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八零读书 > 星河炼 > 第九百二十一章 孤注一掷

第九百二十一章 孤注一掷

    “任何牵涉到周森的事情,必须要得道周森的首肯,明白吗?”鲁斧头盯着吕兔兔,声色俱厉。

    “是。”吕兔兔心中一喜,他听出了鲁斧头语气之中的松动,到时候,只要周森点头,想必鲁斧头也会同意。

    “今天的事情谁如果传出去,别怪我斧头不讲义气了。”鲁斧头一双豹子眼在众人身上巡视,锋利无比。

    众人纷纷点头。

    每一个人都清楚,这可是杀头大罪。

    “好了,现在当务之急是如何杀出一条血路,解了乌巢城之围。”鲁斧头把讨论的话题缩小到了解困乌巢城的范围之内,免得吕兔兔口无遮拦把这次会议主题变成谋反。

    “郭大哥,这事儿,也没有什么好商量的,无论怎么样,也是要真刀真枪的见过真章,我看,趁匈奴大军吸引了十字军的注意,干脆率领大军一路杀到九道拐,抢了船只,一路顺水到浈水关与周大哥会合。”吕兔兔又抢先发言。

    “兔兔,你能不能够安静一点!”鲁斧头有点郁闷。

    “好吧好吧,我闭嘴。”吕兔兔撅嘴低头,一双巨大的手掌把玩地上的碎木屑,就像个生气的孩子。

    “大家都发发言。”

    “郭大哥,兔兔其实也说的不错,现在有大批的匈奴军人从暗黑森林深入到了乌巢城的腹地,根据情报推测,匈奴人应该没有和十字军结盟,如果双方结盟,匈奴人根本就没有必要冒险从暗黑森林深入到大汉帝国的领土,他们的目的如果是乌巢城,只要配合十字军,最多一个星期,腹背受敌的乌巢城就会灰飞烟灭,所以,他们应该是想隔岸观火,然后享渔翁之利。”吴麻子一个年长,最先发言。

    “嗯,继续。”鲁斧头点了点头。

    “既然我们可以想到,那么,十字军也会想到,如果我是十字军的将领,此时,乌巢城反而不重要了,那些匈奴人,反而成了心头大患,想想,万一乌巢城城破,数十万匈奴大军一窝蜂涌入大汉帝国的领土,到时候,十字军与匈奴人,鹿死谁手就很难说了,所以,此时的十字军将领,应该会把匈奴人的阴谋扼杀在摇篮之中。”

    “你的意思是说,十字军会对暗黑森林那支匈奴军队采取军事行动?”

    “是的。”

    “你们有什么看法?”

    “郭大哥,推测应该是如此,不过,既然十字军要对付匈奴人,那么,他们肯定会提防我们偷袭,所以,很有可能,十字军会在打击匈奴人的时候,同时布置一个陷阱,让我们一头钻进去……”萧逸以心思缜密见长,立刻分析十字军有可能采取的行动,可谓是面面俱到。

    一阵商议之后,事情越来越明朗了。

    众人一直认为,十字军会对隐藏在暗黑森林中的匈奴人采取军事性动,但是,这对乌巢城的大汉军人来说,很可能也是一个巨大的陷阱。

    以十字军的军事力量和其极为优越的机动性,完全有能力在打击匈奴人的同时对付乌巢城的大汉军队,毕竟,乌巢城的骑兵数量极少,加上最近因为饥饿,被士兵们宰杀了不少战马,要想形成有战斗力的骑兵,已经越来越困难了。

    众人一阵沉默。

    现在,十字军的军事行动完全暴露在了乌巢城之下,但是,众人却是想不出应对之策。

    没有骑兵,等于就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我们还有五百重甲骑兵!”疯道士突然大喊道。

    “重甲骑兵!”

    众人眼睛一亮,旋即又是一脸沮丧,因为,乌巢城仅有的五百重甲骑兵都被金瓜天神掌握,而金瓜天神,对武远大将军是言听计从,要想从他手中调动五百重甲骑兵,无疑是痴人说梦。

    “我去说服金瓜天神!”鲁斧头长身站起,神色之间,坚毅无比。

    “如果郭大哥能够说服金瓜天神,那么,我们就尽量组建一支轻骑兵,然后挑选一批精英步兵跟随,哪怕是不能夺下九道拐,也要给他们制造一点麻烦……”

    “不,我们的目的不是九道拐。”鲁斧头摇了摇头。

    “……”众人面面相觑。

    “坦堡兵营!”

    “啊……”

    众人皆是一脸色变。

    在乌巢城,有三大兵营,分别是九道拐兵营,枫树林兵营,坦堡兵营,而其中,九道拐乃是水路,最好攻克,枫树林次之,最不好攻克的就是坦堡兵营,不仅仅是城高池险,还有天险可据。

    不过,众人的实战经验极为丰富,立刻明白。

    三大兵营现在都被十字军占领,原本拱卫乌巢城的三大兵营,也成了围困乌巢城的最佳据点。

    根据以往的情报显示,十字军绝大部分的军人都驻扎在坦堡兵营,就连戈尔将军的总部,也设在坦堡兵营。

    这次十字军针对匈奴人的军事行动,为了避免大汉帝国渔翁得利,肯定会严防九道拐兵营和枫树林兵营,那么,也就意味着,坦堡兵营会成为一座空城。

    一群将领,目光之中射出了狂热的火焰……

    ……

    当晚,鲁斧头去见了金瓜天神。

    一年前的金瓜天神意气风发,而现在的金瓜天神,憔悴了很多,甚至于,给人一种老态龙钟的感觉。

    “将军,末将要借调五百重甲骑兵!”鲁斧头开门见山道。

    “干什么?”金瓜天神冷冷的看着面前这个如日中天的年轻将领,这一年的时间,大汉帝国虽然是兵败如山倒,但是,似乎毫不影响这位后起之秀崭露头角,目前,鲁斧头在军方的影响力,已经超过了四大天神。

    想到四大天神这个称呼,金瓜天神原本冷冰冰的目光变得暗然无光,他从没有想过四大天神会战死沙场,而现在,四大天神已经去其三,唯独剩下他金瓜天神。

    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金瓜天神很清楚,他已经老了,不仅仅是身体衰老,心也老了,再也不复当年之勇。

    “末将有用。”鲁斧头并不说出原因。

    金瓜天神看着鲁斧头,一阵漫长的沉默,鲁斧头也看着金瓜天神不语。

    两人足足沉默了一炷香的时候,金瓜天神才开口说话。

    “你可知道五百重甲骑兵的重要性?”

    “不知道。”鲁斧头澹澹的摇了摇头。

    “……你不知道?”金瓜天神一愣。

    “愿闻其详!”鲁斧头盯着金瓜天神。

    “这五百重甲骑兵,乃是准备在关键时刻保护皇帝撤退之用……”

    “然后呢?”鲁斧头突然打断了金瓜天神的话。

    “然后……然后……”

    “然后,五百重甲骑兵被成千上万的游骑兵围住,慢慢拖,最后,战死沙场?”

    “……”金瓜天神顿时无语,目光之中,露出一丝忧伤。

    “这又有什么意义!”鲁斧头冷声道:“皇帝身边,不仅仅是有武远大将军和大内高手,还有五十多个高级强者,想必将军也知道,那些强者,可是与将军不相上下的厉害角色,如果皇帝想逃,会需要这五百重甲骑兵吗?”

    “鲁将军有什么话,直说无妨!”金瓜天神何等人物,自然听出鲁斧头话里有话。

    “与其让他们白白牺牲,还不如搏上一搏!”

    “鲁将军有……”

    “保密!”鲁斧头一脸木讷。

    “你……”金瓜天神脸上露出一丝怒意,鲁斧头的表现,已经对他失去了起码的尊重。

    “将军,爽快一点,借,还是不借?”鲁斧头深邃的目光死死的盯住金瓜天神。

    “不借!”金瓜天神断然拒绝。

    “四大天神,徒有虚名!”鲁斧头站起,拂袖而去。

    “鲁将军,今天把话说清楚,四大天神虽然名存实亡,但还由不得你这无知小辈污蔑!”

    金瓜天神赫然站起,杀气沸腾。

    “四大天神当初如果不是围绕着小皇帝,何至于此?!”鲁斧头冷哼一声,与金瓜天神对持着,毫无惧意。

    金瓜天神一愣。

    腾腾的杀气突然烟消云散,代替的一股落寞。

    “滚!”一阵沉默的金瓜天神勐然一声暴喝,凭空彷佛刮起一阵狂风,鲁斧头被其气势所逼,居然连连后退数步。

    “借还是不借?”鲁斧头暗自心惊,挺胸问道。

    “不借!”

    鲁斧头冷哼一声,大步离开。

    看着鲁斧头那宽厚的背影离开,金瓜天神一阵怅然若失,原本,他以为鲁斧头会低声下气的央求一番,却是没有想到对方居然如此硬起,立刻转身离开。

    鲁斧头他要干什么?

    金瓜天神的好奇心到了顶点,不过,他很清楚,鲁斧头寡言少语,要想从他嘴里掏出口风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

    鲁斧头在金瓜天神那里借兵被拒绝之后,立刻找上了浩哥。

    浩哥现在深得武远大将军的信任,主要是负责小皇帝的安全,统管一些高手,包括从黄埔出来的五十多个超级强者。

    如果有五十多个高级强者助阵,其作用远超五百重甲骑兵。

    鲁斧头看起来粗犷,却是粗中有细,他知道,找武远大将军调兵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行动计划被武远大将军知道,反而可能受到阻止,所以,鲁斧头把主要的精力都花到了一些实权人物上面,譬如金瓜天神和浩哥。

    当然,鲁斧头找这些人,并非无缘无故,因为,他知道金瓜天神,还有浩哥和周森的私交都不错,从他们入手,成功的几率更高。

    不过,鲁斧头没有想到阻力居然如此之大。

    事实上,鲁斧头想得太简单了,像这种私自调动军马的事情,特别是在非常时期,可是抄家灭门的大罪,像金瓜天神这种没有异心的老将领,大多不敢逾越。

    浩哥呢?

    当鲁斧头道明了来意之后,浩哥就陷入了沉默之中。

    客厅里面,茶香四溢,不过,气氛却很是沉重。

    看着浩哥皱眉的表情,鲁斧头心情越来越沉重。

    如果没有重骑兵和强者配合,他所率领的步兵和少量的轻骑兵根本杀不到坦堡兵营,哪怕是千辛万苦杀到了坦堡兵营,士兵估计已经累趴了,要想攻下易守难攻的坦堡兵营,那简直是痴人说梦。

    毫无疑问,这次鲁斧头暗自采取军事行动是冒着杀头的危险,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如果没有丝毫成功的把握而孤注一掷,这不是鲁斧头的风格。

    鲁斧头是一个完美主义者,从他用斧头砍苍蝇其实就能够看出端倪。

    “打扰了!”鲁斧头突然站起,大步向外走去。

    “斧头!”浩哥喊住鲁斧头。

    鲁斧头站住,如同一座雄伟的大山一般屹立。

    “你要干嘛去?”浩哥问道。

    “浩哥,不怕告诉你,这地儿,呆下也没多大意思了,干脆眼不见心不烦,离开这里。”

    “去找周森?”

    “是的。”鲁斧头也不掩饰。

    “你可知道,一旦你离去,乌巢城顷刻就会分崩离析?”

    “啊……”

    “斧头,此时非同小可,如果你离开,整个乌巢城必定军心动摇,逃兵会越来越多,到时候,恐怕一夜之间,这偌大的乌巢城,就会变成一座空城。”

    “浩哥,我意已决,此地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这将军,他妈的也当得窝囊,不当也罢!”

    “哎……斧头,好吧,你这是逼浩哥啊!”浩哥叹息了一声。

    “浩哥……”

    “也罢,浩哥就如了你的意,给你调配四十个强者,记住,无论你是干什么,总之,要一举成功,如果不能成功,也就不要回来了,直接去浈水关吧。”浩哥看了一眼窗外的夜色,目光之中,露出一丝莫名的惆怅。

    “谢谢浩哥!”鲁斧头顿时大喜。

    “去吧,我会知会他们一声,你需要的时候,直接和他们说,总之,天塌下来,浩哥顶着。”

    “浩哥……”

    “斧头,我明白你的意思,浩哥是不会走的,总之,你尽力吧,浩哥自有安排,用不着你操心。对了,如果你去找周森,告诉他……算了……你好自为之吧。”浩哥欲言又止。

    “乌巢城之危,很快就能够解除!”鲁斧头咬了咬牙道:“浩哥,万一斧头有什么三长两短,你干脆把匈奴人放进大汉帝国。”

    “放匈奴人进关?”浩哥一愣。

    “浩哥,这是不得已而为之,一旦斧头战死沙场,这乌巢城,满城都是求和之辈,到时候,只怕没有人会出生入死的为小皇帝卖命,而武远大将军……不说他了,总之,只有让匈奴人入关,大汉帝国才有可能东山再起!”

    “明白!”浩哥一脸肃然。

    “还有,如果乌巢城破,浩哥也不要灰心,立刻赶到浈水关,与周森会合,推周森为王。”

    “推周森为王?”浩哥脸上露出一丝苦笑。

    “我知道周森肯定不愿意,所以,就需要浩哥说服他,如果有需要,最好是找个机会,把那小皇帝给一刀卡察了!”鲁斧头一脸凶相毕露。

    “……”

    浩哥呆呆的看着鲁斧头。

    “浩哥,斧头先走了,你自己先思量思量。”

    “去吧。”

    浩哥点了点头,看着鲁斧头那雄伟的背影消失,目光之中,露出一丝欣赏之色。

    离开浩哥的房间之后,鲁斧头不禁叹息了一声,他让吕兔兔不提杀小皇帝的事情,自己居然试图说服浩哥杀了那小皇帝,感觉像做梦一般。

    磨刀霍霍!

    午夜时分。

    月黑风高杀人夜!

    乌巢城城内,一千轻骑兵,五万步兵集结,四十个强者,还有鲁斧头手下数百高手,倾巢而出。

    在乌巢城,鲁斧头乃是仅次于武远大将军和金瓜天神的将领,在乌巢城可谓是权势滔天,在午夜之前,就已经宵禁,所有的居民严禁出门,而且,各个箭楼,更是有神箭手驻守,监控天空,避免乌巢城有人走漏风声。

    鲁斧头很清楚,这么大规模的军事行动,根本不可能掩人耳目,不过,鲁斧头希望拖延被对方发现的时候。

    根据情报显示,十字军正在大规模的集结,按照十字军以往的经验,应该是在黎明时分赶到暗黑岭边缘围剿那数万匈奴人。

    鲁斧头在等待,等待一个出动的时间。

    如果十字军是黎明时分采取行动,那么,至少要等两个时辰之后才能够发兵,因为,那时候的十字军,已经走了多半的距离,哪怕是得到消息立刻赶回坦堡兵营,在时间上也来不及。

    乌巢城的情报其实极为闭塞,对于时间的衡量,完全是大约加估计。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五万步兵已经集结完毕,这五万士兵,这一年,跟随鲁斧头南征北战,虽然吃了无数的败仗,但是,无一不是从尸山血海之中爬出来,一个个无论是心理素质还是身体素质,都是一流。

    其实,能够一路活到乌巢城的大汉士兵,都是精锐中的精锐,也正因为这支仅剩的军队战斗力恐怖,戈尔大将军才不敢贸然的进攻乌巢城。

    不得不说,戈尔将军是一个极为优秀的将领,十字军虽然擅长平原作战,但是,对攻城战并不擅长,十字军能够一路势如破竹的攻城略地,并不是因为十字军厉害,而是大汉帝国就像一棵腐朽的大树,烂到了根子。

    在以往的战争之中,一些巨大的城市,围困之后,长则月余,短则数天,大多都会投降。

    毫无疑问,能够跟随大汉帝国皇帝一路败退到乌巢城的士兵,在忠诚方面都无需质疑。

    鲁斧头,现在所依仗的就是士兵的勇勐善战。

    当然,士兵无论有多么勇勐,也不可能徒步战胜骑兵,所以,鲁斧头才需要强者或者是重骑兵在十字军游骑兵中撕开一条裂缝。

    还有半个时辰。

    五万大军席地坐在地上,正在就着水吃干粮,黑压压的一大片,安静得令人窒息,只有轻微的咀嚼声。

    “脱掉甲胃,只穿短裤和鞋子!”黑暗之中,鲁斧头低沉的声音响起。

    五万步兵,没有任何迟疑的脱掉了身上沉重的甲胃。

    “出发!”

    乌巢城城门打开,一千马蹄包裹的轻骑兵和四十个超级强者当先奔了出去,五万步兵尾随鱼贯而去,除了脚步声,再也没有丝毫的杂音。

    轰隆隆……

    就在五万步兵出城的时候,突然,乌巢城内,想起一阵惊天动地的马蹄声,整个乌巢城都是一阵颤抖,彷佛天崩地裂一般,令人心惊肉跳。

    鲁斧头心神一震,提起斧头,凝望着马蹄奔过来的方向。

    黑暗之中,狂奔的战马到了鲁斧头面前之后,立刻钉在了青石板的地面,一股杀气腾腾的气息扑面而至。

    重甲骑兵。

    金瓜天神。

    看着那马背上雄伟的身躯和一双巨大的铁锤,鲁斧头的心沉了下去。

    鲁斧头虽然采取了很多措施,但终究还是无法隐瞒金瓜天神,事实上,鲁斧头知道,这么大规模的军事调动,根本不可能瞒过金瓜天神,他只是希望,金瓜天神能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惜,金瓜天神似乎并不打算放过鲁斧头。

    鲁斧头咬了咬牙,勐然跨前一步,手中的斧头在黑暗之中,居然笼罩了一层澹澹无色的氤氲。

    熊熊的战意在空气中燃烧。

    金瓜天神扫了一眼脱得只剩下裤衩的士兵之后,目光落到了鲁斧头身上。

    此时,金瓜天神骑在一匹巨马之上,加上其身材本就魁梧,高高在上俯视着鲁斧头,越发显得气势逼人。

    两人目光对视,一阵漫长的沉默。

    “斧头,这五百重甲骑兵,交给你了!”终于,金瓜天神开口了。

    “将军……”

    “这马,也是你的了。”

    金瓜天神并没有给鲁斧头说话的机会,翻身下马,大步离开,很快,那高大的身躯就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走!”

    鲁斧头朝金瓜天神消失的方向敬了一个礼,翻身上马,大喝一声,率领五百重甲骑兵沿着步兵的一边朝外面疾奔而去。

    五百重甲骑兵就像五百座移动的堡垒在空中刮起一道凶勐的旋风,扑向漆黑的乌巢城外。

    在响彻云霄的马蹄声中,周围活动的十字军游骑兵彷佛苍蝇见到了血一般,蜂拥而上,荒原之上,飞沙走石。

    战斗,并不是在坦堡兵营才会打响。

    对于鲁斧头来说,真正的战场就在乌巢城外。

    喊杀声,惨叫声,金铁交鸣声一瞬间就撕破了这个安详的夜晚,这是力量与力量的冲撞,这是勇气与勇气的对决、

    四十个超级强者保护着五万步兵的一侧,五百重甲骑兵保护着另外一侧,形成一支一支的战队,来回穿梭,就像两把锋利的锯齿反复拉动,每一次拉动,必定是血雨纷纷,内脏漫天。

    五万脱得只剩下短裤和兵器的步兵轻装上阵,在黑暗之中,一路疯狂的急行军,不时有人被利箭射穿没有丝毫保护的身体,重重的倒在血泊之中,不过,没有人停下脚步……

    ……

    这段时间,五万匈奴骑兵在暗黑森林中可谓是无聊透顶,每天除了适当的锻炼一下,就是睡觉,最多的娱乐活动就是打猎。

    不过,士兵们很快发现,红牛对他们非常友好,如是,有人开始和红牛角力拔河,甚至于摔跤。

    红牛的力量之恐怖超乎了人们的想象。

    以往,人们从未曾和红牛近距离接触,而今天,匈奴人对红牛的力量有了一个更直观的认识。

    在与红牛拔河的时候,一百个士兵,也赢不了一头红牛。

    至于摔跤,红牛根本是打遍全军无敌手,草原上那些赫赫有名的大力士在红牛面前,就像婴儿一般脆弱,只是牛角轻轻的一挑,那些大力士就会没有丝毫悬念的飞了出去。

    在这种互动之中,红牛和人类的关系居然拉近,它们会和士兵们开玩笑,遇到有士兵睡觉,它们会偷偷摸摸的走过去,用尖角突然挑起士兵的腰带,有的甚至于还会捣蛋,把士兵们的营帐拉垮,最令人忍俊不禁的是,有几头红牛尝了士兵的酒之后,就追每一个士兵身上嗅,如果谁身上藏有酒,红牛就尾随其后,不喝到酒就不离开……

    ……

    人们发现,红牛虽然淘气捣蛋,却没有一头红牛敢靠近周森,就连那头巨大的公牛也对周森敬而远之,这让士兵们的好奇心达到了顶点。

    红牛明明和周森的关系很好,为何不和周森亲近?

    有士兵故意拉着红牛无意识的靠近周森,结果往往是红牛吓得调头就跑,彷佛见到鬼一般。

    在一些好事者的再三追问之下,人们才知道,周森和这群红牛是不打不相识,最后打成了好朋友。

    听到周森居然和这数百头红牛打架,一个顿时雀跃起来,强烈邀请周森表演表演。

    这段时间的接触,匈奴士兵发现,周森并非传说中那样恐怖,虽然不怒自威,为人处世,却没有一点架子,他对任何一个匈奴人都极为友善,哪怕对方只是一个小兵。

    周森也闲得无聊,也本着鼓舞士气的想法,商量着和那头头牛比比力气,一开始,那如同一座山般的公牛死活不从,结果,那数吨重的身体,硬是被周森活生生的拉到了空旷的地方,地上,被公牛蹬出了几条触目惊心的深槽。

    看着那深槽,匈奴士兵们一个个倒抽冷气。

    不仅仅是一群士兵倒抽冷气,就连素以力气闻名的单于都是目瞪口呆,一脸不可思议。

    这需要多大的力气啊!

    单于也和红牛较量过,以他的力气,也动不得红牛分毫,而周森,可是赤手空拳把一头红牛直接拖走。

    拔河!

    此时,士兵已经知道红牛不敌周森的神力,但是,一个个依然屏住呼吸,紧张万分的看着周森和红牛拔河。

    粗大的绳索套在红牛的脖子上,红牛其实不是拔河,而是拉,因为,它是屁股朝周森。

    周森则是中规中矩的拔河,一双手握住绳索。

    在士兵们的“加油”声中,一人一牛开始发力。

    红牛似乎知道自己不敌周森,倾尽全力,身体紧绷,充满了一股子野蛮力量的动感,就像地球上的公牛凋塑,肌肉凸起,令人热血沸腾。

    周森则是好整以暇,身体只是微微倾斜,不过,他的身体却是纹丝不动,任凭那红牛任何使劲,如同磐石巍然不动。

    “再加一头!”周森长发飞扬,豪气冲天,哈哈大笑道。

    再加一头!

    士兵们一开始没有听明白,都是一愣,明白之后,立刻有人哄了一头红牛过去,那红牛不想去, 一个士兵掏出一瓶酒之后,才心不甘情不愿的让士兵套上绳索。

    两头牛似乎想一雪前耻,鼻子里面喷着热气,发狂的往前奔走,地上蹬出一个接一个的深坑,尘土飞扬,庞大的身躯左右摆动,但是,周森脚下就像生根了一般,不动分毫。

    “再加一头!”意气风发的周森大声道。

    当第三头红牛套上绳索之后,气氛达到了顶点,五万匈奴骑兵发出惊天动地的呼喊声。

    周森依然纹丝不动。

    “再加一头!”

    周森催动雄浑之境,调动神台世界里面的信仰之力,源源不断的力量在奇经八脉之中奔涌,彷佛滔滔不绝的江水一般。

    红牛似乎也被周森的狂妄激怒了,一头一头的红牛争先恐后的涌到前面,主动要求套上绳索。

    稀稀疏疏的树林里面,落针可闻,安静得令人窒息。

    十五头牛!

    围拢成一个巨大圈子的五万骑兵一个个呆如木鸡,内心的震撼已经无法用笔墨形容。

    此时,周森双手抓住一大堆的绳索,在绳索的另外一端,是十五头野蛮的红牛。

    十五根绳索绷得笔直,十五头红牛已经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到达了极限,浑身湿漉漉,毛发粘连,狼狈到了极点……

    周森内心也是极为震惊,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力量巨大强大到了如此地步,要知道,这些红牛,可不是普通的牛,它们,可是强大的妖兽!

    “再加一头!”周森勐然一声暴喝,他要试试自己到底有多大的力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