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八零读书 > 白骨大圣 > 第876章 勾栏瓦肆,攒劲节目

第876章 勾栏瓦肆,攒劲节目

    五脏道观众人修行如火如荼的时候。

    五脏道观江南分观的扩建同样如火如荼展开。

    自从有了身外化身后,这些旁事已不用晋安亲自出面过问,但今天发生的一事,让晋安提前出关。

    一名府衙衙役突然火急火燎来到五脏道观,过不多久,老道士带着那名府衙衙役来到后院找到晋安。

    “小兄弟,李胖子从老道我拿走的几张辟邪符有反应了,今日无火自燃,我们要找的人面镜子又有新线索了。”老道士郑重递出一张燃烧了大半的符纸。

    晋安接过符纸,食指与拇指轻轻揉搓了下燃烧处的灰烬,搓下一些灰,随后抬头看向那名府衙衙役:“东西在哪里?”

    这名衙役刚二十出头,血气方刚,或许正是挑中他年轻,跑得快,所以特地被同伴派来五脏道观迅速求援。

    衙役摇头回答:“不是东西,是人,今日我们弟兄几个按照往常一样巡街,在经过一个戏班子时,这张符纸突然就无故燃烧了。”

    人?

    晋安和老道士微讶对视一眼。

    随后,三人边走边说,让衙役在路上详细诉说事情经过。

    而道观这边的事,交由玉阳子师叔照看,这解签看相方面,玉阳子师叔也偶有涉猎,这也算是各家道观的主要营生之一吧。

    “掌教去忙吧,道观一切有我。”原本正在监督兄妹俩修炼的玉阳子师叔,放下手头事,含笑捻须说道。

    “那就麻烦师叔了。”

    “小飞、紫儿,留在道观里帮师父忙,我们回来时给你们带几串冰糖葫芦。”晋安叮嘱兄妹俩,然后带上老道士,跟着那名衙役离开。

    随后的路上,他也了解到事情大概经过。

    衙役边走边说:“李刑司有事出海前,曾交代过我们,假如陈道长专程制作的辟邪符有了感应,他还没回来,就让兄弟们来五脏道观找晋安道长求援。”

    “今天是勾栏瓦肆每月十五的赶场日子,人一多就容易鱼龙混杂,有偷鸡摸狗的行当混入其中,每到这个时候衙里就会加派人手去维持勾栏瓦肆秩序。今天我和我哥几人按照往常一样,多留几个心眼巡街,抓获了好几个扒手,就在我们追赶一名扒手进入一家戏班子时,李刑司交给我们的辟邪符突然自燃了,发现辟邪符接近戏班子的一个房间时,燃烧速度突然加快,远离后辟邪符又自个儿熄灭,我们一直紧记着李刑司离开前交代的话,不敢逞能怕打草惊蛇,我哥他们继续留在戏班子那盯人,让腿脚最快的我来五脏道观求援。”

    勾栏瓦肆不止有舞榭歌台听曲,还有酒垆茶庄皆荟萃、大铺小店各行各业营生,因为人气旺盛,所以每月的十五还有赶集活动,那天卖艺的、杂耍的、算命的、卖大力丸的…各种江湖卖艺人士也会到勾栏瓦肆赶集。

    西市有西市的赶集,勾栏瓦肆有勾栏瓦肆的赶集。

    比如西市赶集大多是偏平民化,方便平头老百姓采办生活物资,以物易物;

    而勾栏瓦肆赶集则是偏江湖卖艺多些,偏娱乐多些。

    各有各的特点,互有优势。

    如果是喜欢凑热闹的人,选择勾栏瓦肆赶集多些,比如在这天会有很多戏班子、鼓乐歌艺拿出独门绝技竞技,招揽人气,客朋满座,让人大饱眼福的同时,门票价格也会比往日里便宜些。

    像这样的赶集,一般会持续三五天左右。

    衙役口中的李刑司,自然是指来自京城刑察司的李胖子了。

    至于那张自燃的辟邪符,则是李胖子和老道士鼓捣出来的东西。

    因为一直查找宋家三管家石志平无果,大半个月前,李胖子特地找到老道士,打听道教里有没有像寻人追物的道术,帮他追踪石志平,和还有没有别的人面镜子、人面神像邪物散落在民间。

    于是老道士找到晋安,要来那面人面镜子,利用人面镜子上的残存阴气制作辟邪符,只要附近出现跟人面镜子相同阴气,辟邪符就会出现反应。

    然后就有了这场官民合作追凶,由李胖子牵头,府衙找五脏道观采购了大批量辟邪符,把老道士乐得连着几天都是走路带风。

    由此,继府衙找棺材铺采办寿材,府衙与五脏道观又开拓出新的合作业务,五脏道观与官方生意合作越来越密切了。

    如今又帮官方驱邪伏魔,大有官方唯一指定合作道观的架势。

    所以这也是晋安带上老道士一起去勾栏瓦肆的原因,辟邪符是老道士亲手画的,带上他可以处理一些应急方面的事。

    当三人来到勾栏瓦肆时,老道士也被这里的火爆人气看呆:“在江州府待了数月,想不到江州府还有这么一个特殊赶集日子,还没进勾栏瓦肆呢,就看到许多江湖卖艺人,胸口碎大石、爬竿、舞大刀、吞宝剑、拉硬弓、耍中幡、钻刀圈、耍石锁、走索、踩高跷……”

    “娘嘞,还有硬气功的过火炉、上刀山、顶枪尖!”

    “咱们还没进入勾栏瓦肆就已经这么热闹,勾栏瓦肆里面岂不是还有更加攒劲的节目?”老道士说着两眼冒光,大有忘记来的目的是什么。

    衙役笑说道:“这些看多了都是千篇一律,陈道长如果多来几次就会跟我们一样看腻了,勾栏瓦肆真正能长久留住人气的,还得是舞榭、听曲、听戏。”

    “像舞榭经常会有新来的奇装异服异域风情舞女、歌台经常会看到许多文人雅客为各自支持的歌姬谱写新曲子斗曲、戏班子每月十五都会出新戏试演,这些能满足大伙猎奇心的日新月异东西,才是长久留住人气的真正精华。”

    “舞榭有多奇装异服,异域风情?”老道士一本正经说道。

    果然如衙役所说,勾栏瓦肆里舞榭歌台、酒垆茶庄皆荟萃,那些被高墙挡住的勾栏里,莺莺燕燕歌姬声、戏班子热闹锣鼓声,以及观众老爷们的拍手叫好声络绎不绝传出,即便夏天炎热,都挡不住人们来勾栏瓦肆听曲凑热闹。

    他们要找的那个戏班子,并非是高墙大院的戏班子,而是一个草台班子,就是拿草帘墙围出一块场地,然后在看棚里搭一个戏台子唱戏。

    “这些草台班子都有一个名角的梦,他们为了追逐成为名角的梦想,会在每月十五来勾栏瓦肆搭台子唱新出的戏曲,万一火了,就会成为府城万人追捧的名角,到时候钱财和名气都会快速积攒,在勾栏瓦肆买下属于自己的戏曲楼。比如脍炙人口的朱家戏班、洪福戏班、如意戏班,就都是从草台班子扬名,然后在勾栏瓦肆扎稳根子,拥有自己的班子和戏曲楼。”衙役知道晋安和老道士并非是江州府当地人,所以主动讲起起勾栏瓦肆里的一些规矩。

    老道士恍然大悟点点头。

    三人刚到,有一名长着四方国字脸,成熟稳重的衙役从一旁角落走出。

    “哥。”给晋安他们带路的年轻衙役高兴喊道。

    “张虎见过晋安道长、陈道长。”国字脸衙役先是朝自己的同胞弟弟点点头,然后朝晋安和老道士抱拳行礼。

    简单打过招呼后,晋安开始询问起戏班子里的情况,张虎回答他们兄弟几个分散在几个角落,把戏班子盯死,这戏班子只进不出,自从他们兄弟几个盯上,就没有见一个人离开。

    别说是戏班子的戏子离开,就连看戏的客人都没有离开一个。

    “哦?还有这种事?”

    老道士来了兴趣:“老道我听这戏班子里的拍手呼和声动静不小,这起码围聚了上百个看戏的人吧?”

    “得,就这说话功夫,老道我又看到两三个人走进去,这戏班子唱的什么大戏,人气居然这么火爆。”

    张虎回答:“以我这些年每月十五都在勾栏瓦肆巡街的经验看,这家草台戏班子若无意外,就是这个月二三十家草台戏班子里的戏魁了。”

    “假如能一直维持这种人气,连续数月坐稳草台戏班子戏魁位置,不出一年,这家戏班子就能摘掉草台戏班子身份,在勾栏瓦肆拥有属于自己的戏班子和戏曲楼了。”

    晋安呵呵一笑:“都说来得巧不如来得刚刚好,想不到我们第一次参加勾栏瓦肆十五赶集,就刚好遇见一家草台戏班子崛起,这事的确很新奇,今天说什么也要亲眼看看是什么大戏能让这么多人流连忘返。”

    因为戏班子里正在唱大戏,草帘子墙外有几名穿着戏服的十几岁学徒站在门口,给戏班子收门票。

    那几名学徒一看到官差上门,哪敢收门票钱,吓得慌张摇头,免费放行。

    不过晋安不是那种为难底层人的人,底层人讨生活不易,在他的坚持下,给几人都买齐门票。

    所谓的门票,其实就是几根竹签。

    毕竟这个年代纸贵,不是什么人都能奢侈用得起纸张,而且纸也不如竹签耐用。

    “晋安道长您放心,等回了衙里我给您申请下公干补贴,今日是我们有事求于您,怎么还能让您破费。”张虎性格成熟稳重,主动说道。

    “只是小财,张兄弟不必太过较真。”晋安并非是虚假,这种草台子戏班门票钱确实不贵。

    既然是草台子戏班,内部机构自然是十分的简陋,掀开门口蓝布,穿过草帘子墙,再穿过一块屏风,就是一览无余的开阔地了。

    此时开阔地上整齐摆满长条凳子,人头攒动,几乎快要满座。屏风旁还站着一名腿脚有残疾的老人家,负责检验门票,收走竹签。

    中间并无插曲,几人顺利验票,然后随意找了张长条凳子坐下,准备看大戏。

    这种草台戏班子管理混乱,大家都是随意乱坐,并没有固定位置,所以好位置都已经坐了人,晋安他们坐在靠后角落。

    不管是道士还是官差,来戏班子看戏都格外扎眼,尤其还是道士加官差组合,就更是异类中的异类,几人刚找位置坐下,就引来周围人频频侧头。

    就连戏台子上的乐器师和戏子,也都惊讶朝这边看来,然后继续唱戏,当唱到高潮处,引来看客们拍手叫好声。

    这些看戏的人看得很专注投入,除了靠后几排人留意到晋安他们,有大半的人都在专心致志看戏,并未察觉到身后来了几名奇怪组合。

    “张兄弟,今天唱的是哪出戏?”晋安问张虎。

    “今天唱的是《长坂坡》,讲的是刘备自新野撤走,在长坂坡被曹兵追击,与家眷失散。赵子龙舍死忘生,单枪匹马冲入曹营,七进七出,辄杀伤百馀人,追骑莫敢逼。”张虎还没说话,老道士先抢答道。

    “现在正唱戏到赵子龙砍倒曹军两面大旗,正与曹军几员大将大战。”

    老道士津津有味看起来,时不时跟周围看客们一起拍手叫好,这是完全忘了此行目的。

    晋安、张虎几人:“……”

    晋安明白这个时代的人们娱乐方式很单调,听曲看戏算是少有的平民化娱乐消遣方式,也明白老道士一直留守在道观里替他照看道观,缺乏娱乐,所以他没打断老道士看戏,而是自顾自打量起周围环境。

    别说,扮演赵云的那个人,模样还挺俊俏的,虽无赵云气概,英气飒爽,但唱戏有俊俏模样足够了。

    他注意到看戏的人里就有不少女子被戏台上的“赵云”迷得神魂颠倒,时不时拿出荷包往戏台上抛洒铜钱,其中不乏一些头别珍珠发簪,衣着气质不俗的富家女子、妇人。

    在这期间,陆陆续续还有新的看戏人进来,很快座位满座,这些人心甘情愿站着,挤满过道,看戏看得如痴如醉。

    “咦?不对啊!”手掌拍得通红,正沉迷看戏的老道士,忽然没头没脑一句。

    晋安心头一动:“什么不对?”

    老道士两眼恢复了清明,悄悄抬手指了指戏台上的“赵云”,小声说道:“戏台上的‘赵云’虽然脸上画着涂料,但藏不住眉骨、颜面骨,这些都是打娘胎里带出来天生的,除非削骨画皮,不然是改不了的……”

    “老道我总觉得戏台上的‘赵云’面相很眼熟,在哪里看到过……”

    “让老道我仔细想想……”

    “我想起来了!人面镜子!是宋家三管家石志平那个狗日的畜牲!”老道士激动站起身,然后又重新坐下捂住嘴巴小声说道。

    “想不到他从大牢里离奇失踪这么久,终于现身了,居然跑到戏班子里唱起大戏,玷污老道我最喜欢的常胜将军赵云!”

    老道士骂骂咧咧,咒石志平生儿子没屁眼。

    7017k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