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八零读书 > 大唐之最强熊孩子 > 第1397章:胆小如鼠

第1397章:胆小如鼠

    君主亲自过堂。

    这不论在什么年代,那都不是一件小事儿。

    即便是没罪,最后传出去,那都得闹的路人皆知。

    而在这个注重名声的时代里,除非是李承乾这种,完全不将名声当回事儿的。

    要不然,怕是愁都要愁死了。

    而此时此刻听闻李世民要亲自过堂,张亮面如死灰。

    他抬头看着李世民道:“陛下,此事并不是什么大事,哪能烦劳您亲自审理……”

    若他不说这句话还好。

    一说这话,李世民顿时就炸了。

    “不是大事?”

    李世民冷这一张脸道:“伤及百姓数十人,难道是小事?”

    史书上都有记载,李世民在位期间极为注重民生与民信。

    若不然,他也不可能成为历史上唯一一个功绩可以挑战秦皇汉武地位的皇帝。

    更不可能将文化打融合,民族大融合等变为现实。

    而这一点,从他在政治上实行“慎刑宽法”便能看出一二。

    在大唐时期,律法的严谨程度几乎可以与后世媲美。

    一个犯人即便是定罪之后,那也得接二连三的查证数次,唯有查找到证据确凿,方能进行最终审判。

    而死刑与重刑在大唐,更是需要中央朝廷“三覆五奏”的亲自审理,以免出现冤假错案。

    并且留下至理名言:“死不复生,用法宽简。”

    君主如此,自然万民归心。

    甚至在后来,李世民更是一手造就了四百囚徒节时归家,节后自主归来的奇迹。

    而前世的李世民尚且如此,今世他身边有了李承乾这个家国主义暴徒,对于这一点的认知只会愈加深厚。

    就例如现在。

    瞧着张亮竟然将伤民害民之事当做小事,李世民那简直就跟吃了苍蝇一样。

    “若是如此都是小事。”

    “不妨朕问问你!”

    李世民猛地一拍桌案,怒道:“在你郧国公的眼里,什么才是大事?”

    要说在别人面前,张亮还敢嚣张,敢摆谱。

    但在李世民面前他是真的不敢。

    甚至此刻,李世民都没怎么样呢,仅仅是一嗓子,便将他给吓得浑身直哆嗦,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而瞧他那模样,李世民也是懒得跟他废话了。

    他不找别人,直对魏征道:“魏大人,去将人都带过来吧……”

    “是!”

    魏征可不管那么多,应是之后,便起身离去。

    而一旁的李承乾也是没有想到,事情最终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本来,他的想法很简单,就是趁着处置张善这个时机,敲打敲打长安城的贵族们。

    可谁能想到,这事儿竟然闹到了李世民的面前。

    如此一来,此事可就不是小事儿了。

    李世民的身份那可是一朝帝王。

    事情闹到他的面前,那就是国家大事儿了。

    要知道,能让君主亲自过堂的案件,就算是极小极小,那获得的处罚也是要成倍的递增的。

    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

    犯个偷盗罪,在大唐顶多就是打板子,以及看押一段时间。

    可若是落到君主面前,不被砍掉脑袋,都算君主仁慈了。

    毕竟,这里可是全天下的目光所聚集之地。

    全天下的老百姓都看着你呢,你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是在给全天下的人牵头。

    不过仔细一想,这样其实也挺不错的。

    毕竟,李世民的影响力可比他李承乾大多了。

    他要是真能处理一下张善的话,日后也能让那些贵族们低调一顿时间。

    想到此处,李承乾的神色也是轻松了不少,甚至脸上又重新挂上了那副玩世不恭的笑。

    见此情景,一旁的李世民有些不乐意了。

    “你笑什么笑?”

    “难道你觉得,这里面就没有你的事儿了?”

    李世民瞪了李承乾一眼道:“你大中午没事儿往外跑什么?”

    “作为一国太子,不思为国为民,整日往外跑像什么话?”

    “有那个时间,也不知道为朕分忧,为天下百姓谋福,你这个太子是怎么做的?”

    “难不成你真打算这样玩乐一辈子?”

    心中烦躁的李世民直朝着李承乾一顿输出。

    而听着李世民的长篇大论,李承乾也是有些无语。

    今日哪里是他想出门。

    明明是李恪强拉着他走的好吧?

    可是这种事儿也不能拿出来与李世民解释。

    毕竟有些事儿,越解释,麻烦事儿也就越多。

    因此,面对李世民的责骂,他也就只能站在原地静静地听着。

    可如此一来,反倒是让李世民更加生气了。

    尤其是闻到这家伙身上的酒味时,他都恨不得给这家伙两巴掌。

    人家都说,儿子越大就越让父母省心。

    怎么自己这儿子就偏偏反着来呢?

    作为一个太子,不思为自己分忧也就罢了,竟在这般年岁,还想着吃喝玩乐。

    这是想干嘛?

    想上天吗?

    还是说,这家伙根本就没打算让自己退休?

    也得亏是魏征回来的快。

    要不然心中烦闷的李世民非得给李承乾拉到没人的地方,好好让他感受一下来自老父亲的关爱。

    瞧着眼前给自己施礼的魏征,李世民收拢心神。

    他直看着魏征道:“人都带回来了?”

    “是。”

    魏征点头应道。

    实际上,早在去捉拿张善的时候,他就已经在开始收集证据与证人了。

    如今所有的证人与证物包括张善这个当事人在内都在甘露殿前。

    而这一时间的张善,已经完全被吓傻了眼。

    其实在长安城里贵族违背法令的事儿很常见。

    别人不说,尉迟敬德家的尉迟宝琳,那在当初可就干出过当街掳掠民女的事儿,就不用说旁人了。

    甚至如今长安城的百姓对于贵族作乱都已经见怪不怪。

    可除了当初的尉迟宝琳被李世民在朝堂上顺口提了一嘴之外,谁经历过被李世民当庭审问的事儿?

    恐怕这天下也就他张善一个人了。

    而此刻,殿内也传出了周公公的声音:“传陛下旨意,带嫌犯张善!”

    听闻这话,张善直接被吓得瘫软成了一摊泥,完全是被皇宫侍卫拖拽进来的。

    而瞧着眼下张善那怂包的模样,李世民眉头紧锁,扭头望向张亮道:“这就是你的义子?”

    李世民戎马半生。

    他喜欢的孩子,要么是高至行那种,要本事有本事,要风度也有风度的。

    要么就是程怀亮那种,虽说有些莽撞,但粗中有细的。

    可眼前这张善占了哪一点?

    只怕胆小如鼠四个字,都无法形容这家伙的怂吧?

    而张亮自然看出了李世民对张善的鄙夷,此刻一张老脸也涨的通红。

    但他还是点头承认道:“正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