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国风华 > 第八百六十九章 有话都不会说

第八百六十九章 有话都不会说

    杨钢眉头瞬间皱起,瞅着这货开口道:“你这是偷换概念,罪魁祸首是你,和人家有什么事儿?”

    “嗯,所以我要为她扛起这一切风吹雨打。”

    郑建国倒是没想到这货脑袋瓜子转的挺快,不过说完了想想这话也不尽然,于是继续开口道:“还有孩子们,双胞胎,你知道我当时有多么的惊喜?”

    “能想象的出来,老蚌怀珠——”

    杨钢下意识的说了,接着看了看旁边的几人,便感觉这个话题也没什么意思,实际上在他看来先前那个挨打的和被撵走的,都是脑子不明白的,现在事实都已经这样了,孩子都怀了3个多月,蹦出来指责郑建国,是想让他打掉呢?!

    那不说郑建国会不会拼命,即便是他答应打掉孩子,到时候等到赫本离开后传出去,才是真的丢人现眼了!

    生米都煮成了熟饭,再拿着这个事儿去指责郑建国,而且还就差一蹦三尺高的去拍桌子,这样的人不就是一言堂么?

    不过,最重要的,是这家伙终于回来了!

    默默的打量过正吹着手面云南白药的郑建国,想到这里的杨钢便抬起了屁股,开口道:“那行,既然赫本都这样了,那你就好好陪陪人家,没事儿我们就走了,这两位是科学院的同志。”

    “——”

    目送杨钢抬起屁股后连拍都没拍,带着郭怀怀就那么走了,郑建国望着留下的两个厚眼镜男人,就见其中一个左胸口还别着个像章的人脸上露出个笑脸,开口道:“建国你好,我是咱们科学院办公室的——”

    “这位同志,抱歉,我刚才话都说完了,你们请回吧。”

    郑建国开口打断了对方的话,接着起身连两人理也没理的,转身进了后面卧室里,留下两个中年人大眼瞪小眼,又瞅瞅旁边的站着的一男一女两个管家,不禁齐齐露出个苦笑,起身摸着文件包出了门。

    走下宽厚的大理石台阶,两人回头看了眼门高院深的宅子,胸口上别了个像章的开口道:“怎么办?咱们连话都没开口,也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无妄之灾了。”

    “我倒是感觉建国做的对,有话都不会说,咋咋呼呼的给谁当爷呢?活该一个被打一个被撵出去。”

    旁边的中年男人说着摘下脑门上的鸭舌帽,摸了摸额头上的汗又赶快戴上,往远处的辅路做了个手势道:“走吧,咱们也该和孙猴子似的搬救兵去了。”

    “搬救兵?搬谁?!他这话这么硬——”

    带着像章的中年人连忙跟上时,前面已经走出两步的中年人头也不回的开口道:“你也听他谈家事国事天下事了,还说除了他的身边人外,那是谁的意见都不会理的,你说咱们还能找谁?!”

    “他身边人咱们——”

    眼前陡然一亮,带着像章的中年人连忙追了过去:“唉,你这想法不错——”

    两个中年人脚步轻松的走了,浑然不知在身后门房的二楼里面,安迪瞅着两人走得远了,便在随后见到郑建国时,将他听到的内容给说了出来:“他们应该是找您的身边人去了。”

    瞥了眼精神恢复,正拿着双眼睛看来的拉斯顿,郑建国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便陪着她出了屋子,开口道:“走吧。”

    “怎么?有麻烦了?”

    说着拉斯顿将手探进了郑建国的臂弯里,他便歪了下头的开口道:“不是麻烦,而是他们找到了个关说人,看样子自由的日子快结束了。”

    “那你会离开我?”

    拉斯顿优雅的面上现出了关切模样,和郑建国待的时间越长,她发现自己便不知不觉间就年轻许多,以至于在说话和语气上就带了些小女人的味道。

    当然,郑建国也知道这是他心理年龄流露的结果,不说两辈子加一起了,在她面前不用刻意去伪装的后果,就是他已经把自己当成了个六十岁的老头,所以拉斯顿的小女人样子落在眼里,也不会感到怪异。

    不过,这是郑建国自己的想法和拉斯顿的感受,当晚上才次过饭两人准备休息时,大约翰来的电话倒是让他始料未及:“卢卡在学校和人打架了。”

    随着大约翰的话音未落,电话里又多了个卢卡的声音:“那人侮辱了妈妈和你——”

    转头看了眼旁边的拉斯顿,郑建国便见她开口道:“我好像听到了卢卡的声音?”

    “嗯,卢卡为了咱们在学校里打架了。”

    郑建国望着拉斯顿说了,拉斯顿当即面色微变的从他手里拿过了话筒:“卢卡你怎么和人打架了?”

    “噢,madam——”

    大约翰的声音消失,接着卢卡的声音传来:“妈妈,狗杰克说您看上了郑的钱,是为了钱才和郑在一起的,我说你们是相爱的,他就说我爸爸是比您年轻,现在郑又是比您年轻,还比爸爸有钱——”

    拉斯顿飞快看了眼旁边的郑建国,面现思索后开口道:“嗯,那你也不能动手打人,这样会让你变成他那样无礼的人,另外狗杰克是叫杰克的狗吗?”

    “哈,嗯,是那个人的绰号,就是侮辱您和郑的人——”

    卢卡的声音传进耳朵里,郑建国嘴角便露出了个笑,不想正在打量他的拉斯顿看到,嘴上开口道:“噢,你如果给别人起绰号的话,别人也会放大你的缺点,而且动手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方式,那只会让事情变的复杂,另外你要学会无视对你有成见的人,这也是你在学校里要学的东西,除了课业之外——”

    耳听着拉斯顿噼里啪啦的一通说教后放下电话,郑建国探手到了她脖颈间搂着歪倒在自己身上,抚摸着长长的头发道:“我有个想法,你感觉怎么样?”

    “什么想法?关于卢卡的?”

    才靠在郑建国怀里的拉斯顿突然问了,郑建国笑着开口道:“是的,我想接他到这边来读书,他现在这个年龄正处在叛逆阶段,跟在咱们身边也可以帮助他度过这个时期,这样等到他高中毕业再去欧美上大学,你感觉怎么样?”

    探手在郑建国贲起的肌肉上画了个圈圈,拉斯顿抬起头后开口道:“这还可以帮助他度过这段时间,然后等他上了高中时,咱们的非议也该过去了——”

    “嗯,当然还有这点原因。”

    郑建国说着飞快抓住了她的手,十指交缠着抓在一起时,拉斯顿也就想了下后面现探寻道:“你要离开我去上班了?”

    “确切的说是在准备了,最迟不会超过圣诞节。”

    郑建国点点头的说过,拉斯顿便趴在了他的胸膛上,收回手指在并不标准的六块腹肌上画着,良久才开口道:“那好,这样可以让我有其他事情可做——”

    知道拉斯顿是在指责自己食言,郑建国心中叹了口气后关上了灯,探手到了她的肚子上轻轻抚过,不想就被她拿到了上面的车灯上,小声嘀咕道:“像不像本杰明和罗宾逊太太?”

    发现比记忆中又胖了不少,郑建国便就这么试了试手指力道,开口道:“我的拉斯顿,你现在全名是奥黛丽·凯瑟琳·赫本·拉斯顿,简称叫做赫本女士,可不是某某太太或者夫人——”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拉斯顿说着翻了个身的转过去,郑建国嘴角挂出个笑的知道她在患得患失,以至于拿美利坚影响了一代人的影片《毕业生》中主人公和情人做比较,好在也知道这个时候天大地大她最大,开口道:“一点都不像,本杰明只是个拿了奖学金的大学生,罗宾逊太太则是个奉女成婚的问题少女。本杰明对未来的生活感受到了迷茫,罗宾逊太太则是在为过早开车而承担代价。

    大多数人都会同情本杰明,毕竟是罗宾逊太太在勾引他,却不知如果本杰明是代表了五十年代年轻人的迷茫,那么罗宾逊太太就代表了她的迷茫。

    毕竟上高中时就怀了孕,这在三十年代的美利坚可谓是大逆不道,那时候的妇女才获得选举权没多久,这点被大多数的影评家们所忽略了。”

    “那为什么能引起那么大的轰动?”

    拉斯顿慢慢转过了身的问到,郑建国看了看自己落空的手,便见她拿着放回了大灯上,也就继续开口道:“因为罗宾逊太太的天体出场,这是第一点,第二点是本杰明没有日久生情,第三点是本杰明和罗宾逊小姐的青梅竹马,这可以引起大多数人对萌动青春的共鸣,至于第四点就是打造的美利坚梦了,人们可以那样的生活,家里住着带有游泳池的复式别墅,毕业能得到一辆跑车作为礼物,平时没事儿就开轰趴,你说像非洲受灾儿童看到会不会很向往?会不会在长大有了成就后,过去追求这种生活?”

    “我差点就成了罗宾逊太太,如果没有天体镜头的话——”

    拉斯顿小声的嘀咕了,郑建国手中的动作一停,接着开口道:“噢,幸亏没有成为罗宾逊太太,你知道我无法接受这种程度的表演。”

    “当然,我也无法接受,那不叫表演艺术,那叫社情。”

    拉斯顿点了下头的强调过挤进郑建国怀里,他的手也就再次落空,只是这会儿拉斯顿显然是有些心思,开口说了起来:“我母亲反对我和你在一起,她就是用罗宾逊太太形容了我,我用你的成就完成了对她的反击,可是现在看来我们又互相伤害了对方,你不会像本杰明那样离我而去,对吧?”

    “当然,本杰明是富二代,他的一切都是他父母给的——”

    心中微微震了下的郑建国便搂住了拉斯顿,轻轻的安抚着她继续开口道:“我的一切都是凭借学习获得的,所以我认为对孩子的教育,不能提供太过奢侈的生活,而先前对卢卡过来上学的想法,也是想让他接触下发展中国家的生活状况——”

    “谢谢,我知道你为他们做的。”

    拉斯顿抬起头亲昵的在郑建国面颊上摩擦了下,两人便就这么聊了不知多久睡去,不想等到第二天早上睡醒后给卢卡打去电话,结果却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儿:“我不想去,妈妈,那会打扰你和郑的两人世界,我保证不会再和人打架,大约翰先生已经教我怎么处理这种事情了,他在训练我成为一个绅士,妈妈,这不是你想要的吗?!我希望你能尊重我的想法,我不是小孩子了——”

    “妈妈很想你。”

    拉斯顿愣了下的说到时,卢卡声音却异常干净利落:“那我可以每个星期周末去看你,大约翰说考虑到郑回到共和国,而那边的生活物资并不是很丰富,他计划安排白天鹅每周回首都一次,用以补充郑园的必须品,妈妈,你能尊重我下吗?!”

    “当然,卢卡,妈妈尊重你的想法,你现在是长大了。”

    拉斯顿缓缓的开口说过时,旁边拿着书的郑建国放下了书,瞅着她放下电话后紧了紧身上的披肩,优雅面容上闪过不安的到了面前,当即站起身关切道:“怎么了?卢卡不愿意来?”

    “嗯,他说他长大了,让我尊重他的想法。”

    拉斯顿说着看过郑建国,便见他露出了个古怪的笑容正要开口,拉斯顿已经接着说了起来:“他说白天鹅每周来一次,你安排的么?”

    “可以说是我安排的,因为我同意了。”

    郑建国扶着她缓缓坐下说到,拉斯顿神情微怔后摇了摇头道:“你知道我会说什么。”

    “你也知道我会说什么。”

    郑建国仿佛是打哑谜的回了句,她已经好久没有再提起过这种事儿,望着圆睁着眼睛看来的拉斯顿,继续开口道:“你再看我也没用,如果你不听话,我就让大约翰把订的粮食全部卖给苏维埃,保证明年夏天的时候,一分钱都不会给儿童基金会。”

    “不要。”

    探手抓住郑建国的手说了,拉斯顿咽了口唾沫后飞快点头道:“我听你的,你可以让白天鹅每周来一次,那样我可以见见卢卡和西恩——你去上班的话,我可以在家打毛衣,给你和孩子打。”

    随着拉斯顿的话音未落,戈登出现在了门口:“先生,叶敏德先生来了。”

    7017k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