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八零读书 > 陆地键仙 > 第1368章 最坏的情况

第1368章 最坏的情况

    这些士兵说完便武器出鞘,正欲出手,祖安已经拿出了手中令牌。

    看到这块令牌,为首那将领一惊:“咦!”

    急忙阻止了手下动手:“各位大人这是有何贵干?”

    “最近多事之秋王庭不太平,我们几人奉妖皇旨意进去皇陵暗中保护太子,以免有什么意外。”祖安冷冷答道,他在人族皇宫当过绣衣使者,这些腔调拿捏得十分到位。

    果不其然,那将领并没有怀疑,急忙让开身形:“各位大人里面请。”

    这时另一个看着像副将的急忙出来阻止:“头儿,我们并没有接到类似的命令。”

    那将领急忙将副手拉到了一旁:“你傻啊,认不出他们身上的制服么,这是妖皇贴身的金乌暗卫,除了妖皇,谁也使唤不动他们,更何况他们手中还拿着如此等级的金乌令,能豁免沿途所有的机关阵法,除了妖皇旨意,谁还有这个能耐。”

    那副手也有些吃惊,不过还是有些犹豫:“可是为什么之前宫里传出来的命令和这截然相反,不许任何人进入呢?”

    “你这榆木脑袋,”那将领手指戳了戳了他额头,“你想啊,金乌太子进去接受历代妖皇英灵试炼,这是关系到妖皇继位的大事,本来就不该有任何外面的帮助,不然合法性会出现问题,所以妖皇才不能声张,悄悄派心腹进入。”

    祖安几人功力何等高明,尽管两人努力压低声音,但依然没有瞒过他们的耳目,一个个强忍着笑,本来昨天还担心在这外围就被拦下来出什么意外呢,结果遇到这样擅长脑补的大聪明,倒是省了他们很多事情。

    那副手一脸佩服,显然已经被对方说服了:“可此事既然如此机密,你说事后妖皇会不会将我们灭口?”

    那将领一怔,显然没想到这点,被他这一提醒越想越吃惊:“糟了,还真有可能,完了完了,此事我们绝对要保密,等会儿和各位兄弟说清楚,谁要是透露出去一个字,我们全都要玩完。”

    “好!”那副手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听到这里,祖安快绷不住了,这两真是卧龙凤雏集齐了啊。

    这时两人走了过来:“好了,刚刚有些误会,各位大人请,一路顺风。”

    祖安故作高冷地点了点头,带着几人大摇大摆走了进去,那将领看到后还在暗暗感叹:“果然不愧是妖皇的贴身暗卫,这气势和普通的金乌卫比起来就是不一般。”

    等众人走远过后,云间月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真是人才啊,亏我们之前还担心了那么久。”

    燕雪痕也是嘴角上扬:“这两人的确蠢得有些可爱,希望到时候不要牵连到他们。”

    “假仁假义。”云间月哼了一声,她最见不得燕雪痕这悲天悯人的模样。

    燕雪痕秀眉一扬,玉烟萝担心两人在这里吵起来,急忙出来打圆场:“快把地图拿出来看看,到底该往哪里走。”

    祖安也很配合地将地图拿出来,特意让大家一起研究,这才将一场风波化于无形。

    很快众人按照地图所示在山林中穿梭起来。

    “小心!”燕雪痕忽然拉住几人,几乎同时,周围地面有蓝色线条亮起,一股隐隐的杀意锁定了众人,显然这是一处隐藏的杀阵。

    这时祖安手中的令牌也亮起一道柔光,周围的阵法似乎感受到什么,蓝色的线条渐渐暗淡,最后又恢复了正常。

    众人松了一口气,以他

    们的修为,虽然这杀阵要不了他们的性命,但是一旦惊动其他人还是相当棘手的。

    “这小妖后还真是神通广大,竟然能找到这样的令牌。”玉烟萝感叹道。

    “何止如此,刚刚听他们话中的意思,这些制服是妖皇暗卫的,除了妖皇,不会听任何人的话,也不知道她是如何找到他们的制服的。”燕雪痕也深有同感。

    “大惊小怪,她本身就是妖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看得出早有异心,这么多年处心积虑自然有办法,”云间月说道,“更何况她长得这么娇媚,又很擅长诱惑人,就算是暗卫,估计也很难抵挡她的魅力。”

    祖安忍不住说道:“能当上妖皇暗卫,肯定都是经过严格训练,女色这一关是重中之重,应该没这么容易被诱惑吧。”

    “一般的美女我相信那些暗卫抵挡得住,但小妖后这样的尤物,身份又是那么高贵特殊,”云间月冷笑着打量祖安,“连你这种见多识广的都会被迷惑,更何况那些整日生活无趣的暗卫呀。”

    祖安没料到火烧到自己头上了,只好讪讪辩解道:“我们之间是清白的。”

    云间月翻了个白眼,显然不信。

    幸好大家注意力是在寻找不可知之地上面,很快便被转移了注意力。

    皇陵外围守卫森严,内部侍卫反而不多,一路上碰到更多的是各种隐藏的法阵,但感受到他们的令牌后便放弃了攻击。

    随侯给的地图只画了个大概,并没有太细节,几人一路研究摸索,最后来到了最中央那山脉前。

    “地图上显示的似乎就是这个方位了,应该在里面。”燕雪痕望向山中多了一丝忧色。

    玉烟萝也是神色凝重:“这就是历代妖皇的陵寝之处。”

    云间月也是感叹道:“没想到最后还是要到皇陵里。”

    饶是她天不怕地不怕,想到里面可能有历代妖皇的英灵,心头也有些发毛,再加上不可知之地那些传说,也不知道他们有几个人能活着出来,又或者一个都出不来。m..

    “云姐姐不要怕,我会保护你的。”祖安安慰道,比起其他人,自己可是进过好几个不可知之地了,心态就不一样了。

    “呸,谁怕了,”云间月凤目一竖,“修行之人,追寻的是更进一步,朝闻道夕死可矣,本座只是想到圣教之中还有很多事情没有交代有些放心不下。”

    燕雪痕反倒坦然一些,白玉京那边她更多的是个象征,并不管具体事务,而且因为和祖安的事情,让她有些头疼如何面对徒弟,如果真死在这里了,反倒是一了百了。

    玉烟萝没有说什么,只是下意识往祖安身边靠了靠。

    “走吧。”云间月也是一代枭雄,很快收拾好心情,几人悄悄来到皇陵大门,发现一群人守在那里,为首的正是黑齿家族族长,国舅、大司空黑齿飞。

    “暗卫的说辞恐怕瞒不过他啊。”玉烟萝有些担忧,这人身为太子的亲舅舅,位高权重,和妖皇也经常沟通,想以暗卫的说辞骗过他,可能性极小。

    “怕什么,等会儿我们一起出手,要击杀他不难。”云间月首先想到的是物理消灭。

    “可是场中还有不少人,我们恐怕很难一瞬间制服所有人,一旦让人发出警告,妖皇会瞬息而至。”燕雪痕摇头,妖皇肯定不会对这儿完全不管的,以他的实力,空间和距离对他来说并没有意义,一旦妖皇降临,他们所有人都死定了。

    “妖皇?”祖安忽然神情古怪,“我有办法了。”_&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