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八零读书 > 龙血战神 > 第2215章 聂西的实力

第2215章 聂西的实力

    姜神武会意,迅速展开了不久前刚刚掌握的坐标阵法。

    心念一动,以他为中心生出了一道道复杂的纹路,纹路逐渐朝着周围蔓延开来。

    姜神武快速构建出了十一个坐标方位,复杂的纹路合成,阵法完成。

    直到阵法完成之时,方才封禁轴展开的束缚阵法逐渐转移了过来,数道纹路逐渐重合了起来。

    两个阵法合成的瞬间,形成了一个新的阵法。

    不,不是新的阵法,还是坐标阵法。

    封禁轴施加的束缚阵法就像是一个攻击阵基,完善了坐标阵法的攻击能力。

    他构建的坐标阵法只具备指引坐标方位的作用,而此时的坐标阵法具备了攻击能力。

    而且阵法的主导权仍然在姜神武的手中。

    “攻击力的强度在你右手边的地三个坐标点。”封禁轴又道。

    姜神武找到了封禁轴提到的坐标点,释放出了一缕心魂意识,将其注入了坐标点上,他明显感应到了坐标阵法的攻击强度增强了。

    做完这一切,他瞥了一眼封禁轴,就见封禁轴死死的瞪着聂西。

    紧握的双拳中青筋暴起,脸色阴沉的可怕。

    似是察觉到了姜神武的注意力,封禁轴看了过来。

    姜神武便问了句:“他?”

    “嗯!”封禁轴重重的应了声。

    大致明白了封禁轴的意图,姜神武丝毫没有保留,一出手就是全力。

    他注入了大量的心魂意识,控制着坐标阵法对准了聂西全力一击。

    聂西察觉到了封禁轴的意图,很是吃惊:“封禁轴,你知道你在做什么么?”

    “我很清楚。”封禁轴咬牙切齿道。

    “你这是要为了一个弱者背叛我么?”聂西这才瞥向了姜神武。

    就在刚才,一直沉寂在精神识海中的神力苏醒了。

    他又能使用神力了。

    在神力的作用下,所有人的力量都是那么渺小不堪。

    从姜神武周身泄露出来的气息判断,姜神武才踏足了规则之境没多久,他甚至连纯粹的灵力都没有,释放出的灵力太过繁杂。

    灵力繁杂,而且境界低微,精神力也强不到哪里去。

    刚才因为感应到他精神力中混杂着一股诡异的力量,对那股力量有所忌惮,没想到那股诡异的力量现在消失了。

    仔细想想,就凭姜神武这样的修炼者,他能有什么样的底牌?

    说句实话,就连唐笑宇和丰雨春都比那个姜神武强上不少。

    封禁轴竟然在维护一个弱者?

    “毛线的弱者。”

    神光身形一动,掠向了聂西。

    他这次以戚风的形象示人,所释放的力量也是戚风的力量。

    一出手便是数种攻击符咒术法。

    “你也太弱了。”

    聂西根本不看一眼神光,轻易的避开了神光的攻击。

    他的攻击波及到了唐笑宇和丰雨春,两人感受着神光的攻击,瞥向神光的眼神很是古怪:

    “确实有点弱。”

    神光:“……我那是怕影响到这里的术法法场。”

    神光有考虑到这个问题,唐笑宇和丰雨春已经影响到了术法法场,他再释放力量,这里的术法法场恐怕会出现大变故。

    “不差你那点力量。”聂西轻蔑的说道。

    “我不是针对他,我是觉得你们都是弱者。”聂西目光扫了一眼在场的几人,最后定在了封禁轴身上。

    “我也是?”封禁轴反问。

    “你和他们不一样,你比他们有价值。”聂西眼神里涌动着一种难以名状的疯狂。

    “什么价值?”封禁轴双眸紧紧的盯着聂西,似是要将他看穿。

    回想起来,似乎自从聂西成为了他的契约主人,他就再也没有探知到过聂西的力量。

    这和契约印记的束缚有关,也和聂西的命令有关。

    聂西说过,他不喜欢别人随便探知他的力量。

    现在看来,聂西那话仅对他而言,聂西是不想让他探知到他的力量。

    因为以聂西为尊,他便再也没有探知过聂西的力量,一度以为他无法探知到聂西的力量。

    现在看来,聂西并非强到深不可测。

    他连巫和的力量都无法探知到,却能轻易的探知到聂西的力量。

    聂西受了内伤,而且他的精神识海中存在着一股异力。

    他每次释放力量,那一股异力便会减弱一分。

    释放出去的力量被击溃,那股异力没有明显变化。若是收回释放出去的力量,那股异力会恢复到之前的强度。

    那便是他所谓的偶然间获得的神力么?

    “你的作用很大,能帮我完成很多事。”聂西语气很凝重,神色很认真。

    “你刚才不是这么说的。”封禁轴道。

    “刚才情势所逼,我没有办法。”聂西脸上挂着温和的笑意。

    这抹笑意落在封禁轴的眼中却极为讽刺。

    封禁轴冷冷笑着,忽而看向了姜神武:“那对他的态度呢?你对他的看法转变很大。”

    “那小子故弄玄虚,确实不能小觑。”聂西轻蔑的笑着。

    神力苏醒,他已不再畏惧任何力量。

    毫不夸张的说,在场诸位都不是他的对手,而封禁轴,始终是他的契约仆从。

    “故弄玄虚?”

    封禁轴忽然间笑出了声,声音毫不收敛:“是么?你是感应到他的力量很诡异,所以心生忌惮。”

    “而在刚才,你的神力苏醒了,又恰巧感应不到他周身那股诡异的力量,所以才两个态度?”

    此番话一出,唐笑宇、丰雨春和神光皆是愣住。

    三人满脸写满了难以置信的神色,他们的目光在姜神武、聂西与封禁轴三人身上不断徘徊着。

    神力?

    姜神武的异力?

    封禁轴所看出来的力量?

    唐笑宇、丰雨春和神光默契的收敛了攻势。

    三人一边关注着这里的术法法场,一边关注着对面三人的情况。

    聂西深深的看了一眼封禁轴,心里五味陈杂,这家伙什么时候能探知到他的力量了?

    “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他凝声质问封禁轴。

    “我很清楚我在说什么,我也知道如何对付你。”封禁轴一本正经的说道,“只要干扰到你的神力,你就不能使用那股神力的力量对不?”

    “胡闹!”

    聂西就好像被戳到了痛楚,忽然一声厉喝。

    下一刻,他猛然冲向了封禁轴。

    封禁轴就站立在原地,哪怕是聂西的攻势来临,他也没有要动的打算。

    “你现在一点都不听话,不如重开灵识吧。”聂西的攻势已然落下。

    他厌恶现在的封禁轴,封禁轴只能乖乖听话,不能有其他思想。

    现在的封禁轴不再是以前的封禁轴,必须得重开他的灵识。

    姜神武心念一动,开启了阵法的阵基。

    阵基开启的瞬间,方才消失的攻势再次出现,而且一出现便直接击中了聂西。

    姜神武控制着阵法攻击。

    这座阵法中的攻势好像不会停一样,连续不断的攻击着聂西,聂西一时间被逼迫的连连后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