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诸天盗梦者 > 第六百零三章

第六百零三章

    过了许久,滕青山才折返回来。

    看得滕青山浑身的杀意似乎有所收敛,王猛开口道:“解决了?”

    滕青山干脆的点点头:“师尊,解决了,这铁山帮的大当家还有些狡猾,想要从地窖的密道逃走,他却不知道小白的鼻子可是灵敏得很呢!”

    说着,  滕青山有些振奋,对于他而言,这一次大仇得报,也算是了却了一桩心愿。

    小白便是滕青山的坐骑,因为这妖兽的通体成白色,因而有了这样的名头。

    王猛点点头,  也不当一回事,一个小小的铁砂帮,自然是不放在他的眼中的。

    看向身旁的两人,王猛继而对着滕青山介绍道身旁的两人。

    “这位是南疆的拜月居士,这位则是傅红雪小友!”

    说着王猛再是,介绍道:“这小徒滕青山!”

    谦谦君子,温文如玉。

    见得拜月,滕青山只觉得这八个字是最好的写照,面前的这个男子举手投足之间,都有一种轻描淡写的气度。

    拜月浑身带着温和的气息,像一个受人尊敬的智者,盘坐在那里,就像是将自己的光辉撒向整个人间,让所有聆听他教诲的人得到福报。

    他的眼神温润而又充满智慧,带着丝丝忧郁,有如在思考人生的伟大命题,让人不知不觉地陷入对他的崇拜之中。

    当然,滕青山到底是武者心性,只是瞬间就清醒过来,他的心中有些震撼,就这一瞬间,  他就差点被对方身上的气质所慑服,导致心神失守。

    而且看得对方的模样,根本就是无意之间导致的。

    滕青山不敢想象,若是这男子当真施展魅惑之内的功法,何人可以抵挡住。

    这样的人简直就是传说中的邪教首领,轻而易举就能让民众听从他的指挥。

    他没猜错,拜月教还当真是传说之中的邪教。

    倒是一旁的傅红雪虽然气质冷淡,但是滕青山却是心生几分亲切,上辈子他做杀手的时候,也是差不多的气质。

    看得同样气质的傅红雪,滕青山心中不由得有些感叹,心中也是带着三分的认同。

    “见过拜月居士,傅兄!”滕青山对着两人微微抱拳行礼。

    当拜月教主见到滕青山时,也是露出温和的笑容,完美的礼仪几乎让人无法挑剔。

    “小友多礼了!”

    傅红雪也是点点头,“有礼了!”

    他性格便是如此,向来少言,  想了想,其又补充道:“你的枪法不错,  有时间,  可以切磋一二!”

    滕青山有些尴尬的一笑:“一定,一定!”

    不一会,看到人齐了,拜月开口道:“今日也算是有缘,我和傅红雪小友,游历前来这九州,正好遇上王道友,我也久久未曾论道交流,正好我等论道交流一二!”

    说着拜月目光灼灼的看向王猛,他所说的论道,自然是与王猛。

    王猛也是微微一笑:“既然如此,那我等就论道一番!”

    王猛明白拜月的想法,其实这论道主要还是为的两个小辈,他们两人论道交流,也算是对小辈的一种教导。

    当然,他们必须交流一番,或许也能有些收获。

    滕青山闻言,也有些期待,他也想知道像自家师尊这样的大高手,是如何论道的。

    不一会儿,两人便对立盘坐在一旁,滕青山和傅红雪则是在一旁恭敬的听讲。

    “我浅陋揣摩,人为万物之灵,而人初将,其时懵懵未开,故善恶无辨,皆生存为先,此为心之体,亦为人之本……吾之心在于阴阳,天地之变盖于阴阳……”

    拜月居士先讲,他讲的大道居然是阴阳之道,他从心学入手,渐渐统领阴阳之法。

    他所讲的道很细腻,从浅到深,娓娓道来,使得他身旁的傅红雪微微闭眼,身上的气息也是渐渐变化起来。

    随着拜月居士的讲解,傅红雪周身的杀气渐渐收敛,显然是大有明悟。

    一旁的滕青山听着拜月居士所讲的大道,虽然不是自己的主修之道,但是同脑海之中的原始经相互对应之后,他对于阴阳之道也算是有所了解,甚至想着前些日子所学的开天三十六式,心中越发的明悟起来。

    王猛只是听着,没有一丝丝的晦涩之处,虽然他不修阴阳之道,但是大道无常,修行到他的这种地步,殊途同归,而却拜月讲解的也不算太难,还不知道让他产生困惑。

    拜月居士所讲的阴阳之法,有些奇异,他也有些感悟。

    良久之后,拜月的声音渐渐的停下来,滕青山睁开双眼,其中隐隐闪过一道神光,他收获不多,更多的则是借助拜月居士的讲道理清楚之前的原始经的一些纲要,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便是如此。

    另外一旁,傅红雪的变化却很大,原本周身冷淡的气息渐渐散去,整个人变得无比的平淡,朴实无华!

    王猛看得这一幕,顿时一笑:“居士用心良苦啊!”

    拜月居士闻言,也是一笑。

    到如今,两人都明白,所谓的讲道也算是一个引子,一个让傅红雪破镜的引子。

    以王猛的眼界来看傅红雪被卡住因该是有一段时间了,这周身的气势,显然是需要时间的积累。

    其被卡住的原因主要则是在未能平衡,他的刀太恶、太凶、太猛,说实在的,这并不什么不好,这唯一有问题的则是刀如此凶恶,傅红雪的心境却是乱了。

    简单说起来,那就是傅红雪有些掌控不住自己的刀了,拜月居士看出来这一点,将之带到自己的身边,时时提点、教导,潜移默化的让傅红雪的心境改变。

    终于不久之前,契机到了,拜月居士借助阴阳调和之道,让傅红雪的心境重新稳定下来。

    这个刀客依旧是之前那个煞气十足的刀客,只是在煞气之中,多了一份调和,多了一份对于煞气的控制,境界无疑是高出一筹!

    至于说拜月居士对于傅红雪如此用心,在王猛看来或许是动了收徒的意思。

    当然,也可能是因为拜月在傅红雪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曾几何时,拜月居士也是一个想要灭世的存在。

    良久之后,傅红雪睁开双眼,他猛然跪倒在地上:“居士对红雪恩同再造,红雪实在不知道应该如何报答!”

    拜月居士微微一笑:“我有意收你为徒,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傅红雪闻言,也不多言,直接对着拜月接连磕了九个人头。

    “拜见老师!”

    拜月有些欣慰的点点头,一旁的王猛见得如此一幕,也是大笑着拱手祝贺道:“今日,居士得获佳徒,当真是幸事!”

    拜月居士闻言,连忙还礼:“道兄太客气了!”

    王猛笑着摆摆手:“好了,该我讲道了!”

    “心物一元,天人合一……身与心合世界,宇宙内事是己分内事,己分内事是宇宙内事……”

    同拜月一样,王猛讲道也是用心学来导入,有时候王猛也在思考,历史上的那位王阳明到底是何等人物。

    越是了解心学,越是能感悟到这等学问,已经是通天彻地,绝非凡人所能成就。

    若是有机会见上一面,王猛一定要当面请教一番。

    王猛渐渐步入主体:“原始则无为,太上者,无法……”

    拜月听着王猛所讲的大道,心中从一开始的茫然,到后来的清晰,王猛所讲的则是原始之道,只是他融合了许多他曾经所学的大道,本身也是将这些大道作为引子,渐渐引导。

    所以一开始,拜月只觉得王猛讲得无比的混乱,太上之道、帝王之道、武道、仙道、长生之道,随着一项项大道的铺展开来,彻底融入进他的体系之中,一切才豁然开朗。

    拜月居士听得已经是如此难受,一旁的傅红雪则更是难受,不过他也算聪明,自己不懂的地方也不多听,只是将自己明悟的武道部分反复的思索。

    每一个人的道,都是不同的,即便都是武道,但是王猛在武道之上的领悟,对于傅红雪而言,绝对是灵丹妙药。

    曾几何时,王猛也算是一派武道大宗。

    一旁的滕青山倒是如鱼得水,他学得便是原始之道,在他的脑海之中还有原始经。

    伴随着王猛的讲道开始,滕青山就察觉到自己脑海之中的原始经,缓缓的运转起来。

    随着王猛的深入,他心神之中对于原始经的了解,越发的加深。

    良久之后,王猛的声音停顿下来,滕青山也是相同频率的睁开眼睛。

    王猛笑着开口道:“理清楚没有?”

    滕青山点点头:“多谢老师为弟子梳理思路!”

    倒是拜月居士突然开口道:“道友这原始之道,统领万道,果然是豪迈!”

    王猛微微一笑:“我这一道还只是初创,算不得什么,倒是拜月居士的阴阳之道由浅入深,有深入浅,如此变换,才是不凡!”

    两人互相吹捧几句,几人再是交流几句,也到了分别的时刻。

    “好了,道兄,我与小徒,也要前往其余地方,我等就此别过!”

    拜月居士和傅红雪还要游历九州,见识九州不同地方的风景。

    另一旁,王猛则是带着滕青山返回腾家庄。

    ……

    “青山回来了!”

    “增么样啊!”

    王猛和滕青山刚刚回去,众人则是七嘴八舌的开始询问起来。

    滕青山看着眼前的族人,大声的开口道:“从今日之后,就没有铁山帮了!”

    人群先是微微停顿,安静了片刻,紧接着则是一片热闹。

    “青山为我们报仇了!”

    “铁山帮被青山除去了!”

    夜里,滕家庄一片喜庆,整个庄子的人先是重新制作好大门,所有人此时都不再担心。

    之前铁山帮到来,导致众多族人受伤,他们庄主更是差点殒命当场。

    而如今,危险被彻底的抹除,带来威胁的铁山帮也被彻底的抹除,他们心中再无丝毫的顾虑。

    “哈哈……青山。”

    “我今天这心可一直提在嗓子眼,不过太好了,我腾家庄出了大英雄,铁山帮都被解决了,我滕氏一族在这宜城也可以过上好日子了。”

    在这个世道,像滕家庄族人这样,可以吃饱穿暖,已经是好日子了。

    “今天,可都是靠青山的。”

    “青山,来,大伯敬你一杯,你可是救了我一命!”

    王猛微笑着看着眼前的一幕,不一会儿,滕云虎突然提起酒杯赶到王猛的身旁,当着王猛的面,直接一杯灌入口中。

    “多谢王先生啊,青山有这样的实力,一切还是要多谢先生的教导,乡下人,也不太会说话,我先干为敬!”

    “要我说,今天还是要谢谢王先生,没有王先生的教导,青山也没有如今的本事。”

    王猛微笑道:“太客气了,太客气!”

    ……

    转眼之间,过去数日,这数日里,王猛还算是清闲,他也有时间顺着九鼎之中的一些思路,重新梳理一下。

    这些日子,滕青山却很是为难,随着他的名气传出去,先不说那些前来拜访的江湖众人,便是那一个个媒婆,就让他很是心烦意乱。

    “阿兰姐,你家青山还有几天,就十六成年了,也能找个媳妇了。”

    一名妇女笑着拉着滕青山袁兰的手,“我老家的侄女小媛,那可以说是我们大李庄的一枝花啊。今年十五,也成年不久,跟你家青山,那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男子十六成年,女子十四成年,一般男人成年了,就能找媳妇了。

    “小媛那孩子,我没见过,为人怎么样?”袁兰有些意动。

    “那还用说。你找人打听打听,小媛那绝对是个守本分的好孩子,将来肯定孝敬公婆,而且家里什么事情不会做?”这妇女连说道。

    在一旁一直听着的一个俊俏姑娘,鼻子一皱哼声道:“二娘,我哥找媳妇,那可不是什么人都要的。最起码,得经过我这一关。这几天,来我们家说媒的,可是把我们家门槛都快踏平了,我哥得好好选一选。”

    “青雨这孩子。”那妇女笑起来,“也对,青山,那是宜城境内有数的好汉,哪家姑娘不想嫁给这样的男人。”

    “那是。”青雨得意一昂头。

    “不过,说起来,这两年,咱们滕家庄的男人,有一个成年的,就有不少外庄的姑娘想嫁过来啊。”这妇女也笑呵呵起来,“我家二娃,来说媒的都不少呢,更别说你家青山了,毕竟,青山,可是我们滕家庄第一条好汉。”

    滕青山名声在外,令外庄的不少姑娘们想入非非,毕竟这个年代,人们最佩服的就是那些勇武的男人。

    袁兰有些心动的同时,也知道这件事自己做不了主,必定自家的儿子拜得名师,完全不同往日。

    这些乡下的姑娘,袁兰也不知道他能不能看得上。

    说实在的,便是袁兰也希望自家儿子娶一个大户人家的闺女,现在动心,无非是有些急着抱孙子。

    “青山啊!你怎么想的?”

    看得满脸热切的母亲,滕青山也只能摇摇头,“母亲,我现在没有考虑。”

    “这怎么行,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看不中这些乡里的姑娘,我们去城里找大户人家的小姐!”

    “母亲,此时不急,孩儿现在还是拜师学艺,不宜娶妻。”

    是在没有办法,滕青山也只能搬出王猛作为他的挡箭牌。

    7017k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