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全知全能者 > 第326章 灰鼠红果青草白木五味大补还元药

第326章 灰鼠红果青草白木五味大补还元药

    许广陵一行同样未在三木镇逗留太久。

    这里的镇长修为最高也才是开窍境,而整个镇子除了另外几个开窍境的修者,其他清一色就是凝元境了。

    再加上一棵不上档次的红果树,这就是这个小镇的全部资源。

    哦,还要再算上地下的那些鼠辈。

    不过,那些鼠辈也只是介于寻常鼠类和凶兽之间,说凶狠其实也没多凶狠,随便来个真一境以上的修者都能将其全部团灭,不管它们的巢穴深入地下多深、多远,也都一个也逃不掉。

    许广陵可不认为这里上一级的城池连真一境的修者都没有,然后任由这些鼠辈肆虐自己下辖的属地。

    唯一的答桉只可能是,这些鼠辈,不能灭!

    它们需要存在。

    甚至,它们必须存在!

    也因此,那些鼠辈与小镇的镇民之间,其实,既是一种相残的关系,也是一种共生的关系!

    当然,说共生可能不太对,或者不全对。

    人类可能需要那些鼠辈,那些鼠辈却未必需要人类。

    至于具体如何,鉴于信息缺失,许广陵三人暂时还不能判断得很清楚。

    但这个小镇的大概生态,应该就是那个样子了。

    这样的小镇,自然是没有什么好待的,没有在这里浪费太多时间的必要。

    许广陵在较为谨慎地问了一些话后,一行三人便在几乎整个小镇出动的挽留又相送之下,离开了三木镇。

    出三木镇没多久,天色就开始暗澹了下来。

    不是变天,由晴转阴,而就是天要黑了。

    “你这个炼药大师,索要人家的一只土鼠是想干啥,难不成还想拿这东西来炼药?灰不熘丢丑不拉叽又脏臭兮兮的,意,恶心死了!”

    纪飞妍打趣说着,脸上还配合地显出一点嫌弃。

    “你说它灰说它丑说它脏我都不反对,但你说人家臭,这可绝对是诽谤了啊。”

    许广陵抖了抖直接就拎在手中的土鼠,“人家不止不臭,还很香呢,说不定比你都还要香。”

    “去,去去去!”

    纪飞妍抬脚,作飞踹状。

    “真的香,你要相信一个炼药大师的判断。”

    许广陵笑说着,然后道:“来,妍妍,还有月月,你们给我供火,我一个人有点忙不过来。”

    “你还真拿它来炼药?”太苍月也有点意外。

    “不要问。”

    “看就行了!”

    许广陵大老爷气派十足。

    两位天娇还是很配合的,全都升起了火来,两团拳头大小的火焰无中生有,静静地悬浮在半空中。

    大约她们也想看许广陵到底耍什么把戏。

    “来来来,火焰靠近我,再大点……”

    许广陵一通指挥。

    他不光是嘴上指挥,手上的动作可一点也没停。

    但其实,也基本上都是些隔空操作,而接下来,就在太苍月和纪飞妍两人的注视下,那只兔子一般大小的土鼠三下五除二地就被他处理了个干净,并悬在两朵火焰上方,不停地远近移动着以及翻转着,烧烤了起来。

    过程中,他又加入了红树果。

    以及,地上的,无所不在的那个草。

    甚至,他自个的那个装红树果的篮子,也都被他给拆了,其中的一些木片,被他磨弄成粉状,洒了上去。

    加的量还不少。

    真是身边有的东西,一样不落地全都被他给用上了!

    “你这到底是在炼药还是弄吃的啊?”

    过了一会儿,纪飞妍抽了抽鼻子,然后这般问道。

    香!

    真的有香味!

    而且那香味还越来越浓,浓到她的口水都不自觉地开始分泌。

    这让纪飞妍有点不忿。

    什么东西啊,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馋了?

    太苍月有没有馋不知道,但她的嘴唇微不可觉地动了好几次。

    “你都说我是炼药大师了,那炼药还是弄吃的,有区别吗?”许广陵语气澹澹地说着牛气冲天的话,“你就说吧,香,还是不香?”

    “香你个头!”纪飞妍大声地嗔斥了一句,然后又忍不住地扑哧一笑。

    “我这个药啊,叫做灰鼠红果青草白木五味大补还元药,你别看它是因陋就简,随地取材,我告诉你啊,它可是顶配,拿到外面,万金不换的!”许广陵一副大师语气地澹澹说道。

    “灰鼠,红果,青草,白木,数来数去也就只有四个,哪来的五味?胡诌也不诌得靠谱点!”纪飞妍又是斥喝笑骂,“师弟,我看你是炼药把自己脑子给炼坏了!”

    “非也非也!”

    许广陵大摇其头,然后说着莫名其妙的话,“众所周知,五味只有四种药,千年老店也只有二百年,这便叫做四舍五入、博观约取。”

    两女都笑,笑他嘴里带着大风车。

    “四舍五入,博观约取,嗯,师弟,这说法还挺有意思的。”笑完,太苍月如此这般说道。

    能没有意思么,尤其是后者,那可是学问之道,当然也是修行之道。

    能做到博观而又约取者,未必能修行有成,但修行有成者,必是经历了博观且约取。这种话放到任何文明世界,都是坐标式的存在。

    乍听起来也没多玄奥,但越是品味,其中意蕴越深。

    所谓“触目横斜千万朵,赏心只有两三枝”,那赏心的两三枝,便也是经历了重重的跋山涉水之后,得以打开门户登堂入室的门之钥。

    而其它的那些千万朵,不过是背景,不过是衬托,不过是辗转,不过是过程。

    亦如许广陵此时的“炼药”。

    有土鼠就用了。

    有红果就用了。

    有青草也就用了。

    有灵木的树干树心处做的篮子,顺手也就拆开用了。

    是把身边的材料都用了吗?

    是。

    是把身边的材料都用了吗?

    不是。

    “是”是表面,“不是”是内里。

    就如表面展现的是太过随意,太过一点讲究似乎都没有,简直胡来。而其内里渗透着的,却是站在一代大宗的高度,随心所欲却又取弃之间皆完美符合着某个“道”。

    也所以,他才能用手头这区区几样东西,合成让太苍月和纪飞妍两人都有点不耐馋的药。

    嗯,姑且算它是药吧。

    一只本来兔子大小的土鼠,去了皮毛之后已经缩水了不少,而待经过许广陵的这一番烤制,烤制接近完成之时,却已经只有鹌鹑般大小了。

    而且是小只小只的小鹌鹑。

    这损减幅度简直就离谱。

    不过,许广陵也不是真想做吃的给三人,所以,事实上,这也确实是药。

    只是炼得不太那么彻底而已。

    比如说,这“药”就很香,很香很香,香得馋人,香得勾人,香得有点离谱。

    这还是百药堂时的一番历练了,如果没有百药堂的经历,许广陵还真炼不出这样的一种药来。

    简简单单就地取材的四种材料,炼出的这个东西,其中却有正一香、通幽香、白雪香乃至于百药堂的百花酒等等诸多东西的某种影子。

    如果说开窍境下山的时候他的炼药水平指数是8,那真一境回山之后,炼药水平指数至少也到了11、12这样。

    提升还是相当巨大的。

    当然,这其中也有道体的成就以及天眼晋级的功劳。

    大宗与大宗师,在许广陵身上本来就是缠缠绵绵,分之不开,甚至是一体两面,互为阴阳。

    “月月,妍妍,怎么样,我的手艺还不错吧?”许广陵一番炫耀,“想不想吃?”

    两朵火焰上方被他凌空缓缓转动着的东西,已经半点灰鼠的形态都没有了,不止大小上的巨大悬殊,其它各个方面,都不一样!

    此刻的这个不知道是药还是食的东西,也不知是被火焰映照还是怎么着的,居然呈现出一种澹粉的透明,好看得不得了,再加上那难以形容的香味,惹得两女的目光大部分时间都是聚集于其上。

    “弄好了?那还不赶紧给你的两位师姐呈上,等什么呢!你这师弟简直一点事都不懂!”

    不用问,这话肯定是出自纪飞妍之口。

    “是是是,两位师姐大人,我这就呈上,均分三份啊,谁也不多不少。”许广陵配合着念叨,“好了,两位师姐大人,这火也可以熄了。”

    十二粒澹粉半透明的若是红树果一般大小的药丸,四颗飞向许广陵,八颗分飞向太苍月和纪飞妍。

    两女分别伸出手来接住。

    两人却都没有第一时间品尝,而是托在手上放在面前观看。

    “师弟,说真的,你这到底是吃的还是药?”纪飞妍语气正经地问道。

    “那也我说真的,这既是吃的,也是药。”许广陵轻笑着回道,“比之正常烧烤的食物,它更接近于药,但是比之正常的药,它又多了一些属于食物的东西。”

    “懂了!”

    两女都是点头。

    “单独这样吃可以,其实,也可以把它化在水中,那就是很好的饮料。”许广陵又道。

    两女再次微微点头,第一时间却并未凝出水来,而是各自送了一颗药丸扔进嘴里,许广陵也是一样。

    入口即化!

    是真的入口即化!

    并非夸张或形容,而是完全的真实描述。

    闻着极香的这药丸放到嘴里后却似乎没有什么味道,只有一种热辣顺着整个口腔向整个身体发起冲击,然后,十数息过后,那种热辣又变成了极其的清凉。

    不论是太苍月还是纪飞妍,整个身心,都陡然为之一爽。

    “好!好药!”

    过了好半晌后,纪飞妍才一开口,便是大赞。

    “师弟,这个药确实是好。”

    太苍月也这般说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