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八零读书 > 活在崩坏世界 > 22.抉择

22.抉择

    ……

    以人来筛选人。

    换句话就是:优胜劣汰。

    而人之所以是人,就是因为人性。

    而有些人不是人,因为他们的内心充满了污秽与肮脏,被利益与贪欲所支配存活于世间。

    这些人,性格大多龌龊,几乎抛弃人性中的闪光点。

    丛林法则,适者生存,这个法则没有任何的问题。

    但是!

    如果启动方舟计划,引发终末捕食,那么除名单上的人以外,其他人全部都会在这场全球范围的灾难中毁灭。

    关键的是,绝无幸免。

    因为,没有人能够对抗终末捕食,就好比面对极致的天灾,没有任何抵御,那人类的存活率将会无限接近零。

    方舟计划,圣盾计划,想到这里,流云叹了口气。

    曾记载:由于人类在地上作恶,所以使上帝决心要毁灭这个世界的文明。

    上帝命令仅有的义人诺亚建造一个巨型的方舟,把世上每一种生物都留下至少一对放入方舟里。

    这只方舟长130米,宽22米,高13米,分上、中、下三层,每层都有一间间隔开的小舱房。

    后来,天上降下大暴雨,使水位不断上升。大水涌来,把一切地上生活的生物都消灭掉,唯有在诺亚方舟里的得以保存。

    再后来,水退之后,诺亚一家就在片新土地上继续生活。

    或许在支部长那里,无论计划的名称是什么,圣盾也好,方舟也罢,全都绕不开他要发动终末捕食的决定。

    如果发动终末捕食,在流云看来与那上帝降下的灭世洪水并无区别。

    ……

    ‘果然,这个世界虽然没有崩坏,也没有崩坏能,但与崩坏的世界却有着极其相似的地方。’

    就在流云低头思考时,清冷而悦耳的声音在流云心中响起。下一刻,流云的意识来到了属于卡莲的圣痕空间。

    望向前方,苍玄慵懒的躺在八重村那颗庞大的樱花树下,温度舒适,微微凉风悄悄拂过,轻轻吹起对方柔顺的发丝,没有穿鞋袜,白生生的脚就这样踩着青青草地。

    “曾经,我们那个时代,也有着名为方舟计划的安排。圣盾计划这名字不一样,但是也建造了诸多的避难所,在你们的时代也被称为前文明遗迹。”

    没有坐起身子,苍玄转了个身,水灵灵的双眸泛着光,平静地看向流云。

    “这个世界没有崩坏,却有神谕细胞;没有死士,但有荒神;没有律者,却有着比大型荒神恐怖无数倍的禁忌种。”

    “没有终焉,却有终末……”

    注视着苍玄那蔚蓝色的双瞳,透过这个目光,流云仿佛从中看到了许多,但是又仿佛什么也没看出来。

    很复杂,似怀念,似惶恐,又似遗憾。

    “这个时代很好,还有机会,就算遇到问题也能借着上个文明纪元留下的宝藏与知识缓缓度过去。”

    “关键的是,还有你。”

    凝视着流云黝黑的眼睛,苍玄伸出手拍了拍流云的肩膀。

    与初次相遇比起来,流云的性格愈发的成熟。对于责任,已经能够承担,对于朋友的期待,也能够完成。

    很久很久之前,从沉睡中醒来的她带着丹朱,携着支配之剑,在人类文明重新起步时将其托付给姬轩辕。

    作为文明的先行者,她们发展的远远超出时代。

    魔龙蚩尤由此而生。

    为了黎民百姓,为了万家灯火,为了阻止破坏,减少损失。

    姬轩辕义无反顾站了出来,她与她们战至最后一刻。???..com

    就在封印蚩尤心脏之前的那一刻,看着姬轩辕弱小而坚强的背影,苍玄感到欣慰的同时又极其惋惜。

    欣慰姬轩辕是合格的领袖,欣慰自己与丹朱的眼光。而她也惋惜这个时代因为这次意外而失去一位优秀的领袖。

    而现在,她与丹朱寄宿的存在,他正在向着一条优秀领袖的路前进。

    或许,他自己也未曾注意,但是他无意间成了许多人的支柱。

    同样的,苍玄确信,他会走的很远,走出一条未知的旅途。

    而这条通向未知的路,前文明最强战士凯文走不了,最聪明的mei博士也看不到这条路的尽头。

    这一次,她不是先行者。

    这一次,她只是见证者!

    面对苍玄那难得认真的目光,流云反而有些愣住,反应过来后,微笑着点头。紧接着,依仗身高优势拍了拍苍玄的脑袋。

    见流云退出圣痕空间,苍玄默默从袖口掏出一本笔记,打算在哪天让流云为这件事好好出点血。

    按年龄来算,她可是神州老祖宗那个级别的,就算她看起来年轻可爱,那也不能被晚辈拍脑袋啊。

    因为越想越气,苍玄记录在笔记本上的数额渐渐多出好多个零。

    ……

    意识退出圣痕空间,佐久夜与亚莉莎说的话也正好结束。

    “事先说清楚,我从一开始就没想跟随那个男人。而且我和你们不同,我的身体一半是荒神,他怎么可能会留下我这样的人前往新的时代呢?”

    坐在房间的角落,将自己隐藏在兜帽下的索玛酷酷的哼了一声。以他对那个男人的了解,新时代中,那家伙不可能容忍他继续存在下去。

    “不,支部长……你的父亲,他真的把你也列在了名单里。”

    说完,捡起索玛之前找来的野果,亚莉莎露出贝齿咬了一口,一时间,极致的酸味让她那精致的小脸都皱了起来。

    “管他呢……”

    对于这一点,索玛显得毫不在乎。

    “可以确定的一点,希欧目前还没有落在支部长手里,我们还有机会。”

    “之后,我会全力以赴阻止支部长启动终末捕食。首先的是,得找到再次潜入圣盾的方法,我想说的就是这些。”

    看着房间里往日第一部队的队友,佐久夜叹了口气,具体怎么办,她也只能让他们自己做决定。

    “即使有人决定转投敌营,我也绝对不会怨恨他,这一点请放心。只不过要是妨碍到了我,那我可能会全力消灭。”

    好不容易咽下酸涩的野果,亚莉莎做出了一个消灭的手势,紧接着,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连忙摆了摆手。

    “当然,这只是玩笑话,但我也希望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

    “最后,乘着还没天亮,最后的一点时间我还是要提醒大家一句,这一次一定要好好的仔细的想一想,不要留下遗憾和后悔。”

    温柔的副队长,柔和目光在空木莲华与藤木浩太脸上划过,见两人脸上带着纠结的神色,脸上的笑容依旧温和。

    如果这两人不考虑,那她才觉得这件事不对劲,因为这两人一直都是把家人放在心中首位的。

    选择权,一直都在他们自己手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