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低调为王 > 一千四百五十六 这都是陆寻的人情!

一千四百五十六 这都是陆寻的人情!

    “徐优?”

    骤然听到朱清湖之言,陆寻先是一愣,旋即便想起徐优是何许人也,只不过对于此人,他并没有太过深厚的交情。

    徐优原本是老月宫的天才,本身也有七境大成的修为,当初跟锦岚一起, 是孔心月的左膀右臂,也是月宫的元老之一。

    后来锦岚背叛孔心月,徐优并没有什么作为,直到陆寻的出现,让老月宫土崩瓦解,她才再次做出选择, 加入了新月宫。

    说实话,徐优优柔寡断的性子,很不入陆寻的眼, 之所以将之收入新月宫,除了看在孔心月的面子上,还看在对方大哥徐放的面子上。

    而此时此刻,当陆寻听到朱清湖提到徐优的名字时,其嘴角边上不由翘起一抹弧度。

    暗道这个明珠王朝的女人,自以为找到了致富密码吗?

    陆寻身为大玄文师学院的天才,自然是知道每一次轮回海试炼,大玄王朝跟明珠王朝的竞争,那真是如火如荼。

    而这一次的明珠王朝之所以如此低调,不是因为良心发现,而是因为杀人盟盟主太猛了,而杀人盟盟主又自称跟陆寻有关系。

    当初在火莲岛现世之时,杀人盟盟主的风采,让朱清湖感到害怕了。

    尤其是她那个时候,连八境都没有突破到,拿什么跟杀人盟盟主斗?

    后来杀人盟盟主的名头越来越大,更没有避讳跟陆寻的合作,这就更让朱清湖感到不安了, 再也不敢去招惹大玄文师学院的人。

    只是朱清湖没有想过会有这样的一天,自己竟然需要用跟大玄文师学院天才的交情,来保住自己的一半财富。

    刚才朱清湖所说的话有些不尽不实,她跟徐优确实在中级海场中合作过一次,但那也只是为了各自的利益,并非精诚合作。

    只是因为她们的对手是一名初入八境的海族,若是两人不联手的话,说不定会被各个击破,但要说交情,那就见仁见智了。

    可朱清湖不愿放弃这最后的一根稻草,看刚才秦不归等人的样子,也未必真跟陆寻有多深的交情,不还是保得一半的财富吗?

    相对来说,对于那近万的试炼积分,朱清湖反倒是没有看得那么重。

    反正明珠王朝这一次未必就是垫底,守着那些积分又有什么用呢?

    “陆盟主,想必你也知道, 陆寻……师弟在大玄文师学院创建了一个叫新月宫的组织,而徐优师妹, 就是新月宫的一员!”

    似乎是生怕对方不知道徐优是谁,朱清湖不由再次解释了几句,听得他说道:“陆盟主,可否……可否看在徐优师妹的面子上,高抬贵手?”

    不得不说,这个明珠王朝的第一天才卖相极好,此刻被关在牢房之中,更有一种楚楚可怜的模样,哪怕这是她有意装出来的。

    有些时候,女人行事比男人更加方便。

    若杀人盟盟主真是个怜香惜玉之辈,恐怕看到这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再硬的心也要软下来了。

    可惜陆寻出海之前,曾经特意去了解过这些八大王朝有数的天才,他自然是知道朱清湖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若不是这一次自己表现强势之极,恐怕这个女人真要跟商鼎王朝和汉邦王朝同流合污,对大玄王朝落井下石了。

    虽然后头没有听说过朱清湖针对过大玄王朝,但陆寻也不会天真地认为这女人真就良心发现了。

    这就是个面若桃李,心性狠辣的女人。

    “抱歉,本盟主只认陆寻,不认什么徐优师妹!”

    心中这些念头转过之后,陆寻接口说出的两句话,让得朱清湖的一颗心不由沉到了谷底,她自己这是俏媚眼做给瞎子看了。

    这些个海族半点不懂风情,难道看不到自己这楚楚可怜的模样吗?

    “这个朱清湖,真以为杀人盟盟主如此好糊弄吗?”

    另外一边的秦不归和秦道对视了一眼,他们旁观者清,看得自然更加明白。

    以明珠王朝跟大玄王朝的历史恩怨,想必杀人盟盟主早就了解得清清楚楚了吧?

    “废话什么,赶紧交钱保命!”

    似乎是得到了自家大人的授意,此刻的余荡再次变得耀武扬威起来,见得他径直走到明珠天才们的面前,脸上神色凶神恶煞。

    “唉,真是倒霉!”

    明珠王朝的天才们一个个垂头丧气,最终却只能自认倒霉,交出了自己的芥子镯,否则这条性命能不能保住,都还是两说之事。

    连明珠王朝都是如此下场,另外一边汉邦王朝的那些天才们,也就不再作他想了,一个个乖乖交钱保命,对此陆寻倒是没有落井下石。

    以他现在的实力和地位,对这些连八境都没有的小蝼罗根本提不起什么兴趣,那都是伸出一个手指头就能碾杀的蝼蚁。

    “嗯?”

    只是让这两大王朝的天才都有些忿忿不平的是,当那余荡兴致勃勃去收取唐渊王朝天才的芥子镯时,竟然又被那杀人盟盟主说教了一番。

    “这些家伙,也只收一半吧!”

    当杀人盟盟主口中这句话传出之后,不仅是汉邦明珠两大王朝的天才心有不甘,那边正秦王朝的天才们也是愣了一下。

    “看来他给这个面子,并不是因为秦道先前的乱攀交情啊!”

    秦不归看起来长得高大威猛,实则心思转得极快,暗道秦道先前的所作所为,未必便没有被杀人盟盟主看出来,只是对方故作不知罢了。

    “你们可要记住了,这是欠陆寻的人情,将来可都是要还的!”

    果然不出秦不归所料,当他心中念头刚刚转过之时,那个杀人盟盟主便是施施然开口了,也让他心中的猜测得到了证实。

    这家伙不是真的因为他们跟陆寻或是大玄王朝天才有交情,只是单纯地为陆寻着想罢了,不愿过多得罪他们两大王朝。

    如此一来,如果将来大玄王朝的天才,或者说陆寻遇到了什么难事,因为今日的这个人情,他们必然不可能再袖手旁观。

    甚至这其中两位,乃是正秦王朝和唐渊王朝的第一天才,那么从某种程度来说,这两大王朝的高层强者们,也必须要承认这一个人情。

    事实上真正的原因,也确实是陆寻不想过多得罪这些大王朝,免得大玄王朝树敌太多,以后被对方联手针对,那压力可就大了。

    哪怕陆寻对大玄王族没什么好感,但他的家毕竟在大玄王朝境内,将其他王朝都得罪完了,那不是明智之举。

    “嘿嘿,这一次可真是赚得盆满钵满啊,而且还没有花费什么力气!”

    接过余荡屁颠屁颠送过来的诸多芥子镯,陆寻脸上不由露出一抹满意的笑容,暗道这样的赚钱机会,再来几次也不嫌多啊。

    只是陆寻知道,这种机会应该是不会再有了。

    天外来客几乎都被他搜刮干净了,八大王朝也只剩下三个王朝还完好无损。

    其中周武王朝和大玄王朝自不必说,龙夏王朝的夏摘星,陆寻暂时还不想招惹,毕竟对方没有得罪过自己。

    显然这样的机会不可能再有,离轮回海试验结束的时间已经不多了,陆寻必须得为自己接下来的计划打算一下。

    因此陆寻没有再去管身后那些人族天才幽怨的目光,带着余荡便离开了圣地大牢。

    至于接下来要做什么,他还需要好好斟酌一下,这才能保证万无一失。

    而当陆寻将收到的诸多试炼令积分,全部划拨到自己的试炼令中后,自然是再次引起了一番震荡。

    某些老家伙们,都再也坐不住了。

    …………

    荡海城,海防大堤!

    大堤之上,除了各大王朝的老家伙们,如今又多了一道年轻的身影,自然就是商鼎王朝已经退出试炼之争的商古阳。

    这位商鼎王朝的第一天才,经过数日时间的休养,再加上骆觉给出的丹药,伤势已经差不多大好,再也不是当时那种萎靡的模样了。

    只是一看到试炼个人榜石碑榜首的那个名字,商古阳就不止一次咬牙切齿。

    因为那个名次,原本是有可能属于他商古阳的。

    若榜首依旧是夏摘星也就罢了,偏偏就是他商古阳最恨的人占据了那个位置。

    而且陆寻能登顶榜首,就是因为他商古阳贡献的三万多积分。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商古阳一手将陆寻推上了那个位置,是他给最怨恨的人做了嫁衣。

    这种憋屈,不是常人所能忍受的。

    “混账东西,最好是死在忘川界内!”

    商古阳心中无时无刻不在诅咒着陆寻在忘川界内身死道消,可又有一个声音在影响着他,那就是陆寻很可能成为这一次忘川界之行最大的受益者。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恐怕商古阳要再一次气得吐出一口老血,而他清楚地知道,这样的结果很可能会出现。

    如今陆寻伪装成杀人盟盟主,好像已经混进了忘川圣地的高层,连那些圣地长老们都没有排斥,这已经很能说明一些问题了。

    想到这些东西的商古阳,不由有些患得患失,而他的目光从来没有离开过那试炼个人榜石碑,恨不得直接去将那个名字给抠下来。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