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欢迎回档世界游戏 > 五百九十七章·“你们逼我背叛的他。”

五百九十七章·“你们逼我背叛的他。”

    阴暗的房间里,披散着黑发的女人,轻抚着手里的枪。

    她的手指一点一点擦过它的金属纹路,低下头,发出轻微的哽咽。

    桌面上,摆放着一张苍白的病情通知书,旁边是一盒药粒。

    “呜,呜呜呜……”

    声音从她的喉咙里挤压出来,她“咔哒”一声打开药粒,眼前的视野模糊不清。

    面前的液晶屏上,播放着苏明安的直播,这是室内唯一的光源。

    “——他维究竟是个什么概念?”

    “——听到低语的人类,一定会被入侵吗?”

    青年清澈的声音透过屏幕在室内回荡,伴随着他向黎明的提问,诸不胜数的弹幕疯了一般地在屏幕上飘过。

    主神世界的全频道聊天里,刷过无数条“他维”,世界论坛上,也出现了热度爆表的火帖。

    ……

    【(热)‘他维入侵’同样对玩家有效?我们该如何保证自己的安全?】

    【(热)论第一玩家直播中透露的‘他维’信息——第九世界副本测量之城,最高统治者黎明系统亲自回答记录如下!】

    【(热)联合团议长表示,主神世界‘他维入侵’纯属无稽之谈!请各位保持冷静,不要听信舆论诱惑。】

    【(热)关于反套路‘他维’的讨论——我们能否反向诱惑他维,骗取他维信任,以此制衡游戏主办方?】

    【(热)一名自称‘已被他维入侵’的玩家出言——人类自救毫无作用,不如与高维同行,寻找种族存续的星火。】

    ……

    “咔嚓”一口咬碎药粒,女人喝着水,抬起头,她的眼中布满血丝。

    “砰!”地一声,她的房门突然被人打开,客厅的光洒了进来。

    这光过于刺目,让她有些不适地眯起了眼。

    “——你在矫情什么?我都说了抑郁症不是病,你怎么还吃药?”

    粗野的质问当头砸来,一个中年男人高大的身影挡在门口。

    他穿着一身与气质不搭的毛皮大氅,显现出了十足的暴发户气场,脖子上挂着大金链,手腕戴着以前在翟星卖几十万的高端名牌手表。

    客厅里飘来了饭菜的香味——那里摆放着澳洲龙虾、佛跳墙、血燕和法式西餐,这些名贵的饭菜此时一股脑地混在一块。哪个贵,他们家就吃哪個,好像不吃都显得吃亏。

    客厅里,金光闪闪的珠宝、名贵的瓷器,如同炫富般放置在最显眼的位置,就连天花板的挂灯都镶嵌着金银。

    这位以前混迹于菜市场的,为几毛钱菜斤斤计较的普通中年男人——虞若何的父亲,在这里获得了十足的富贵。

    犹如重生。

    “我,我去看了医生。”虞若何低着头:“医生说我病了,要吃药,要睡觉……”

    “若何,你老实告诉我,最近很流行的什么‘他维’,伱是不是在装这个?”老虞质问。

    “……装?”虞若何茫然地抬起头。

    “一群自称‘被他维入侵’的小青年跑去联合团捞好处,博取同情,甚至录视频展现‘发病’场景赚取热度播放量,你不会变成这种孩子吧?”老虞严肃道:“权威说了,我们这里很安全,不会被入侵,你不要骗爸爸。”

    虞若何扯了扯嘴角。

    她露出了一个堪称“惨然”的笑。

    她早就知道老虞这种快要被世纪淘汰的大家长,永远维持着上世纪的观念。这种人并不罕见,21世纪还会有溺死女婴和迷信的人,这种落伍思想很久都无法被完全磨灭。

    老虞更是其中之典,从前就一心想让她找个稳定的公务员男友结婚,在她的特警前男友死后,他还偷偷高兴,觉得女儿总算能再找个更好的依靠了。

    他让她学会计,说女孩子当会计好,要么就去学汉语言,当教师,不要学那什么劳什子的格斗、射击。但要不是她练的一手射击,会开枪,她早在第一世界就死了。

    ……这些变革,这些鲜明的对比,他看不见。

    有时候,她甚至觉得——不需要他维入侵了,这群人的观念天生就已经适合他维。

    世界积分进度条的出现,让留在舒适区摆烂的人们,产生“我也有在好好努力,我也有在为全体人类的进度条作贡献”的感觉,更加心安理得地等待冒险玩家的救援。

    当诸如赫伯特这样的榜前玩家选择放弃时,他们会发出“你辜负了大家的期望”之类的声音。

    他们不在“聚光灯”下,没有人关注他们,于是,在没有光的地方——他们自动化成了阴影中的一份子。

    自认为人间清醒,却视英雄为消耗品,为草芥。

    ……就像从前,远程关注国土战事的居民一样。一旦前线战争失利,他们很容易迁怒于失败的士兵。

    看着房间播放的直播,老虞皱了皱眉,看向屏幕里的黎明系统和苏明安。

    青年坐在白色的骨山之前,与如同神明的黎明侃侃而谈,墙面上的红色血纹和那七零八碎的人类骨骼令人看着很不适。

    “又是他。”老虞说:“不过我现在不讨厌他,联合团的大人物说了,他是英雄。但是,若何,你也是时候忘掉了……”

    “——那,那还不是因为你们!”

    刺耳的声音倏地,虞若何突然尖叫起来。

    她“啪”地一声扔掉手里的Remington  RP9,像是疯了一样叫喊起来,苍白的脸一瞬涨得通红:

    “还不是你们!!你们逼我交出的编号!你们——你们逼我背叛的他——你们拿权威的名头压我——!!”

    “要不是为了给家里换取一个稳定的环境,为了让同事和领导看得起你,为了满足你的虚荣心——这样的理由,我,我至于这样吗——每天夜里我都翻来覆去睡不好,一想到他我就愧疚,我总觉得是我的错——是我把编号交了出去,他在第七世界才会那么被针对——”

    “你都说了他是英雄——英雄又凭什么要为你们付出,为你们保证。他在前线忍受他维入侵之苦,你们呢——爸爸,你说‘你不讨厌他’,你有什么资格讨厌他!!”

    老虞气得鼻子都歪了。

    他知道虞若何说的没错,他也开始后悔当初他怂恿她交出编号的行为——谁能想到这个人真的能一直不失败,甚至地位越来越稳定?

    他甚至开始阴暗地想,要是苏明安失败了,那岂不是就能证明他当初的决策没错?苏明安要是失败了,周围人也不会嘲讽他“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或者,如果没有交出编号,虞若何说不定能和他一起组队,搭上关系,就像之前的林音莫问一样……

    明知这种想法是自私的,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这么去想。

    “你真是……真是翅膀硬了,什么话都说的出口。”老虞指着虞若何:“好,好,那我也不来叫你吃饭了,你爱吃不吃吧,反正数据化身体人饿不死!你已经长大了,我和你妈迟早被你气死。”

    “嘭”地一声,房门关闭。

    只剩下披散着乱发,神情忧郁的虞若何。

    她捡起了地上的手枪——经过这一摔,它的上面已经出现了难以修复的裂痕。

    在这一刻——她突然想,要是‘他维’真的存在就好了。

    要是‘他维’真的能帮帮她就好了。

    她快要崩溃了,家人的不理解、周围朋友的疏离、同伴的离去、世界形式的愈发扑朔迷离……自己的精神也出了问题,需要吃药,家人还觉得这不是病。她现在连下场冒险都难,身上积蓄的实力太不容易,万一清空就是从头再来,世界副本越来越难,她几乎没有生存的空间……

    要是,有个人能够帮帮她就好了。

    哪怕只是给她指点,哪怕只是让她勇敢,不要再生活在阴影里……

    在这一刻,

    虞若何恍若听到了,响在她耳边的,轻柔的呼唤声。

    【……】

    【……】

    ……

    “黎明,什么人会听到来自他维的低语?”苏明安说。

    他咳嗽了一声,也许这具身体实在是操劳过度,他隐隐感到额头有些烫。

    他之前在测量之城里,看到了不少偏向他维之人。鹰犬的卡斯基宁·斐罗和他的机械军,眼里就全是来自他维的血红纹路。为此卡斯基宁·斐罗不惜牺牲自己,引爆直升机,也要杀死阿克托。

    但伊甸园的首领斯诺,却只是单纯地觉得时代应该更迭,所以要杀死阿克托。斯诺还没有被他维入侵,杀死阿克托只是他自己的想法。

    他维用低语来诱惑他人,应该有某种【规则】的束缚,只能影响一些特定的人。不然以当今人类的意志力,‘稍微听信一点点就会被入侵’,那么城邦早就全员沦陷了。

    就像,主办方一样。

    主办方并不能直接插手游戏,也不能强行干涉玩家的任何行为。

    所以,它们极其善于通过其他手段,来分化人类。

    ……比如,给你制造一个所谓“真相”的幻象,击溃你的理想。

    ……比如,邀请特殊玩家去一个地方,从言语上进行诱惑,从人性的弱点上进行针对。

    但它只会影响一部分人,不会影响所有人,不然人人都成了特殊身份者,世界游戏里早就没有了玩家。

    “这……他维如何选取入侵的对象,我并不知晓。”黎明说:“但从如今的数据集合来看,被入侵的大多是一些情绪值不稳定的人。这就是我令人们植入黎明芯片的原因,情绪过载者确实危险,他们很容易被入侵——也许他维对人类下手的选择,就是从入侵的难易程度上来的。情绪越激动,越渴望救赎,越需要帮助的人,他维就越容易靠近他们。

    可能,这其中会存在一个情绪的‘奇点’,但具体数值如何,我还无法计算出来。”

    稍微顿了顿,黎明再度重复:

    “我还需要更多数据,博士。我很想回答您的一切问题,但缺乏足够的数据,我无法得出精准的答案。”

    “我明白了。”苏明安的语气轻了很多。

    他对黎明系统不是特别抗拒,刚才特意去气它,也只是为了看看它的反应。

    他认为黎明系统的存在很合理。无论是减少人类内耗、精准分配资源,还是抵抗他维入侵,黎明都从测量上做到了极致。

    “最后一个问题。”他说:“你为什么要给我发布红色命令?我到时候自己会回去,你何必如此兴师动众地逮捕我回去?”

    他先前认为黎明是被他维入侵了,才会发出这样的命令。但现在看来,黎明至少表面很正常。它真的被入侵了吗?

    那么——撒谎的究竟是谁?

    是眼前这个看似公平和善,将所有信息都交付给他的黎明。还是手腕上这个开局一直伴随着他,说“黎明被入侵了,要获得密码关闭它,瞒过它”的希可?

    “这个问题,也是我请您过来的原因。”黎明微笑:“不过这里不是个很好的谈话场地,亚撒博士,我们上去吧?”

    它的中控室似乎在顶楼,这个地下室的它只是投射出来的幻影。

    “好。”苏明安说。

    “咔咔咔——”

    轮椅进入自动驾驶模式,黎明抢夺了希可的控制权,操控着轮椅离开地下室。而希可一直保持安静,面对黎明的至高权限,它毫无还手之力。

    进入电梯,黎明将苏明安带到了这栋楼的最上层。

    中央城的这栋楼明显废弃已久,遍地都是尘灰,但最上面的一层却出奇得干净,这是一块圆盘状的区域,中间有墙壁隔开,呈现数个面积不小的房间。

    它们被收拾得很温馨,甚至灯光都是暖色调,和下方数十层楼的荒芜形成了鲜明对比。

    在电梯开门时,数个立在门口的机械人甚至会躬身行礼,犹如迎宾女郎。

    “欢迎回家,博士。”

    “欢迎回家,博士。”

    它们整齐划一地说。

    黎明没有实体,但它会操控这些有实体的机器人帮它清扫环境,它甚至有闲心让机器人们搞了这一出迎宾效果。

    而正对面的屏幕之上,重新投影的黎明朝电梯口的苏明安遥遥伸出了手。

    “欢迎回家。”它微笑:“博士。”

    ……

    【倒计时:2小时45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