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数风流人物 > 壬字卷 第二百六十一节 利益捆绑,一举多得

壬字卷 第二百六十一节 利益捆绑,一举多得

    “这营生红玉在路上也已经和你说了,我也就不瞒你,这是铿哥儿给机会,千载难逢,若非有这个孩子,只怕也未必落得到我手。”

    见到林之孝,王熙凤脸颊也有些晕红,不过她也知道林之孝早就知道自己和冯紫英的私情,无外乎就是一个孩子的问题,所以她也就索性挑开说,反正也遮瞒不住。

    “我一介女流,又有孩子拖累,没办法跑内外照顾,所以这家工坊须得要大家勠力齐心,工艺配方上有铿哥儿安排人来,无需担心,但外边儿我打算让王信负责,工坊内部管理交给你来,小红负责内外联络,……”

    林之孝面色不变,但是语气里却是颇多探究:“二奶奶,如此大的一项营生,二奶奶可曾做过前期的调查了解没有?这工坊设在哪里,这原料哪里来?水泥听说需要一些特殊的原料,虽说工艺配方是冯大爷能帮忙,但是原料从哪里来,如果距离太远,运输成本会不会太高?还有听说这制作水泥需要煅烧,用石炭还是木柴来烧?从哪里来,成本花费大不大?另外,造出来的水泥销往哪里?除了天津本地外,如果要到其他地方,是走运河还是卫河出海?和船商船队有无联系好?”

    听得林之孝一口气问了一大堆问题,王熙凤反而松了一口气,这说明林之孝是认真的,如此上心,说明是真看好这门营生,这是好事儿。

    “之孝,你说的这些,我若是没做,岂敢和铿哥儿提出来?不瞒你说,我在天津卫呆了几个月,就是琢磨这个事儿,让王信和来旺他们没事儿就出去了解调查,另外我也让铿哥儿给了我一份关于水泥市场情况的报告,如果我们不做,也许要不了多久山陕商人们就要来天津卫设立工坊了,所以我们相当于是截了人家的胡,人家也是看在铿哥儿面子上才让出来这一块,当然具体的细节调查,那就是你和王信的事儿了,人家也不可能把事事都替你办完了,……”

    王熙凤的话让林之孝心里也踏实了一些,的确如此,如果事事都准备停当了,那还有自己什么事儿?现在就是一个机会,具体的事情还得要自己和王信去做,按照王熙凤所言,这工坊兴办就得要自己来操心负责了,而王信则是负责联络外边,比如原料进货和市场销售,二奶奶自个儿就是揽总管一管了,红玉则是负责内外联络,这个安排倒也合适。

    “既是如此,我便跟附二奶奶做这桩营生了。”林之孝终于下定决心,“不知道二奶奶需要我家里出多少银子入股?”

    这才是最重要,入股就是把大家捆绑到一块儿,要赚一起赚,要亏一起亏。

    “我找人盘算了一下,买地建工坊,估摸着花不了多少银子,也就是一万两不到;另外就是要买下矿脉,修一条路,另外还涉及到石炭,……,另外招募匠人力夫这些,花销可能要大一些,……,还有就是我们是否需要自个儿买船,一方面是销往德州、临清、东昌府这一片的山东地区,另一边就是从卫河出海销往山东登莱乃至于南直隶和浙江,……”

    王熙凤侃侃而谈,显然是准备了许久了:“粗略估算下来,十二万两银子差不多,我打算拿六万两银子出来,另外再募股四万两,然后以土地、工坊、窑炉、船这些作抵押,从海通银庄贷二万两,……,之孝,小红出一千两,平儿出三千两,丰儿她们几个小丫鬟婆子也凑了一千两,来旺一家出三千两,王信一家出五千两,看你能出多少?”

    林之孝皱起眉头,算了算,“二奶奶,加上您和他们的,也不过七万三千两,还差二万七千两,我便是典当完家里的一切,也最多能凑一万二三千两,那也还差太多啊。”

    王熙凤心中也是暗自一惊,虽说料定林之孝这么多年能攒下不少,但听得对方说能拿出一万二三千两银子来,还是觉得有些吓人。

    这荣宁二府这些当管家的可真的是靠着贾家吃肥了,赖家能攒下十万家当,这林之孝便是被龙禁尉抄走不少,也还是能有一万多家当,估摸着如吴新登、余信、王善保这些都差不离,都是能拿出上万家当的,放在这京师城里,那也算是富豪人家了。

    “这你就不必担心了,铿哥儿说他再替我们找几个出银子的股东,但是不管这经营,只管出银子到时候分红,要不就这样,你出一万或者一万二,剩下的就交给铿哥儿去安排,……”

    王熙凤说起这事儿时,冯紫英也打了主意,像二尤、司棋、金钏儿、玉钏儿和香菱的老娘,李纨日后的生计,甚至还有岫烟一家子的生活,都需要考虑,这一万多两银子作为股本,自己可以拿出来,替他们安排入股,日后就只管着分红,也能替他们把下半辈子的生计给管了。

    所以他就和王熙凤说了,差一二万股本,他来安排,王熙凤还以为是冯紫英要自己来垫上,心里还感激呢,冯紫英却告诉她是二尤、司棋、香菱、晴雯、鸳鸯、金钏儿玉钏儿这些人的爹娘们,他来替她们出这笔银子,也算是替这些丫头们留个孝心。

    这也让王熙凤妒火中烧,很是在冯紫英面前说了不少酸话,挤兑了冯紫英许久,冯紫英也是花了百般手段安抚,才算是过了这一关。

    冯紫英也是没办法,他还是习惯用现代人思维来考虑问题。

    睡了人家女儿,是要替人家考虑一番。

    像司棋、岫烟、香菱、金钏儿玉钏儿这些丫头们的父母,按照现下的习惯,一般说来是不合适放在府里养着的,那么人家住在外边儿,年龄大了,怎么过活?

    有儿子的还好一些,像香菱和岫烟的父母,那就是没儿子的,就只能靠女儿,这年龄大了没有收入,成日里找女儿要生活,还不如早早替他们安排一番,也能稳定有个收益,让大家也安心。

    原本是想着不行买下几个铺子,也好让她们有个盼头,但现在这水泥营生,王熙凤、平儿、小红乃至王信、来旺之流都能沾着光,那还不如就让府里边几个丫鬟也来跟着沾光,以现在水泥生意的紧俏程度,每年分红绝对不会少,十年二十年也一样兴旺,这样也对这几个日后要一辈子跟着自己的丫头们是一份安慰和交代。

    “冯大爷也要入股?”林之孝吃了一惊,同时也是大喜,如果是冯大爷要入股,那就真的是万无一失了。

    “不是他本人,哎,也相当于他本人吧,他‘家里人’,哼,说不定比他自个儿还上心呢。”王熙凤忍不住酸了一句,“之孝,你就放心吧,这等事儿再怎么也还有我呢,我投了六万两,几乎把我一切身家都砸了进去,难道我不着紧?”

    “呵呵,二奶奶说得是,我也是关心则乱了。”林之孝打了个哈哈,“那这事儿就如此办了,奶奶还有什么吩咐,接下来怕是先要拿一份方略出来,……”

    “嗯,你先和王信见个面,好好商计商计,工坊选址铿哥儿那边都给了我几个地点选择,既要挨着石灰矿脉,最好还要距离石炭所在不能太远,或者周围没有石炭,就要挨着河岸码头近一些,那就再好不过了,总而言之这几个便利所在你们要好好斟酌,尤其是因为这水泥原料都是需要用铁磨进行磨碎,最好都能靠着河边,用水力来推磨,……,到时候等到那边的匠人过来了,你们最好征求他们的意见, ……”

    冯紫英在陪王熙凤那两晚,王熙凤也是缠着冯紫英询问这水泥营生主要需要注意哪些方面,冯紫英被缠得没办法,也就捡了一些自己知晓的说。

    王熙凤甚至还专门爬起身来,找来纸笔一一记录,十分认真,倒是让冯紫英刮目相看。

    这会子王熙凤倒也可以在林之孝面前卖弄一番,把林之孝唬的一愣一愣的。

    冯紫英也没有想到王熙凤动作这么迅猛急切,在得知林之孝已经去了天津之后,他才意识到王熙凤对这桩事儿的看重。

    不过这样也好,也算是替自己解决一桩麻烦。

    让王熙凤心思都在这桩营生上去了,也免得她成日里东想西想,这女人有了儿子,可又没有男人,一旦真的在家里无所事事就会多想,想多了难免就要出幺蛾子。

    而水泥这桩营生没那么简单,所花费心思不会少,会牵扯她许多精力,而且一旦做大了,其利益丰厚程度足以让人难以舍弃,所以到那时候王熙凤便是有其他心思都需要考虑是否值得舍弃这份利益了。

    现在这个营生还能替自己解决诸如香菱母亲、金钏儿玉钏儿爹娘、司棋爹娘、尤老娘、岫烟爹娘这一连串的家眷们的生计问题,也把平儿、红玉这些人都一并给安顿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