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八零读书 > 我有一身被动技 > 第一〇二五章 洪当兄,愿受主保佑你!

第一〇二五章 洪当兄,愿受主保佑你!

    “一九?”

    洪当眉眼一竖:“你九,还是我九?”

    “洪当兄是在想屁吃吗?”

    徐小受嗤笑,一副杀手贪婪本性乍现:“破阵在我,兄台不过是小小的火力吸引者,若无在下,你连一成灵药都得不到。”

    “一九不可能!”洪当冷笑,“哪怕居大功在你,破阵在你,我只是吸引火力……没有四六,我不答应!”

    “二八!”

    “四六!”

    “三七!”

    “好成交,就三七分,我三你七!”洪当突然一口应承下。

    他毕竟不是灵阵师,如要强攻这结界,恐怕只会惹来神农药园守护者的反击。

    届时别说三成了,恐怕连一株圣药都拿不到。

    既如此,双呆能破阵,洪当乐得清闲。

    只是吸引一下火力而已,又不会死,洪当对自己的保命手段十分自信。

    而从“一九”退到“三七”,如此夸张的利益分配,洪当也看到了双呆的贪婪本性。

    他终于相信,神农药园中出品的灵药,或许真如对方所言,十分神奇。

    否则,这家伙早就什么“五五分”,最后背刺自己,直接拿十成十了。

    能让步至此,恐怕也是因为不想耽搁时间,等到太多人过来的缘故。

    “合作愉快。”徐小受唇角一翘,伸出了手,他在想根本不会有人想和杀手握手。

    洪当瞥了一眼,确实不想搭手,只说道:“我需要吸引什么火力?”

    徐小受早有预料,也不尴尬,放下手后道:

    “我破阵之后,会有一个只容一人进出的通道出现。”

    “届时洪当兄先进去,随便摘一圣药,会触发守护者应激出手。”

    “你直接逃跑即可,毕竟先前那位都能跑掉。”

    随便摘一圣药,还即可……洪当听得眉眼狂跳。

    听听,这是人话?

    神农药园,到底会给人怎样的惊喜?

    “双呆兄一直说的那位,到底是……”洪当忍不住问。

    他可太好奇了,有人能在这贪婪的双呆面前出手,截至最后,双呆都不敢去碰一下神农药园。

    这得是多强之辈?

    威慑力十足啊!

    “他……”徐小受却迟疑,真诚之人,非到万不得已,并不是很想撒谎。

    “双呆兄,别忘了,合作关系!”洪当呵呵一笑,一副你不说,我便不合作了的表情。

    徐小受无奈,摊手道:“他,就是徐小受。”

    “徐小受?”

    “嗯。”

    “一个徐小受而已,给双呆兄吓着了?”洪当不可思议。

    他当然认识徐小受!

    跟着饶妖妖、滕山海征战云仑山脉的时候,虽然没有正面出手对付过这个徐小受。

    但道听途说,那家伙搅屎棍一个,修为微弱,却到处兴风作浪,简直就是一个不甚,神形俱灭的典型。

    可惜……

    截至目前为止,徐小受应该还没死。

    也就是说,连“半个不甚”,那家伙都还没搞出来,依旧活得快活。

    “徐小受,可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徐小受化身的双呆冷笑,声音一扬,劝诫道:

    “我作为金牌猎令杀手,这次就是从中域而来,想要猎杀徐小受。”

    “只不过,尚未碰面,我已落入他的局中。”

    “孤音崖上,洪当兄还记得那小子硬抗饶妖妖、滕山海之流而不落下风吧?”

    “相反,你我二人,在那等场面中,却如个局外人一般,完全插手不入其中,最后反被人拿捏,掉入了深海之下。”

    “从这,洪当兄难道还看不出来徐小受的能力有多强?”

    洪当愣愣听着面前的双呆说完,完全没想到,在这个徐小受的敌人眼中,对宗师境界的那小子,评价如此之高。

    但仔细一想,双呆的评价,似乎并不为过?

    “受到鄙夷,被动值,+1。”

    信息栏突然一跳。

    徐小受微怔,看洪当的表情,不至于是如此心理想法吧?

    现场又没第三个人……

    哦!

    又是你啊小师妹。

    怎的了,没人夸我,你也不夸,那我夸夸自己还不行了?

    徐小受突然就来劲了,摇着头,感慨着说道:

    “说起徐小受,现在我是完全不敢惦记他的人头了……”

    “徐小受之才,不亚于我;徐小受之智,冠绝剑仙;徐小受之勇,至少孤音崖上无人可匹;徐小受之能,可以说除了素未谋面的第八剑仙,迄今我找不出圣神大陆上,有何人能出其右!”

    这不加掩饰的赞赏,着实给洪当说懵了。

    “受到怀疑,被动值,+1。”

    “受到嫌弃,被动值,+1。”

    呵呵,又是你啊小师妹……徐小受就差回头瞪一眼隐藏在白窟小世界中的泪汐儿了。

    “双呆兄,对徐小受的评价这么高?”洪当狐疑,某一刻他甚至怀疑双呆其实暗中是徐小受的同伙,否则怎会如此夸赞一个宗师小辈?

    徐小受平静道:“最了解对手的人,不正是他的对手?”

    洪当:“……”

    他一时接不上话。

    宗师小辈而已,再怎么兴风作浪,能翻上天不成?

    如若碰面,他自信单打独斗之下,徐小受不是他的对手!

    “洪当兄呐……”

    徐小受望着他的不屑神情,语重心长道:“送你一句劝,哪怕你真的加入了圣神殿堂,以后遇到那姓徐的,撒开腿跑,兴许还能留得一条狗命。”

    “呵呵!”洪当冷笑。

    他不理解双呆为何对这么一个小辈如此忌惮,才宗师啊!宗师!

    但是……

    小小杀手,本在中域盘桓,苟且偷安。

    如今来到东域,见到了圣人大战之流,在这般影响下,又被其中一方的棋子徐小受的能力所震撼,继而胆怯。

    情有可原!

    “双呆兄怕归怕,可不必将畏惧,强加我身。”洪当嗤笑。

    他想着或许便是因为被吓破了胆,双呆才在徐小受开启神农药园的时候,甚至不敢过去分一杯羹。

    如此暴殄天机,洪当心头更看轻了这杀手一筹。

    “唉……”

    徐小受上下打量着这肌肉虬结,头脑简单的赤膊大汉,不再多言,只轻轻一叹。

    言尽于此。

    他不想为自己树立多一个敌人,所以能劝退一个是一个。

    但奈何世人根本不晓得他徐小受的恐怖战绩,只知其中冰山一角,于是面对时,总是小觑于人……这,为之奈何?!

    “说回正事吧。”

    洪当不想聊那可恶的徐小受了。

    他一想到自己没有提前到来,分到神农药园一杯羹,就悔恨自己先前为何脚步放缓那么多,总是在警惕空气中的假想敌。

    可惜、可惜……

    “守护者是谁?”洪当盯着结界,猜想着如此神奇的神农药园药园,守护者不可能平凡。

    “一个巨人。”徐小受心神也拉了回来,正色道。

    “巨人?”洪当一凛,想到了先前一路走来听到的嘭嘭声响,心说那不会就是巨人追逐偷药者徐小受的脚步吧?

    “巨人多大?”洪当问,事关生死,他必须清楚自己需要吸引多强的火力。

    “三丈多高吧。”

    徐小受斟酌着用词,怕吓跑了这第一个合作者。

    嗯,三百丈和三丈多,确实是一个概念没错吧?

    那还可以,我龙魂附体之后,超过十丈……洪当闻声点头,再问:“巨人多强?”

    徐小受想了下,再诚恳应道:“徐小受王座之躯或能敌之,但我毕竟没见他们真打起来过,所以这应该算是起步的对抗巨人的条件。”

    嗯,起步条件是王座之躯,但上不封顶,这也算诚实对答了吧?

    那也可以,我就是举世罕见的王座之躯,召唤龙魂后,普通王座之躯,甚至不是我的对手,徐小受能敌之,我亦可以……洪当想着,再点头道:“巨人数量几何?”

    “就一个。”徐小受声音一重,这题我会,且你不怕!

    “呵!”洪当这下笑了。

    “双呆兄放心,我进去只摘一圣药,但圣药品类,必须任我先选,事后兄台不得与我相争!”

    “至于区区巨人,片刻甩开后,我会调头回来。”

    “届时,还望兄台不要忘了,合作之约!”

    洪当直直盯着眼前杀手,想要看清他的真面目。

    “这是自然。”

    徐小受平静点头:“三七分,我占大头,不必坑你,其实哪怕是神农药园中的一成圣药,拿到后接下来一辈子,你也不缺灵药吃了。”

    洪当眉头一挑,再眺向了那一望无垠的超级大结界,心头难掩火热。

    真有这么神奇吗?

    我的机缘,真要来了?

    “双呆兄,话不多说了,请破阵,我为你护法!”洪当伸手一指,心情开始激动。

    “好。”

    徐小受也不再废话。

    神农药园的阵法,他和泪汐儿蹲在树上的那段时间,已经研究透了。

    时间可以磨灭一切,若是放在这封闭结界初创之时,徐小受不敢打包票他的王座等级“纺织精通”,得以破阵。

    但经过千百万年岁月,面前这结界,一眼望去,处处都是破绽!

    虚空侍是在守护神农药园,但显然,虚空侍不是一个灵阵大家,没办法维护这封闭结界。

    于是乎……

    为了维持住“破阵艰难,足以得到七成利益”的形象,徐小受装模作样,在这结界外,耽搁了小半刻钟时间。

    直到护法洪当心急如焚,来回踱步,他才微微一笑。

    “破!”

    遥遥一指,点向面前结界破绽中的一处。

    灵元化作丝线,在这方结界之中牵线搭桥,转瞬架构出了一个可容一人通行的结界通道。

    “刷!”

    通道甫一成型,神农药园里头浓郁的药香、灵气,以肉眼可见的形态,化作浪纹冲刷而出。

    “唔!”

    这一刹,徐小受气海一跳,双膝一紧,差点没能压住境界,当场突破。

    可是不能突破!

    这要一破,宗师突破的波动一出,洪当不得傻眼当场?

    徐小受面上有着半掩饰半真实的狂热,缀以十成十的虚弱假象,气虚道:“洪当兄,请……”

    洪当兄,请赴死!

    “赴死”二字当然不能出口。

    徐小受一言道完,再嗅着鼻尖那浓郁的药香,心知若要维持双呆的形象,此刻谦让根本不行。

    于是话一落定,他身形化作流光,直直先往那结界通道冲去。

    正常人面对杀手的谦让,肯定会心生警惕,但看着这么一个破阵完虚弱无比的杀手,也忍不了神农药园的药香而选择冲杀前阵……

    理智什么的,自然可以摒弃了!

    不得不说,徐小受这一冲,完全拿捏住了洪当的心理。

    洪当还在回味着那疯狂到令自己太虚气海都能有所波动的浓郁药香,转头一见,双呆没了。

    他双目瞬间猩红。

    “狗日的双呆!合作有言,冲锋的是我!你莫要违约!”他双脚一蹬,身形如炮弹般,跟着也冲入了结界通道之中。

    此时此刻,洪当根本没时间思考,如若双呆真要破阵之后孤身前往,那他留在此地等人来合作的意义是什么。

    若是细想,洪当必能发觉此中有诈!

    但……细想?

    开什么狗屁玩笑!

    真要慢上一步……不!半步!

    真要慢上半步,神农药园中的圣药,不得被那狗日的杀手双呆,给完全搬空了?!

    “给我滚啊!”

    洪当后发制人,速度奇快,比“双呆”还快一点,冲入了那结界通道之中。

    几乎是前脚接后脚,没有半点时间差的,徐小受化身的双呆,同样不假思索跟进,似是完全没有想过在后方静静等待,如约而行。

    “徐小受……”

    古树上,潜身在界域白窟小世界中,完全隐没了存在的泪汐儿,目中多了一丝担忧。

    她没想到,为了坑洪当进神农药园,徐小受竟然也跟进去了。

    这要是虚空侍再行苏醒,岂不是一脚两个?

    几乎是同一时间,泪汐儿脚尖一踮,就也要跟上,冲入了那结界通道之中。

    就在这时,贪神轻轻“喵”了一声。

    泪汐儿瞬间冷静。

    “不对,我在担心徐小受?”

    “是我飘了,还是跟了徐小受太久,脑子也出问题了?”

    “他,还需要我担心?”

    泪汐儿重新蹲回到古树上,静默等待起来,同时在心头暗暗祈祷。

    洪当……

    是叫这个名字吧?

    无仇无怨的,希望你找不到徐小受的时候,摘下圣药的时候,见着虚空侍苏醒的时候,能撒腿狂跑吧。

    就像徐小受说的,遇到徐小受就疯狂跑路的模样一样。

    唯有此……

    或许,你才能苟得一命!

    “老天保佑你。”泪汐儿紧紧抓着树枝,目视结界通道,轻声呢喃。

    “喵~”

    贪神抬头看了女主人一眼,也人模狗样的竖起了两只肥嘟嘟的小前爪,合十“喵”了一声。

    洪当兄……是这个名字吧?

    “喵喵!”

    洪当兄,愿受主保佑你!

    乐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