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 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 想抱多久抱多久

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 想抱多久抱多久

    “不少了。”

    枂莜娴上下打量着这个缺乏常识的男人,若有所思道,“十绝殿虽说只有两名神将,可圣人和灵尊修炼者的数量在各大洞天之中,可以排到中游,实力并不算弱。”

    “人族十二域的人口基数这么大,就算大部分区域灵气稀薄,可各大洞天想要从外界挑选一些资质上佳的好苗子带回去培养,应该并不是什么难事。”

    钟文脑筋兀自有些转不过来,不解地问道,“以各大洞天的灵气浓度,中高阶修炼者怎么会这样少?”

    前些天,他恰巧从肥膘的“雅舍”之中得了不少书籍,对于原初之地的情况也算有了几分了解,知道人族十二域中的每一域不但面积远胜三圣界,人口数量更是达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便是三五十个蓝星加在一起也有所不及。

    兼之此处的顶尖修炼者的修为层次也远胜蓝星,他自然本能地将各大洞天的实力想象得深不可测。

    可如今听了枂莜娴对十绝殿的实力描述,除了殿主林北和两位已经身死的魂相境神将之外,其余修炼者的实力层次似乎并不出彩,甚至还不如此时的飘花宫,若是与万年前那坐拥三百圣人的日月神教比起来,更是显得颇为寒碜。

    “你以为各大洞天的灵气便十分充裕么?”

    枂莜娴嗤笑一声道,“就拿我所在的云顶仙宫为例,虽然核心区域都被灵力覆盖,浓度却也比外界强得有限,每一次招收十万弟子,运气好的可以有三五人突破灵尊,差一些的时候甚至连一个都没有,遑论更进一步,本门坐拥圣人五十六,在十二域中绝对可以稳居前五,说不定还能挤进前三。”

    “可、可是……”

    钟文嘴巴张得老大,感觉世界观都被颠覆,好半天才憋出一句,“可是兽王神庙的灵气……”

    “大哥,枂仙子所言不差。”

    肥膘开口打断道,“人族各大洞天的灵气浓度其实可怜得紧,整个原初之地真正灵气充沛的,唯有东西两极,其中翘楚便是位于最东边天空之城的神女山,以及位于最西边自在天的兽王神庙了,林北和黑棺大祭司费尽心机想要攻占咱们自在天,也未尝没有这一层原因在。”

    “原来如此。”

    钟文愣了好半晌,才渐渐缓过神来,忍不住感慨道,“在这般恶劣的修炼环境下,能够晋阶魂相境,甚至混沌境的,得是什么样的天才?”

    “晋阶魂相境,需要找到灵魂力量与灵力的完美平衡。”

    枂莜娴似乎明白了什么,眸中闪过一丝恍然之色,缓缓说道,“这一步虽然千难万难,可诚如你所言,人族十二域的人口基数如此庞大,总会有那么些天资纵横之辈可以做到,至于混沌境则全靠机缘,已非自身所能左右,所以这两层境界,其实并不如何依赖灵气。”

    搞了半天,所谓的洞天福地,也不过是多了那么几个顶尖战力,等老子晋阶混沌,自己组建一个洞天,岂不是……

    钟文有意无意地瞥了眼戒指里堆积如山的玄天珠,感觉忽然多了几分在这个世界生存下去的底气。

    “你分明拥有魂相境的顶尖实力,却对人族十二域毫不了解。”

    枂莜娴紧紧凝视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意味深长道,“据我所知,前些日子曾经有三圣界的修炼者进入原初之地……”

    即便已经猜到钟文的来历,她在斟酌之后,却还是没有轻易提起林芝韵的名字。

    “媳妇儿,如果你还能坚持得住的话,咱们怕是得离开了。”

    钟文刚要回答,忽然面色一变,苦笑着道,“我派出去的半魂体,被敌人发现了。”

    “莫非是林北?”肥膘登时紧张了起来。

    “不是,是姓荆的三兄弟。”

    钟文摇了摇头道,“不过既然他们就在附近,想来林北很快也会赶来,此地不宜久留。”

    “接下来该怎么走,你可有计划?”枂莜娴奋力站起身来,晃晃悠悠地问道。

    “放心,他们发现了我,可我也知道了对方的行踪。”

    钟文淡淡一笑,一步跨至枂莜娴跟前,转过身来,双膝微曲,做出了要继续背她的姿态,“避开走便是了。”

    凝望着他宽厚的脊背,枂莜娴樱唇微微一动,似乎想要拒绝,可尝试着运功片刻,却还是无奈地摇了摇头,缓缓伸出双臂,轻柔地环在他脖颈之间。

    即便已经属于站在世界之巅的那一小撮,她终究是个黄花闺女,与一个年轻男子这般亲密接触,在前胸贴后背的那一刻,还是忍不住俏脸泛红,双颊微微发烫。

    枂莜娴,你在瞎想些什么!

    这小子才多大岁数?

    你晋阶混沌的时候,他爹怕是还没从娘胎里钻出来呢!

    况且男人里头有几个好东西?

    林北的教训,还不够么?

    意识到自己情绪异常,枂莜娴暗暗将自己训斥了一番,脸色渐渐平复,故意扭过头去不看钟文侧脸。

    咦?

    这是……!

    镇定情绪之后,她忽然眸光闪烁,粉嫩的脸颊上流露出一丝惊喜之色。

    不知为何,在触碰到钟文闪闪发光的背脊之后,她体内的痛苦竟然大为缓解,甚至连那一丝盘踞在丹田处的阴毒气息都仿佛受到压制,居然隐隐有衰弱的迹象。

    难道是星灵宝石?

    她毕竟是心思机敏之人,很快便想明白了其中关键,登时精神一振,凑到钟文耳边轻声细语道:“这星灵宝石的气息似乎能够治疗我身上的伤势,能不能将宝石借给我一会,我枂莜娴以声誉担保,绝不贪恋宝物,疗伤之后立即奉还,而且待到脱险之后,定有重谢。”

    “什么借不借的,自家媳妇儿,就是送给你又有何妨?”

    钟文挠了挠头,有些尴尬道,“只是这宝贝自说自话地钻进我身体里,便再也不肯出来,我也指挥不动它啊。”

    “它不是被你装进储物饰品里去了么?”

    枂莜娴还道他在借故推脱,没好气道,“怎么,担心我伤好之后抢夺宝石么?你尽管放心,我枂莜娴堂堂混沌境修士,立下的誓言自会与天道感应,若是随意反悔,定会遭受不可估量的天道反噬。”

    “乖媳妇儿,真没骗你。”

    钟文苦笑着道,“若非它不受控制,我干嘛要把自己搞得这般引人注目?是嫌林北来得太慢么?”

    “这……”枂莜娴一时语塞。

    “不过若只是为了疗伤,倒也不是没有办法。”钟文忽然面色一正。

    “什么?”枂莜娴脱口而出道。

    “正因为宝石与我已经融合为一,所以我身上也会散发出宝石的气息。”

    钟文忽然邪邪一笑,“你只要一直这样抱紧我,伤势自然会慢慢痊愈,放心,自家媳妇儿,想抱多久抱多久,不要钱。”

    “你……”

    枂莜娴这才意识到自己又遭了他调戏,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臭小子,滚粗!”

    钟文呆了一呆,随即哈哈大笑起来,右手抄起肥膘放在头顶,脚下龙影盘旋,“砰”地消失在原地,身法堪比瞬移,快得匪夷所思。

    “你笑什么?”

    枂莜娴只觉他速度虽快,身形却十分平稳,似乎在刻意照顾自己这个伤者的感受,心头微微一暖,白玉般的右手在他肩膀上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似羞似嗔道,“莫非是在取笑我么?”

    “非也非也,只是媳妇儿你从前总是喜欢端着,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做派,好像连放屁都是香的,当真高贵得紧,让人感觉难以接近。”

    钟文摇头笑道,“如今这骂脏话的泼妇模样,反倒亲切得多。”

    “你才泼妇!你全家都是泼妇!”

    枂莜娴没料到会有一天被称作“泼妇”,气得酥胸起伏,贝齿轻咬下唇,对着他后脑勺的头发狠狠抓了一把,“你又没闻过老娘的屁,怎知不是香的?”

    “那你不妨就地表演一个,让我来当场品评一番?”

    钟文笑得愈发夸张,“香是不香,立见分晓!”

    “无聊!去死!”

    眼瞅着对话的方向越来越重口味,枂莜娴脸色愈发潮红,狠狠瞪了他一眼,转头不予理睬,可过了数息,却又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感觉心情前所未有的轻松。

    我有多久没笑过了?

    笑着笑着,她渐渐沉默了下来,忽然意识到自从踏足混沌之后,自己已经许久没有如此刻这般言语放纵,尽情欢笑了。

    即便在林北面前,她都没有这样放松过。

    “咦?”

    就在此时,钟文忽然眉头一皱,不爽地咂了咂嘴,“到底还是躲不掉么?”

    神识所及之处,四周竟然零零星星散布着不知几十上百万的海洋生物,无论从哪个方向突围,怕是都难逃被发现的下场。

    显然,是十绝殿中有人动用了那曾被拿来攻打自在天的召唤方阵。

    “大哥,要动手么?”

    肥膘也察觉到情况不对,右手伸到背后,拔下一根针刺,摆出握剑的姿势。

    “既然躲不过。”

    钟文咧嘴一笑,眸中闪烁着自信而坚定的光芒,“那就闯特奶奶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