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八零读书 > 我独仙行 > 第2626章 能者多劳

第2626章 能者多劳

    卷十七 风云际会

    第2626章    能者多劳

    姚泽也被眼前一幕震撼了。

    高耸入云的清澜山发出刺目神辉,席卷天上地下!

    只一刹那,一股奇异的磅礴威压铺天盖地,百万里范围的生灵方一接触,就感到无法承受,如要爆炸开来。

    这是世间至高无上的蛮荒气息,古老而狂暴,扫过清澜山,如同要灭世一样。

    虚宫弟子甚至还没有还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一股惧怕到极致的绝望情绪就笼罩了每个人的心头。

    “啊,不……”

    “发生了什么事?”

    “长老!快汇报长老……”

    不计其数的虚宫修士都慌作一团,多少年来,他们从未害怕畏惧过什么,甚至绝大多数弟子都从未见过有谁敢跑到清澜山做出哪怕一丝的不恭举动。

    十几道身影闪电般冲出,当先那位正是一脸愤怒的葛袍男子。

    “住手!”

    此时能够行动自如的,就只有这些尊者大人物了,不过即便是他们,此时也无法靠近山顶,只能发出阵阵怒吼。

    而处在风暴中心的诸多域外修士同样受到了极大压制,“砰砰”声中,身躯不时暴射出道道血箭,肌肤在龟裂,可他们依旧在不停施法,每一个呼吸都有八位人族修士被活祭了,在这一刻,巨大的五行石散发丝丝异芒,如流水般的规则链条将四周千丈范围都笼罩着,越往中心位置,所受到的波及反倒越小。

    帝一鸣就一直跪伏在五行石的中间,磅礴无边的威压正从巨石下席卷横扫,却丝毫没有影响。

    他的口中依旧喃喃低语着,对于诸多尊者的怒吼,甚至连头都没有转过,只在那里虔诚祷告般。

    “轰!”

    姚泽屏住呼吸,能够感受到那道蛮荒气息浩荡无边,甚至伴随着恐怖的混沌氤氲,席卷八方,地动山摇。

    这一刻,什么大罗金仙,什么尊者,一切生灵在这样的威压面前,都显得极为渺小。

    “这是什么存在?仅仅凭着些许气息就撼天动地,横扫八荒?”

    姚泽脸色变了,深吸了口气,一直刻意压制的上古神兽气息释放一丝,顿时四周虚空一阵剧烈扭曲激荡,如同冰乾坤崩裂,带动空间波动激荡,很快就形成一种奇异的平衡,一道肉眼无法探查的光幕将其笼罩,原本恐怖的威压随即消失无影踪。

    下一刻,他就看出了那恐怖气息来自何处。

    山顶的那块五彩巨石被彻底激发,表面流淌着手臂粗细的规则链条,那应该就是天地至宝五行石了。

    令尊者大人物都畏惧不前的恐怖气息正来自五行石下,难道仙子口中的远古凶兽,鲲鹏的残魂被唤醒?

    帝一鸣他们此举有何深意?

    “域外小辈,你这是在找死!”

    这一刻,一位身着绿色长袍的男子冲天飞出,脑后神环高悬,单手一探,一直遮天大手呼啸而过,横贯虚空,朝着帝一鸣一抓而落。

    尊者出手,只需一击就足以令其毙命。

    而此时的帝一鸣竟毫无察觉般,甚至连口中的低语声都没有停止。

    “巴师弟,不可!”葛袍男子大声阻止着,脸上甚至带着惶恐。

    “让我先灭掉这个异端!”

    绿色长袍的男子面孔扭曲,口中嘶吼着,空中大手只一刹就落在了帝一鸣的头顶,五指如天钩,大片的空间连绵坍塌,只需要一息,对方就要湮灭,化为残血。

    而就在下一刹,“咔嚓”一声爆鸣!

    银光爆闪,一道万里长的粗大雷电从空中冲出,只一闪就狠狠地劈在了绿袍男子的身上。

    这雷电太过恐怖,如同一座银色巨山闪烁砸落,空中甚至多出一道万里长的巨大裂缝,绿袍男子只来及尖叫一声,就消失在裂缝中。

    “巴师弟……”葛袍男子嘶吼着,双目赤红,却不敢靠近,眼睁睁地看着万里长的雷电消失溃散。

    寂灭银雷!

    如此一幕,让姚泽瞳孔骤缩,倒抽口凉气。

    只一刹那,一位尊者大人物就被雷劫轰杀,甚至连一息都无法支撑。

    尊者修士每隔三万年时间,就会迎来一次寂灭银雷,可以说每一位修士都在全力以赴,准备迎接雷劫的到来,如果侥幸挺过去,而接着就要准备下一次的雷劫,对修士而言,虽然拥有无尽的寿元,却时刻生活在雷劫的阴影下,比起凡人来,真无法判断哪个更幸福了。

    只能说这位绿袍男子太过倒霉,应对雷劫的手段没有准备多少,而且这一次的雷劫威力要巨大数倍,绝不是此人可以承受的。

    目睹这一幕,虚宫的修士惊惧交加,睚眦欲裂,却再不敢妄动。

    而就下一刻,五行石下的磅礴威压再次浓郁不少,空间飓风呼啸卷过,无边的气息让清澜山都无法承受,“轰隆隆”地摇晃震荡,此时山河失色,天地倾覆,世界末日真的要降临了。

    “你去阻止他们!”

    就在姚泽看的心神俱震之际,背后突然有声音响起,他急忙扭头望去,之前消失的白衣仙子再次出现,只不过此时的神色完全不同,而且婀娜身影竟变得虚幻起来。

    “你受伤了!?”姚泽大吃一惊,对方虽然只是一道投影,可之前身躯完全殷实,外人看不出似乎不同来,可此刻竟虚幻缥缈,如同一道影子般。

    这样一位大人物,谁能够让她受伤?

    难道是大帝出手了?

    姚泽心中翻滚不定,女子却神情凝重,明眸紧紧地盯了过来,缓缓地道:“你必须出手阻止,如果让鲲鹏残魂完全苏醒,整个雷虚域都会陷入万劫不复境地。”

    “我?尊者大人都不行,我怎么能行?”姚泽连连摆手,毫不迟疑地拒绝了。

    “就凭你可以无视这无边威压,你就行!”女子的声音很坚定。

    姚泽无语了,自己可以抵抗那威压,完全是因为自己本体就是上古神兽,如果单论血脉高贵,吞天螭和鲲鹏根本难分高下,而实力对比上,以自己小小金仙修为,去面对一头远古凶兽,即便只是一道残魂,也是蚍蜉撼树,螳臂当车,自寻死路了。

    “这凶兽苏醒会带来灾难,大帝呢?难道虚帝和雷帝会坐视不理?”

    如此拯救仙界的大事,哪里会轮到自己这样一个小人物?

    白衣仙子定定地望着他,一字一顿地,“我可以告诉你,眼下所有的仙帝和圣帝都汇聚到荒山中,争夺坤鼎和乾鼎,根本无暇理会这里,如果等他们来解决此事,雷虚域的生灵能够活下来的,应该不足一成,而你的亲朋好友,同门师兄弟是不是在这一成中间,就要看他们的运气了……”

    荒山!坤鼎!乾鼎!

    那荒山正在妖界的蛮荒深处,十几位大帝人物都跑到那里,这个消息让姚泽震撼的脑袋“嗡嗡”作响,对方最后的威胁之语也顾不上在意了。

    “可……那……”

    姚泽迟疑着,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不过有些恼火地嘟囔一句,“你答应过我三个条件都还没有兑现,为什么一直都是我出手帮你?”

    “能者多劳,而且吞天螭的血脉要比鲲鹏高出一线,单凭这个你就立于不败之地……”

    白衣仙子声音婉转许多,只是落在姚泽耳中,让他一阵无语。

    自己吞天螭的秘密,在这些大人物眼中根本无所遁形,估计人家见过第一眼就看穿了自己,而对方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他神情大振了。

    “如果遇到危机,有这尊天罚头盔相助,自然可以化险为夷……”

    “仙子你知道这头盔?那如何才能激发其中的威力?为什么我一催动,就有着几欲发狂的感觉?”姚泽一口气连问了几句,双目中带着希冀。

    这是第一次有人给他说起天罚盔之事,一直以来自己都将其当做遮面头盔使用,如果真的能够催动自如,说不定自己又多出一件大杀器来。

    没想到此女神情一正,竟漠然道:“你的东西,我怎么知道那么多,现在你赶紧过去吧,如果再耽搁一会,酿成大错,你就是雷虚域的千古罪人!”

    “我……”

    姚泽心中一阵鄙夷,看来无论男女,修炼的时间越久,脸皮就会越厚,能够将这等厚颜之事强加到自己头上,也只有那些厚脸皮的人才能够做到。

    当即他不想再和其废话,身形一转,周身遁光闪动,朝着山顶激射飞去。

    “看,有人上去了!”

    “那是谁?”

    正在彷徨失措的虚宫诸修看的清楚,一位身着雷袍的蒙面修士竟朝着山顶冲去,却没有谁知道对方的身份。

    “此人不简单,在这样的威压下,连你我都无法靠近……”书生男子低声自语着。

    “这会是谁?雷虚域的尊者修士我都认识,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位……难道是其它界域过来支援的?”葛袍男子同样有些纳闷模样。

    而那位中年妇人却哼了一声,“管他是谁,只要能够阻挡凶兽苏醒,他就是虚宫的贵客,雷虚域的恩人!”

    这番话提醒了诸修,眼下最要紧的是阻止凶兽鲲鹏醒来,不然整个雷虚域都会沦为生灵涂炭的境地,所有人的目光都紧盯了过去。

    而在诸修的后方,站着雷殿的赫兰尊者,此人一直默不作声,似乎置身事外,目光却不时转动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见此一幕时,眉头一皱,似乎有些疑惑。

    “那蒙面修士是谁?怎么会有些熟悉的感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