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修仙别看戏 > 第二千三百九十二章 迷雾重重(完)

第二千三百九十二章 迷雾重重(完)

    ————立刻替换——

    朝阳初出,照射在女孩身上,一身青衣无华,光是做在那儿便是不容忽视的存在。女孩儿闭着眼,双手覆膝,调息胸腔内的翻涌的气息。

    终于......快要突破了。

    王静璇心下长长出了口气,这一步走得当真是无比艰难。

    她虽有传承,他人以为的寻常五行废灵根事实上也是万年难得一见的混沌五灵根,有着众人都难以想象地远大前程。然只有她自己知道她这每一步走得有多艰难。

    前世的梦魇时刻缠绕于心间,叫她即便是早已摆脱了那样的处境也还是会常常惶恐,担心自己再度步入后尘,也使得她对于修炼提升自己更为紧迫。

    王静璇甚至自己都没有发现,她的野心早已不止于此。或许曾经的她只想着,若能报仇,改变那个可悲的命运就好了。然后在见识了真正的修真大道后,她又开始不甘,为什么这世上总不得公平,为什么她就总是要受人欺辱,成为这世上不平之路的垫脚石?

    也是这时她才算是真真正正滋生了野心,想要掌握自己的命运,凌驾于众人之上......不,或许是更高的位置。

    随着她进入修真界愈久,经历的奇事愈,她隐隐觉得自己似乎有些不同,似乎受着命运眷顾。她是不同的,王静璇从未有过这样一刻像这样的清醒。

    而围绕在她身边的那些奇遇和人,不,或者该说因为天眷聚在她身边的人又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王静璇睁开眼睛,眼眸闪过一抹黯色,神色奇异,不过很快便恢复到平日的冷淡。

    “醒了?感觉如何?”温厚的男声自耳边响起,忽然间地,然王静璇却一副寻常的神情,不见一丝异态。

    王静璇身边并无人影,只微风拂过,膝旁翠绿的小草飘摇,却显出一种勃勃生机,恰如它身边的这个人。听到这么道似是从未知国度飘来的声音,王静璇也不慌,羽睫微垂,显现一种纯然无辜的弧度。

    当然,说好的人却不这么想,经历了之前的事情他刻知道,这个女人远比看起来要坚韧得多。

    “不要意图用神魂找吾,你是找不到的。吾非人,此乃吾只意识空间化身,无处不在。”

    忽然身边一阵劲风袭来,擦过王静璇飞扬的裙摆,在她不远处聚成一团轻烟似的柔雾,最终定格成一个须眉俱白的人。

    眉眼如粹玉冰霜般寒冷的人睁开似是也沾了白霜的羽睫睁开,如霁雪初晴,直直看向王静璇。

    “为何不继续了?”他神色不变,但语气却微微带出些疑惑,似乎不解王静璇做出的选择。这声音正是刚才询问王静璇的那个人,只是少了些刚才那种飘忽不真实的感觉变得踏实起来,不过听起来也还是十分清脆悦耳,宛如玉珠落盘。

    王静璇知道对方什么意思,是在奇怪她为什么在晋升筑基中的时候停了下来,卡在着将将突破的点,明明已经快要破开这层屏障,却愣是忍住了。

    “此处确是灵力充裕,但以我的体质,想要彻底突破这一层所需的时间怕是不短。而且这并不是最合适的时机......”

    合适的时机?饶是男子活过长久的岁月见多识广也还是没弄懂王静璇说的合适时机是什么。

    修为、灵力以及积蓄都足够了,条件到了自然就可以破壁晋升,这普天之下不论是何个种族都是如此,没什么例外。还是第一次听说晋升得上时机还能挑挑拣拣,拖着挪着等的,对方的想法未免太奇怪了罢。

    王静璇吗,没有接话,或者说她也不知道该怎么答。她该怎么告诉这个单纯的器魂,她在等什么。

    确实,刚才可以趁着那股劲儿直冲冲上筑基中期,不过一下的功夫,她所求唾手可得。但王静璇却生生止住了,因为正如同她所说的那样,还没有到可以晋升下一层的最佳时机。

    或许对于寻常修士来说是这样的,每一个晋升机会都十分难得,错过下一次想要再找就难了。对王静璇来说,她的晋升更难,但她是压修为压得难。

    倒也不是她有意压着自己的修为进境,毕竟有人能快速变强谁还会去有意拖慢速度。因为混沌五灵根的特性,她的修炼速度确实很慢。

    但她也确实压了修为,因为往往快要晋升时她都会遇到一些事情,而发生这个事或意外或是意外得到的东西常常会成为她修炼又一助力。所以在每次快要突破晋升时都会压一压,不会轻易就稀里糊涂地叫晋升上去。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总觉得应该是这样的。有个声音这样告诉王静璇,促使她本能地做出选择。

    然而这个也没必要对对面的“人”说。毕竟若是她说出来,人家大概都会以为她疯了。

    青年却是误会了,他想了想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对方为什么不肯晋升了,自行完成了脑补,好似恍然大悟道:“你是怕用时太久落单于此罢?莫怕,吾在此处一切可控,吾未通过,他们谁都无法离开秘境。”

    王静璇心下繁乱,也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说到这里,只胡乱地点了点头。

    两个性情都十分冷的人站在一起,也不知道该说比谁比较寡言还是比谁冷一点好。

    两人又静默了会儿,青年先打破了这场寂静,道:“这些日你是不知道这秘境内有多热闹,可叫某看了个痛快。”

    他太寂寞了,已经有太多太多年没有见识到不一样的风景。分明因为是没有心的怪物,为何在生了意识后却又开始懂得了人才有的情绪——那明明不该出现在他那空洞的心腔里。

    没想到这回一下便折腾出这么多事来,弄得他一双眼都不知道该看何处比较好——虽然严格来说,他并没有眼睛这样的器官。

    这倒是引起了王静璇的兴趣。她意外到此有一阵了,但也没过去多久,这是又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了。竟叫这看着冷冷清清的器灵也直感有趣?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