藻珍珠对于星幕世界生物之所以无与伦比珍贵,原因便在于一但让它进入到低氧环境当中,它就会开启一个全新的时代,因此自从它被发现后,便被无数星幕世界生物视之珍宝,趋之若鹜。

    噗!

    终于,随着比目王最后一口鲜血喷出,已经被它融化得七七八八的珍珠,所剩的最后一点残渣也被彻底融化殆尽,只剩下一大团小绿点被它保护着,静静漂浮在宇宙空中。

    “想要确保里面远古海藻生命力的前提下融化这颗暖阳大渊珠,必须要通过比目族的一种特殊法则之力进行溶解,并为这些远古海藻注入新的活力,我现在的实力已经不足一半,恐怕已经无法再跟随你们完成下面的计划了,让我回去吧。”

    面对比目王的请求,太古者回应道:“且不说路途如此遥远,就算现在折返有多少可能性回到星幕世界,就算你成功回去了,冰霜大陆那边的极寒严酷环境,你们也很难再保持现在的超然地位了,不如放任你的族群在新的环境中自行适应,你这是何苦?”

    “就算是死,我也要死在家里。”

    狂怒闻言,握着银河咆哮的手更紧了,它侧眸悄悄看向了太古者。

    面对比目王的决绝,此刻它显然是在以这些远古海藻做威胁,两者本就是合作关系,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一步,太古者只得一声叹息。

    “那好吧,我答应你。”

    看得出来为了打开蓝藻珍珠,比目王确实耗费了太多的元气,如今即使强行留下它,对于接下来的战局恐怕也不会有太多帮助了。

    随着比目王的离去,一旁的狂怒看向了太古者,紧接着又瞄向了比目王离开的身影,它虽然没有开口,但其中意思却是不言而喻,太古者老龟稍稍思索后,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留着你的力气,你还有更重要的事。”

    就在狂怒以为太古者要放过这个临阵脱逃者的时候,太古者突然向守护自己的四位老龟之一使了眼色,紧接着这只老龟二话不说,便朝着比目王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做完这一切后,太古者缓缓伸出龟爪,像是在面对最珍爱的奢侈品一样,将这一团气炮包裹保护的淡绿色摄取过来后,小心翼翼向曼陀沙华种子中注入。

    哗哗啦啦。

    种子内奔腾的海水,就像是海啸,绿光的注入速度非常缓慢,太古者必须要小心翼翼对待,就像是在呵护一颗幼苗。

    “小心!”

    三位守护老龟之一,突然开口发声,并在千钧一发之际,朝着虚无区域释放出一道耀眼光剑。

    光剑仿佛黄金铸成,散发着刚毅圣洁光芒,随着这把法则之力光剑一闪即逝,原本的虚无区域顿时泛起大片涟漪,一个隐匿的透明超体人出现,似乎是想要偷袭太古者的样子。

    如此惊变,事先便是太古者也未察觉。

    当这个释放出金剑的老龟缓缓转头时,却见它的一双眼睛竟然已经瞎了,它的感知似乎更一来于所谓的第六感,继精神感知。

    紧接着这名老龟便朝着这个擅于隐匿偷袭的超体人长官飞了过去。

    有惊无险!

    太古者仅仅只是稍稍侧目后,便再次全身心投入到了转移远古海藻的仪式中,而随着这个过程的不断缓慢推进,众人明显能够感受到附近与周虚空战场上突增的压力。

    另一位负责守护的太古老龟,在得到了前方的消息后,突然脸色难看道:“超体文明派遣了一艘神秘恐怖的战舰,我们已经有三艘主力战舰被它摧毁,即使是主炮全力一击下也无法对它产生致命伤害,据说它完全没有任何能量保护罩措施,唯一的防护措施就是它难以置信的坚硬外壳,正在向我们这里冲来。”

    “看来他们已经察觉到这里危险了。”

    太古者当然知道超体人的侦查能力是星幕世界任何文明都无法比拟的。

    在它们的眼中,星幕世界所有文明所有生物都仿佛是由无数数据组成的透明体,即使是它也不得不将计划小心翼翼隐藏。

    “它们大概真的会认为,我现在是想要将远古战争曾今发生的事重新再来一遍吧,毕竟这么多年了,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围绕着这件事去展开,即使这些超体人将所有线索汇总,也只能得到这样的结论了。”

    正说着,已经将全部蔚蓝海藻注入到曼陀沙华种子种的太古者,突然出手,从背后突袭了一名负责守护它的太古老龟。

    这名太古老龟缓缓转头,难以置信的看着它。

    直至太古者冷冷道:“你的名字叫粒子?你伪装隐藏得很好,这么多年了,即使是我也一直都没有发现,可惜,不只是你们会安插衍生者,我们也会!”

    如此惊变,着实惊呆了另外两名太古长老,以及狂怒。

    “大同……”

    但当这名被太古者偷袭的太古长老,体内流出的竟然并非血液,而是精神丝线后,三人顿时明白了。

    解决了这名衍生者后,太古者深吸口气,看向一旁的狂怒道:“接下来我会为你打开至我所能打开的曲率时空极限,但这个极限距离真正的最深层曲率时空,却还有一道黑看不到的鸿沟,我将它称之为至暗时空,我需要借助你的力量,借助银河咆哮的力量,强行轰开那最后一层薄膜,以确保这颗质量大约为超体星千分之一的曼陀沙华种子进入到预定轨道打开!”

    “我知道了!”

    狂怒虽是沉稳回应,但它的双眼却已经渐渐开始变得赤红,太古者显然已经知道了它的卓越天赋,即使是最深层潜力透支仍然保持理性,这才是它保证自己计划成功的根本。

    “到了至暗区域,这即使对于超体人而言,也将是一片至深至暗的陌生领域,即使它们现在已经有所准备也绝对不可能做到拦截,否则这场战争也就没有必要再继续下去了,届时这颗种子内的质量将会严重影响超体星的运行轨道,将它印象更深层宇宙虚空,强行扯断它与星幕世界之间的星体虹吸引力通道!”

    歇斯底里兴奋喘息,它终于可以实施自己精心布置万年的伟大计划了,不必再日复一日的伪装隐藏了。

    “退一万步,即使一切都未能成功,星幕世界的基因烙印也将打入到超体星生态体系,以另一种方式继续延续下去,我们的世界不会彻底消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