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八零读书 > 我娘子天下第一 > 第八百二十九章就当有缘无分吧

第八百二十九章就当有缘无分吧

    “韵儿,嫣儿,天色不早了,去正厅吃午饭了。

    宝玉,嫂夫人,你们两个也一起来。”

    “哎,妾身姐妹知道了。”

    “知道了,大帅。”

    “宝玉,让韵儿她们陪着嫂夫人一起走就行了。

    你快点跟上来,今天咱们兄弟俩可得好好的喝上几杯才行。”

    “是,末将得令。”

    三公主看着周彤儿眼眶微微泛红,俏脸黯然神伤的模样,娇颜极为无奈的无声地吁了口气。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本该皆大欢喜的事情,最终居然会变成了现在这种情况。

    三公主本就是一个冰雪聪明的人,再加上她的人生阅历。

    从儿子面对周彤儿这丫头之时的举止反应上,她隐隐约约的可以感觉得出来,自己的儿子心里绝对是有周彤儿这丫头的。

    一个女儿家的一腔真情,一个心里亦有着对方的存在。

    明明应该是两情相悦的结果才对,为何发展成了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样子了呢?

    三公主暗自沉吟了一番,实在想不通儿子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东西。

    嘶——

    难道是因为?

    三公主似乎想到了什么,连忙压下了心底的想法。

    她平复了一下心情,莲步轻移的走到了柳成乾的面前,没好气的用抬手在他的额头上轻点了一下。

    “你这个臭小子,你真是要气死为娘啊!”

    柳成乾看着娘亲脸上无奈的神色,默默的低下了头。

    “娘亲,孩儿知道错了,你别生气了。”

    “不生气,为娘能不生气吗?

    为娘真是不知道你的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孩儿知错,孩儿知错了。”

    柳成乾听着三公主嗔怒的语气,也不开口反驳什么,只是一直不停的认错道歉。

    三公主见到儿子如此模样,本来已经到了嘴边的话语,默默的吞咽了下去。

    儿子如此态度,她的心里哪里还不明白。

    无论自己教训他什么,儿子皆是毫不反驳,老老实实的低头认错。

    这明摆着,他这是拿软钉子来迎合自己呢。

    不管自己说什么,自己教训他什么,他都如此的敷衍了事。

    如此一来,自己还能再说些什么呢?

    三公主轻轻地扇动着手里的轻罗小扇,娥眉紧蹙的叹了口气。

    “唉,傻孩子啊!

    事已至此,为娘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借用你爹刚才的那句话,希望你不要后悔你今天所做的决定。”

    柳成乾嘴角一沉,神色复杂的回眸看了一眼俏脸悲伤不已的佳人,握着拳头用力的点了点头。

    “回娘亲话,孩儿不后悔。”

    三公主抿了几下樱唇,莲步轻移的走到了张婉君的身前。

    她看着张婉君复杂的神色,眼神略带歉意的叹了口气。

    “嫂夫人,真是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

    张婉君连忙伸手握住了三公主柔嫩的双手,脸色感叹的摇了摇头。

    “嫣儿妹妹,你可千万不要这么说。

    这种事情,不是强行凑合就可以的。

    只能说我们彤儿福缘浅薄,没有那个福气。”

    齐韵抬起了双手,分别牵住了三公主,张婉君两人的手腕,笑盈盈的娇声说道:“嫣儿妹妹,嫂夫人,日头已经这么高了,咱们先去正厅用午饭吧。

    夫君和宝玉大哥他们都已经走了好一会儿了,咱们快点跟上去吧。”

    “好,妹妹知道了。”

    “臣妾听韵儿妹妹的。”

    齐韵淡笑着点了点头,转首看向了正在搀扶着周彤儿的小可爱。

    “月儿。”

    “哎,韵姨娘?”

    “好好的扶着你彤儿妹妹,带着她一起去正厅用饭。”

    “好的,月儿知道了。”

    “嫂夫人,咱们请。”

    “一起,一起。”

    等到齐韵她们一众姐妹引着张婉君渐渐远去之后,小可爱看到已经走出了凉亭的柳成乾,立即檀口微启的吆喝了一声。

    “小三子!”

    柳成乾脚步忽的一顿,转身朝着身后的凉亭看了过去。

    看到凉亭里只剩下小可爱与周彤儿她们姐妹两人,柳成乾眼神愧疚的看了周彤儿一眼后,快速将目光移到了小可爱的身上。

    “月儿姐?怎么了?”

    小可爱娥眉一蹙,没好气的白了柳成乾一眼。

    “你说怎么了?你走那么急干什么?不知道等姐姐一会吗?”

    “月儿姐,从这里到正厅,就那么一段路。

    你又不是不知道怎么走,小弟有什么好等的啊!”

    “让你等着你就等着,哪里那么多的废话?

    怎么着,连姐姐的话都不听了是吧?”

    柳成乾听着小可爱娇嗔的语气,脸色不由得一苦,忙不吝的摆了摆手。

    “哪有,哪有,小弟怎么敢不听月儿姐你的话呢!

    你让小弟等着,小弟等着就是了呗。”

    “这还差不多,算你小子识趣。”

    小可爱笑眯眯的回了柳成乾一声,双手微微用力,搀扶着俏脸发白,双眸怔怔无神的周彤儿朝着凉亭外走去。

    “彤儿妹妹,咱们去正厅吃午饭了。”

    周彤儿听到小可爱的话语,只是愣愣的点了点头,默默的跟在她的身边走出了凉亭。

    柳成乾见到周彤儿微微有些发白的俏脸,眼中闪过一抹难以言喻的心疼之意。

    他下意识的伸出双手,想要从小可爱的手里将周彤儿接过来。

    周彤儿似乎是察觉到了柳成乾的举动,一双正在愣愣发呆的俏目,陡然恢复了一丝清明,本能的朝着柳成乾望去。

    当她看到柳成乾伸向自己的双手,眼中顿时流露出了一丝清晰可见的激动之意。

    然而,柳成乾把手伸出了一半之时,仿佛意识到了什么。

    他已经微微抬起的双手,急忙将手缩了回去。

    周彤儿见此情形,俏目中刚刚涌现的激动之色,瞬间又低沉了下去。

    小可爱看到柳成乾伸手的动作,俏脸上露出了一抹满意之色。

    柳成乾看着周彤儿从激动变得落寞的眼神,轻轻地抿了抿嘴唇,不敢再继续去看她的脸色。

    然而,当他看到柳成乾把手伸出了一半,又连忙缩了回去,直接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这个臭小子,真是年龄越大,越没出息。

    当年跟着大哥,二哥他们一起去天香楼,在里面喝花酒的气势都去哪里了?

    “小三子。”

    “哎,月儿姐。”

    小可爱看着柳成乾飘忽不定的眼神,侧目看了一下身边的周彤儿。

    小可爱看到了周彤儿目不转睛的盯着柳成乾,已经恢复了一些神采的目光,搀扶她不疾不徐的向前走去。

    “小三子,你要是真的心疼彤儿妹妹,就拿出一个男人又该有的样子。

    而不是像现在一样,干什么都犹豫不决。”

    柳成乾听到小可爱的话语,身体微不可察的轻颤了一下,有意将目光看向了别处。

    “月儿姐,你又开始胡说八道了。

    现在咱们老爹,娘亲,周伯父,和周伯母他们还没有离去之前,小弟就把该说的话都已经说清楚了。

    我跟憨女……彤儿姐姐之间,真的没有你们想象的那种关系。

    小弟还是那句话,我们虽已经相识了很多年。

    可是,在小弟的心里,却始终是将她当做了一个姐姐来看待。”

    小可爱微微放慢了自己的脚步,笑眯眯的朝着跟在身旁的柳成乾看了过去。

    “真的?”

    “月儿姐,当然是真的了。

    咱们兄弟姐妹几人,那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姐妹。

    小弟是什么性格,外面人的不清楚,大姐,大哥,月儿姐你们几个还不清楚吗?

    这么多年了,小弟什么时候骗过你呀!”

    小可爱眉头一挑,神色古怪的嗤笑了两声。

    “呵呵呵,那可不一定。”

    “月儿姐!”

    “小三子。”

    “小弟在,月儿姐,你想说什么?”

    小可爱听到柳成乾的询问,微微抬起了玉颈,目光深邃的眺望了一眼正厅的方向。

    不一会儿,小可爱收回了目光,樱唇微微扬起,似笑非笑的朝着柳成乾看了过去。

    柳成乾看着小可爱似有深意的目光,顿时感觉到有些不自在。

    “月儿姐,你这么看着系哦啊地干什么?”

    小可爱侧首看了一眼虽然已经恢复神采,却依旧神色低沉的周彤儿,屈指在自己的琼鼻上面揉捏了几下。

    “小三子,你真的以为,你自己很聪明吗?”

    柳成乾的脸色微微一怔,不由地皱起了眉头。

    “月儿姐,你这个问题,问的小弟实在有些糊涂了。”

    “糊涂?不对吧?

    姐姐我怎么觉得,小三子你实在揣着明白装糊涂呢?”

    柳成乾皱着眉头沉吟了片刻,加快脚步跟在了小可爱的身边。

    “月儿姐,你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

    “小三子,有一点姐姐不得不承认,你确实很聪明。

    当然了,这句话并非是姐姐故意在夸赞你什么,而是姐姐的真心话。

    应该说,咱们兄弟姐妹等人全部都很聪明,就没有一个傻瓜。”

    “月儿姐,你……”

    “小三子,你别急着反驳姐姐,你先听姐姐说完。”

    柳成乾听到小可爱的话语,本能的瞄了一眼小可爱身边的周彤儿。

    他轻轻地扯了一下小可爱的依旧,对着周彤儿努嘴示意了一下。

    “月儿姐。”

    小可爱眉头一挑,轻笑着摆了摆手。

    “无妨,在彤儿妹妹这里,没有什么不能说的。”

    柳成乾见到小可爱都不避讳什么,自然也就没有什么意见了。

    “小弟明白了,月儿姐,你继续说吧。”

    小可爱抿着樱唇沉默了许久后,娇颜唏嘘的叹了口气。

    “小三子,你是嫣儿姨娘的儿子。

    嫣儿姨娘的性格如何,我想你应该比姐姐我更清楚。

    关于这一点,没错吧?”

    柳成乾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月儿姐,你说的没错。

    常言道,知子莫若父,知子莫若母。

    然而,反之又何尝不是呢?”

    “嗯,你明白就好。

    小三子,你从小跟在嫣儿姨娘的身边长大成人,自然受了她不小的影响。

    坦然的说,你既继承了嫣儿姨娘的蕙质兰心,又继承了她的沉着冷静。

    嫣儿姨娘跟咱们的雅姨娘一样,其实什么事情都看的很清楚,却又从来不去争辩什么。

    而你,在嫣儿姨娘的身边长大成人。

    耳濡目染之下,自然也就受到了嫣儿姨娘的影响。”

    “月儿姐!”

    “小三子,听姐姐说完。”

    “好吧,月儿姐,你继续说吧。”

    “小三子,刚才就说了,你确实很聪明。

    咱们兄弟姐妹等人,也都很聪明。

    只是,你再怎么聪明。

    你觉得,你还能比咱们的臭老爹更聪明吗?

    咱们兄弟姐妹从小便在咱们臭老爹的身边长大成人,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就不用姐姐我跟你多说了吧?”

    柳成乾静静地看着小可爱沉默了良久,神色复杂的叹了口气。

    “月儿姐,小弟自然清楚。”

    小可爱嘴角微扬,微微眯起了一双玲珑的皓目。

    “小三子,你清楚就再好不过了。

    那你觉得,你能考虑到的事情,咱们的臭老爹他会考虑不到吗?”

    柳成乾身体一震,神色发愣的朝着小可爱看去。

    “月儿姐,你是说?”

    “傻弟弟,你真以为咱们臭老爹什么都不明白呀?

    好好的想一想,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吧。”

    “月儿姐,我可什么都没说呀。”

    “呵呵呵,你就是一个字都不说,你以为咱们臭老爹就看不出来了吗?

    傻弟弟,跟咱们的臭老爹玩弄心思,你还是太嫩了。

    不止是你一个人,是咱们所有的兄弟姐妹加在一起,都太嫩了。

    说句可能会令你垂头丧气的话,你心里的那些担忧,在咱们臭老爹的面前,根本就上不了台面。”

    听到小可爱似有所指的话语,柳成乾不由得沉默了下来。

    “月儿,成乾,彤儿丫头,你们可算是跟上来。”

    小可爱三人看到站在花园出口的三公主,连忙加快脚步迎了上去。

    “咦,嫣儿姨娘。”

    “娘亲。”

    “婶……婶母。”

    “嫣儿姨娘,你怎么还没去正厅呀?”

    三公主看着俏脸疑惑的小可爱,轻轻地叹了口气,娥眉微蹙的朝着柳成乾看了过去。

    小可爱见状,顿时明白了过来。

    “嫣儿姨娘,月儿先带着彤儿妹妹去正厅了。

    我们先去正厅等着,你们快点过去。”

    “好的,你们先过去吧。”

    “嗯嗯嗯,姨娘,待会见。”

    等到小可爱和周彤儿的身影渐渐远去后,三公主美眸复杂的看着自己的儿子,伸手拉着他朝着一旁的角落走去。

    “孩子,刚才你周伯父,周伯母在场,为娘不方便问你。

    现在只剩下咱们母子二人了,你老老实实的告诉为娘,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柳成乾看着娘亲疑惑的脸色,神色犹豫的沉默了良久。

    “娘亲,不是孩儿不喜欢周彤儿,而是孩儿不能娶她为妻。”

    “为什么?”

    “娘亲,老爹他一直没有立下太子之位。

    如此局面之下,你让孩儿怎么敢娶周彤儿为妻呢?

    周彤儿他可不是什么普通的达官显贵之家,名门望族之家的大家闺秀。

    而是当朝清通侯,破虏军大将军的独女呀。

    我要是娶了她,朝中的文武百官怎么想?

    孩儿跟大哥,二哥从小一起长大,从来没有过一丝一毫的间隙。

    我不怕他们两个忌讳什么,更不担心老爹多想什么。

    可是,朝中的文武百官若是闻风而动了。

    对于朝廷而言,可就麻烦了。

    就当,就当。

    孩儿与周彤儿,有缘无分了吧。”

    三公主娇躯猛地一颤,默默的闭上了一双美眸。

    “果然,还是如我所想的一般。”

    ()

    1秒记住顶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