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八零读书 > 深渊归途 > 78 七星刀组合

78 七星刀组合

    楼顶的战斗陷入了胶着状态。三位队长固然可以立即祭出自己最强力的手段对呼星使徒采取镇压,但是早已知道后面可能发生更大事情的情况下,保留一些体力也是必须的。呼星使徒只是个前奏而已。

    而显然,呼星使徒也察觉到,尽管自己能以星之呼名禁锢住这些人的行动一段时间,但是他们已经脱离了普通水平,长期鏖战下去落败的必将是自己。

    不过……

    “可不是只有你们有援军哦。”呼星使徒轻笑着,后退了一步。紧接着,她面前的“地面”就被洞穿了,正义骑士以超高速撞穿了楼层,落在了呼星使徒的面前。

    “使徒,好久不见。”

    “骑士,别来无恙?”

    两人互相打了个招呼,而看到她们的表情,三个队长的心情略微一沉,因为这种相互信任的神态几乎和他们与自己最信任的队友战斗时如出一辙。而面对这种对手,通常意味着要付出的力气就不是翻倍那么简单了。

    “你们的核心和我记忆中不同。”正义骑士说,“我一开始都不敢响应你们的呼唤。”

    “这就是我们来找你们的原因。”呼星使徒闪过一道攻击,“我们已经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力量,当然要尽快找到自己的好友来分享。”

    “自己的力量?”

    “是啊,有了自己的力量,那是我们自己可控的。至于七星刀,正好这里有个能够用来发挥一下它剩余价值的地方。”呼星使徒笑着,从袖口取出了一枚碎片,这枚碎片依稀可以看到是一把小刀的模样,只是略显虚幻,上面缠绕着深蓝色的光辉。

    “释放你的力量吧,骑士,我会以星邃的力量呼引你身上的星痕,让七星刀再次显现于世上。”

    使徒将碎片抛向了半空,而随着这个动作,属于“七星刀”的联系也在建筑内流转,秘密皇帝和开朗舞姬同时取出了随身携带的碎片,各自击穿了头顶的建筑,将碎片投掷到了天空中。

    正义骑士高速撞向了乔瓦尼三人,而呼星使徒则连续后退,脚踩着带有韵律的步伐,手指掐出咒术的法诀形态,口中开始喃喃念出祝词。

    “星印为柄,选择星星的位置。”

    魔心少女吐出了一口鲜血,鲜血包裹着一枚刀柄碎片,击碎了窗户上的封锁网,冲向了天空。

    “星痕为锷,决定星星的运行。”

    正义骑士在冲锋中分裂出了一道闪耀的光辉。

    “星墓为基,宣告星星的终末。”

    赦命医师微笑着用手术刀割开了自己的腹部,从腹腔内挖出了一枚连接柄部的刀锋碎片,让它相应同伴的呼唤。

    “星簇为周,遍洒星星的光辉。”

    被开朗舞姬抛出的碎片与赦命医师的碎片拼接在了一起。

    “星仪为体,分割星星的命途。”

    低声念叨着“有意思”的红颜薄命从自己的肩膀拔出了刀身的碎片,让它回到原位。

    “星冕为刃,溯回星星的统御。”

    秘密皇帝的那片刀刃组合在七星刀的刀尖之上,让整个七星刀的外形已经全部构成。

    “星邃为魂,呼应星星的深远。”

    被使徒拿出的那枚小刀没入了完整的七星刀之内,在一切完成之后,所有人,包括收容物都感受到了七星刀真正组合完成后降下的压迫感。当然……少数例外。

    而此时此刻,城堡里的人们也注意到了七星刀的凝成,这便是一个信号。

    “能量度足够了,那么……启动。”

    在建筑的上空,七星刀凝成的一瞬间,另一个巨大的阴影同时出现,连星空都为之而黯淡了下来,阴影在空中遮挡住了整个环形建筑,在简单的对齐之后,线条在阴影中生成,迅速切割出了一个六芒星的图案。

    这个变化让呼星使徒始料未及,她预想过的情况里并不包括七星刀还没被镇压就被抽取能量这种事情,然而上空的那个还没有凝实的阴影确实使徒通过抽出了七星刀的力量才完成了图案的构成。

    “那是……什么?”

    “我不知道!”正义骑士停在了使徒旁边,“我从来没有看到过这种状态!你们难道没有和那些什么回收员交手过吗?他们使用过这一类手段吗?”

    “没有,这不是回收员使用的。”呼星使徒皱起眉,伸手一拉正义骑士,“先转移阵地!情况不对!”

    星光闪烁,银色的光辉包裹着二人瞬间消失。戴文甩了一下手里的军刀,摇了摇头:“果然神级的收容物基本都能空间转移。”

    “头上那个恐怕就是我们之前看到的……新的收容建筑。”乔瓦尼抬起头,“恰好在七星刀刚刚生成的时候……我好像明白了。”

    =

    “七星刀已经生成了。”苏沉梦抬起了头,她感受到了那绝对是神级,甚至可能更加往上的压力,哪怕被审判岛抽离了一部分,其威能依旧可怖。

    然而如此的威视……也不过是审判岛抽取的能量之一。

    作为和法比莫等人商谈过计划的人,苏沉梦也得知了一些不能明说的东西。固然每一个执行者都知道审判岛并不那么看重他们的生命,不过这个事情依然没办法向一些人说明。

    之所以在审判岛升级的时候会发生大规模的收容突破,执行者死伤惨重,究其原因,不过是因为制造升级建筑的消耗需要由审判岛自身承担。

    以审判岛的技术水平,这种消耗可以最直观地简化为能量的需求,只要审判岛上能够提供足够的能量,那么升级就能完成。至于能量的来源自然是收容物、执行者等进行战斗的时候释放出来的。每一次建造的新建筑必须是强度上更上一层级,能够收容更多危险的收容物,那么需要堆砌的资源几乎是必然要将整个审判岛的收容物镇压上一轮才有可能够。

    这还是算上执行者自身的能量的。由于需要短时间内将建筑构造成,执行者们根本不能选择反复镇压弱一些的收容物来积累,而审判岛更是会通过类似“七星刀”这种形式投放超负荷的收容物,快速爆发出巨大的能量。

    无可选择。

    “为了成长,而将大量内部喂养出来的饲料作为自身的养料,这种行为我并不能指摘它有什么错误。只不过,如果我自己成为了养料……那就得看看你们能不能吃下去了。”

    银色的光丝在苏沉梦的手中盘旋,速度越来越快,将一片属于她自己的感应波动扩散了出去。

    “如果你们还不愿意成为养料,还想再为自己认可的群体作战的话……”

    丝线的震动,带着常人无法听见的声音,向整个建筑扩散。

    在最初的袭击中那些被七星刀和突破的收容物杀死的执行者们当中,一些血肉开始蠕动,停止活动的肌肉颤抖了几下,无法闭合的眼睛张大,死去的瞳孔再次倒映出了眼前的景物,光丝从肌肤中钻出,释放出信号,刺激正在失去活性的细胞。

    他们开始组合。一些人的脑部已经残缺,于是与他人的脑部结合。一些找不到肢体的人便装上别的肢体。和陆凝那种用注入生命制作出来的无智能的人偶不同,这些人通过苏沉梦的丝线帮助依然可以进行思考,依然可以使用自己生前的武器,他们的状态实在无法用死或者活来界定,只是可以战斗就够了。

    “去……哪。”由三四个人拼凑起来的臃肿巨人,用不太适应的声带发出了声音。

    “苏沉梦,帮助我们!”连接着四个身躯和十八根手脚的一个头尖声喊道,“我们要复仇!不管是收容物还是审判岛,杀光它们!让它们付出代价!”

    “太棒了……我们现在……不会痛……更不会死……”

    “那个杀死我的收容物去哪里了?”

    刚刚由呼星使徒三个收容物招来的死亡不算是小事,而且这些怀着怨念再次返回人间的执行者们肆意将旁边的肢体拼接在身上,死亡的痛苦已经彻底淹没了他们的理智,除了苏沉梦强制识别成友方的执行者以外,他们会无差别攻

    下一页!当前 第1页 / 共2页

    击自己看到的一切。

    “第一张牌。”苏沉梦再次放出了一轮信号,让这些人彻底陷入狂暴的战斗状态,“先知、陆凝、怀特……这张牌能争取的时间可不多啊。”

    能在第一轮被杀的执行者实力也就是那个程度,把这帮人拼合起来只能强行提升一点实力,对付低级别的那些收容物还可以,不过面对七星刀这些顶级的肯定不够看。

    而此时此刻,陆凝等人已经来到了狂级的临时休息室。在这里守卫的队长一共九个,陆凝只认识一个莎萝在这里。

    显然,最厉害的十个已经跑出去到处救火了,而第二梯队的众队长则坐镇在各个指挥中枢。

    “怎么是你们?”莎萝皱了皱眉。

    “队长,现在人手完全打乱,支援也是全看哪里有空闲,我们没必要在这方面纠结。”怀特在一旁说。

    “算了,怎么回事?”

    周维源又把自己刚才的说辞又说了一遍。

    正如他所说的那样,对于后面局势有自己判断的队长至少在半数以上,听了也不怎么惊讶,而剩下的在听过解释之后也理解这个选择。只是理解归理解,这种擅自行动的情况依然属于不提倡的。

    “算了,你们这个……看起来属于魔法类的,在你们激活收容物效果之前,要在我们的监视下。”莎萝和众人还算认识,便接过了交涉的任务,“你们几个暂时留在休息室这里。”

    “那当然,我们也是这么打算的。”周维源笑眯眯地说,“莎萝队长,情况怎么样了?”

    “纸、并、强、凶四个建筑内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突破,而狂级和神级建筑内还没发生突破收容的情况。我们猜测呼星使徒还不能进行高级别影响,或者说在相近的级别下,她无法让一些收容物突破收容。”

    “七星刀的情况呢?”

    “柯勇已经带队上了,现在七星刀被控制在建筑外,一时无法进来,我们最主要的还是要防备呼星使徒这七个收容物,能够尽快进行镇压是最好的。”

    “哦,那我们随时待命。”周维源答应着,手上忽然闪了一下魔法的光辉。

    =

    两个人停在了“逆序生命”的收容单元门前。

    “艾莉西亚,天上那个东西让我感觉不太舒服。”

    “七星刀?”艾莉西亚向芬里克轻笑。

    “不,是那个正在凝实的影子。”芬里克皱了皱眉,“那好像是个我们无法应对的存在,审判岛上有这种东西,我们一直都不知道。”

    “那大概是我们来得比较晚的缘故。”艾莉西亚抬手敲了敲门,然后刷开了收容单元。

    坐在室内的海托菲尔可抬起了头,看到两人后,微笑了起来。

    “喂,里苏佛,我们已经按照约定,把你的宝石都送出去了。”艾莉西亚一步走进了收容单元,“但是这种时候我们真的要开始动手吗?我们削减的那些执行者数量并不能算伤筋动骨,他们的最强战斗力依然在,要不让同化派的那些先上?”

    “同化派一定在等着所有的队长分散开来,他们并不准备一次性解决一切问题,和我们逃生派不同,他们想要在这里吃掉更多执行者,让自己变得更强之后再离开。”海托菲尔可冷笑了一声,“贪婪啊……亦是十恶之一。”

    “但我们怎么离开?”

    “离开审判岛的方法有三种。”海托菲尔可说道,“要么自身突破神级,能够跨越包围在审判岛外的虚无。只是这样一种方式的隐患在于哪怕逃出去了,也依然可能面对虚无之外的审判岛追杀,他们的能力可不是局限在一座岛上。第二种方法,是审判岛有一座秘密的海港,海港上有可以离开审判岛的交通工具,只要我们弄到一个证明,就可以通过正规渠道离岛,只要之后不要再被回收员追踪到即可。而第三种……是利用类似将我们送过来的那种技术,如果能够找到那种技术使用的传送装置,可以一瞬间将我们投放到任何一个我们已知的世界,只要手段做干净,审判岛也休想追踪到我们。”

    “不愧是你这个情报头子。”艾莉西亚笑了起来。

    与此同时,将手放在耳边的周维源也笑了。

    。夜读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