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百花大帝 > 第两千四百三十七章 玉仙子

第两千四百三十七章 玉仙子

    长安没有忘记,入烈天门是为了调查魔域宝库被盗一案,魔域宝库难道就真的是这么简单的被盗了?仔细想想看的话,这都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但是这个事情现在还真的是就这么发生了,说真的,这个事情还真的是让人郁闷啊,现在自己就算是进来了,那么也是没有任何的线索的,但长安从来都是不相信这一点,再这里的话,一定是有着自己不曾发现的事情或者有什么线索是自己遗漏了,现在就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的调查一番,其实也是相当的不错了,不是吗?

    “红妆,看来,现在我们也是有着很多的事情要作了,原本是想要好好的休息一下的,但是现在看来,这也应该是不太可能了,不过这些其实也是真的没有那么的重要的,这一次,我们是一定要好好的调查一番了,说真的,也许这一次,一定是会有着相当不错的结果了!“

    “长安,不管你是想要作什么,我都是会来帮助你的,是的,这原本就是我之前答应你的事情,现在能这么快就完成这个事情的话,其实这也是相当的不错了,难道你不是这么认为的吗?而且,刚才我就已经是调查出了一些相当有趣的事情了,若是这一次不来到这个烈天门的话,可能,我自己也是真的不知道了,长安,你可知道,这烈天从前受到过一次无比严重的内伤?“

    “那一次的内伤,让他的经脉都是彻底的毁了,按照一般的情况来看,这样的情况下手,想要彻底的修复,那么这也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但是让人感到十分意外的情况就是,三日,仅仅就是花费了三日之后,这个男人受损的经脉,竟然是全部都修复了,说真的,这个事情,我现在说出来,你可愿意去相信吗?反正,我这些年来,这个事情,那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而且,给我透露这个消息的人,我现在已经是抓过来了,你现在究竟是想要问什么,我想,他却现在都是会告诉你的,毕竟,现在这个男人已经是被我困在了幻境中,纵然是有着天大的本事,那么此刻,这个男人只怕也是不能翻天了,这么说虽然是有些不对,但这就是事实!“

    “小四,现在你就把你之前和我说的话,再次和长安大人说一遍,记住了,你可一定是要说实话了,毕竟,长安大人不是我,他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说假话了,你现在可是中了我的封印了,你可知道,这一道i封印石长安大人亲手传授给我的,因此,在这个世界上,也就只有长安大人才能解除这个封印,好好的想想,你能有今日,那是多么的不容易,难道说,你还真的是希望自己就此陨落了吗?“

    “红妆大人,您现在自然是什么都不用说了,这究竟是应该要怎么作,我自然是知道的,现在不管是长安大人想要说什么,我都是会全部说出来的,其实这些年来,这些事情我也是真的想要全部都说出来了,这些事情,我也是真的不想再积压了,若是再积压下去的话,那么最后遭殃的人就一定是我了,说真的,事情要真的是变成了这样的话,那么我自己还真的是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应该要怎么样了!“

    “很好,你能有着这么好的想法,那么这接下来的事情,其实就变得十分的容易了,我其实想要知道的事情,这也是十分的简单的,不过就是想要知道,你当年究竟是看到了什么,你为什么说,烈天当年的经脉全部都是因为内伤而毁,而且三日之内又是神奇的复原了,难道这些,不是你的猜想吗?还是说你是真的全部都看到了?“

    “你也是一个修炼者,那么自然就应该是知道的,这全身的经脉若是全部都毁了,这究竟是会引发一个怎么样的结果,这个人就此就完蛋了,这一生只怕都是不能修炼了,难道,这些你就真的是不知道吗?好了,我现在可是一直都是再给你机会,现在你究竟是应该要怎么作,你自己也应该是知道的,难道不是吗?“

    “大人,我这人虽然是实力不行,可是,我一向都是不会说谎的,不错,当年我便是亲眼见到了这一幕,这一幕,我这一生都是不会忘记了,毕竟,这么多年以来,还从来没有一个人是可以完美的修复自身经脉的!不,其实也是不能这么说,想要修复经脉的话,那么就必须是要依靠旁人的力量才可以,想要依靠自己的力量修复的话,那么这也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因此,当我知道了这个事情之后,我自然是十分的吃惊的,但最危险的就是,当时,烈天这个男人竟然是发现了我,当时,他就是想要将我击杀,若不是我的身法够快的话,那么这最后究竟是会发生什么事情,其实我自己也是真的不知道了!“

    “原本我是没有想着我能活下来的,可是再最后的时刻,烈天大人竟然是出现了力量和记忆错乱的情况,我想,这一定是他这些年疯狂的修炼烈天剑法导致,当他清醒了之后,这个男人将那一日所有的事情都是忘记了,可是,我依然是不敢有着一丝的大意,我一直都是再寻找可以从这里出去的办法,我是真的不知道,不知道什么时候,烈天那个男人若是想起了那一日的事情的话,那么最后我是一定会完蛋的,因此,长安大人,我现在将这搜友的一切都是说了出来,其实也是希望可以得到你的庇护!“

    “同时,我也是知道,你加入到烈天门中,其实就是为了要调查这个魔域宝库的被盗一案,我现在百年时可以告诉你,其实这所有的事情都是烈天组哟的,只是,这个男人的实力一向都是十分的强悍的,我至今为止,也是真的没有寻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唯一能寻找到的就是这么一块玉佩,我是希望,这个玉佩可以帮助到你的!“

    “是的,烈天这个男人之前是拥有着四大分身,这四大分身不单单是有着极为强悍的力量,其实也是让他的精神力出现了一丝的错乱,也许,这一块玉佩的主人,那是真的可以帮助到你了,似乎,这些年来,这也是我唯一能作的事情了!“

    这是一块手掌大小的玉佩,通体呈现一种红色,周遭更是透着一股子的杀意,好在长安本身是有着极为强悍的力量,倒是可以压制这玉佩的战意,若是自己没有这么强悍的力量的话,那么只怕是真得是要被这强悍的反噬之力吞噬了,这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才能拥有这样的玉佩呢?不过长安对于这样的玉佩倒是不了解的!“

    虽然说自己不了解,但是有人了解啊,在这天元大陆上,最了解玉佩的人,便是玉仙子,只是这些年来,自己虽然是听过他的名字,但是从来都是没有见过他,其实这也是真的不奇怪的,“好了,我知道,你现在一直都是想要见到玉仙子的,那么,我若是说,我和这个玉仙子是老朋友,那么你相信吗?”在这几个时候,红妆如此说道,

    “我相信啊,我之前不是和你说了吗?只要是你说的事情,那么不管是什么,我都是会相信的,别人不能做到的事情,但是这些对于你来说,还真的是不算什么的,难道不是这样的吗?好了,现在你既然都是认识这个玉仙子的话,那么现在找到玉仙子,就是唯一需要作的事情了!”

    “好啊,长安,我虽然是喜欢看你着急的样子,但是太着急了,那么这就真的是很不好了,放心,现在这个事情,你自然都是可以交给我的,只要是有我在的话,那么找到玉仙子这个事情,自然是十分容易的!”

    “我可是有着昔日,他留给我的信物,我若是想要见到他的话,那么只要是捏碎了这个信物的话,这就很容易了!”顿时,红妆直接是捏碎了这一块信物,玉仙子的信物自然是玉了,“红妆,在经过了这么多年,你终于是想起我了是吗?好啊,这可真的是太好了,我以为,这些年来,你也一直都是没有是吗机会能让我出手了,但是现在你还能想起我,倒是不枉我们相识了一场!”

    “好了,你现在自然是是吗都不用说了,我是什么都知道了,这个长安,若是某一日真的是离开了你之后,那么这最后究竟是会发生什么事情,这个小子最后的实力又是可以变成什么样子,我现在也是真的十分的好奇的,不过算了,这些事情,我现在也是真的不怎么在意的,长安,你手中的这一块玉佩,原本是我的东西,叫做血之玉!”

    “这东西有着极为强悍的力量,说真的,就算是现在的我,那么都是没有绝对的把握可以压制这样的一份力量的,只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力量,你竟然是可以完美的压制了,说真的,这还真的是让我十分的意外的,这还真的是相当的不错啊!”

    “这原本是我的东西,可是后来,我将这一份血之玉送给了一个男人,现在你们自然是知道了,这个男人就是烈天,而烈天也是因为有了这个血之玉之后,他的身体才会发生了惊人的变化,不管是遭受到了怎么样的伤害之后,那都是可以在瞬间复原了,这个男人原本就是不适合修炼的,可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在这个男人得到了这个血之玉之后,他整个人都是发生了一些变化,他开始对强悍的力量无比的喜欢,深圳市,开始收集这些强悍的力量!”

    “好吧,我现在还是先说说我和这个男人之间的关系吧,其实这个男人是我的弟子,我原本是不想让他修炼的,但是后来,看他是真的想要在修炼之路上走下去,最终我是心软了,而最后这事情是变成了这样,这也是我没有想到的,因此,在经过了这么多年之后,我就一直都是想要去弥补这个过失,烈天这个男人后来更是得到了蚩尤的神力!”

    “自身的功力那是变得更加的强悍了,是的,当时就是是我的话,那么这都是没有办法战胜这个男人了,这是因为,之前我和这个男人激战过一次,这个男人在得到了神力之后,自身的实力果然是变得极为的强悍了!我不是她的对手,因此,我在重伤之后,一直都是隐居了这么多年,其实这些年来,我也一直都是在等待一个机会,是的,我等待的就是你,而在经过了这么多年之后,你这个男人终于是来了!”

    “你可知道,这个烈天为什么要进入到魔域宝库吗?那是因为在这个宝库中,有着她想要得到的力量,而她现在也是终于得到了这样的一份力量,因此,这些年来,这个男人一直都是在疯狂的修炼,是的,在经过了这一番疯狂的修炼之后,这个男人虽然是获得了极为强悍的力量,但是相对的,她的记忆其实也是出现了一丝的错乱,因此,你若是现在想要将此人击杀的话,那么现在这就是最好的机会了!”

    “不过,你现在也是真的不能有着一丝的大意,就算是这个男人的精神出现了错乱,可是这个家伙的事情那是变得越发的强悍了,你可千万是要小心了,就算是你现在有着相当不俗的力量,但是你也依然是没有办法超越这个男人的,你可知道,这些年来,这个男人可是一直都是在疯狂的修炼吗?现在这个男人可是将这一份神力修炼到了什么地步了呢?早就已经是修炼到了最为完美的地步了!”

    “我这是怎么了?我难道说精神意志都是错乱了这么些年吗?不过,。现在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好了,我现在所有的功力也是全部都恢复了,小四,你这个男人竟然还没有死,是了,现在这全部都是我的错了,可是我现在也是真的不能给你任何的机会了,现在你这个男人就一定要死在这里了,是的,这就是你唯一的选择了!”

    “小四,你以为,你一直都是在躲避,那么你就真的是可以躲避的了吗?那么我现在便是可以告诉你了,其实你自己也是安稳了这些年了,你的心中早就应该是十分的满足了,那么你现在究竟是要变成一个什么样子,那么你自然是十分的清楚了,难道不是吗?现在你这个男人就给我去死吧,似乎,这就是你唯一的选择了,若是可以的话,其实我自己也是真的不想让事情变成这样的,但是你知道的事情,也是真的太多了,那么这也是真的没有法子了!”

    “烈天,你这么作,可能就真的不是很好了,我现在不是来了吗?那么我现在便是可以告诉你了,只要是我在这里的话,那么你就休想去伤害任何人,是的,我就是这么认为的,关于你的所有的事情,我现在也是全部都知道了,现在我既然是来了,那么久一定是要亲手将你这个男人击杀的,虽然你这个男人的实力那是十分的强悍,但是我现在若是想要将你击杀的话,那么这个事情对于我来说,这也是相当的容易的!”

    “谢长安,你这个小子还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了,其实对于你这个小子我是十分的看重的,可是为什么你久一定是要让自己落入如此的境地呢?我之前究竟是怎么说的,我说,你这个小子若是归入我的门下,那么最后就一定是会有着一个相当不错的结果的,可惜啊,我之前说的这些,你也是真的都没有放在心上,不过,这些其实对于我来说,也是真的没有那么的重要了!”

    “是了,你这个男人果然就是一个该死的人了,你现在想要知道的一切,你都是已经知道了,我也是知道,你去找了玉仙子了,你有着血之玉的话,那么久可以战胜我了是吗?真的是没有想到啊,你竟然是会如此的天真,那么我现在便是可以告诉你了,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师父,你现在明明都是来了,可是为什么你就是不愿意出来呢?哼,你还是和过去一样的啊,就是喜欢让旁人来为了你出头,想想看,昔日你是有着多少的弟子呢?但是现在这些弟子究竟是去了什么地方了呢?是的,这些弟子现在全部都是因为你而陨落了,你认为在过去了是这么多年之后,我就真的是不能给它们一个交代了是吗?”

    “孽徒,都是到了这个地步了,你竟然还是要 如此说话,好,我现在也是隐居了这么多年了,我现在也是真的要好好的和你战斗一次了,我倒是要看看,道理这个时候了,你这个小子究竟是有着多么的强悍力量了,之前,你能战胜我,那么现在呢?你还有这个实力吗?”

    “现在我便是让你好好的感受一下,这个血玉大阵究竟是有着多么强悍的力量了,其实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自己也是真的没有想到,我竟然是真的会使用这样的一份力量,不过这些,我是根本就不在乎的,来吧,现在你究竟是有着怎么样的力量了,那么我现在还真的是想要好好的看看了!”

    “难道你是忘记了吗?你这一身的本事都是我传授的,而你现在竟然是想要用我传授给你的力量来对付我,哈哈哈,这还真的是相当的有趣了,不过,你若是真得分可以完成,能做到这一点的话,那么你自然是可以试试看了!”

    “师父,在经过了这么多年之后,你终于是将这个血玉大阵修炼完成了,说真的,你能做到这个地步,我自己也是真的没有想到的,不过,这也是你最后的机会了,此前,你就已经不是我的对手了,而在经过了这么多年之后,难道你还真的是能战胜我吗?”

    “好,现在师父你既然都是把话说到了这个地步了,那么我现在就证明给你看,其实在很多年前,我的力量就已经是超越你了,不过就是区区的血玉大阵而已,其实这也是真的没有什么的,这些对于我来说,当真是不算什么的!”

    这血玉大阵可是玉仙子的成名绝技了,这些年来,玉仙子一直都是想要将这个大阵修炼到一个最为完美的地步,可是在经过了这么多年之后,这个事情,也一直都是没有完成的,说真的,这还真的是十分的可惜的,不过,在经过了这么多年之后,师父还真的是将这个事情完成了!“

    “也不知道,师父这些年来,究竟是吃了多少的苦,才会有了今日的力量,“师父,其实这些年来,我也一直都是在寻找你的,你这样的一个人,明明就是有着这么强悍的力量的,可是你就是不愿意加入我,你若是愿意加入到烈天门的话,那么我这烈天门自然是可以变得更好的,这么多年以来,这大长老的位置,弟子这些年来可是一直都是为你留着的,怎么?难道这些你就真的是不知道吗?”

    “我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呢?不过你也应该是知道的,不管你是作了什么,但是这些年来,我的答案也是真的没有任何的变化,是的,不管是过去了多少年,这些事情,全部都是没有任何的变化,现在你还能说什么呢?来吧,因为你的原因,已经是让这魔域变成了如今这般模样,我这个作师父的,还真的是十分的难过了,因此,现在还真的是要好好的和你战斗一次,毕竟,也只有这样的话,这魔域才能真的是恢复正常,其实我知道,这么作,虽然是有些麻烦,但是我的心中,根本就不会这么认为的,难道你不是这么认为的吗?”

    “师父,我这一身的本事都是你传授给我的,可是你现在竟然是要亲手嫁囊我击杀,那么既然结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为什么当年你要让我去修炼呢?我若是能安静的作一个寻常弟子,其实这自然也是没有那么多的事情了,可是,最后我还是修炼了,我当时就是发誓了,只要我开始了修炼之后,那么我最后就一定是要让自己成为最强的人!”

    “我知道,想要成为最强的人,这还真的是相当的不容易了,但是在这一条路上,我也只能是一直这么走下去,不管是任何人这都是不能阻挡得,师父,早在很多年前,你就应该是知道,我究竟是一个什么性子了,只要是我认可得事情,那么我就一定是会全部完成得!”

    “是啊,你这个小子究竟是一个什么性子,我自然是知道得,因此,我才说,你这个男人那是真的不能留下了,若是一直让你如此的话,那么这天,只怕都是要被你掀开了,你说的对,其实你变成了现在这样,这也全部都是我的错,这既然是我的错的话,那么我现在就有理由将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回归!”

    “长安,现在这个战斗和你也是没有什么关系了,记住我刚才说的话,你的力量,可不是现在就能使用的,你是我最后的希望了,我若是真的无法战胜了这个男人的话,那么到时候,你再出手,我想着也是可以的!”

    “长安,我知道,此刻你心中究竟是再想什么,不过,越是再这个时候,你就越是不能着急了,怎么?难道这个事情对于你来说,就真的是那么的难以忍受吗?还是说,你就真的是认为自己的势力已经是强悍到了这个地步了,当真是可以可以战胜了这里所有的人了,其实这也是真的不可能的,任何人都是不能说自己的实力已经是修炼到了极致了,是的,任何人都是不可以的!”

    “师父啊,这个谢长安可是我烈天门的弟子,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认为我会为难她吗?不会的,这个小子的实力越是强悍的话,那么我就越是高兴,因为,只有这个男人的实力越发的强悍,那么最后她才能帮助我完成更多的事情,其实这也是一个十分正常的事情了,怎么到了你这里,这个事情竟然是会变得说这么多恶不容易呢?”

    “好,非常好啊,看来,你现在对于自己的实力那是十分的自信了,既然去是这样的话,那么我现在还真的是要好好的感受一下,你这个小子再经过了这么多年的修炼之后,自身的实力究竟是修炼到了什么地步了,其实这也是真的十分的有趣了,毕竟,再过去了这么多年之后,我也终于是可以再次和你交手了,这对于我自己来说,其实也是一个考验了!”

    “我自己也是隐居了这么多年了,那么我现在自己的功力究竟是修炼到了什么地步了,其实在这个时候,我自己也是真的想要知道的,当年我不能完成的事情,我现在也是真的要完成了,这还真的是不错了,你说,这一次这个结果,最后究竟是会变成什么样子呢?来吧,我现在就来好好的感受一下,你这个小子现在究竟是有着怎么样的力量了!”

    “你以为你现在是真的破解了我的这个血玉大阵吗?其实并没有,你之前破坏的不过就是最为外层的力量而已,但这血玉大阵的核心,你是不能破解的,你的功力不够,因此,你现在就先给我安静的待上一段事件好了!”

    “这一战,我是赢定了,烈天,你这个小子究竟是有着怎么样的力量,其实我也是十分的清楚的,你这个男人擅长防守,但是这些东西,对于我来说,那是真的没有任何的作用的,我知道,你此前也是将这一份无比强悍的力量注入到了我的体内了,你想要借此让我的力量溃散,不得不说啊,你的这个想法那是真的很不错的,只是在经过了这么多年之后,我的力量其实也是在不断的进化的,这些,你也应该是相当的清楚的,不是吗?”

    “我之前就是说了,你这所有的力量都是我传授给你的,而你现在竟然是要用我传授给你的力量来对付我,那么换作是你的话,那么你认为你真的就是可以完成吗?想来,这也应该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了!”

    “我的这个血玉大阵可是专门为了你而准备的,你说现在这究竟是会变成什么样子呢?现在你也应该是知道了吧,在面对如此强悍的这一份力量的时候,那么就算是你,其实也是这点呢没有任何的法子的,是的,这个大阵得力量就是专门来克制你的力量的,现在你纵然是有着极为强悍的力量,那么这也是没有任何的作用的,因为,你这一身的力量其实都是被封印了!”

    “到了现在的这个时候,你也是千万不要想着,你是可以依靠你自己的力量来压制这样的一份力量的,那么我现在便是可以告诉你了,其实这个事情,那是绝对没有可能的,你不管是作了什么,这最后的结果其实都是不会有着任何的变化的,你的心中,现在难道就真的是没有一丝的恐惧吗?我想是有的,但是在面对这样的一份恐惧的时候,你这个小子,现在究竟是可以作什么呢?是的,你现在当真是什么都不能做到的,说起来,现在这个事情变成了这样,这还真的是是让人十分的难过的,你原本若是好啊后的作我的弟子的话,那么这最后自然是不会变成这样的,但是你最后却没有这么作,你从来都是认为自己就是对的!”

    “当你有了这个想法的时候,你就已经是错了的!现在你就好好的感受以一下,当年被你害死的那些人,之前究竟是经历了怎么样的痛苦吧,反正,这些事情,对于你来说,你也应该是早就已经是十分的清楚了,现在这样的感觉,究竟是怎么样的呢?不过,你现在也应该是没有什么机会可以去说了,我现在究竟是说了什么,你自然而于是不能感受到了,真的是太可惜了,你自己竟然是会变成了这样!“

    这血玉大阵中竟然是出现了丝丝的波动,这样的一份波动竟然是如此的厉害,说真的,这一点,就算是长安只怕也是真的没有想到了,“哈哈哈,这还真的是相当的不错了,只是师父,这些年来,你似乎也是真的小看我了,这区区的反噬之力,其实对于我来说,那也是没有任何的作用的!”

    “反噬之力?你这个小子这些年来,倒是越来越没有见识了,这怎么会是反噬之力呢?这可都是最为强悍的剑气啊,怎么?难道说你现在都是没有感受到吗?这还真的是有些可惜了,这雪玉大阵,原本就是一种剑法,这其实就是你当年一直都是想要学习的剑法,只是这些年来,你一直都是没有机会去学习而已,怎么?难道这些事情,你是真的忘记了吗?”

    “是啊,我怎么可能会忘记呢?但是我现在自己的实力已经是变得极为的强悍了,我现在自然也是不在需要你的这一份剑气了,但是,这毕竟是我之前的想法,而我现在想到的则是,这剑法现在既然都是在我的身边的话,那么我现在便是将这一道剑法彻底的吸收了,我想,这也应该是相当的不错了,难道你不是这么认为的吗?”

    “我不单单是这么想的,而且,我现在也是这么作的,说真的,师父,你身为玉仙子,你这所有的力量都是源自玉佩,可是你身上的这些玉佩若是出现了碎裂的话,那么这最后究竟是会变成什么样子呢?我自己还真的是十分的好奇的,从以前开始,我就知道,你对于自己的玉佩那是看护的很好的,有着很多的结界来保护它,但是这些东西,那是真的没有任何的作用的!”

    “因为,你的玉佩现在早就已经是碎裂了,怎么?难道这些你就真的是丝毫都不知道吗?你不是一向都是说自己的实力那是十分的强悍的?那么为什么在拥有了这样的一份力量之后,你金发果然是什么都不能完成了呢?说真的,师父,我原本是真的想要和你好好的战斗一次的,但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你早在很多年前就已经hi给你是遭受到了极为严重的内伤了,这一份内伤那是限制了你的全力,不然的话,你怎么可能会让我说这么多呢?你究竟是一个什么性子,我是知道的,而这些年来,你一直都是在强行修炼冰玉神功,怎么样?这冰玉神功可不是那么好修炼的吧,你越是疯狂的修炼,呢么你最后就越是会遭受到极为严重的反噬!”

    “虽然说师父你有着相当不俗的功力,可以暂时的压制它,但是这一份压制自然也是需要耗费大量的功力的,因此,我现在若是没有猜错的话,你现在能使用的力量不过就只有三成而已,可是仅仅石这三成的力量,你竟然都是可以爆发出十成的力量,说真的,这还真的是让人十分的意外了!”

    “但这也就是你能做到的极限了,你若是想要再次战斗的话,呢么现在看来,这也应该是不太可能了,我知道,师父,你的性子一向都是不服输的,但此刻,你就算是真的不舒服,那么这也是没有任何的作用的,是的,现在你唯一能作的,就是将自己所有的希望都是交给长安,其实这原本就是对的,长安,都是到了这个时候了,难道说,你现在竟然都是不愿意出手吗?”

    “你以为我就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吗?那么好,我现在便是可以告诉你了,你虽然说是继承了相当强悍的力量,但是这样的一份力量,这些年来,你而于是真的没有怎么去使用他的,因此,你现在若是贸然使用的话,那么这最后究竟是会变得怎么样呢?这就是会让你一身的功力就此消失,从此之后,你这个小子就会变成一个废人,难道你还真的是希望自己变成这样吗?”

    “玉仙子师父,一向都是这样的,你可知道,他这一身的功力究竟是怎么来的吗?那就是通过吸纳之法将旁人的功力吸收而来,它们这些人的遭遇都是和你一样的,都是为了要和我战斗,而在和我战斗的过程中,体内的反噬之力突然爆发,原来,这些弟子早就已经是被玉仙子控制了!”

    “当年我就是这些人中的一员,而红妆当年也是差点儿让自己变成了这样,好在,最后,红妆有着相当不俗的功力,这才没有变成一颗棋子,但是长安,你和所有的人那都是暴怒一样的,你认为现在这个事情,你就真的是可以做到吗?”

    “那么我现在便是可以告诉你了,其实这个事情,你是真的无法做到的,你这一身功力马上就是要变成玉仙子的力量了,我知道,你现在一定是十分的愤怒的,你若是现在想要来改变这一切的话,那么你现在就应该是要听从我的吩咐,在这个时候,只有我才能真正的帮你,这些事情其实你自己也应该是之傲的,难道不是这样吗?”

    “长安,你可不要听这个烈天胡说,这个男人最为擅长的就是离间,当年我的好呢多弟子都是因为中了这个招式之后,才会被他在暗中击杀的,若是真正的交手的话,这个烈天纵然是有着相当不俗的力量,但是他想要战胜我的这些弟子,那么这也是绝对没有可能的事情了,因此,长安,你现在就一定是要冷静!”

    “我一向都是十分的冷静的,因为,我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事情!”长安笑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