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八零读书 > 我真的是反派啊 > 第1942章十堰,帝冢内

第1942章十堰,帝冢内

    “我对这通天台阶还是挺好奇的,无论如何,还是让我走一趟。”

    徐子墨说道。

    “那我就不打扰前辈了。”

    “请!”

    老乌龟后退一步,示意徐子墨可以上去了。

    “这传承是女帝留下的?”

    离开前,徐子墨最后问道。

    “我可从来没有说过这里是女帝的传承,帝冢内可能有传承,也可能一无所有。

    我一个守门的老乌龟,怎么可能知道那么多。”

    老乌龟笑道。

    “还有这通天台阶,也不是专门设置的。

    当初帝冢还存在的时候,这通天台阶便已经存在。”

    “事实上女帝离开以后,并没有特意为后人准备什么。”

    徐子墨点点头。

    这才是真正的强者心思。

    伐天者,谁还会给自己留后事呢。

    尽管如此,徐子墨还是踏空而起,朝通天台阶上走去。

    一站在其中,徐子墨便能感觉到,一道很明显且清晰的力量想要湮灭他的意识。

    将他拉入另一片虚空中。

    徐子墨也没有反抗。

    他看着虚空中,那漫天神佛。

    此刻他仿佛就是一名凡人,一名匍匐在天地间的蝼蚁。

    以蝼蚁之躯,却对抗那漫天神佛。

    试问有多少人能有如此的心性。

    但徐子墨却觉得毫无畏惧,哪怕他真是一名凡人,他也不会退后。

    因为这世间有很多事情,比死亡要更重要。

    徐子墨漫步庭云,背负双手,仿佛不是来考核的,而是欣赏风景了。

    他的速度不急不缓。

    行走在通天台阶上,细细感受这通天台阶的奇异。

    这通天河的河水,并非是真正的河水。

    而是一种以规则之力凝聚而成的,通天河不仅仅是通天,更是直通每个人内心的心底。

    将你最恐怖,最惶恐的地方展现出来。

    你若是能度过去,那么通天台阶便会送你直上青云,入了帝冢。

    终于,徐子墨来到了第一百层台阶。

    台阶以无形的波动开,徐子墨算是度过了这一关。

    身影放空,开始不断的升腾。

    入目所致,便全是通天河水。

    河水波涛汹涌,将徐子墨喷涌而上那帝冢内。

    …………

    很久很久以前,

    久远到世人几乎已经忘记了时光。

    这里曾经是九域的核心。

    是一切权利以及巅峰的象征。

    这里是帝冢,曾经女帝创立的伐天势力所在。

    这里曾经是九域最繁华的地带,无数人武道梦想的圣地。

    可当如今徐子墨再来这里时。

    往日的繁华,不过是镜中月水中花。

    一切都烟消云散。

    帝冢不是一座宫殿,而是一方天地。

    是山河社稷图内,天地内含天地。

    而且这还不是一片小天地。

    创造如此深层次的天地,还要它们能够稳定的维持这么多年。

    哪怕是死后,天地仍然不毁。

    看得出,女帝对于空间一道,已经走到了一条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大道。

    虽是帝冢,却群山峻岭。

    但这些群山峻岭并非在大地上,而是悬浮在虚空中。

    偶尔有几座群山拔地而起,已经是不可一世,万万米高。

    古老的不能再古老。

    徐子墨就与其他人一样,站在帝冢前的一片圆盘上。

    前方是飘渺如远山的群山峻岭。

    白云仿佛就在眼前,触手可及。

    金色的阳光穿过云层,太阳清晰可见。

    虚空中的灵气密集,远山如尘烟,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

    徐子墨看了看四周。

    能来到这里的人并不多,不管是散修,还是无面一族或者嘉庆城的人族。

    虽然都加入通天台阶的追逐中。

    但能迈过一百层的,却是寥寥无几。

    而散修就更少之又少了。

    众人都互相警惕着,毕竟能来到这里的,几乎都是竞争对手。

    众人很快便划分开。

    无面一族自成一小队,嘉庆城的长寿真人自成一队,廖廖几名散修一队。

    还有徐子墨,自己一个人便是一处。

    “哎呦,终于是赶上了,差点掉下去。”

    一道声音响起。

    打破了众人警惕的宁静。

    只见那奇怪道人手持算盘,从天上掉了下来。

    道人的身影重重落在地上,众人还以为要摔成肉饼。

    谁知道人身手灵活,直接伏地跳了起来。

    “诸位好啊,云游一小道,十堰见过诸位。”

    奇怪道人看了看众人。

    直到看见徐子墨,他的身影不着痕迹的退后了几步,方才笑着自我介绍。

    “十堰道人,天机圣地的真传?”

    长寿真人微微思索,便响了起来。

    随即笑道:“听说天机圣地每个时代,只有一位传人会出世行走。

    想必便是十堰道长吧。”

    “十堰道长既然是天机圣地的,能不能给我们算一算,此行究竟如何?”

    “算不准,算不准,”十堰道人连忙摆摆手。

    “女帝的事情岂是我可以算的。”

    “诸位,传承重要。

    依我看,大家的恩怨先放一放。

    先找传承,然后各凭本事。”

    散修中,有一名老者说道。

    这老者须发皆白,显然有些声望。

    无面圣王与长寿真人皆是对视冷哼了一声。

    “帝冢这么大,那我们便各找各的。”长寿真人说道。

    他带领嘉庆城的人族,朝北边走去。

    而无面圣王则朝南面走去。

    几名散修有些势单力薄。

    有人还想邀请徐子墨以及十堰道人。

    但都被两人给拒绝了。

    散修们实力最差,自然不想碰见其他势力,便选了西面。

    等所有人都走了以后。

    徐子墨笑着看向十堰道人,说道:“道长,咱们可真是有缘啊!”

    “前辈,这话可不能乱说啊,这是要命的话。”

    十堰道人脸色大变。

    又不禁拉开了距离。

    大喊道:“贫道与你无缘,贫道与你无缘。”

    在十堰道人的眼中,此刻的徐子墨的天弃人厌。

    是这世界的异类。

    沾之即死。

    其实十堰道人还有些话没有说完。

    能出现如此眼中的情况,只有一种情况。

    徐子墨与曾经的女帝一样,都是实打实的伐天者。

    只有伐天之人,才会被天地如此的厌恶。

    否则天道公平,是不会随意更改世界的。

    “你既然如此害怕沾惹因果,又何必来女帝的地方呢。”

    徐子墨说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