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八零读书 > 神话版三国 > 第四千两百二十六章 奈我何?

第四千两百二十六章 奈我何?

    “你是我所见过的最可怕的统帅。”库斯罗伊沉默了一会儿回答道,到了这个时候他反倒冷静下来了,因为他也认识到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周瑜现在其实也没办法干掉他。

    真打的话,李傕那群人现在腾不出手,就周瑜这点人面对库斯罗伊,有优势,想要在战场上打赢需要时间,可需要的这部分时间又足够阿米尔和纳库鲁那群人从皇宫城外杀进来。

    以至于现在双方是麻杆打狼两头怕,不过周瑜很明显有点想要试试拖时间,反正现在北贵士卒基本疯了,短时间无体力问题的西凉铁骑配合锐士肯定大胜,所以拖点时间能腾出来手,将库斯罗伊一起弄死,对于周瑜来说也能省很多事。

    当然周瑜也知道这不现实,但随便嘴炮几句,说不定就拖住了呢,反正现在也精疲力竭,就剩个架子,嘴炮几句也不亏。

    “你也算是我见过的最难缠的统帅,最起码在战场上,要打倒你很难。”周瑜给库斯罗伊带了一个高帽。

    周瑜这个时候其实基本确定他们是干不掉库斯罗伊了,因为贺齐、宋濂那群坑爹货居然没守住一个时辰!

    要不是寇俊等人来的更快,就贺齐那群人没撑住一个时辰就让阿米尔、纳库鲁等人从内城破口突破进来这件事,周瑜就可以下手将这四个家伙一起砍了,军令如山就是这个时候用的。

    不过现在战局已经为汉室所控制,基本已经夺取了胜利,周瑜也就不为己甚,最多是记小本本,不会砍了这四个家伙。

    “如果你带的不是这些故意吸引我们注意力,让我们一直觉得能赢的军团,恐怕也不会这样。”库斯罗伊如实说道。

    虽说库斯罗伊已经认识到了很多的问题,也明白自家为什么会战败,但库斯罗伊思前想后还是觉得周瑜带的兵太有迷惑性了,如果和关羽麾下一样,卢安达和安纳尔就算不早早带着刘皊跑路,也绝对小心翼翼的拱卫着刘皊,不会露出这样的破绽。

    有这两个精锐傍身,就算是对上了三傻和寇俊也不至于这么快倒下,至于甘宁的军团天赋扩散,省省吧,这么一个极致玄襄需要四个大佬才能开启,你当玩呢!换个地方甘宁想用都用不了。

    再说帝国权杖不崩,拱卫刘皊的力量真没有那么容易被击穿的。

    周瑜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愣是不知道该怎么接库斯罗伊的话,决定回去就给江东陆军进行加练,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你的援军来了。”周瑜看着已经出现在皇宫城城头的士卒,叹了口气,虽说本身就是纯嘴炮,但是看到这一幕,周瑜就想问一句,贺齐那些人还能再废一些吗?

    库斯罗伊看着城头的阿米尔等人开始思考要不要和周瑜再拼一把,周瑜也像是感受到了库斯罗伊的眼神,很是自然的拉开了战线,虽说江东军团现在精疲力竭,就剩个架子了,可对面也好不到哪里去。

    战争打的是士气,江东士卒菜归菜,说话嘴炮这点时间也恢复了一点战斗力,摸摸鱼撑住还是没问题的。

    最后库斯罗伊掐灭了这个想法,且不说周瑜本身的表现就已经强的让人头皮发麻,光是看了看正在爆杀北贵士卒,几乎已经将卢安达麾下禁卫士卒全干掉的音杀锐士,库斯罗伊就没啥心思了。

    西凉铁骑正面硬抗各种打击,给音杀锐士创造割草时机这种打法,在西凉铁骑完全能抗住攻击的时候,简直无解。

    至于说缺少的丹阳精兵提供的弓箭压制,江东步兵有太多人愿意客串了,虽说他们没有丹阳精锐那种可以面对敌方步兵精锐的近战能力,可远程压制方面,江东兵非常有自信。

    以至于打起来非常的流畅,江东士卒跟在西凉铁骑的后面尽力的展现出自身的远程压制能力。

    面对这种局面,哪怕已经发疯的北贵士卒也被锤的理智全无,没办法打西凉铁骑几乎不破防,今天西凉铁骑就不攻击,开最大唯心防御死扛,让队友输出。

    这种情况下,北贵的恨意和决绝根本没有任何的价值,毕竟愤怒要是能战胜对手,那西凉铁骑千锤百炼的防御不得笑死人?

    故而库斯罗伊只是看了几眼就放弃对周瑜战线就行绞杀。

    实际上库斯罗伊已经认识到铁骑的无敌是有时限的,可加上周瑜这个统帅,库斯罗伊实在是没有把握,带着精锐的统帅,和带着杂鱼的统帅,区别很大,只能撤了。

    “我们就这么放过对方?”韩当双眼带着恨意说道。

    “抱歉,我的失误。”周瑜叹了口气说道。

    如果贺齐、宋濂他们给力一些,如果麾下士卒更能打一些,如果他们的兵力更多一些,如果韦苏提婆一世后天到来,总之上述这些条件有一个达成,周瑜都愿意打一把,现在的话,局势并不稳。

    韩当等人沉默不语,他们都认识到其实不是周瑜的问题,而是他们的问题,实际上就周瑜的表现已经做到了极限。

    普拉桑跟在库斯罗伊身后,他知道这次事大了,真的兜不住了,刘皊死了,这根本没办法交代了。

    “库斯罗伊,我们怎么办,要不回我们的邦国躲一躲。”普拉桑建议道,这货的心思是真的活络。

    “先退到一旁休整,周瑜真的是一个怪物。”库斯罗伊慎重的开口说道,“那家伙算到了近乎一切,连最后的防线都算到了。”

    “不不不,不管他算没算到,我们至少人没事。”普拉桑开口道,“可现在人没事,不代表接下来没事,郡主死了,需要有人负责的。”

    “看看陛下该如何问责吧。”库斯罗伊平静的说道,他就准备如实给韦苏提婆一世讲述发生了什么,看韦苏提婆一世怎么选择,对方要处理自己,那就反了,反正现在没有一点点的压力。

    本着这样的想法,库斯罗伊非常坦然,根本不当一回事。

    “啊,这样吗?”普拉桑不明所以,以为库斯罗伊有什么好办法,于是也决定先看看情况。

    “走吧,没必要攻击这些人了,先撤吧。”库斯罗伊看了看内城巷道之中溃散的汉军和达利特、以及部分不知道什么情况就是溃散的贵霜士卒,神色冷漠的说道。

    一行人迅速的撤往曲女城西侧的县城,准备先在县城外驻扎。

    在月上中天之前,孙策击杀了最后一名疯狂的北贵士卒,全场再无战斗,疯狂的北贵士卒这个时候只剩下零零散散数百名恢复了理智活了下来,其他的士卒尽皆战死。

    音杀锐士和承义军躲在西凉铁骑的身后,尽可能迅捷的击杀了高危险单位,靠着西凉铁骑钢铁般的躯体扛过了最艰难时期,后面其实就是纯粹的机械性的杀敌。

    “收敛战死士卒尸体,让活下来的达利特领取装备进行武装。”周瑜带着几分疲累说道,“今晚好好休息一晚,明天还有一场。”

    周瑜说完,就坐在一旁的石墩上,然后孙策扛着古锭刀坐了过来,两人就静静的坐在这里,看着月光。

    “我们解决了以前遗留的隐患。”孙策开口说道。

    “是的。”周瑜回答道。

    “这是国仇,还是私仇?”孙策看着自己的古锭刀说道。

    “国仇。”周瑜认真的说道。

    “程老将军、凌将军、徐将军如果因为我的私仇而死,真的很嘲讽。”孙策看着古锭刀说道,“早知道我应该带着虎头矛来。”

    “一样,古锭刀也能报国仇。”周瑜望着月亮说道。

    “这次是我的失误,不是你的。”孙策站起来,神色执拗的说道。

    “靠你了,伯符。”周瑜也站了起来,带着几分疲累说道,“明天,我们大概率会见到韦苏提婆一世。”

    “同时面对韦苏提婆一世和库斯罗伊吗?”孙策面色有些凝重,库斯罗伊今天的表现已经很强了,战场交锋,哪怕周瑜麾下存在很多的问题,但没输给周瑜已经很恐怖了。

    “不会,库斯罗伊恐怕刚刚前往曲女城西边,韦苏提婆一世来不及联系。”周瑜随口说道,“只需要面对韦苏提婆一世。”

    “你会赢的吧。”孙策随口询问道。

    “刘皊死了,又有我,韦苏提婆一世正确的做法就是避开。”周瑜神色轻巧的说道,只要这一战能打赢,他就已经通杀了。

    奥斯文有再多的想法,只要韦苏提婆一世在军营之中,对方就需要考虑很多的问题,尤其是面对到时候恐怕有十万以上兵马的周瑜。

    说实话,别说只有奥斯文了,就算是库斯罗伊和奥斯文都在,只要韦苏提婆一世在军营,他们都不会打周瑜的。

    “韦苏提婆一世御驾亲征虽说能拔升士气,但也多了一个致命死穴,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觉得陈子川跑过来是脑子有坑的原因。”周瑜随口说道,“他们赌不起,尤其是面对我。”

    周瑜说这话的时候,展露出来了强烈的自信。

    这个时候周瑜就跟正史刚打完赤壁之战的时候一样,天下将校根本没有一个敢正面交手的,虽说随后被曹仁挡了一年,金身破了。

    可在被挡住一年之前,周瑜那无敌金身尚在的时候,曹操带着五子良将,麾下有十万人马,周瑜也带了十万人马遇到一起的话,曹操避周瑜的可能性远远大过周瑜避曹操。

    如果没有韦苏提婆一世在军中,面对周瑜一日下曲女城,顶着贵霜主力干掉了刘皊,携大胜之势的战斗力,库斯罗伊和奥斯文在一起可能都需要掂量掂量,更何况有韦苏提婆一世在,掂量个屁,周瑜没追杀他们,已经是周瑜看在自家老弱病残不太行的前提下了。

    孙策想了想,也是,周瑜的情况,现在谁遇到了都得掂量掂量。

    当然这只是正常逻辑,孙策并没有周瑜那么理性的思维,故而很快就得出了反向的结论。

    “那韦苏提婆一世和你玩命怎么办?”孙策突然询问道。

    周瑜笑了笑,准备给孙策解释这内中的逻辑,但开口的时候看到孙策的神情,收敛了笑容,“伯符,你认为对方会玩命?”

    “嗯,大月氏和我们并不一样,他们其实还保留着某些草原人的习性,要当他们的老大,不仅仅要法统,还要拳头。”别的东西孙策可能搞不明白,但这种动用肌肉的东西,孙策很懂。

    “当年羌人没选择孟起,选择西凉铁骑就可以看出很多的问题。”孙策随口丢了一个马超的黑历史,周瑜的神色凝重了很多。

    从正常的封建王朝的逻辑上进行思考,周瑜的想法是正确了——我周瑜一天单刷了曲女城,而且是正面杀穿,干掉了帝国权杖,扬了刘皊,手撕了禁卫军,库斯罗伊直接被重创,这时谁敢触孤的霉头!

    正经人都应该明白“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吧,韦苏提婆一世脑子有坑这个时候带五六万人来碰带着十几万人的周瑜?

    哪怕是原野之中斥候偶遇,都应该是他周瑜走直线,韦苏提婆一世迅速避开,不知道周瑜啥情况的前提下,完成上一阶段战略目标的周瑜,根本没人敢拦。

    实际上这也是周瑜敢于说自己全都要的原因,说白了,只要完成了攻克曲女城,扬了刘皊,后面就不是其他人想的那种乘船跑路,而是周瑜将曲女城的人卷了塞到运兵船里面,自己走陆路回去。

    还思考怎么撤回去?思考个屁!

    我周瑜打明旗号一天将曲女城一锅端了,然后携大胜之势往回走,贵霜将校就算是想要阻拦也要掂量一下自己的胳膊腿够不够粗。

    破了郢都的白起还考虑自己往回走会不会被拦截?

    楚国封君怕不得考虑一下白起往回走的时候,路过自己地盘会不会把自己杀了。

    所以周瑜的立场很明确,只要这一战打赢,他就是通吃。

    ------题外话------

    昨天和氪金辩了半天,最后觉得韦苏提婆一世避不开,大月氏并不是正经的封建王朝,老大要有肌肉才行,这真就是将老大往断头台上送,我也麻了

    7017k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