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八零读书 > 复活帝国 > 第670章 在恒星中前进

第670章 在恒星中前进

    立刻有人补充。

    “赤锋侯任是天选者,他能得到宇宙的提示。他肯定知道这些!他的目的就是要拿到高等文明留下的尖端技术。这样帝国就能反败为胜!”

    “原来如此。”

    “原来我们才是帝国的希望。”

    “当年我的先祖曾与尚且还是伯爵的赤锋侯打过交道。先祖曾留下祖训,说任重迟早会成为在帝国中举足轻重的大人物。现在看来,赤锋侯的确是要力挽狂澜了。”

    “佩服佩服!令祖真有远见卓识。不过,在赤锋侯爵大人的这次行动中,却是我出力最大。我带来了最多的运输舰,哈哈哈!”那名青年指挥官也隐约相信了这判断,甚至有些沾沾自喜。

    旁边倒是又立刻有人来恭喜他。

    一个如此荒诞的谬论,竟在极短的时间得到了大量的拥趸。

    也就是任重没空搭理他们,否则任重简直要哈哈大笑。

    你们可真天真。

    哪怕任重迄今为止也并未与暗中主导一切的幕后高等文明接触过,但他已经可以大胆判断,文明与文明之间的关系,其实与普通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一样。

    不会有人无缘无故地对别人好。哪怕是他自己,一切行为的根本动机也并非纯粹的善良与共情,而是因为他自己本身就诞生于人类自己说了算,没有外敌也没有凌驾于头上的高等文明剥削者的时代。在任重那个时代,尽管人类内部也是矛盾重重,社会里充斥着这样那样的不公平,但即便是不公平的资源流转,本身还是局限在人类社会的内部。

    但在这古盘星系里,任重只一眼就觉得不正常。

    他内心认可的是自己曾经生活的时代,最想做的事是“回到过去”,所以他采取了这样那样的行动,并持之以恒地坚持着。

    他的行为表现看起来很“圣人”,但其实又何尝不是在追求更纯粹的自我满足。

    所以,他真不是对人类无缘无故的好。

    他的“好”,依然建立在条件苛刻到堪称变态的“自我追求”的基础之上。

    高等文明与低等文明之间,更是如此。当年人类之所以会在20世纪开始推行动物保护法律,明面上的说法是想维持生物多样性,但其根本原因,却还是因为人类不希望将来在某一天发现某些特殊的原料只能通过生物合成时,却绝望地发现这物种早已灭绝了。说白了,一切行为的动机背后,其实还是为了自身的利益。

    哪怕真如那人所说,人类并非是在发展的过程中被俘获被奴役,而是被高等文明从无到有地打造出来的一个新种族。

    那这高等文明也不会无欲无求,一定有着某种目的,并且绝不会允许人类真个科技爆发到失控。

    人类文明的工具属性依然不可避免。

    或许宇宙中真存在着善良到没有边际,只顾着毫无保留地帮助别人发展的文明,那这文明必然早就灭亡,也不可能成为可以用一整个恒星系来当囚笼的高等文明。

    或许任重还会在心里感叹一句,“人类真是一种很擅长苦中作乐,自我说服的生物族群。真是完美的工具奴族。”

    ……

    人类这种生物,如果抛开这物种作为由极活跃的碳基化合物组成的生命带来的与生俱来的不稳定性,那简直是天生的完美工具。

    即便不是哲罗,换成另一个文明,如果在更强势时碰到地球人,怕是也会忍不住将其变成工具。

    这几乎是宇宙规律引导下的必然。

    因为,只要能真正意义上的虚构历史,要想奴役地球人类,真的是太容易太简单了。

    就像远古时期的地球历史中,率先完成工业革命,步入蒸汽时代的欧洲人抵达美洲,去散播的就不是文明的福祉,而是冷血的奴役与残忍的灭绝。

    但此时的任重的确没空搭理这些细枝末节。

    他很忙。

    他的单人飞船正向着源太阳的方向一往无前。

    此时,他尚未与超新星爆发的冲击波完成双向奔赴。

    两者间还有些距离,但任重已经能透过星空赤锋甲上的信息流探测装置看到前方那可怕的能量涌动。

    对于整个宇宙而言,区区一颗4.8等恒星的超新星爆发或许不值一提,但对任重本人以及源星星系这小小的一方世界而言,源太阳的爆发就是吞噬天地的惊涛骇浪,是一场可以轻易毁灭一个一级文明的末世灾难。

    此时,只有一艘单人飞船的任重前路漫漫,危机四伏,生死未卜。

    但他并没有犹豫,而是持续向前冲锋着。

    终于,通讯器里响起刺耳警报。

    这是负责情报工作的星空赤锋甲在向他发出警示,提醒他即将进入高危区域。

    任重的单人战机作战情报显示屏上,也已经只显示着红澄澄的一片。

    这图看起来有点像热力图,由深浅不一的变化中的色块组成。

    随着任重与冲击波越来越近,星空赤锋甲的通讯装置与高阶战场情报装置已渐渐失效。

    任重的单人飞船与星空赤锋甲之间的通讯变得断断续续,不再稳定,即将断开。

    接下来,任重的外部情报收集,将只能完全依赖单人飞船的热感应探头以及可以抗强光的光学摄像头。

    至于别的诸如引力波、无线电、信息流雷达,统统都在可怕的干扰之下变得完全不可靠。

    他的这艘单人飞船并非凡品,同样经过特制改造。

    这艘飞船拥有着古盘星系人类制作的小型舰船中有史以来最厚的中子涂层,简直成了一块板,并且几乎没有变形结构,整舰由数块完整的中子板拼接而成。

    只有可视透明座舱与引擎部位等寥寥数个地方留下了不可避免的漏洞。

    为了推动这厚度超标的中子板带来的巨大质量,这艘飞船的小型引擎拥有高得即便在如今这个时代也堪称黑科技的强大功率。

    为了支撑这功率,飞船引擎中大量使用了包括异矿在内的诸多珍稀特种材料,又经过精度达到四级神之粒子的精密改造。

    飞船的供能模块也是使用的赤锋军团当前掌握的最高阶技术,正是从战争母皇的脑干中直接提取的超高浓度生物电芯。

    另外,这艘飞船上也没有加装一件武器系统,更没有任重以前习惯使用的可变形单人战甲功能。

    它的内部也取消了一切复杂的电讯号传动装置,全部采用了最为基础的诸如链条与齿轮的机械传动装置。

    这一定是古盘星系中驾驶舱结构最为复杂的单人飞船,没有哪怕一件电传动亦或是液压杆装置,全部都是超重的杠杆装置。

    这一切改造的目的,只有一个,让它变得更结实,更抗冲击,更耐高温。

    其核心功能也只有一个,带着任重穿越超新星爆炸的核心区,直达三维空间坐标就在引爆时的源太阳几何中心的静止亚空间。

    此时此刻,尽管赤锋军团的科技水平已经达到了极高的高度,但却没有任何人任何机构可以帮到任重。

    即便人类已经踏足了三级文明的界限,但在面对超新星爆炸这样的宇宙自然伟力之时,任重能够依靠的,却还是只有人自身的能力。

    他没有抱怨,脑海中更是空无一物,静如止水。

    他默默地合上了可视透明舱盖上方的中子板盖板,然后瞪大眼睛注视着前方黑白色的光学可视图与热力图层叠在一起生成的复合导航图。

    然后,他的右手捏住了动力拨杆,猛地往前推。

    飞船引擎开始如同火山喷发一般喷薄出超重金属元素等离子流。

    面对前方的惊涛骇浪,飞船加速冲刺而去。

    任重全神贯注看着眼前。

    突然,他左手猛地拽动拨杆,向前冲刺的飞船向右侧猛然偏转十五度,斜斜插入前方两条由亮度极高的白皙光带组成的高温区的接缝处。

    这种白色高温带内部的温度达到两千万摄氏度,一旦被卷入其中,哪怕中子板能隔绝绝大部分热量,但哪怕只是一丁点的逸散与泄露,也会将里面的任重的碳基身躯当即焚为基本粒子。

    只有在两条白色高温带的接缝位置,温度会降低到百万摄氏度以下,却刚好在飞船本身的百分百隔热极限之内。

    这已经是任重的唯一前路。

    除了这条巧妙的接缝,在其他区域,全部都是由恐怖的持续爆发的核聚变形成的高能冲击波团。

    任重的这一次变向冲锋,就已经是一只脚踩在鬼门关里,另一只脚却踩在钢丝上。

    但这还不算完。

    超新星爆发时产生的高温区光带并非线性,而是一条如同飞龙一般的蜿蜒弯曲带。

    任重的左手通过拧动拨杆来控制飞船的前进方向,右手则通过精微地调整加力力度来控制飞船的加速度。

    他必须用这种方式,让单人飞船沿着这条弯弯曲曲的生存通道继续往前。

    但此时此刻,他眼前所看到的却是平面的图像。

    在这由高能粒子组成的空间中,没有任何手段可以形成透视效果。

    所以,他只能先用肉眼来观察眼前的平面景象,然后再在脑海中迅速地完成直觉计算,透过现象看本质地“预见”到后面的平面。

    再考虑到飞船此时的惊人速度,就意味着,他平均每秒必须在脑海中进行超过一千次的直觉运算,且不能有丝毫失误。

    约莫两个多小时后,他做到了。

    他成功冲出了由源太阳的日冕层在第一轮爆发中对外释放的交织带状冲击波,得到了短暂的喘息之机。

    这一次,他的前路变得稍许轻松。

    拦在他面前的,是炸开的色球层。

    色球层的温度低于日冕层,周边的温度并不夸张,接下来的光球层与对流层也一样。

    任重只需要躲开在更里面的对流层爆炸的诸多运输舰释放出来的冲击波,就能安然无恙地继续前进。

    运输舰的引爆方案完完整整地装在他的脑子里,他甚至都不需要睁眼去看,纯粹靠着记忆就能轻松推进。

    时间又过去数个小时,任重无惊无险地接连穿过膨胀炸开的色球层、光球层与对流层,开始进入辐射层。

    虽然运输舰是在辐射层之外的对流层中爆炸,但这辐射层本身就极为不稳定,温度情况也跨度极大,从150万度到1500万度之间浮动。

    并且,运输舰中的核聚变物质爆炸之所以能让源太阳发生超新星殉爆,正是因为在对流层从释放的外来能量撞进辐射层,完全打破了这片区域的平衡,制造了诸多极端现象。

    面对危机四伏的辐射层,任重又已经失去了引爆方案的引导,必须如同穿过日冕层时一样,再次依靠直觉的判断与自身的精准微操来化险为夷。

    但他依然没有犹豫,而是继续往前扑去。

    对于正常且健康的源太阳而言,辐射层占据了约莫70%的半径,是整个源太阳中最主要的几何组成部分,也注定了任重这一段路必须走得最久,更最考验他的耐力。

    他不断地冲锋、转向、前进。有的时候,在突然面对前方迎面而来的完整的成块的巨型高温团时,他甚至不得不一百八十度地掉头转向,通过迂回来暂时避其锋芒。

    时间整整过去十余个小时,任重在脑海中至少完成了高达五千多万次的直觉预知。

    他终于冲破了辐射层的封锁。

    现在,摆在他面前的,是最可怕,但却又最容易对付的核心区。

    曾经的源太阳核心区的平均温度是1500万度,这里没有低温区,看似最危险,最不可能通过。

    但在受到辐射层中的外来紊乱能量的挤压冲击后,核心区早已在超高速的反应中自行撕裂崩散开来。

    源太阳的核心变成了数千万块,每一块都在膨胀,每一块的相互间都有缝隙,就像一个由石榴籽组成的石榴。

    而任重,便能顺着石榴籽之间的缝隙,一直前进。

    他晃眼瞟了一下单人飞船的能量储备状况,确定还剩下30%的能源。随后,他毫不犹豫地启动了护盾系统的过载状态,开始了最后一轮冲锋。

    他并没有考虑返程的能量需求,因为直觉告诉他,不需要。

    此时的他,有着最完美的计算能力,最精准的直觉判断能力,还有人类史上最强的原生躯体带来的抗加速度能力,这种种能力聚合在一起,又赋予了这艘飞船人类史上最强的三维空间飞行变向机动能力。

    他接二连三地穿越无数冲击波的阻挡,一次又一次精准地切入到每一道缝隙之中。

    随着飞船的储备能源不断降低,他与静止亚空间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

    再也没有任何意外因素可以阻止他了。

    7017k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