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八零读书 > 万古神帝 > 第三千八百二十二章 血影之秘

第三千八百二十二章 血影之秘

    以张若尘的心态,尚且如此,血屠等人自然更加喜悦。

    “半祖啊,当世半祖。

    师兄,等这边的事了结,我们得备一份厚礼前去罗祖云山界拜访。”

    血屠太清楚,当世半祖意味着什么。

    这代表天姥如今便是天下第一人!

    地狱界诸神,包括那些神王神尊,都得前去朝拜。

    血屠很有自知之明,以他现在的修为,哪有资格拜访天姥?

    得跟随师兄一起前去,才能见到天姥真身,从而提升自己在地狱界的声威和地位。

    沾师兄的光,不丢人。

    池孔乐道:“天姥踏入半祖境,罗刹族的局势,想来很快就能稳定下来了!”

    血屠与有荣焉,笑道:“何止是罗刹族?

    整个地狱界,都该安静下来了,谁还敢放肆?”

    张若尘能够感受到宇宙中的魔气和魔道规则,皆在快速向罗祖云山界的方位汇聚。

    星空中,各种魔道力量沸腾不休。

    自古以来,“半祖境”都是修行路上一个极大的屏障,能跨过去的修士少之又少,皆是一世之宰。

    天姥能够率先修成半祖,想来与天地间的魔气复苏,有一定联系。

    相隔太远,张若尘只能大概感应到一些天机,罗刹族星域的具体情况,还得等消息传来,才能知晓。

    但,他心中的担忧,是彻底消失。

    埋尸人的心情,比张若尘更好,声音从白苍星传出:“自古以来,修成半祖的人物中,天姥算是比较年轻的一位,有她坐镇,地狱界至少可以太平五个元会。”

    阿芙雅没有他们那么乐观,道:“这个时代,和别的时代不一样,半祖未必能无敌。”

    张若尘逐渐冷静下来,想到了巴尔、碲、石叽这些古之半祖,想到陨落了的雷罚天尊,这个时代,群雄逐鹿,古今强者相逢,的确不能高兴得太早。

    他与埋尸人沟通,问道:“前辈对血影神母了解多少?”

    人寰天尊亲自找上不死战神,送阎影儿到白苍星,显然有非同寻常的意义。

    毕竟,阎影儿算是血影神母的新生,与白苍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论对血影神母的了解,应该没有人比得过埋尸人。

    埋尸人道:“你想知道什么?”

    张若尘道:“血影神母是与始祖隐,一起诞生在白苍星,与整个不死血族同寿,至少也活了千古岁月吧?

    为何突然凋零,不得不选择转世重生?”

    埋尸人沉思片刻,道:“其实,我也很好奇到底发生了甚么,一切的起源,大概是在十个元会前。”

    在场别的修士,并不知晓张若尘和埋尸人在神念沟通。

    他们依旧在谈论天姥破半祖的事,心情难以平静。

    埋尸人继续道:“血影鬼种虽是凶性植物,但,并没有真正的修炼,也极少离开白苍星,因此和别的神树一样,不被元会劫难针对,生长亿年而不死。”

    “十个元会前,她告诉我,她感应到了始祖隐的气息,欲要离开白苍星,前去寻找。

    我担心是心怀叵测之人设下的圈套,将她阻拦。”

    “从那以后,她便踏上修炼之路,修出人形,不顾我的劝阻,数次离开白苍星寻找始祖隐。”

    “她的修为和凶性越来越强,杀戮越来越盛,不再被天地所容,元会劫难一次比一次强,到上一个元会,她已经开始扛不住劫难,但却根本没有找到始祖隐的踪迹。”

    “最终,她心灰意冷,只能沉睡到无归森林的不死血族本族星,寻找五行体质,转世重生。”

    “一切皆是虚妄,始祖隐已经陨落了无数个元会,怎么可能还活着?”

    张若尘眼神深邃,道:“会不会,她感应到的,是始祖隐的残魂?”

    埋尸人摇了摇头,道:“我身上可是穿着始祖隐的裹尸布,若始祖隐残魂出世,我怎么可能没有感应?

    不过……”

    “不过什么?”

    “貊兽出世了!传说,貊兽乃是始祖隐的坐骑。”

    张若尘的目光,不自觉的看向血屠。

    和貊兽站在一起的血屠,心有所感,盯向张若尘,惊道:“师兄,你用这样的眼神看我做什么?”

    张若尘道:“你曾说,你通过三途河的支流,闯入过一处遥远的宇宙秘境,在那里发现了始祖隐留下的痕迹?

    这只貊兽,也是在那里驯服?”

    “倒是发现了一些痕迹……师兄,突然问这个做什么?”

    血屠问道。

    张若尘释放神念,探查神兽貊,道:“没什么。”

    这只貊兽血脉的确精纯,但,修为和血气太弱小,绝对不是始祖隐的坐骑。

    或许,是始祖隐坐骑的后代?

    血屠想了想,道:“在那里,我发现了一些白苍血土,已经全部吃了!”

    “还能找到那里吗?”

    张若尘道。

    血屠道:“不好说!三途河支流何止万亿条?

    支流套支流,而且很多时候,支流的位置会发生变化。

    一变,就找不到了!”

    张若尘并不认为始祖隐还活在世间,如果活着,岂不就是长生不死者了?

    想到此处,张若尘脸色一凝。

    十个元会前……

    这个时间点,岂不是和大尊失踪的时间对上了?

    而且,始祖隐本身就是在白苍血土中活过来,从人类,变成了不死血族。

    传闻中,也有白苍血土可以让修士长生不死的说法。

    难道始祖隐,真与长生不死者有关?

    张若尘再次向埋尸人询问:“血影神母临死前,说过一些奇怪的话。

    始祖隐生前似乎在追查着什么,而且她还怀疑,始祖隐可能死在了某些人的手中,当时她处于弥留状态,自言自语,说得并不清楚。

    这些事,她有没有与前辈提过?”

    埋尸人仔细回想,道:“没有!始祖隐所在的时代太久远了,再大的隐秘,在时间面前都显得微不足道,一切都已经消亡。”

    张若尘略感失望。

    埋尸人道:“不过,那个阎罗族的小女娃,既然是血影神母的二世生,倒是可以留在白苍星修炼。

    血影神树林的修炼环境,对她有无穷好处。

    利用这样的环境,加上老夫的帮助,应该可以将血影神母留在她身上的传承激发出来,走上属于她自己的强者之路。”

    张若尘对阎影儿有着一份特殊的感情在里面。

    阎影儿感受到了张若尘的目光,一双闪扑而明亮的眼睛饱含笑意,没有丝毫惧怕和敬畏,快步走到他面前,道:“父亲终于发现我了?”

    一直守在张若尘身旁的池孔乐,暗暗传音:“父亲,影儿其实很在乎自己有没有父亲这件事,外界始终有各种难听的传闻。”

    张若尘轻轻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目光看着已经亭亭玉立的阎影儿。

    论美貌,阎影儿绝不输阎折仙,有倾国倾城之态,发丝上挂着一串银铃,走起路来叮叮当当,很是欢跃。

    她没有阎折仙那样的高冷和娇横,心态活泼,像是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少女,哪怕早已过了少女的年纪。

    张若尘问道:“你母亲可还好?”

    阎影儿在张若尘身旁坐下,双手端着脸蛋,摇头道:“不怎么好,她这些年脾气越来越古怪,常年将自己关在春雨符阁中,一千年都难得见到她一次。

    见到了,也都是冷冰冰的,从来没有笑过。”

    “她以前可不是这样子的。”

    张若尘道。

    阎影儿道:“女人都是会变得嘛!特别是生了孩子的单亲妈妈,性格一点点走向极端,不奇怪。

    也有可能是因为当初去找你,想要帮你解斩道咒,被文通大神擒拿,受了刺激。

    父亲,我可没有指责你的意思,你千万别多想。”

    张若尘听出她话里话外的意图,道:“放心吧,我会去一趟阎罗天外天,亲自找她谈一谈。”

    当初因为张家子弟身上的斩道咒,张若尘无法踏入神境,阎折仙曾主动找上他,要带他去阎罗族,请阎罗太上帮他破咒。

    张若尘虽然没有去阎罗族,但那份情义,一直记着。

    “真的吗?”

    阎影儿豁然抬起头,欣喜雀跃,道:“要不现在就去……等冰皇大人镇压了不死神殿殿主之后去,也行!”

    张若尘轻轻敲了她额头一下,道:“我们这代人的事,你就别管了,今后,好好在白苍星跟随埋尸人修炼。”

    阎影儿很不情愿,想要申诉。

    “没有条件可以讲,除非你的修为,达到无量。”

    张若尘道。

    阎影儿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道:“要不……让孔乐姐姐也留在白苍星修炼?”

    “都说了,没有条件可以讲。

    孔乐没有留在白苍星修行的必要,接下来,她跟随我修炼。”

    张若尘道。

    阎影儿泄气,道:“我果然不是亲生的。”

    张若尘有些难以招架。

    血屠道:“影儿有所不知,师兄也是无奈,他的敌人太多了,那些仇敌拿他没有办法,肯定会对他最关心的人下手。

    让你在白苍星修炼,是对你的一种保护。

    孔乐主修的时间之道,跟随师兄修炼最合适,毕竟师兄可是做过时间神殿的大长老。”

    “真的是这样?”

    阎影儿道。

    张若尘道:“等你修炼有成,我亲自来接你。”

    “那我得努力一些,争取早日踏入无量。”

    阎影儿想了想,又道:“父亲连千星天女和龙族公主都迎娶了,会不会将我母亲也娶过门?”

    张若尘张了张嘴,最终点了点头,道:“只要她愿意。”

    阎影儿大喜过望,道:“我母亲,我还是了解的,你但凡强硬一点,她肯定就从了!你若让她做选择,她肯定转身就走,理都不会理你。”

    继而,她故意扮成可怜兮兮的样子,道:“父亲,我渴望有一个家,我不想做阎罗族的小公主,我想做帝尘的帝女。”

    读书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