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第一百三十二节 保甲

第一百三十二节 保甲

    登陆之初,整个临高县域才几万人口,海南岛的总人口也不过二三十万,加上多年的经营,剿匪就简单得多。而且岛上后续增加的人口也都是元老院收容、安置的,通过标准行政村的模式进行管理,管控力度非大陆上的这些新占区可比。

    但是这些卓有成效的办法是特殊环境下的产物,想复刻到广东明显力不从心。根据社会调查与历史数据估算,两广总人口大约一千三四百万,珠三角地区就集中了数百万人口,即使是将整个海南岛的干部全挪到珠三角地区也不够分的。

    大陆上,特别是珠三角地区的自然村,往往同为一姓,或至多二三姓,外姓多被排斥在村政之外。难以安插耳目。因此政府对村内的事务和消息总是无法及时掌控。

    现在,元老院在珠三角控制的最为彻底的就是疍户村落。在废除贱籍之后,准疍户登陆筑屋。在市政府的引导下,形成了许多全新的疍家村。这些疍家村是统一按照海南的行政村模式进行管理的,不但政令通畅,对基层的掌握也很有力。

    通过掌握这些新建村落,元老院在一部分地区的各个自然村之间安插了自己的眼线。对疍户的编户实际上也有效的遏制了珠江水系水匪的活动。特别是猖獗一时的四姓水匪,在疍户上岸编户之后,失去了生存土壤,在持续打击下已经被彻底肃清。公然在江面上拦截劫掠船只的情况大幅度下降。

    母庸讳言,疍户是整个珠江流域水上盗匪的主要来源。横行江面的四姓水匪全是疍家出身。巨大的数量,漂泊不定的生活方式,使得他们在历朝历代都是难以管理的“不安定因素”。

    废除贱籍,登岸建村,实际上是把他们纳入了正常的社会秩序,再通过对疍户中“专业人员”的招募:招募引水员和水手又让他们中的一部分人进入了“体制内”。尽管数目不算太多,却是疍户群体中的“稳定器”。

    刘翔能很快肃清珠江流域的大股水盗,疍户登岸这一招堪称是绝妙的一手。

    闽粤特有的海盗,自从元老院的海军称霸洋面之后,连刘香这种巨寇都投了元老院,小股海盗几乎没有生存空间,基本已经绝迹。

    至于陆地盗匪,因为元老院改天换地,整治胥吏,官匪勾结的情况为之一清。治安状况也有大幅度的好转。

    但是张枭也知道,彻底消灭盗匪是不可能的事情,旧时空九十年代还严打呢。所以对于社会问题的治理,必须得从根源上进行解决。这片土地上的老百姓从来都是最好管的,但凡不是活不下去了,也不会起来造反。

    一切问题,归结到最后都是经济问题。不过经济上的问题,张枭其实能插手的有限,主要还得看企划院的项目投资。他能做得,无非还是“劝课农桑”这些,努力把农业搞起来。

    这即天对县情的熟悉,张枭还注意到南海县另有一个常人难以注意到的问题,那就是南海的县治位于广州府城内,几乎是在整个县域的边境线上。这与顺德情况颇为类似,但比顺德更为极端。县治偏居县域一隅,对于治理整个辖区非常不利,远离南海县治的九江以及远离顺德县治的龙山地区甚至流传着“九江不认南,两龙不认顺”的俗语。

    民国建立之后不久,各个附郭县就把县政府从府城里搬出去另寻治所,甚至干脆重新建城的,可见这个弊端当时的人就已经意识到了。改开之后,又有了第二轮附郭县分离另建新区的热潮。

    如果把南海县搬出去,搬到哪里合适呢?从地理角度看,最合适的自然是佛山堡。但是佛山现在已经被定为“示范管理区”,下一步必然要独立设县。

    要不干脆搬到九江去?哼哼,你们既然不认南,干脆就把县治搬过去,想不认都不行了。

    对县境内的边远地区要有效的管控,才能营造良好的治安环境--这并不是一件容易事。

    想到这里,张枭突然想听听四百年前的古人的治理手段,便问魏必福:“若是在前朝,你身为县令,有何弭盗之策?”

    魏必福答道:“以小民之见,可严行保甲之法。即着落各保甲挨甲编定字号,于船尾印烙某州县某保某甲第若干号船户某人字样,于船身或首尾涂漆颜色记认,即远处瞭望亦可分别。仍造花户字号细册,一样二本,以一册报官,一册存保长处,不时核查。各船只许白昼撑驾生理,遇晚则聚泊原港,如有一船为非作歹,及夜间私撑出外者,许甲长及同甲八船报明保长,公同首官拏究。若九船相互容隐,经保长查首者,将九船并治其罪。如保长通通容隐,别经事发,或地方官访拏者,将保长一体连坐。”

    魏必福的回答令张枭忍不住腹诽道:“看来王阳明的‘十家牌法’在古代还真是不二之选。”

    保甲法作为古代一项重要的社会治理措施,始于宋代,一直延续到民国。虽然王阳明作为理学大家再三教人要“立诚”,但当其深深领教过刁民之刁的时候也就顿悟了“兵者,诡道”的真理,左手鸡汤,右手权谋,对刁民不能行仁政。王阳明巡抚南赣,在到达府衙就任之后,就发出了他军事生涯中极为着名的一项措施——《十家牌法告谕各府父老子弟》,具体内容与魏必福所说无异。核查的具体内容有:谁家今晚少了某个人,去了哪里,去做何事,何时回来。谁家今晚多了某个人,是谁,从哪里来,做何事。凡有一家违反,十家同罪。

    魏必福见张枭不说话,便继续说道:“河海盗多系驾船捕鱼之奸民,往往出没汪洋巨浸间,探有往来孤舟,肆行劫夺后即风帆远引而去。若遇官司捕拏急迫,彼则沉赃水底,依然渔户。更有等积奸网船,白天在港捕鱼,夜晚则出港行劫,等处无不皆然,大为民害。行保甲之法使得渔户之间相互监督,将此等流动之人纳入受监视和控制范围,也使外来陌生船只失却藏身之处。”

    清代于成龙治理太湖流域匪患的史料张枭是看过的,便点评道:“对船只进行编保只是一个方面,目前元老院收编疍户、置行政村,大体上已经解决了渔民的问题。水上盗匪劫来的物资需要到岸上的市镇变换成银钱,因此还需加强对沿江陆地窝家的稽查。南海县地处三角洲地区,水网密布,相当于所有居民全部纳入保甲范围。或许明朝已经推行过保甲措施,但这样的规定必须要保甲长素质高且勤奋用心才行。广东州县诸事拖延,我见前院词讼,有延迟至五六年才结桉的,若非屡屡催促,无异于等一张废纸。”

    于成龙曾经也对太湖流域的渔民和村镇居民推行过编查保甲的政令,但此后太湖地区盗桉并没有因此而减少,甚至在雍正年间有增多的趋势,可以推测保甲的执行情况不尽如人意,很可能这项政令根本就没有执行下去。

    不过以明代官员的眼界,对于河海盗的治理能看到这种程度已经算能吏了。张枭指出的执行问题一下子就戳中了魏必福的痛处,让他心服口服:“首长洞察入微,此乃前朝积弊,任我等有天大的能耐,也无可奈何。”

    坐久了的张枭有些腰酸,站起来伸了伸腰,说道:“元老院这不就来了吗?我们来这里,只办三件事,公平!哦不,改造!改造!改造!”

    “首长有如此雄心,实乃万民之福。小民对首长的钦佩之情有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魏必福奉承道。

    魏必福的马屁张枭没听进去,心中暗自盘算着:此地果然是政务纷纭,接下来还得下乡实地查访。要想成为一个好的继任者,得遵守“二八定律”了,即延续前任80%的政策,剩下20%进行创新,且看他如何施展吧。

    结束了这场对谈之后,魏必福立刻在市政府请了假,到九江堡去了。黄熙胤苦等多日,已经是望眼欲穿。见魏必福突然到访来延请,不由地喜从天降,稍加准备便随魏必福来了广州,见到了张枭

    简单的聊了几句,张枭便问起他的履历来

    “回禀首长,学生于崇祯四年中辛未科进士,观政两年后授南海知县……”

    “你这升迁速度可以啊!”张枭有些吃惊,据他所知,清代读书人从中进士到做官这一段时间,短则两三年,多则十几二十年,甚至有一些进士终其一生,都一直处在候补官员的职位,做不了官。虽然明朝的读书人比清朝少得多,但这位黄县令的升迁速度不可谓不快。

    “惭愧,惭愧,”黄熙胤谦虚道,“侥幸而已。”

    “你既作了这些年的南海县令,相比对县政县情的了解比魏参议更透彻。我既来这里当南海县的父母官,以后还要请你多多参谋指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