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八零读书 > 人在大唐已被退学 > 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快要疯了的李治

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快要疯了的李治

    李正又拿出一张图纸递给许敬宗说道:“把这个图纸交给东海的段纶,以后的海船就按照这个规格来造。”

    许敬宗接过图纸说道:“明白了,这就去安排。”

    拿了图纸的许敬宗急匆匆去办事了。

    李正抬头看着灰蒙蒙的天空,雪依旧在下。

    远处的风景已经是白雪皑皑了。

    回到家中的时候,穿着厚衣袄的小兕子正在堆着雪人。

    小脸冻的红扑扑的。

    李正走入家中便坐在路炉子旁取暖。

    李丽质今天倒没什么事情忙的,低声说道:“见过父皇了?”

    李正点头说道:“已经见过了。”

    李丽质在一旁坐下问道:“都说了一些什么?”

    外面是寒冷的雪天,家里温暖许多。

    李正说道:“也没什么,就是嘘寒问暖,还警告我不要造反。”

    李丽质笑道:“我不信父皇和你说了这些。”

    捧着一杯热茶,李正的目光看向远方,偶尔还能看到雪中几个忙碌的人影。

    又坐了好一会儿,李正站起身回到自己的书房。

    锅炉在海船上应用并不难。

    让许敬宗交给段纶的图纸也是后世锅炉海船的图纸。

    等到李治的锅炉完全造出来,还要放到海船上。

    当然了锅炉还要用在其他地方,这会让泾阳的生产力上升一大截。

    在自己的书房坐了一会儿,外面的风雪已经停了。

    只不过天空已经灰蒙蒙的,看来这场雪还要接着下。

    李正来到家门口,看向远处的铁匠铺,锅炉的汽笛声响起,响声非常嘹亮,也很急促。

    汽笛声响完之后,锅炉开始运作,锅炉口冒出浓浓黑烟。

    好一会儿之后,锅炉传出机扩声。

    锅炉抖动了几下,便又没了动静。

    大雪天,李治还忙的一头大汗,衣服都已经被锅炉的黑烟薰黑。

    似乎注意到了李正的目光,李治回头看向李正。

    干脆放下手中的活,李治走到家门口,像个孩子撒气一般坐在家门口。

    李正说道:“晋王殿下,没什么事情是一蹴而就的,往往要从失败中吸取教训。”

    李治苦恼地说道:“这话你都说了多少遍了,锅炉的耐受力太差,锅炉旁的轮子带不动。”

    说完李治按出图纸递给李正说道:“你看看,还有什么其他的办法。”

    李正瞧着李治图纸说道:“传动装置为什么要齿轮呢?

    不如试试履带。”

    李治思量着说道:“履带?”

    又想了片刻,李治说道:“齿轮的传动需要消耗很多的动能,齿轮的摩擦力消耗的动能更多,而且齿轮更容易磨损,如果用履带的话,履带更换方便,不仅如此还能节省很多的动能,更能节省很多零件,减少不必要的故障。”

    李正点头,“晋王殿下的智慧实在是让在下佩服。”

    李治瞪眼站起身指着李正说道:“你从一开始就知道对不对?”

    李正笑道:“晋王殿下何出此言。”

    李治大声说道:“你早就知道我什么地方造的不对,你故意折磨我是不是?”

    李正说道:“晋王殿下这是研究锅炉魔怔了,这边建议晋王殿下停工几天休息休息。”

    李治一手夺过自己的图纸,又看了看李正的脸色:“如果这一次改了之后,还做不好,我不做了锅炉,谁爱做谁去做。”

    说完李治气呼呼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小兕子好奇问道:“皇兄这是怎么了?”

    李正说道:“你皇兄此刻顿悟了。”

    “顿悟?”

    小兕子看着李正,一脸疑惑。

    李正说道:“你皇兄造出来的东西会改变很多是事情,当然这个东西会率先只能在泾阳使用,那是知识力量也是那些人没办法理解的力量。”

    知识就是力量,这话从来就没错过。

    改变世界的就是知识,探索未来用的也是知识。

    李治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这一进去估计一整天都不会出来了。

    徐慧带着一篮子绿菜而来说道:“今年的大棚菜长得不错。”

    别看现在是凛冬时节,天气很寒冷,但是今年光照时间长,有了大棚保温,加上光照绿菜就能长得很好。

    晚饭时分一家人坐在桌边,围着一个大火锅吃饭。

    李治吃了两口涮羊肉,再把碗里的米饭吃个干净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看到李治吃饭又是匆忙,李丽质长叹一口气。

    好像在饭桌上多坐一会儿对李治来说都是浪费时间。

    夜晚屋外又开始下雪了。

    今晚李江山难得留在家里。

    看她抱着横刀睡在暖炉边的样子,还是第一次看到她睡觉的样子,李正瞧了许久,心说这个时候靠近她,她会不会拔刀。

    “你看着我做甚么?”

    李江山突然睁开眼说道。

    李正收回目光说道:“我在想你是不是要一床被褥。”

    刚说完,徐慧抱着一床被褥交给李江山说道:“这是公主殿下安排的。”

    李江山倒也没客气拿过被褥便盖在了她自己的身上。

    李正回到自己的房间,喝下一口热茶便睡下。

    第二天雪就停了,李正扛着锄头早早出门,眼下这是雪停的时候,也是最冷的时候。

    就连呼吸的空气都能感觉到比昨天更冷了。

    田地里已经有村民在忙碌了。

    雪在化冻的时候,也会让地面形成冻土。

    这种冻土尤其是在田地里,冻土也会危害农作物已经来年耕种。

    要在这个时候把冻土翻动出来,待到雪彻底化完之后,来年种地土地又会是肥沃的。

    李正挥动锄头铲开地上的冻土。

    李绩大早上走来说道:“今天这天儿可这冷啊。”

    李正说道:“大将军这么早出来散步了?”

    李绩活动着筋骨说道:“孙神医说过年纪大了才要多多运动,这样对老夫有莫大的好处,总要活得久一点,这样老夫才能看着你,万一等老夫一死你就造反了,这可如何是好。”

    李正笑道:“大将军真爱说笑。”

    李绩晃动着自己的胳膊说道:“你接着刨地吧,老夫自己到处走走。”

    李正再次挥起锄头,就看到李治带着图纸急匆匆跑去铁匠铺,

    7017k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