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八零读书 > 欢迎回档世界游戏 > 六百八十三章·“苏明安,你何其幸运。”

六百八十三章·“苏明安,你何其幸运。”

    幕僚玩家莉兹开口:“那群人中有观测者玥玥,她若是死了就真的死了。爱德华,把她单独放出来吧。你若是把她杀了,舆论不好。”

    爱德华瞥了莉兹一眼:“不必。”

    他知道这支军团中有玥玥,但那又怎样?

    爱德华逐渐发现,苏明安确实是世界游戏的宠儿。无论是观测者,还是第三世界里沈雪和汪星空的单独针对,仿佛这些副本就是为苏明安而生——这令他对于苏明安的猜疑越发加重。

    当两个人立场相悖,所做的任何事都会被对方看作威胁。

    “她那不是有悬浮船吗,能在水面前行,估计还能坚持一段时间。”爱德华淡淡道:“我倒要看看,远在神之城的苏明安,能不能不顾核爆来救她。”

    这是他设的一个局。

    苏明安根本不可能顾及到这边,玥玥必死无疑,这就是最好的结果。

    “……”莉兹陷入沉默,她的身边,柳恩皓、厄密乐图等神明阵营玩家也不再言语,他们依附爱德华而生,对杀死玥玥没有心理负担。

    “嗡——!”

    卡车开动,数盏远光灯犹如利刃刺穿夜雪,爱德华等人两面夹击,目标为全灭这支自由联盟的军团。

    突然,探测器出现红点。

    “上面有敌军!”探测系玩家梅甫抬头。

    “是自由联盟的支援?多少人?几架飞机?”人们立刻紧张。

    “不……”梅甫喃喃自语,在他的探测中,上面只有一个生命体:“只有一个人……”

    “一个人?他疯了?”

    卡车倏然刹车,抱着装备武器的人们一个又一个跳下车,枪口对准天空——

    一道漆黑的身影,几乎与夜色融为一体。

    “啪!啪!”几颗照明弹升空,照耀得黑夜如同白昼,驱散弥漫的夜雪。这一刻,每个人都看清了那个人的身影。

    长风吹起他夜幕般的风衣,映照出凝结的红霜与白霜熠熠生辉,仿佛幕布里的星辰。

    “——苏明安!”莉兹高叫出声。

    ——第一玩家居然真的放弃了前线战局?那霖光发动核爆该怎么办?

    他们已经下意识将“阻止核爆”的任务全权交给了苏明安,忘记了这根本是所有玩家的重任。

    “是自由阵营的阿克托!”有士兵认出了这个经常传教的身影。

    “末日城城主?他怎么会在这里?”

    一名胡须满脸的小统领冷笑:“他真的敢来,就让他有来无回,射击!”

    “撕拉——”一声仿佛撕裂布帛的巨响,人们手中枪口亮起,由源之能量与精尖科技组成的能量子弹朝天涌出,仿佛深蓝色的浪涛。神明军令行禁止,出手的统一度远在自由阵营之上。

    一道道蓝色能量,一连二,二连三,组成了扶摇直上的海浪,瞬间涌上天空,朝着那道身影吞噬而去。

    下一瞬间!

    “轰——!!!”

    一道犹如蛋壳的轮椅屏障升腾而起,挡住了这足以吞噬云雾的海浪。能量妄图打破这道防御罩,却无法推进哪怕一寸。

    苏明安静静坐在轮椅上,蓝量在赶路过程中已经回满。轮椅屏障将他护得严严实实。

    一边是犹如天灾海啸般的景象,人们拼命扣动扳机,试图吞没天际的那道身影。然而苏明安却不动如山,连衣衫都没有被风浪吹动,仿佛这般巨浪对他而言只是和风细雨,毫无威胁。

    “——苏明安!”爱德华几乎疯魔般叫出一声,脸上涌动出了病态般的红润,眼球突出,血丝瞬间布满眼眶。

    没人看出,爱德华其实早就疯了。

    之前苏明安在测量之城对爱德华用出了一连串的审判,让爱德华降到了空san。没人能在空san后保持正常,爱德华对胜负病态般的执念让他维持理智,本质上已经不是个正常人。

    看见苏明安,爱德华像犯了瘾的病人一样拼命伸出手。身边的玩家们同样脸色红润,他们正处在亿万观众的注视中。

    ——第一玩家总是高高在上。

    ——第一玩家身后总是汇聚着上亿人的目光。

    注视他,跟随他,与他交流,与他作伴,或者与他为敌,伤害他,杀死他,都是一件世界性的大事。他即是世界,而他们参与其中。

    “——那是什么屏障?为什么攻不破!”

    “该死,要是拿下他,这场战争的局势就能被我们改变……”

    就连士兵们都满脸激动。

    “咔——哒。”时钟轻响,湛蓝光辉闪烁,爱德华踏出一步。

    还没等爱德华用出技能,鲜红的天平图案在苏明安手背上一闪,刹那间,密密麻麻的血色图案在每个人的头顶升起,仿佛一条连接而起的血河。

    ——以玩家为圆心,玩家最远视野为半径画圆,“审判”该圆内所有敌人。

    一瞬间,无数道鲜红的闪光灯在神明军头上疯狂闪烁,第一道、第二道、第三道……这足以覆盖整片战场的审判,穿透车盖,落入每个人头顶,犹如不可被抵挡的达摩克里斯之剑。

    一阵冷芒闪过,仿佛不惹人注意的反光,接着便是强烈的震彻。“轰——”一声巨响,人们的视野快速降低,他们的骨骼、血肉、经络被扭曲,战场上的喧哗渐渐停了下来,卡车、枪械、人类躯体……都在这一刻下压般成了一道道鲜红的血糊,整齐地铺洒在地上。

    谁也没想到阿克托会爆发出这样强大的力量。

    “唰唰唰!”数道自动防御罩触发,狂舞的伤害数字之间,爱德华猛地冲了出去,他的右半侧身体几乎被空间震动撕成碎片,内脏像着火般疼痛。

    “——苏明安——苏明安——苏明安!!!”

    嗓音被高分贝的叫喊撕裂,一张俊朗的脸面目狰狞。他从地面踏入刮满风雪的夜空,像炮弹般逼近空中的苏明安。一柄金色的大锤出现在手中,缭绕着缤纷飞舞的紫色光晕。

    而苏明安只是冷冷地俯视着他,一言不发。那双纯灰色的眼中什么也没有,没有愤怒,没有憎恨,什么多余的情绪也没给予他。仿佛他只是一个小丑。

    战力差距太大,这场胜负毫无悬念。

    屏幕外,联合团负责记录直播的工作人员微皱眉头:“没事的,苏明安应该不会杀了爱德华的。”

    “是啊,第一玩家不可能对全完美通关者出手的。”旁边的女工作人员也如此表示。

    “爱德华真是越来越不稳定了,你们应该研发新的洗脑方案……”

    一间办公室里,北国联邦总参谋部安德鲁叮嘱他面前的医生与学者。

    他的隔壁办公室,联合团团长威尔逊眉头紧锁,将军帽平置在桌面,轻叹一口气:

    “完了……”

    龙国长江系统刘家和沉默不语,关闭手中的笔记本电脑,朝着12区中央医院最高层走去。

    郁国风暴科,一名妩媚的女人眼珠子转了转,开始敲击键盘。

    街道上,春晚的收视率瞬间降低了十几个百分点,人们纷纷转往第一玩家的直播间,论坛帖被一阵狂轰滥炸。

    春晚会场,数十人悄悄打开了直播间。

    “他不会杀了爱德华的。”虞若何说:“爱德华身上的积分那么多。”

    “只许爱德华杀他,不许他杀爱德华吗?”苏式冷笑一声,不再理她。

    就连平行副本里,水岛川空等榜前玩家的直播间,观众都在疯狂转播这一幕。

    “与我何干?”水岛川空淡道,继续投入战场。

    “哦,很好。”北望更是点赞。表示你要杀快点杀,我好放烟花。

    “他吗?他不会杀爱德华的,最多就是打一顿。”戴里克耸耸肩,表示很自信。

    艾尼、伊莎贝拉、芙罗拉、邦妮、阿尔杰、辛西娅、伯里斯、安格尔……都得知了这一平行副本中发生的事情,有人喜闻乐见,有人眉头紧锁。

    但大部分人的想法都是——爱德华身上的积分太多,所占比重太大,苏明安不会杀的。

    ——即使爱德华如此想要杀死苏明安,苏明安也不会反手杀死爱德华。第一玩家就是这么一个看重全完美通关者的人。

    然而,现实中上演的一幕,远远超出了他们意料。

    一抹金光闪过。

    “嘭!!!”

    爱德华那高高落下的金色大锤,结结实实敲在了苏明安头上。但头颅崩裂的不是苏明安,一抹血光骤然从爱德华额头崩裂而出。

    爱德华的神情错愕,他没想到苏明安上来就使用了诺亚之链。

    “我向你发出高塔邀约,爱德华。”苏明安淡淡道。

    屏障瞬间展开,一道锐利的暗芒从天际滑落,结结实实地压在了爱德华的身上。未来之心(紫级)的能量压制技能,仿佛一道天际之剑穿透了弥散的死气坠落,爱德华像一只蚂蚁般被牢牢摁在了屏障底端。

    “嘭!”一声爆鸣。

    实力差距越来越大,苏明安3000+的战力足以碾压对方。

    爱德华的机会抓得相当出色,如果不是苏明安有死亡回档,玥玥真的会死。

    然而,爱德华不如当初的水岛川晴聪明,他算计不到拥有死亡回档的苏明安。

    在他决定针对苏明安的那一刻,他已经步入了由时间环流构造的死局,这是一场注定的悲剧,他选错了嫉妒的人。

    “唰!”一发空间震动,爱德华的左臂被震碎,他的惨叫几乎没有声音。

    又一发空间震动,爱德华的右臂被震碎。

    犹如当初第三世界结束,爱德华将长剑一根一根刺入苏明安四肢一样,苏明安对他做出了一样的事,震碎手臂,震碎骨骼,甚至连机械腿都震碎。

    “苏明安——”爱德华趴在地上,眼眶充血。

    观众疯狂刷着弹幕,叫苏明安住手,叫他放过爱德华,然而苏明安看也不看。

    “轰!”“轰!”“轰”。

    一声又一声,每一下都伴随着微不可闻的惨叫。

    这爽快的复仇现场,在苏明安看来却毫无波动。人类之间或许是同伴,或许是棋子,或许是垫脚石,却不该是敌人。

    他降低轮椅,掠过已经无神明军幸存的土地,来到爱德华身前。

    爱德华似乎想辱骂他:“你迟早也会被人这样杀死……”

    “那请你替我先行经历了。”苏明安淡淡道。

    他没有辱骂也没有嘲讽,如果没有回档,他早就输了,他不会嘲笑敌人的死亡。

    “你肯定有特殊能力……凭什么世界如此关照你,苏明安,你何其幸运……”

    “咔哒”一声脆响,最后一发空间震动捏碎了爱德华的颈骨。

    直到最后,爱德华也没有抛弃装备来求饶,死得满脸仇恨。

    那双湛蓝充血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苏明安,好像这个方向倒映着一整片瑰丽的天空。

    爱德华早就疯了。

    他被联合团的各大催眠师和精神专家洗脑,被统治者利益引诱,被仇恨支配头脑……除了通关智商以外什么也不剩。

    这或许就是人类的智慧之处,即使手无缚鸡之力也能支配一把强悍的屠刀。

    ——这或许也是人类的恐怖之处,他们将一个活生生的人硬生生地变成了一柄刀。

    作为被刀指向的目标,苏明安砸碎了这柄刀。这一刻他面颊染血向着屏幕之外望去,仿佛能透过干冷的空气,冷然地凝视向那些主张洗脑的高层。

    同类的自相残杀是人类这一高等动物的特有性质之一,残杀条件取决于时代与大大小小的矛盾纷争。“世界游戏”的时代开启,强大者成为弱小者,弱小者成为屠刀,个体在群体的诱导中仍然维持原先的地位,这种前后巨大的反差自然成为“矛盾”。

    人最可贵的是建构出并且保持住自我,那些高层却残忍地剥夺了这一点,将人变成了只有一个单调目的的腔肠动物。

    而苏明安砸碎了这种腔肠动物。

    在所有人都以为他会留手的情况下,他毫不犹豫地下了杀手。

    世界寂静。

    他的视线望远而去,冷厉地如同一柄反刺回去的尖刀,仿佛透过屏幕穿过千家万户宣战:

    “联合团。”

    “不要再有下一个。”

    语气斩钉截铁。

    高塔邀约屏障破裂,他转身,向深红的潭水走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